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 第一百零八章 净她欺负我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零八章 净她欺负我

挠了之后还会留疤,医生说是被虫子给咬了,阮江临之前暴躁没忍住挠了挠,后来还灌了脓,长成了泡,看上去有些吓人。

断断续续地输了一个周的液,背上的伤才算好。

出院没多久,他就回了趟老宅,阮江锦他们一大家子也在。

阮欣窈缠着小叔叔问怎么没带婶婶来,蒋瑶也顺便开口问了声。

阮江临那时没答话,阮江锦一眼便看出他的情绪,于是就带走了这个话题。

上次因为姜烟的事儿,老爷子一直和阮江临耿耿于怀。

不过若是阮江临真要和那姑娘结婚,老爷子也做不了什么主,从小到大,阮江临这小孙子就没听过他这老头子什么话。

一行人用过饭之后,阮江锦才和他在阳台上聊了聊。

---“怎么,吵架了?”阮江锦试探问。

阮江临靠在栏杆上,神色散漫,面上没什么表情。

“嗯。”

是吵架了,吵得挺凶的。

“别总欺负人家一小姑娘,大度点。”他免不了要劝上一句。

“没欺负她,净她欺负我。”阮江临低头无奈地笑了笑。

阮江锦一脸不信,瞥了他一眼,“得了吧你。”

许久,他双眸有些失神,“你跟嫂子吵架怎么哄的?”

“我跟你嫂子没吵过架,不用哄。”

他和蒋瑶结婚这么多年,就没怎么吵过架,除了偶尔因为孩子的教育方式拌过几次嘴,他们性格都不是会吵架的那种人。

可阮江临那性子,估计没几个姑娘能忍得住。

阮江临去摸烟,手上刚有动作,就被阮江锦给拦住了。

“不是戒了吗?”

他松手,缓缓开口:“戒不掉啊。”

试过了,还是戒不掉,不过瘾儿没以前大了,不会一整包一整包地抽,现在一包烟能管两天了。

阮江锦直接先他一步,把他衣服口袋里的烟盒给拿了出来,向远处的阮欣窈招了招手,小丫头蹦蹦跳跳地跑过来。

阮江锦将烟递给小丫头,摸了摸她脑袋:“乖,把烟给小叔叔藏起来。”

阮欣窈望了望小叔叔,随后甜甜一笑,拿着烟盒就跑开了。

阮江锦望着阮欣窈跑走的身影,忽的想起什么,眉头紧蹙。

“给叶琛说一声,小心他儿子的嘴。”

前不久的一次宴会上,叶琛的儿子又趁大人不在,在阮欣窈的脸上吧唧了一口。

阮江锦注意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他抱着孩子就去洗脸,差点给小丫头的脸皮给搓掉了。

叶琛领着自己儿子道了歉,不过小家伙似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这事儿蒋瑶也挺介意的,小孩子之间亲一口倒也无伤大雅,可那小子每次都这样那就是有问题了。

阮江临笑了笑,没回话。

不过估摸着叶琛最近是没什么时间管儿子的事儿,他家那位正在和他闹离婚呢,谁叫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停了一会儿,阮江锦才慢悠悠地开口。

——“别总和老爷子斗嘴,前段时间去体检,医生说大概也就是年底的事儿了。”

老人家的器官衰竭很严重,就是看着精气神还可以罢了,可里子并不怎么好了。

阮江锦顿了顿,有仿佛连心脏都骤停了一秒,许久才从嘴里蹦了个字出来,“好。”

从阮宅回去后,阮江临便改了安排,他原先让助理都订好了机票了,行李也打包好了。

他这次不想等了,他想去找她,可是他不知道会去多久。

万一姜烟不跟他回来了,他又会耗上多久的时间。

一年还是一辈子?

老爷子等不起了,阮江临也不想远在彼洋见不着他最后一面。

一家人虽然都没和老人家讲这些事,可人之将死,都是会有感觉的。

老爷子也是,大概是身体越来越差了,自己也能察觉到。

不过不算是突然来的事儿,器官衰竭是一场循序渐进的过程,能感觉到每一分每一秒,自己的器官的运动都变得越来越慢。

那半年里,阮江临回阮宅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没和老人家斗过一次嘴,也没呛过话,一家人的气氛也算其乐融融。

老爷子的身体还是比较能抗的,加上平日里护理得比较好,一直到第二年开了春,一个夜晚,睡着了之后就叫不醒了,逝世的时候很安详。

那时候,阮家人都在,因为才过完春节,焦静言也回来了的,大抵也是知道老人家大限将至,赶回来得极早。

那一年的春节,一家子热热闹闹的,阮家人都过得很开心,除了阮江临,他在强装开心,想让老人家也开开心心地过完自己这辈子最后一个春节。

丧事办得很快,大家也都慢慢接受了,就老太太还是不能接受,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伴,怎么能够接受。

办葬礼的时候,老爷子以前的战友都来看他了。

莫子柏也来了,是他们去年闹崩后,第一次见面。

“节哀。”

阮江临着一身黑色西装,整个人身上都有一股子落寞之色。

他是老太太老爷子带大的,他从小不服管,他们也操了挺多心的。

阮江临的胸前别着一个徽章,那是老爷子送他的,是老爷子年轻时部队授予的荣誉。

那是他创业成功的那年,老爷子给他的,老爷子从当初到现在,其实一直都没赞成过他进投行。

不过哪怕老爷子再反对,可在阮江临打响自己入投行的第一枪的时候,老爷子还是严肃地送了他一个徽章。

阮江临记得,今年除夕那天,老爷子一个人在卧室里待了很久,他说他要守岁。

阮江临说他一大把年纪了还守什么岁,不过他非要守,也只能由着他。

老头子碎碎念给他听,“江临啊,把那姑娘再带回来一次吧,早点给她个名分,气他的都不重要了。”

阮江临那时心情沉重,许久才应声,不过老爷子已经睡着了,没听见他应声。

只是还没等到阮江临再把姜烟带回来,他就已经先走了。

老太太是坐着轮椅出现在葬礼上的,原本就苍老的脸变得更加沧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