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知识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三章 新知识

姜烟不免有些吃惊,现在有钱人都这么会玩儿的了嘛,都是按栋楼送的了。

不过莫子柏这话都说成这样了,那页纸也算揭过去了。

*

阮江临是个洒脱惯了的人,走完婚礼的过程,只要姜烟满意就行,也不管人宾客是否还在,拉着姜烟就离席了。

他似有些迫不及待,背后便是酒店。

他一路带着她走,手也不安分,往她裙子里钻。

他倒是轻车熟路得很,比她自己都会解自己的内衣扣子了。

他拿着房卡,入了门后,就将她抵在门背上吻,动作不粗鲁,却也不温柔。

姜烟推了推他胸口,他故作踉跄往后退了两步,手捂在刚才她推的地方,把“苏撩”这个词演绎到了极点。

“阮江临,哪有你这么饥不择食的?”她勾着唇笑,又不是没亲热过。

他吊儿郎当,嘴角衔着笑意,漫不经心,说话带着京腔,“姜烟,今儿可是老子的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的道理懂不懂?”

“浪费了两分钟了,你得赔我.....”

他上前,一把抱起她,她穿的裙子,一下惊呼,搂住男人的脖颈。

“姜烟,新婚快乐。”他压在她身上,呼吸急促。

姜烟搂着他脖颈,轻轻贴近他的耳垂,然后有意厮磨,“阮江临,同乐。”

一夜荒唐,两人糜绯纠缠到凌晨。

两个重欲的人,要爱不要命。

*

阮江临新婚休了好长一假期,连带着姜烟也休假。

这些年,他们各自都去过许多地方,唯独没有彼此一起去过。

阮江临把蜜月地点定在了芬兰,他还欠姜烟一场极光。

不过他们去的时间不巧,没有极光看。

一直等到半月后,才等到那场错失九年的极光。

其实姜烟之前已经来看过了,那时她独自一人。

如今身旁有人,心境不一般,景也不一般了。

北地极昼,千湖之雪,玻璃房前,皑皑一片。

一个月,她和阮江临整日漫步在欧洲街头,走遍大街小巷,他们一起去看埃菲尔铁塔,米兰的时装秀,野外生物保护周图馆,夜夜缠绵.....那是姜烟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日子。

他还带她去了一个法国的庄园,那儿也开满朱丽叶,遍地都是。

阮江临和庄主似是旧朋友,姜烟不懂法语,听不懂他们在交谈些什么,不过那位庄主的眼神却一直在她身上打量,有些让她不自在。

他凑在她耳旁说了句,“朋友,一直叫我带你来见。”

姜烟笑了笑。

*

等他们蜜月度完,阮江临回了京都之后便忙得晕头转向,几乎整日都是在飞机上来回穿梭。

姜烟没他那么忙,比起来可轻松多了。

她一度怀疑阮江临当初让她换职业是怀了私心的。

她倒成了贤妻良母,整日给他收拾行囊,他那些个助理也落得轻松。

阮江临搂着她的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想起昨夜,他勾着唇说:“老子真想把你打包带走。”

她耸了耸肩,奈何行李箱装不下她。

他一飞便是半月,时差差得多,姜烟忍了很多次没打电话去烦她。

倒是他自己总是打电话来骚扰她,不过他总是顾及着时间,她那儿是白天,他那儿是凌晨。

“姜烟,想不想?”他挑声问。

光是透过屏幕,姜烟都知道对面那人是有多轻浮。

“不想。”

男人笑了笑,让她凑近些,让他看看瘦了没有。

他才走十来天,她又不是在家里边绝食,怎么可能就这样瘦了。

“我怕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得了相思病。”

姜烟吐了吐舌头,已做无语。

“张着。”他沉声。

姜烟一时没懂他的意思,疑惑问:“嗯?”

“腿,我看看,到底想没想。”

他话落,她脸唰的一下就变得粉红,在橘黄色的灯光下,越发诱人。

“阮江临,你是变态吗?”她不禁发问。

阮江临反倒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反正他们是领了证的,合法。

“真不想?”他顿了顿开口问。

姜烟犹豫了,没说话,他是老手,一语一言,都能带着她走。

“想......”声音小得连她自己都听不到了。

她还是习惯阮江临在他面前,那她还能大着胆子调戏他一两句,总不至于一直处于下风。

“张开。”

*

阮江临回来那天,正好是七夕节,他特意告诉姜烟自己没准备礼物,让人气了好久。

随后又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链子,不像是手链,是脚链,上面镶着粉钻,名贵得怕碰碎了。

他蹲下身子,给她戴在脚踝上,冰冰凉的感觉,又止不住的酥麻。

他伸手捂着她的脚踝,低沉醇厚的嗓音格外诱惑人,“喜欢吗?”

“嗯。”

“比喜欢我还喜欢吗?”

姜烟笑,“那倒也还没有。”

*

他忙的时候,她休息,姜烟忙的时候,他又不忙了。

两人总是交叉着时间来,不过她加班的那段时间,阮江临总是会甜甜来接她。

姜烟喜欢阮江临来接她下班,因为他每次都会带上花,他裹挟着一路风尘,拥她入怀。

自他们俩在一起之后,不仅是阮江临戒了烟,姜烟也戒了。

她生怕阮江临吸了二手烟,肺更不好了,他一直断断续续的咳嗽,时好时坏,好坏情况得这得看京都的雾霾情况。

家里边常备着口罩已经是习惯了。

阮江临囤套,她囤口罩。

她在他身边,就有人督促着他,他也不敢再给自己整出点大毛病出来,听话得很。

叶琛他们说,这么多年,能治得住他的,只有姜烟。

没两个月,蒋瑶又怀二胎了,阮家人上下都很高兴,阮欣窈那丫头也很高兴,她说希望能生个弟弟,她怕妹妹长得比她好看,不过后来一想妹妹也挺好,能给她穿花裙子。

到底是小孩子心性,这样的想法让人好笑了一些。

听蒋瑶聊着怀孕过程,有甜有哭,姜烟也动了心思。

她总觉得,阮江临是喜欢孩子的,他曾经也和她提过要一个孩子,不过反观现在,他再也没在她面前说过这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