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 第一百一十章 阮江临,我是你要找的人吗?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章 阮江临,我是你要找的人吗?

第二指节及以上都被截了,那一双骨骼分明的手多了残缺。

他那一段时间都是浑浑噩噩的,在清晰与昏迷的边缘不断游走。

截指手术打了麻药,当时没多疼,可术后那种疼痛感,才能让人彻骨心扉,难怪人说十指连心,阮江临是体会到了。

包了近一个月的纱布,每次换药,那里看上去都十分突兀,指节处才长新肉的感觉,很痒,又疼又痒。

医生说让他好生养着,别去摸,以免之后感染,可他止不住地会去碰那儿。

一直到拆了包,他仍会下意识地去摸尾指关节处,密密麻麻的痒,当时的痛感似在昨天,刻在了心尖上。

他大概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残疾人。

*

在巴西,他失去了自己的尾指。

可他还得继续赶路,往前走,在每一个清晨,在每一个黄昏,穿梭在白昼与黑夜间。

不止在巴西,他还去了丛林,背肩上留下了一道永远也抹不平的伤疤,有些触目惊心。

阮江临这样的贵公子,含着金汤勺出生,是被家里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他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伤。

更别说是留疤,可这一路,他几乎是伤痕累累。

地域的不适,温差的变化,时差的颠倒,给他带来的远不止这些伤病,他几乎每日都在咳嗽,虽然他备了药,不过杯水车薪而已。

从春到夏,再到秋,他从密西西比河一直到南非的草原。

体验一次百兽之王追逐在身后的生死体验感,那是比赛车带来神经刺激与血液沸腾感还要强烈。

再慢一点,它就能扑上来将车玻璃拍得粉碎。

每一次的追寻,都让他在怀疑,究竟下一次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姜烟。

还会感叹,原来他错过的那些年,他的姑娘已经变得这么勇敢。

在南非一个不让人注意的村落,他在那里听说到了姜烟的踪迹。

阮江临找的翻译说,村子里的人前一段时间曾见过有个国际组织在前面扎了营,有很多国家的人,不过他们不认识中国人,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位。

他听到消息的那一刻,心脏震了一下,久久不能平复。

阮江临找了那么久,明明盼着早日见面,可真到那一刻的时候,他却又不仓促了。

等到第二天,才开车去找他们驻扎的营地。

南非草原上,多的是成群结队的狮虎,他们驻扎在野外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拿命在拍摄。

阮江临从前不懂她那些热烈真挚的情怀,哪怕到如今,他只担心,她是否健康,有没有缺胳膊断腿,或者像他一样,受了一身的伤。

他握着方向盘的大掌,不断用力锁紧。

不负所望,从清晨到黄晕,他开了几百公里,他也不知道了。

他只知道,就在不远处,他看见了她。

她戴着一顶帽子,脖颈处还围着纱巾,瘦瘦高高的身影,清冷的气质,昏黄的余光洒在那片大地上,她的身上。

她也看见了他,他一步一步向她走去,他依旧风华,却多了沧桑。

又一个春夏秋冬,又一次不短暂的分离。

风吹过来,没有任何遮挡,吹落她的帽子,姜烟没抓住,它被刮掉落在地上。

纱巾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姜烟伸手捂着纱巾。

阮江临走过来的那几分钟,像是一个世纪,彼此的视线交汇,不断缩小间距。

不远处还有几只斑马,很危险,野外的斑马也会有一定的攻击性,或者,还会有暗藏在一处伺机而动的狮虎随时准备扑上来。

不过在那一刻,一切都不重要了。

阮江临忽然觉得,哪怕后一秒是末日,那一刻他也可以甘愿赴死了。

荒外野地的路并不平坦,可他走的极稳重。

她就站在那儿,一步也挪不了,她所有的心思都被男人勾了去了。

从来都是,只要他一出现,她的目光都会聚集在他一人的身上。

他是太阳,也是月亮,日与夜,她都思念,都在意,魂牵梦萦,缠缠绕绕。

他弯腰,替她捡起地上的帽子戴在她头上。

她忽的勾起唇角,一双眸子格外明亮,“阮江临,你想清楚了吗?我是你要找的人吗?”

“不然呢?老子来这儿晒太阳?”

他背着光,落日的余晖洒在两个人的身上,他一手抄兜,眉眼说不出的风华。

忽的,他伸手一把抱住她,揽入怀中。

姜烟愣了愣,才伸手去回抱住他,只是碰到了他某处的残缺。

她有些不置信地小心翼翼碰,阮江临想抽回,却被她拉住了。

她眼圈忽的一下就红了,一时说不出来话,心像是揪着疼一样。

许久,她带着浓浓的鼻腔:“什么时候断的?”

“夏。”

“哪儿?”

———“巴西。”他哑声。

姜烟一把推开他,没推动,哭得连话都没说不出来,使劲儿在他背上捶打。

“你就是个sb!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傻子......你要死嘛......”

等她哭够了,他才缓缓给她拍背,一脸无奈,“怎么会,爷还没疼够你呢,怎么舍得。”

她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重要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她用力地抱着他,其实早已深入骨髓。

“姜烟,别做这个了,好不好?”他声音很轻,像是一阵风一样,飘过她的耳畔。

他不敢想,如果她再这样奔走四方,漂泊不定,他该会有多提心吊胆。

他在以后的日子里,或许每日都想如何为她殉情。

姜烟握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那已经长好了的指关节,仍然突兀不平。

她轻轻应声,“好。”

*

那年冬,阮江临带着她回了京都。

他怕她反悔,包机回来的。

那年,姜烟放弃了自己人生中最爱的职业,那曾是她追逐过许多年的梦,为了这份热爱,她曾多少次抛头颅洒热血,记不太清了。

不过阮江临也是,也是她的梦。

叶琛问他值吗,他没说话。

用半根指头和一身伤换姜烟,他觉得值了,是他赚了。

因为她总归是愿意回来的。

在除夕那天,阮江临再次跟她求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