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都给我住手!”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然后才见一个人影越过高高的校门,落在校门口前。

    那人脸型方正,是标准的国字脸,皮肤有些黝黑,年纪不大,大概30多岁,眉眼间却英气勃勃。

    只是看到这群人的一瞬间,他的眉头就瞥起了,无奈的叹口气,颇为苦恼的道,“怎么又是你们这一群小祖宗啊?!”

    “齐老师,是他们先欺负这个人,我们看不过去才出头的!”还没等那群人说些什么,轩辕云朗就先愤愤的叫起来。

    “轩辕同学,这句话就不对了,你是哪只眼看到我们在欺负人?我们只是给予这位想随便进入学院的人一个善意的忠告而已。”那个为首的男生一脸正义的说道,眼里却是慢慢的调侃。

    瞧这话说的!还真是艺术啊!冥铩羽听得直摇头感叹,心中为人类的卑鄙所叹服了。

    齐老师冷哼一声,没理两群人,反而向冥铩羽走来,严肃的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冥铩羽反问,然后才一脸无辜的答道,“我来这里读书啊!”

    “不可能!”齐老师想都没想就否定了冥铩羽的说法,“第一,你没穿校服,第二我们学院的学生都是住读。”

    冥铩羽这才注意到这些人身上都穿着统一材质的披风式衣服,有点像《哈利波特》里面的服饰一样,只是颜色和身上带着的徽章有些许不同。

    研究了衣服,冥铩羽转过头,眨眨眼笑着道,“我又没说我现在是这里的学生,我只是来报名的而已。”

    这话说出来,两群人都笑了,轩辕云朗更是笑得直不起腰,“哈哈哈哈,同学,现在还没有到招生的时候呢!除非你有推荐信……”

    说到这里,全场静了一下,轩辕云朗直起腰,有些不确定道,“你不会真有吧?”

    冥铩羽肯定的点点头,得意的举着手里小小的信封,一字一句道,“我确实有!而已,你知道更好玩的事情是什么吗?”

    轩辕云朗愣愣的摇摇头。

    冥铩羽把玩着手里的信,坏笑道,“这还是你父王轩辕仁勋的亲笔推荐信呐!”

    “怎么可能?!”轩辕云朗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你是死老头的私生子?!”

    咳咳,冥铩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怎么这人类的思维都那么奇葩?!

    “不是。”抑制住心里的想法,冥铩羽面无表情道。

    说实话,冥铩羽这人外表看上去话也不多,还有点凶,但是内心活动尤其丰富,活生生的心里吐糟姐!

    “那你……”

    “滚回去问你老爹!”轩辕云朗话话还没问完,就被打断了。冥铩羽一听到这种接二连三的问话就超级不耐烦,她就不懂了,人类怎么老喜欢絮絮叨叨个不停呢?!比冥千邪还嘈杂!

    提到冥千邪,冥铩羽想起来了,她似乎好久都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那个死老头子好不好?

    被忽视了半天的齐老师终于有些尴尬的开口了,“那这位同学,先跟我去趟办公室吧,对了,我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

    冥铩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跟着齐老师走了一半,突然开口问道,“为什么不去校长办公室?”

    “这个……”齐老师有些憋屈了,谁叫这校长太随便了,净丢下学校不管!

    看到他这个样子,冥铩羽懂了,她面带同情的说道,“你不用说了,我懂的!”想当初冥千邪也是这样把偌大的冥界丢给自己的!

    见冥铩羽如此理解自己,齐老师心中全是泪啊……

    连带着对冥铩羽的印象也好了很多,一路上两人居然还聊得很和谐!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教导主任办公室。

    “同学你先坐下,把推荐信给我吧!”齐老师坐在办公桌前,仔细的看了看王爷的信。

    “嗯,既然这样,那你是可以入学的,不过在你入学之前,我需要检测一下你的水平。”齐老师放下信,就准备去拿水晶球。

    “不用了,”冥铩羽开口阻拦道,“我这里有在魔法师公会测试的徽章。”

    “哦?”齐老师转过身,接过冥铩羽手上的徽章,看了看,面上表情有些惊讶,“是一级水系魔法师啊,在你这个年纪是很不错的天赋了!”

    “我这个年纪?”冥铩羽觉得她有必要弄清楚一点,“我这个年纪是什么年纪?”

    齐老师莫名其妙的扫了她一眼,“就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啊。”

    ……

    冥铩羽沉默了,在人类世界自己是不是太老了?!还是不要解释了吧……

    “那好吧,我们来填写一下入学手续,”齐老师重新坐回桌前,拿着笔开始填表格。

    “姓名?”

    “冥羽。”

    “年龄?”

    “十…六,十六!”冥铩羽犹豫了一下,还是报的十六,其实按照他们冥界的年龄来算,她本来就还未成年嘛!

    “嗯,行了,欢迎加入我们紫风学院,这是你的寝室钥匙以及校服。”齐老师笑眯眯的递过来一套衣服和一把钥匙。

    “对了,”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需要我带你去寝室吗?”

    “不用。”冥铩羽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我想顺便参观一下学院。”

    齐老师见她这样说了也不再坚持,只是还是给指了一下路。

    等冥铩羽出了办公室之后,就发现她错了,她还是一个标准的路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