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火桑飘零
    一州覆灭,沉陷下去,死气沉沉。

    白骨大手横空,继续向前,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场面,天穹中有诸多星辰,看起来很小,在大手面前什么都算不上,如同尘埃般,簌簌坠落。

    盖世气息澎湃,这一路所过之处,生灵尽殇!

    轰隆!

    白骨大手出现在第二个大州,从高天上浮现,压塌乾坤,无上气息汹涌,大地又崩开,诸多生灵刹那化成血雾。

    这个场面让人胆寒,所有生灵的神魂都在瑟瑟发抖,根本就没有办法对抗。

    此时,就是远在其他州,众生也在恐惧,宛若世界末日来临,感受到了一种灭世的气息。

    尤其是一些修士,一些大高手,更是面色苍白,相距千万山脉,相隔亿万里,已经能感应到毁灭的味道。

    这是末世,是终极浩劫!

    怎么会如此?一些修士哀嚎,太过惨痛,他们根本逃不掉!

    哪怕登上了祭坛,瞬间可以远遁百万里,甚至千万里,也无法避开。

    因为,那只带着血丝的白骨大手,席卷而来,直接压盖了大半个州,无穷大,所过之处,山崩塌,海蒸干!

    “谁能救救我们?”就是一些大修士都绝望了,忍不住嘶吼,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天灾,早已不是自身所能抗衡的了。

    至于普通生民,则更是没有一丝选择的余地,只能等死。

    一些孩子叫着,喊着,哭着,投向父母的身前。

    有小女孩,身体瑟瑟发抖。扑进母亲的怀中,脸上挂着泪水,跟着亲人在一刹那间蒸腾成血雾。

    这是浩劫。人间惨剧,是生灵涂炭的末日之景。

    轰隆隆!

    安澜的白色骨掌。横渡虚空亿万里,连过五个大州,造成的杀劫不可想象,也不知道有多少生灵死于此际。

    赤地亿万里,大手所过之处,什么都剩不下,但凡生灵必然要爆碎,永远的消逝。

    直到路过第九个大州时。那只大手才收敛,将不朽之王的气息渐渐的隐去,不再肆无忌惮,而是趋于宁静

    骨手依然巨大,不再释放毁灭气息,所有的波动都开始被控制,不轻易外泄。

    果然,路过第十州时,大地龟裂,山河塌陷。虽然有死伤,但还是有很多生灵幸存下来,没有死去。

    接下来。大手的速度越发的变慢了,所流转的气机不再狂暴,而是趋于缓和。

    安澜在控制自身的力量,有所顾忌,或许确切的说是怕击沉什么。

    到了后来,天穹上一只白色的骨掌横陈,遮拢日月,虽然强势而过,但是却没有造成破坏。连山河都不在剧震了。

    不朽之王有意控制,不再任自身波动毁灭万物。

    这就是盖世强者。一旦自然外放气息,天翻地覆。星斗坠落。

    终于,他临近了某一州!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瞬间,速度极快,中途没有任何耽搁。

    对于不朽之王来说,横渡亿万里,跃过一界,也不是什么问题,可以迅速完成。

    尤其是,帝关外,天渊崩开后,法则之海沸腾,正在猛烈的侵蚀安澜真身,他必须要速战速决,果断退回去。

    不然的话,哪怕是不朽之王也要出大问题!

    罪州,地广人稀,十分荒凉的古州。

    在这片土地上,有数十族都是被流放的,身上有罪,被他族所鄙夷,轻视,不可轻易离开这里。

    而其中一些族群,比如石族、火族等,更是其中较为出名的。

    这些人,这些种族,在特定的历史时期,被称为罪血一脉,有罪之族!

    他们的处境很不好,比如石族,几乎被灭尽,最起码在罪州的石族祖地已经成为废墟,看不到族人了。

    还好,他们在下界八域繁衍,留下子嗣,并开枝散叶,不然的话,若是灭族,注定是一个族群的巨大遗憾!

    谁都没有想到,安澜的那只白骨大手居然探到罪州上空,浮现在这里!

    他所为何来?要找什么?没有人知道!

    “罪州……”

    一个巨大的声音,在天穹上回荡着,震动了亿万里河山,地面在簌簌抖动,山脉在剧烈摇动,大河将要改道!

    安澜的神念波动太恐怖,一句话语而已,就震动天下,山河共鸣!

    不朽之王,震古烁今,不是说说而已,真正有那种无上威压。

    “封王岁月,璀璨年代,已逝去千古。它……或许在封王者后裔手中!”安澜的神念波动,如惊雷轰鸣。

    他所说的封王岁月,是古老时期的辉煌年代!

    可惜,无穷岁月过去,那些族群都先后没落,石族、朱雀火族等都成为了罪血后裔,被流放到此

    安澜就是冲着他们来的,他怀疑这片大地下埋藏着什么。

    “唯有找到它,才能有机会寻到那件真正的东西!”这是安澜的话语。

    很明显,他来这里所要寻找的东西,并不是终极之物,只是某种线索。

    其实,仔细细想,也可理解。因为,万古以来,异域征战,一直在寻找,可是都没有结果,只知在九天,而今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发现。

    要知道,当年他们曾覆灭这一界,已经占据,都没有得到!

    漫长岁月,到现在他们才发现一些端倪,从罪州入手。

    轰隆!

    白骨大手落下,它又一次变大,比之整片罪州都要恢宏,都要壮阔,白骨横空,缓缓压落,向着罪州抓来。

    怎么了?那是什么!

    地面上,山河间,各族栖居地内,所有生灵都抬头,战战兢兢,全都惊悚。不由自主的发抖着。

    此时,罪州一片惊叫声,嘶吼声。那骨手落下后,天地都被覆盖了。景象太恐怖。

    所有人都难以支撑,被莫大的威压笼罩,根本不可能对抗。

    不过,骨掌流露霞光,它所有的杀气、暴戾等都消失了,彻底敛去,随着临近,它越发的平和。

    至此。地面上那些生灵才恢复正常,不然的话,都要软倒在地上,都要瑟瑟而抖,并要顶礼膜拜。

    轰隆!

    可是,哪怕很平和,没有了杀机与压力等,到头来景象依旧可怖,震撼人心。

    白色骨手落下后,居然一把将整片罪州从大地上抓起。生生拔了起来,让它脱离三千州,浮上高天。

    大手发光。笼罩亿万里范围,裹带着这片荒凉的放逐地,这片广阔的大州,就这么到了苍穹上。

    而后,那只骨手开始回撤,没有多作停留,一路远去,如同梦幻空花般,破开虚空。前往无人区,退向帝关边荒。

    太猛烈了。也太突然了。

    哧!

    在这个过城中,骨掌加速。因为他时间不够了,天渊那里红色的秩序汪洋在沸腾,要将骨手熔断。

    即便是不朽之王也非常吃力,会发生危险。

    其实,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电火石花间,可瞬间完成。

    从大手探向三千州,到回归帝关时,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么震撼性的事情就发生了。

    “那是……”

    帝关,各族修士震惊,骨手破开帝关,前往三千州就是为了抓过来这么一片浩瀚土地?

    “坏了,他难道寻到了所需的东西?!”帝关中,一些名宿面色苍白。

    几位老至尊一致认为,异域伐九天,最本质的,肯定是为了昔日所泄露出的点滴秘密,要寻找什么!

    现在,安澜得到了吗?

    “应该没有,仙古覆灭,他们占据我界都没有发现,而今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一人说道。

    但是,人们还是发毛,不朽之王的实力太恐怖了,就这么破开帝关,横渡过去,抓来了一个大州。

    这是何等惊悚的事件?

    这是哪一州,所有人都在辨认!

    “罪州,罪血后裔栖居的地界。”有人眼神凌厉,快速认出。

    安澜没有停留,从帝关的豁口退走,不曾奋力攻击,只想快速退走。

    此时,那片土地上,罪州许多生灵在大喊,在嘶吼,想要逃生,想要离开,可是并不能脱离那里。

    安澜不曾毁灭他们,而是整体一州都被抓走,包裹生灵,维持原状。

    他震惊了每一个人,从帝关退回,来到大漠中后,更是极速后退。

    此时,正在浴血搏杀的石昊,蓦地回头,看到了那一幕,他现在虽然在衰退,力量减弱,但毕竟有可与不朽之王一战的能力。

    故此,石昊的眼神非常敏锐,灵觉惊人,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罪州。

    这一刻,石昊的眼睛当即就红了,一声长啸,满头黑色发丝乱舞,他拼命向前杀去。

    另外两大高手,一个头上悬鼎,一个祭出九层塔,跟着他冲杀,在这里搏命,要浴血而大战。

    “安澜,你纳命来!”石昊大吼,震动边荒,也震动了帝关还有异域。

    他发丝乱舞,双眉倒竖,眼睛赤红,不计后果的向前轰杀。

    轰!

    为此,他不惜挨了俞陀一击,以及五张法旨的阻击,至强祖术发光,洒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咳血,身子横飞。

    “砰!”

    石昊哪怕咳血,哪怕身子横飞,也祭出了剑胎,绝世一击,斩向那只白骨大手的手腕,要将它截断在帝关前。

    “当!”

    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白骨大手被劈中,火星四溅,并伴着恐怖的伤痕,让它剧烈震动。

    “砰!”

    骨手中,那片壮阔的陆地剧震,虽未毁灭,但也如同地震般,山岭摇动,地面龟裂,并且有土石,有山峰从那骨掌中脱落而下。

    那种场面,让人心惊,也让人震撼。

    那是罪州河山的一角,被石昊震落下来

    “给我留下!”石昊大吼,再次挥剑,向前斩去。

    同一时间,头上悬鼎的强者攻击俞陀,而驾驭九层塔的高大身影则对抗几张法旨。

    可惜的是,他力不从心了,远没有早先那么强盛。

    不过,石昊疯狂了,拼命出手,不计代价的攻击,剑胎挥动,绝世剑芒撕裂苍穹,立劈而下。

    当当当……

    火星四溅,最后,那手腕骨骼居然被他切开了,骨掌快断落下来了。

    这是何其可怕的事?

    在此过城中,安澜自然在出手,只是那红色的汪洋沸腾,让他遭受了天渊规则最为恐怖的攻击与压制。

    “轰!”

    安澜爆发,伴着血光,他的手臂虽然龟裂,但是那手腕处却在愈合,骨骼自动恢复,抓着罪州,果断退向异域方向。

    石昊手中剑胎光芒亿万,气冲斗牛,震落下一颗又一颗大星,让它们在半空中爆碎,剑芒全部劈向安澜的手臂。

    轰隆!

    大手颤动,手腕裂痕加大,但终究是没有被斩落,只是那里剧烈摇动,有山河龟裂,有土石从其骨手中脱落。

    这一刻,石昊看到了一片殷红,

    那是一片火桑林,而今就在那罪州一角,满树火红,花瓣凋零,赤红如血,片片洒落。

    仿佛间,他好像看到一个少女,依着火桑树,在跟他遥遥相望,距离是那么的远。

    “啊……安澜,你给留下!”石昊大吼。

    他发狂了,手中剑胎璀璨,简直要炸开了,剑气冲霄,震动古今,气芒切断了苍宇,太过恐怖。

    当!

    安澜的矛、盾、还有俞陀的兵器,以及五张法旨散发的祖术等,同时发威,挡住了他的绝世剑芒!

    轰隆!

    安澜的骨掌抓着罪州,没入血色法则汪洋,向着异域退走!

    “啊……”

    石昊仰天怒啸,拼命向前追!

    可是,却无力回天,因为那滴血的力量在衰退,越发迅速了,他不能横跨那片血色的秩序之海。

    “回来啊!”石昊大吼,他伸开了手,想要抓住什么,只是一切都远去了。

    天穹上,有成片火红的花瓣落下,纷纷扬扬,一瓣又一瓣,晶莹透亮。

    火桑凋零,飘落。

    鲜红花雨,随风而扬。(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