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一章 最后一人
    “何事?”许多人都惊讶,鹤家的这位精英弟子来这里只是为了宣布一则消息?

    后方,异域的一些古老存在都很平静,如同化石般屹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显然他们心中有数,早已知道。

    “还要等!”鹤子铭说道,回头看了一眼那漆黑的深渊出口。

    肯定有大事,所有人都明白,只是还差一个时间节点,但应该就快要爆发了。

    九天十地这一边,很多人都紧张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事,应该是对他们这一界不利!

    人们心头沉重,怕惹出什么浩劫来。

    “大人,趁此机会何不杀了他!”银发女子再次进言,请求鹤子铭出手,

    “我不介意出手,但是,来晚了一步。”鹤子铭微微一顿,像是有些遗憾,道:“不过,十场赌斗,我界若是败了,确实让人遗憾。”

    “这是为什么,为何不能出手?”银发女子问道。

    “因为,赌战已开始,仙龟甲片所选择的出场者只能早先出列的人,我当时不在场。不过,若是十场大战结束后,他胜出站在那里,我会出手!”这是鹤子铭的话语。

    众人一怔,他们遗忘了这个问题,早先似乎是有这样的规定,出场者只能从站到最前列的这些生灵中选择。

    “你们怎么看?”此际,九天十地这一方,天神书院的大长老孟天正在跟长生世家的一些人低语。

    “有变数。情况不太妙。”有人说道。

    大赤天边疆之所以告破,以仙骨筑成的古城被击穿,都是因为炼仙壶使然。那号称专门为炼死真仙而铸成的壶太可怕了。

    石昊曾告诉过大长老,那东西曾被鹤无双持着,于仙古末年出现在不灭峰附近,收取诸强的精血。

    如今,此壶在大赤天边疆再现,应该跟鹤家有关,多半是鹤无双亲自出动所致。

    现在鹤无双的后人来到此地。说是要宣布一则消息,更进一步说明该族参与当中。可能是引领者。

    “你是叫鹤小双,还是叫什么,你给我过来,在那里装镇定。摆姿态,你还真以为模仿了你的祖上就是绝代高手了,滚过来,本王杀你!”

    金色的小蚂蚁打破宁静,在战场上叫号,要挑战鹤子铭!

    异域,一些年轻王者望来,虽然对天角蚁一族十分看重,但是此时却觉得它在自杀。要寻死路。

    “小蚂蚁,你们这一族的血最是稀罕,号称大补药。不要找大人了,还是跟我来对决吧。”对面,有生灵不怀好意,欺它未成年,想要击杀。

    “杀了未免可惜,应该活捉。养在身边,这样就常可以饮力之极尽血了。”有生灵哈哈大笑。

    石昊迈步。向前走去,道:“尔等真是得意张狂,你们已经死了九人,第十个呢?”

    仅此一句话而已,就让对面全都哑声了,没有人应答。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无人可制衡荒。

    鹤子铭来了,可是眼下却参与不到这场赌战中,还不能出手,无法去击杀那个名为荒的年轻人。

    “仙龟甲片失落异域后,本性已灭,在偏帮尔等,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让第十人下场来送上人头吗?”石昊说道。

    这种话语十分的张狂,对异域的年轻王者充满了蔑视的味道,直接称来的人必死,就是送人头而已。

    “这该死的仙龟甲片,当年本属于我界,难道真的染上了魔性,彻底偏向于异域了?”有人低语。

    金色的小蚂蚁还是不服气,依旧在那里叫阵,想跟鹤子铭一战。

    “若是真跟你一战,太欺负人,你还未成年,我数招内就可以斩你头颅。”鹤子铭很平静的说道。

    这种语气,这种泰然自若的样子,若是放在其他人身上,那就是自大狂,太过骄纵,但由他说出,却像是很正常。

    天角蚁愤愤,就是因为年龄的问题,它屡遭轻视,现在有仇报不了。不过,它自己也知道,不成年,血气之力还不能盖世,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

    可是,它心中有一股火气,见到杀兄弑姐的敌手后代,若不去交手实在做不到,心如烈火焚。

    “我出手,不也是一样吗?”石昊安慰它。

    哧!

    就在此时,仙龟甲片发光,灿烂无比,伴着一缕又一缕混沌气,一块甲片飞出,落在异域一个银发女子的近前。

    她很美丽,满头发丝雪亮,如瀑布般散落,瞳孔也是银色的,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如同美丽的仙子谪落人间。

    在对面的年轻生灵中,她绝对算是一位绝代丽人,其他人都不能跟她相比,事实上她在异域也算是一个十分出名的少女,艳名在排在前十内。

    “十大美人之一!”异域有人小声说道,眼露精光。

    美色,无论是在哪里,都是引人瞩目的,想不成为焦点都不行,更何况是这一代人中排名第十的绝色丽人。

    可是,此时的银发女子脸色很不好看,她知道,跟荒去一战的话,绝对难以取胜,哪怕她的修为也很高,但绝对不如她的容貌般排名靠前。

    但是,到了这一刻,无人可以取代她,只能由她自己出场。

    因为,仙龟甲片很诡异,能影响到一族的运道,若是此时抗拒,或是中途退出等,也许会引发不小的变故。

    须知,仙古末年的绝世大赌战,就是以这种方式进行的,影响太大了,流传下来很多秘辛!

    一般人对这仙龟甲片都十分忌惮!

    “我知道你。叫银灵是吧,来自祁隆古山脉中的白银王族。”石昊淡淡的开口,眸露神芒。盯着她绝美的面孔。

    因为,银灵曾经出场,击杀过圣院的一位年轻奇才。

    早先出手的几个年轻王者,都被石昊击杀了,如蛇夜叉、黄金魔鸟等,如今只剩下了她。

    “其实,无需仙龟甲片选择。最后一人自然是你,早该下场了。这样磨磨蹭蹭,是畏惧死亡吗?”石昊无情的揭其短。

    哪怕对方貌若天仙,他也无动于衷,他不会忘记。就在不久前,此女冷酷的击杀圣院那位弟子时的景象。

    鲜血溅起,她却在笑,很妖艳,更很无情,并且还自报了姓名,是来自异域祁隆山脉的白银王族,并放言,尽管可以找她报复。

    那个时候。此女是何等的自负,更很冷酷。

    如今,见到荒这般强势。她才有了惧意,久久不愿出场。

    “你刚才一直鼓动那个姓鹤的出手,让他下场来对付我,是因为自己内心害怕吗?”石昊很不客气,戳痛其内心的脆弱处。

    就在不久前,银发女子屡次建言。请鹤子铭下场,更是言语轻慢。说是鹤子铭出手的话,可以轻易击杀那个仆从,自然是在羞辱荒。

    “你……闭嘴!”银灵喊道,俏脸生寒,雪白的肌体绷紧,如同一头雌豹般,带着冷意与恨意,盯着石昊。

    “十战十胜,十全大补汤!”石昊说道,抬起头,看着银发女子,早已将她当成了一个死人。

    “我很不喜欢你这种姿态,过于张狂,没有人敢说自己长盛不衰,你确定自己一定能胜吗?”就在这一刻,鹤子铭开口了,他的神色依旧很平和,但是语气多少有些严厉了。

    “此战,我自然是大胜。你算什么,不喜欢又如何?”石昊相当的直接,毫不给面子。

    “银灵你来,我有东西送你。”鹤子铭召唤那银发女子回去。

    来自祁隆古山脉的白银王族银灵,闻言后大喜,绝代容颜绽放笑容,一时间让此地都灿烂了起来。

    她小跑着,来到鹤子铭的身边,她知道对方一定有通天的手段可以助她。

    鹤子铭很郑重,取出一个白玉小罐,而后打开,当中顿时冲起滔天神光,刺破了苍宇,那种波动太可怕了,让周围的人一下子软倒在地上,全都跪拜了下去。

    他快速取出一点液体,极速封闭了罐子,而后将那微不可见的少许液体放入另一个瓶子中,并注入其他药液,直到此时威压才消失。

    “古祖真血!”有人大惊失色,知道了那是什么。

    唯有一种特殊的药液才能封住古祖真血的可怕波动,不然的话,将会天崩地裂,不可对抗!

    鹤子铭很郑重,取出一支特殊的毛笔,蘸着那种混合有药液的神液,在女子的掌心中写了一个“杀”字。

    所有人都变色,这很严重!

    当杀字形成的刹那,有一股十分恐怖的气息弥漫而出。

    “鹤无双的血,取出还不足半滴,写成杀字,想杀石昊!”后方,有长生世家的长老猜测出。

    “多谢大人!”银发女子大喜,她感觉掌心中托着的仿佛是一座不可超越的武道丰碑,能镇杀一切!

    鹤子铭收起瓶罐还有那支毛笔,微笑道:“你为我界十大丽人之一,无人愿见你香消玉殒。”

    银灵玉容飞霞,再次表示感谢,而后无比自信,向着战场中走去。

    “你觉得凭半滴血,一个杀字,就能扭转乾坤吗?”石昊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刚才不曾阻止。

    “我只想告诉你,没有可以长胜不败的人,你的姿态让我很不满意。”鹤子铭带着笑意说道。

    “那我也告诉你,这种血我会取走,拿回去喂猪!”石昊十分干脆!

    “杀!”银发女子喝道,绝世容颜上写满了冷酷,寒声道:“我要让你明白,我界不可辱,古祖的威严不可亵渎,镇杀你于此地!”

    “土鸡瓦狗,今日让你们各种打算皆成空!”石昊出手了,不再耽搁时间。(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