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完美世界 > 第四百九十六章:讨倭檄文
    徐谦突然南下,实在是所有人没有预料,赵小姐本也有期待,可那毕竟只是幻想而已,世上的事哪有这样的如意,尤其是朝廷命官,哪里能说来就来。 />

    可是奇迹终究还是发生了,这家伙不但来了,而且还活蹦乱跳,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城外。

    虽然相隔着一面城墙,可此时此地,赵小姐依旧能感受到这个人就在不远之处,正在绞尽脑汁,施展浑身解数来拯救自己。

    想到这里,心里固然温情绵绵,可是赵小姐却更加冷静。

    她不会做徐谦的累赘,徐谦可以奋不顾身的来,可是倭寇凶残,她不能让徐公子一味的冒险,她要自救!

    赵小姐抿抿嘴,冷静的道:“报馆不能这样下去,我们也要有所动作,今日要刊载文章……”

    刊载文章……

    所有人呆住了。

    赵小姐却道:“为何外头要传信进来,徐公子只是安定民心吗?我看未必,徐公子说七路大军齐头并进,可是倭寇占了杭州不过半个多月的光景,哪里来的大军?依我看,徐公子只是想借此激奋城中军民士气,唯有里应外合,才能收复杭州。徐公子不远千里赶来解救我们,难道我们坐以待毙,只是冷眼旁观吗?我们必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今日,明报要重新印刷,我们要告诉杭州城里的所有人,徐公子不畏倭寇,我们也不畏倭寇!”

    “只是……”徐申皱眉,不由对赵小姐刮目相看。这个女人很冷静,而且也很大胆,当然,他知道。她的大胆来自于徐谦那个小子,却依旧让徐申佩服:“只是说来容易做来难,就算刊印报纸,也得有个名目。又该如何发售?这些统统都是问题。”

    赵小姐道:“文章自然是要将徐公子抵达杭州的事告知,当然,还要告诉大家,倭寇并不可畏,文章的事小女子并不懂,这是王夫子在行的事,王夫子以为如何?”

    老王已经老脸无地自容了,一大把年纪,名为王学领袖。却还连一介女流都不如。他忙道:“这个容易。文章交给老夫,至多一两个时辰,就可定稿。”

    赵小姐颌首点头。拢了拢头发,樱桃小口又开合道:“徐叔父。大多数的的工匠都还在,印刷工坊那边,也没什么倭寇出没,想来印刷不成问题吧?”

    徐申道:“这倒是问题不大,我和老李他们打声招呼,想来他们肯定肯上工的,不过印刷的时候,还是尽量隐秘一些,最好夜里开印,就怕夜间点了烛火,会引倭寇生疑。”

    赵小姐抿嘴笑道:“这倒无妨,让人用棉被捂住门窗即可,赵小三这些报童都住在不远,让他们夜里在自己家里盯着,假若夜间有倭寇巡视附近街道,就让他们示警,倭寇人数并不多,杭州城又大的很,巡夜的就是那么十几队人,只要轻声一些,想来没什么问题。”

    徐申似有犹豫,倒是边上的徐老叔公倒是看出端倪来了,怒斥道:“女流都不怕,你怕什么,没出息的东西,都说龙生九种,看看徐昌,看看谦儿,再看看你!”

    徐老叔公显然也觉得自己腰杆子直了,连龙生九种都出来,徐申忙道:“我并不是害怕,只是要考虑周详再说,罢罢罢,就这么办,我先去工坊那边一趟,和周工匠查验一下工坊那边油墨够不够。”

    众人商议定了,各自办事不提。

    却说第二日清早,一份份报纸开始自工坊出来,印刷的工匠、报馆里的大儒、还有从前的报童在卯时即将来临的时候聚在一起,带着一沓沓满是油墨的香味的报纸分头散去。

    一家家的门前,或是将报纸丢入其院墙,或是塞入门缝,又或者直接丢在门槛前,这个时候,天依旧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也正是人最疲乏的时候,便是倭寇,此时也是又累又乏,除了少数在城门口处的岗哨,大多都已进入梦乡,偶尔有几队巡夜的,此时也已是疲惫不堪,随便寻个地方歇了,等着有人接班。

    一个个人影分散开来,在各条街巷游荡,也有些一时睡不着的人,看到了外头的动静,再看门口的报纸,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竟有人自告奋勇,也来帮忙分发,天未亮,杭州城却是暗流涌动。

    显然倭寇们并没有发觉到异样。

    他们当然也没有想到,那些拿到了报纸的杭州人躲在屋里认真细读时的激动之情。

    报纸的头版只有一篇文章《讨倭檄文》。

    “倭人掠我财富,杀我父母,淫我妻女,与兽无异,今日占我城池,僧俗百姓,都在其淫威之下,今翰林侍读学士徐谦奉诏讨贼,兵临城下,我等军民……共戮倭贼……”

    这篇文章,固然是荡气回肠,可是真正让人心动的,却是副版的一篇时文,文中俱言侍读学士徐谦已兵临城下,倭寇丧胆,欲图劫掠杭州三日,带着赃物远遁海外云云。

    这篇文章最关键是两点,其中一点是,倭寇并非不可战胜,现在徐学士一到,倭寇就已吓破了胆子,可见倭寇也是人,不过是一群欺善怕恶之辈。这第二点,则是告诉大家,单凭徐学士是不够的,徐学士攻城还需要一些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之内,倭寇极有可能在这段时间之内奸淫掳掠,因此,杭州百姓必须自救。

    先是用檄文提振士气,其后再灭倭寇威风,告诉大家,他们和寻常盗贼一样,都不过是一群寻常的亡命之徒,最后却是告诉大家,破家只在眼前,若是此时再畏畏缩缩,最后你会被人杀戮,你的妻女可能被人奸淫,你的财物可能会被掠夺。

    报纸一出,杭州百姓的人心顿时扭转,从前,大家的畏惧之心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血性,是人都怕死,都希望能过一日且过一日,这是最基本的人性,无可指责,可是现在,就算是在白日,当有倭人的耀武扬威的走过街市,从一个个门缝和小巷里投射来的再不是温驯和畏惧的眼神,而是仇恨和跃跃欲试。

    开始有一些青年,渐渐变得大胆起来,他们三五人一伙,悄悄城中寻找趁手兵器,虽然没有付诸行动,可是人聚在一起,胆子自然也大了起来。

    终于,在夜里的时候,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祥符桥附近,两个巡夜的倭寇被打死,当他们凄厉的大吼声传出的时候,附近的倭寇赶来时,两个人已经断了气息,这一下子,等于捅了马蜂窝,七八个倭寇四处寻人,伺机报复,可是也有人感觉都不对,因为,对方能如此迅速的杀死两个人,虽然是设伏杀死,可是至少证明这一伙人人手应当不少,而且手中虽没有兵器,现在却多了两把倭刀,单凭七八个倭寇,在完全不知深浅的情况下四处去寻人,极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这消息立即传到了王直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王直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本来倭人的人手就远远不足,现在出了这样的事,若是分出人来四处搜索,显然很麻烦。

    他不得不下令巡夜的倭寇小心行事,不再是单纯的两人一组,而变成了五人一组。

    五人一组就意味着,倭人巡查杭州城的覆盖面会大大减少,即便如此,还要抽调不少城楼上的力量出去。

    如此一来,人手更加紧张。

    可即便如此,到了后半夜,一个五人的小队依旧受到了袭击,这一次倒是没有被人全灭,而是死了一人,伤了三人,袭击他们的民众亦是死伤了几个,他们见袭击不成,趁着夜色,又是潜伏起来。

    倭寇首领们顿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他们突然发觉,连五人的小队都不可避免,如此一来,想要控制住杭州,不使杭州城里的百姓串联起来,就必须组成十人的小队巡逻。

    这显然是一个很吃力的事,比如,在从前的时候,只要有一个倭寇上街,便可以耀武扬威,可以对某一个街道进行有效的管理,使这些人不给倭寇们添乱,并且一旦需要吃喝,也能够非常有效的征集。那么倭寇们只需要动用两百人,将他们分散出去,就可以牢牢控制住杭州。

    可是当一个人极有可能遇到危险的时候,那么为了保障安全,巡查的人手就必须增加到两个,那么倭寇要控制住杭州,就至少需要四百人。

    如此增加下去,倭寇们发觉,连五个人上街都不安全,必须增加到十人时,真正的问题就出现了,你要控制住杭州,并且安心的与城外的官军作战,那么你必须投入两千人负责巡查整个杭州。

    倭寇总共不过是三千余人,哪里去找这么多人镇压杭州?

    虽然只是零星的几次事件,却一下子,将王直陷入了两难。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