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殇宫 > 01你若成风,殇期何至 230-归去成归5
    不待海皇使者仔细查看洛炎呈上的账目名单,他们一行人突然都是受到一阵猛烈的摇晃,这是船体受到了剧烈的撞击。[ 超多好看小说][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 蓝末的平衡能力虽好,也是没有经受住方才的摇晃,她一个踉跄摔倒在洛炎的怀里,抬眼一看,洛炎刚毅的眼神正关切的看向自己,这如炬的目光让蓝末心间一暖,有点熟悉的错觉。

    “出了什么事情?”常年的海船经历并没有让海皇使者摔倒在地,他看了看慌张冲进来的水手。

    “使者,我们的船遭到了袭击,乌云密布天‘色’昏暗,我们的风舵手根本就看不清对方有多少船只。”水手回禀道。

    “使者,会不会东原的皇族察觉到了什么。”一个文官装着的男人在海皇使者身边提醒道。

    “不可能,除了归去城的子民,谁能知道。”海皇使者小声念叨。

    “怕就怕有人在东原通风报信。”文官的说辞十分挑唆,“眼下我们最好立刻执行那件事,切莫等了,否则一会船沉了,我们可就全完了。“

    蓝末读的懂‘唇’语,她一直盯着文官跟使者的对话,他们现在的船遭到袭击,难道是韩旭尧那个魔鬼不甘心又追上来了。还不待细想,她已被洛炎扶着起来,“你一会就待在这里不要出来,我跟他们出去看看情况。”洛炎尾随使者一行人出‘门’,出‘门’前又回头望了望仍然在思虑的蓝末,他心叹,你很快就能卸下肩上的重担,因为有我。

    海面上的雨越下越大,远处的炮火声也没有间断的一直轰炸,甲板上湿漉漉的根本就不能站人,海皇使者心中已有打算,冲着身边的文官吩咐道,“让胡姬给蓝末拾掇好吧,看样子我们此番未必能顺利回到归去城了。”

    蓝末望向走进来的若干胡姬装扮的‘女’子,心下是有些疑问的,她们每个人手中都拖着一个红‘色’漆木的盘子,盘子上摆着的是金子打造的新娘簪‘花’,绛红‘色’的绢丝喜袍,还有遮面的朱纱。

    “你们要做什么?”蓝末不敢相信地质问,这都还没有到临天海的归去城,她们就要开始给自己穿戴上这些累赘的饰品了吗,除非除非新任的海皇一直藏在这里,否则就算蓝末现在穿戴整齐,要等抵达归去城也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然而她们现在只行了几个时辰。[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胡姬咿咿呀呀地说着什么,蓝末一句也听不懂,这是临天海的语言,她们不顾蓝末的排斥,手脚迅速地为蓝末穿好了一切。 [800]铜镜中的‘女’子皱着眉头,她有点不认识镜子中的人了,这将要出嫁的人是还是她蓝末么。

    一袭红衣遥遥步出船中的厢房,早已候在外侧的一干人等皆是一脸严肃,方才一直极力劝服海皇使者的文官,此时正悉心护着一个方盒。

    “我们暂且先不要管外面的是海盗还是什么势力,我们需要完成我们应该要做的事情,这样才能对得起老海皇‘交’代的事情。”海皇使者举起酒杯遥敬三杯酒给上天,再然后,就是递给文官一个眼‘色’。

    “东原国末卿公主听令。”文官已展开一手书卷,蓝末身旁的胡姬连忙提醒蓝末赶紧下跪。

    就见蓝末跪下的瞬间,船体又是随着炮击声晃了一晃。

    文官知道时间不能耽搁了,赶忙快速读道,“新任海皇殿下今与末卿公主结为连理,两人虽天人永隔,然而将永远心结连理……”

    “等等,你们说什么,新任海皇在哪里?”如同一只跳跃的火红云雀,蓝末倏地腾空而起,她一跃而至文官所站的位置,她的手瞬间掐住了文官的喉咙,只见文官供奉的黑‘色’盒子格外刺目,“你们要我嫁给一个躺在骨灰盒里的人?”

    “使者大人,使者大人,救救我……”文官的脖子被掐的通红,就快喘不过气来,韩旭尧没说这个公主会武功啊,这可如何是好。

    海皇使者倒是纹丝不动,他显然是料到新娘子会有这么一番闹腾,很自然地冲洛炎点点头,“制服她就好,千万别伤害……”然而陡然探到使者喉咙的锋利宝剑却令海皇使者再也不能正经地说一句话,“洛大人,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要忘记王家跟我们的关系……”

    “洛炎没有忘,否则使者您现在已跟九泉下的海皇相见了。”洛炎不带任何感情淡淡地说道,他跟蓝末在此刻有一瞬的眼神‘交’融,他们的反应出奇的一致,对待不公平的事情,为何要犹豫了。

    洛炎已点住了使者的命‘门’,使者懊恼地骂咧咧道,“你们东原的人真是串通一气,连多年结‘交’的王家也敢在我们临天海的头上动土。”

    “你们的海皇已殁,你这个使者是想借冥婚一事,让东原公主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权傀儡,你即便不能登基,也能直接掌控临天海的朝政跟富饶的海域资源,在我看来,使者你才是真正自掘王土的大胆之人。”洛炎的言语清平,一切都不在他的计划之中,意外的海上突袭显然不是他们的人所为,那么这帮海皇追随者的狼子野心过早暴‘露’却是言之凿凿了。

    蓝末安静地听着洛炎的阐述,朦胧的朱‘色’面纱,遮挡住了她倾世的容颜,有那么一刻,所有人包括洛炎是忘记了蓝末是会武功的,如此看似娇小柔弱的‘女’子,如今仍然没有松开已投降服软的文官,蓝末深知,这里是无尽的临天海域,她就算逃,能逃到哪里去,所以,擒住敌人的要害,她需要知道究竟是为何。

    “洛大人神机妙算,只是洛大人你再不放了我们,对敌船反击,等船身被炸出个大窟窿,我们可全部都要葬身在这无边的临天海中。”使者话中有话,他看了一眼守着仓库钥匙的亲随,使了个眼‘色’命他离开。

    只是这些又如何能逃出洛炎的眼,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自然也不会放过一切线索,在自己的援军到来之前,他必须把这里的一切都拿捏好,但是此刻这艘船,只有两个人能够帮助自己,一个是翠儿,一个就是陈倌。

    他从前的秘洛卫已全部重整,这次临天海一战,在所难免,只是,这突然出现的敌船究竟是何人所为。

    韩旭尧举着上官小楼递过来的望远镜,仔细观望,那位于船身正中,站着的红‘色’身影,像极了他的表妹,这一炮看来打的没错了。

    “小楼,你不要再命人追击了,那船上没有高手,蓝末的安危是有保障的。”韩旭尧吩咐道,可是坐在船头悠哉品酒扇扇子的上官小楼仿佛并没有听见,他的手指上指下,这是还在要求轰炸啊。

    韩旭尧向来是隐忍诡秘的存在,此刻却因那杀人不眨眼的冲天火炮而‘乱’了阵脚。

    “七王爷从前给那人下忘罗香的时候,怎么没有现在的顾全大局呢。”上官小楼反问道,他见韩旭尧被哽的答不上来,他道,“你只要答应,乖乖辅佐琢乐王上位东原皇帝,并且从此退居岭南丘陵不问朝政,我暂且给你的表妹留个全尸。”

    “你,这是……”韩旭尧的双目如火般焦灼,他的棋子何时轮到他人来宣判生死。

    上官小楼笑意深深,“欺负的就是你们姓韩的人,琢乐王是你们子孙中年纪最长,最容易控制的,当我们上官家的傀儡再好不过,你们早已该把东原国的一切归还给我们上官家族,如此,你上了我的船,难道还想逃掉么。”

    韩旭尧一拳击中坚硬无比的栏杆,血流如注,他内心狂笑,如此,这就是上天对他最后的惩罚了么。蓝末,你终究是逃走了,死也不是死在我的怀里!

    海皇大船上僵持一片,探入黑暗天空中的幽兰焰火似明灯照耀着一方‘迷’途的世人。

    洛炎的嘴角终于漾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的秘洛卫总归是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船烂了个大窟窿,水开始往外渗了。”从船下方跑出来一个伙夫模样的老人,他见船上甲板这里剑拔弩张,顿时喊完吓晕了过去。

    洛炎跟蓝末同时松手放开人质,走到栏杆边上向船下方望去,果然,这船是要沉了。

    “洛炎,看来,我今日要葬身临天海了,还好,穿着一身漂亮的衣裳。”蓝末心情突然明朗起来,她走了这么久,拼了这么久,这个结局也觉得‘挺’好的,大海,就把这里当成北胡的黄沙如何。

    “看来不能如你所愿了。”龙炎洛撕去假皮,转头坏笑着,看向一脸不知是哭是笑的蓝末,他早已将心爱的‘女’子单手抱起,运着轻功飞向在海船下等候的陈倌跟翠儿,一只飘摇却坚固的小木船正在向蓝末亲切地招手。

    “龙炎洛,你就是一个大骗子!”

    与四国遥海相望的临天海中,有个宛若仙境的莱芜岛,还有一方通天的城池--归去城,后人并不知晓,为何自东原国韩氏最后一任公主远嫁那里之后再无音信,只道那里碧海蓝天,白沙席地,比之北胡之辽阔,比之后唐之芬芳,比之西蜀之富饶,比之东原之繁华。

    尾声

    “娘亲娘亲,为什么父皇总是喜欢一个关在房里不出‘门’呢。”糯米团子抱着一个‘肉’包子啃了啃,在蓝末的怀里撒娇问道。

    “咳咳,娘亲也不知道噢,不如,我们推‘门’去看看吧。”蓝末玩心极重,她牵着团子的小‘肉’手,踮起脚尖走到竹制的房‘门’前。

    一个小脑袋先探了进去,再然后,是一阵惨叫声,“团子少年,你这是第几次咬你父亲的脚趾头了!?”

    蓝末没敢进去,她只是偷偷一笑,顺手关上了房‘门’,心想,虽说先有国才有家,但是让你这个归去城主偶尔感受一下家的温暖,还是很有必要的,

    至于她么,好久没去行侠仗义了,团子就先给你照顾一下吧。

    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