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浮生为息 > 遇 第二十六章 天各一方 此生难再见
    子息离开了敖宫,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最新章节全文阅读他的消失就像是他这个人从来都没存在过一般。

    子息进宫的这件事情很快就传到了祁昂的耳朵里,祁昂知道子息去了敖宫,他去问玄景,玄景却说不如不见,祁昂竟是无言以对。他明白玄景说的没错,他和子息之间真的不如不见,若是见了,该如何去诉说他们之间的纠葛,爱了恨了怨了,再也找不回最初的自己了。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剩下的不过是最痛苦的记忆。

    虽然没有见到子息,祁昂还是到处的寻找,他似乎能够感应到子息并没有走远,可是寻寻觅觅之后确是只能面对子息消失的消息,这个消息残酷的让人心痛。

    时间过的真的很快,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天下的局势已经完全稳定下来了,而存在于历史中的那些故事却似乎并没有被人忘记。就像大家都还没忘记离国太子子息。

    在任何的故事里,子息都是厉害的,他似乎能够掌控一切。百姓们喜欢看故事的精彩,却很少去关注故事的最后那些人到底有什么样的结局。

    如今的敖军都在祁昂的控制之下,玄景根本不会去管军营的事情,这样的信任绝对是其他的人无法想象的。

    祁昂并没有因此而感觉有什么特别的,因为他所认识的玄景就是这样的人,也正是因为他是这样的人,他才能够成为一代明君,就算最后的天下不是他的,他也会让后世记住他的名字。

    祁昂照例来到军营,身边是申淮宅男之武道苍穹全文阅读。一年的时间,申淮已经完全的取代了弥清的地位,在军中也是声望颇高,或许这就是为了弥清要让他留在祁昂身边的原因。

    祁昂从营帐一路走过,走到了偏僻的一处地方,那里也有几个营帐,但是和其他的营帐不同,这里是那些士兵消遣的地方。这是玄景所允许的,虽然祁昂对此非常的不满。他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

    一瞥之下他竟发现里面被士兵压着的人很像子息。他摇摇头,不会,子息不会在这里,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在这种地方呢。

    祁昂摇摇头,走开了。可是走到另一处地方的时候他听到了两个士兵的对话。虽然只是简单的对话,可是祁昂的身体却直接僵住了,他们说的不就是子息么,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被冻住了,动弹不得。

    我的子息,我用生命去爱的子息,我用死亡去伤害的子息,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你恨我也不该如此践踏你的尊严,我们到底在做什么。祁昂直接回到之前的那个营帐,可是人已经不见了,他抓住其中一个士兵,祁昂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在哪儿?”

    那小兵倒是够机灵,知道祁昂说的是谁,见祁昂一副吃人模样,嘴都不利索了,“在——在——在张参军的帐里。”

    厚重的喘息夹杂着酒气喷在子息耳边,张殊仍不敢相信在那么一群流民中有如此尤物。任他看过美女无数,却从未见过如此清雅的人。

    子息将头埋在张殊怀里,“将军,小怨想——”话还没出口就融化在疯狂的吻中,直到两人都要窒息了才停止,“小怨,你真是个妖精。”

    子息笑着,可是笑容却无法到达心里,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这样做到底在干什么。

    就在此刻,有人冲了进来,一把推开张殊,用毯子将子息裹住,泣不成声。明明是那么熟悉的身体,可是给予子息的感觉却变了。

    子息冷声道:“请将军自重。”那么冰冷的声音,从自己最心爱的人的口中吐出,淡淡地,不带一丝情感。祁昂除了这么搂紧子息,竟不知自己该怎么做。

    “你纵恨我也不用如此轻贱自己。”

    “我的事与你何干,我愿意,你有什么权利管我。”

    “子息,不要这样,我会痛的。”低头埋于子息的长发中,祁昂恨不能掏出自己的心肝告诉他自己的真心。

    子息像是放弃了,他说道:“祁昂,昂,你为什么不明白,你毁了我的家国,杀了我的父皇,你叫我怎么办?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如此肮脏如此低贱,只是个玩偶,任何人都可以将我踩在脚下,任意蹂躏。你告诉我,我不该恨你么?如果你不忍心,你死啊,用你的剑自我了断。你的剑上还沾有我父皇的血吧。”

    “我不能!”祁昂的话语中充满了绝望,他多么想要给子息一个子息想要的答案,可是他做不到。他不想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欺骗子息。

    子息不语,任祁昂抱着,只当那是个极舒服的垫子。答案他是早就知道的,可从祁昂口中说出,心中又是另一中疼痛。那个口口声声说我爱你的祁昂不见了,那个即使违背职责也要挡在他的面前的祁昂不见了,那个说天下只有子息最重要的祁昂不见了。抱着他的只是一个得不到而发狂的杀人魔王,是这个人害他家破人亡。他曾经想过就算他们有一丁点儿最小的希望能够回到过去他也是愿意的,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就算遇不到邺风,就算没有后来的种种,一切都已经消失了,此刻,子息的心中是最深的绝望。

    “我知道。”闭上眼,咬碎口中的毒药,这一生的荣耀与屈辱皆可随着死亡消散。这是子息早就准备好的毒药,就是为了这一刻,在自己真正绝望的时刻,他选择永远离开这个世界。

    感觉到怀中的人有异样,祁昂松开了子息,然后就看到了子息发黑的嘴唇,他的心中恐惧不已,连忙让人去找凌楚漫威心灵传输者。

    凌楚本来并不在敖的,可是子息的消失让他觉得或许在敖是最能找到子息的,所以他来了,妙雪也来了。

    在看到子息的那一刻,凌楚和妙雪都不敢相信,他们找到了子息那么长的时间,子息却在他们的身边。听祁昂说着发现子息的经过,他们的心都揪了起来,他们不知道这一年的时间子息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只是心疼。

    子息已经是在死亡边缘了,可是他没有死,因为有凌楚在,但是他失忆了,只记得凌楚和妙雪,他说自己叫天宝。

    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可是却不得不接受,而这个对于子息来说未尝不是好事儿。那些不值得记忆的过往就这么消失也未尝不是好事儿。

    看着身边安静的子息,妙雪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她知道现在的这个子息不是真实的子息,可是她还是无法抑制的想要和子息永远在一起,她以前以为这只会是一个梦,可是现在这个梦却有变成现实的可能。

    妙雪想要带子息走,这是大家都没想到的。可是看着满目疮痍的大地,祁昂想或许这是子息最好的归宿。不管未来的子息会是谁,但一定不会是离国太子,没有了那份重担也就没有了痛苦。

    离开的船很快的就准备好了,妙雪和子息一起上了船。

    妙雪回头对着祁昂道:“我知道你是子息最爱的人,我也相信他会再次想起你是谁,到那时,我会送他回来的。”

    祁昂笑笑,他自己都不知道愿不愿意子息记起自己,记得自己对他的一次次的伤害,“还是不要记起吧!”不知道这句话妙雪有没有听到,远行的船带走他最爱的人。

    “我知道子息并没有失忆。”凌楚默然,这是他答应子息的,虽然他的心中亦是不舍。

    祁昂又道:“他是在惩罚我,纵使自己伤痕累累也要惩罚我。他仍不忘我这于我已足够了,但愿有生之年再不相见,总有一天会忘了我。”

    凌楚还是沉默,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其实,你可以跟他一起走的,为什么不走呢?”

    为什么不走呢,或许是因为有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入了他的生命。凌楚看向远处,蓝泓正站在那里等着他。

    凌楚从袖中掏出一卷书卷交给祁昂,说道:“这是我在子息之前住的地方找到的,应该是给你的。”

    将东西交给祁昂之后,凌楚就离开了。

    祁昂站在原地,打开书卷。

    他的眼睛瞬间潮湿了,这书卷中的每一个字都在说明着用什么样的办法能够将敖国灭掉,而且祁昂明白这些方法都是最有效的。

    或许就是这一年的时间,子息一直在想办法灭掉敖,他有最缜密的思维,最可行的方案,可是最后的最后他却没有那么做,他放弃了,放弃了为他的家国报仇,也同时放弃了一身的骄傲。

    祁昂现在已经开始后悔让子息离开了,那个总是痛苦着悲伤着想要杀掉他的人内心之中的爱却是最为深刻的,那是穿越了生命的爱,而他竟然没有领会!

    离去或许是必然的选择,祁昂不会后悔,他只希望有生之年他还能知道子息的消息,纵然他们天各一方!

    爱之深,情之切,离别恨,方明了。

    天之高,地之阔,再相逢,无定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