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求婚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阮江临求婚那天,是在姜烟拍完成片之后的现场。

她工作室很少会拓展野外保护的业务了,后来便接了些广告杂志封面。

她名声在业内也算响亮,再加上她接单子挑,给人的感觉就是认真负责的那种。

阮江临给现场的工作人员包了红包,很厚一叠,连着梁娜那天哄着姜烟。

她几乎是被所有人都埋在鼓里,其实她虽然有预料,但没想到阮江临动作会那么快。

忽的一下拍摄现场的灯光全都漆黑了,拍摄幕布缓缓拉开。

那块幕布的背后,是他精心设置的的求婚场地,现场的鲜花都是朱丽叶,连着灯光星星点点,橘黄色的光打在男人身上,格外耀眼夺目。

姜烟震惊,现在是冬,他怎样才做到让朱丽叶开花的。

他手上捧着一束朱丽叶,包裹得极好,淡素优雅,像极了她。

他一步步地朝她走来,停在她面前,将花束递给她。

她久久无法从震惊中平复心情,以至于忘了伸手去接花束。

阮江临直接塞到她怀里,让她捧着。

随后他单膝下跪,矜贵的人哪怕是跪在地上,也是气质浑然天成。

“姜烟,我之前从未想过结婚,除了你,别拒绝,我是真的想和你过一辈子。”

“金钱,地位,身份,我什么都不缺,我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可我说这些只是想让你知道,只要是你想要的,在我的范围内,我都给,你不会过得差。”

“我一向唯利是图,可是也只有你,是我倾尽所有也想给的人,你之前让我想清楚是否爱你,我想清楚,爱,爱到不能没有,所以,答应好吗?”

姜烟是唯一一个,他觉得要用法律条框来捆住的一个人。

他是偏执的,骄傲的,矜贵的。

从前任何时候,他从未开过口,哪怕再思念,再有好感,他从未开过口说他爱她。

不知道说到哪一句时,女人红了眼眶,她用手捂着唇,眼圈通红。

她望着跪在地上的男人,看着这次他真挚诚恳的双眸,点了点头。

还是上次求婚的钻戒,只是他是正大光明地加了盒子,没再偷着藏着。

“好。”她哑声,好不容易才从嗓子眼里吐出一个字。

———等她答应了之后,阮江临才缓缓给她戴上戒指,虔诚的模样仿佛是他的神明。

他们用了太久的时间来分离,去拉锯。

八年,彼此都过得不好,姜烟仍然能记得自己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偶尔站在转角处,想他会想到原地蹲在大哭,像是一个街头的疯子。

恋爱吧,结婚吧,在这个冬天,在最浪漫的时候,记得要拥抱。

*

阮江临是个行动派,求婚当天就把喜讯公布了出去,这事儿也得多亏了现场人的八卦,没多久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曾经花名远扬的阮二爷要被收了。

收他的人,还就是当初那个把他拦在wah门口求婚的女孩。

很难想象,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还有纠缠,那小姑娘还真把浪子收了袋。

在要放年假前的最后一天,阮江临拖着姜烟就去了民政局。

他不想等了,哪怕多等一个周,对他来说都是没有安全感的。

姜烟难得要睡个懒觉,一大清早的就被男人从被窝里拉出来,她正睡眼惺忪,却瞧见阮江临已衣冠楚楚地站在她面前了。

她伸手摸了摸眼睛,“阮江临,你要去领证吗?”

“不然呢?”

见她又要睡下去了,阮江临伸手去拉她,她顺势整个人都扑进他怀里,手抱着男人精瘦有力的腰,睡意浓浓,“求求啦,再睡一会儿再去......”

阮江临伸手从她腋下穿过,将她托起来,捏了捏她粉嫩粉嫩的脸蛋。

“没商量,起来。”

“阮江临!”她故作生气,松开他,想离他远一些。

可还没等她说话,便看见男人一脸落寞阴郁的脸色,那感觉像是被她欺负了一样。

“姜烟,你要反悔嘛?”他轻轻问。

姜烟一下就被堵得没话说了,他那样子太委屈了。

这事儿也怪她,把阮江临都整得没安全感了。

“得,您可别这样,去!我马不停蹄地去。”

她飞快地下床,又没有穿拖鞋,阮江临拿上她的拖鞋跟在她的身后,给她穿上。

望着女人洗漱的样子,他不经意地勾着唇角笑了笑。

他发现,这招在姜烟面前格外好用。

姜烟特意和阮江临挑了个同色系的大衣,又觉得脖颈凉飕飕的。

便准备去衣帽间找一条围巾围着,她在里面翻箱倒柜,都觉得颜色不够喜庆。

等她拉开最上面那格衣柜时,看到了她以前给阮江临织的那条围巾。

她记得当时是塞进柜子最底下的,当时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送他。

因为当年完工的时候入夏了,本来准备入冬时给他的,可是那年冬天,他们分手了,那条围巾也并没有送出手。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搜罗出来的,还用衣架挂着。

阮江临在客厅等着她,她出来的时候围了件酒红色的围脖,衬得她皮肤更白,暖暖的冬意。

他伸手去牵她,下意识地用的右手,与她十指相扣。

她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脸上却是带着笑。

“想要什么新婚礼物?”他勾着唇角笑。

“哪有问人的,不应该是惊喜嘛。”姜烟略表嫌弃地质疑。

他一手握着方向感,等到了红绿灯前停下,伸手去摸她脑袋。

“不是怕你不喜欢嘛。”他浅浅说。

姜烟抬眸看他,他一双桃花眼里全都是是她,缠绻着深情。

她想起今早上那条被他珍藏的围巾,笑意直达眼底,“你送的都喜欢。”

两人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气氛融洽。

可等要到的时候,气氛却一点也不融洽了,姜烟忘记带户口本了。

她记得明明是放在包里的,可能是落掉了。

她尽量不去触碰阮江临的逆鳞,拉着男人的袖口说:“要不我们下午再来吧。”

阮江临没说话,直接打电话给助理,让助理立刻去七号院把东西给他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