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88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要个孩子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一百一十四章 要个孩子

她在担心,是不是阮江临被自己给拒绝怕了,就不想要了。

看着身边一个个人的孩子都渐渐大了起来,她今年三十岁了,阮江临也是已过三十七了。

也不是说她现在就非一定要,就只是说得把计划提上日程了,有这个规划了,毕竟她没打算不要孩子。

她还是想要的,和阮江临的孩子,她总是期盼的。

她之前,还从来没有和阮江临聊过这个话题,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想的。

那天从阮宅回来,姜烟便回去翻箱倒柜。

是之前Haruki送给她的吊带,作为新婚礼物送的。

那时她看,只觉得太大胆了,拿在手上像烫手山芋一样,烧得她脸慌,于是就藏进衣柜里了。

后来入秋换季了之后,更是找不到了。

那天她一个人在家里,差点没把柜子给掀翻,才终于把那件只有几根丝的“衣裳”给找出来。

好家伙,一看就是阮江临会喜欢的类型,这和不穿有什么区别,姜烟一时没看出来。

她没胆子换了站在阮江临面前,多少有点骚了。

而且入秋了冷,她也不想弄出感冒来。

穿上后就躺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身子。

有那么一刻,姜烟觉得自己像是古代的妃嫔,等着皇帝来宠幸。

他今晚又加班,等着她自己都困了,阮江临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

直到男人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乱摸,她才醒过来,原来他回来了。

他嘴角衔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一脸的玩世不恭,他轻佻她的下颚,“怎么今儿这么有兴致。”

姜烟懒懒的,像是猫一样,缩进他回来,“怎么才回来啊......都等睡着了。”

“下次有这种兴致,记得提前告诉我。”他手抚摸着女人的下巴,像是在挠猫一样逗她。

“可是我都困了......”

“别介,热了老子一身火,总得灭吧。”他说着,大掌不断往下移。

也挑起了姜烟的一身火,她主动去吻他,热烈地回应,毫无半点睡意了。

“阮江临,我要......”

他故意逗她,手上动作不减,沉声问:“要什么?”

“阮江临,我们要个孩子吧。”她双腿勾着男人的腰。

阮江临没说话,他似听见了,又好似没听见。

他不停地吻着她,在她身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迹,他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说得上粗鲁。

他伸手去摸抽屉里的套,还没摸到,便被姜烟给阻止了。

她拉回他的手,双眸直勾勾地盯着男人。

阮江临松了手,起身,替她掖好被子,怕她凉,“乖,早点睡。”

赤裸裸的敷衍,他就是这样一个人,给不了回应的时候,便会生硬地转开话题。

他是不知道自己转开话题的时候,语气有多僵硬吗?

她想要孩子,他心底是高兴的,可随后又自嘲,将这个想法给压了下去。

结婚这件事儿就当作是他自私自利,等了八年想要一个结果,他就想娶她。

可是孩子,他不敢要,从前是怕她腰伤,所以没再提过。

可现在,他担心会拖累她,他这副身子不知道还能抗多久,或许五年都是个问题。

所以他不敢要,婚可以离,可是孩子呢,是要养的,她一个人,他舍不得。

阮江临第二次后悔,是后悔自己当初如此作贱自个儿的身体,落了一身病。

他日复一日的担忧,从前他从不是这种个性,他一向信奉命而已,人生得意须尽欢。

身子里的火劲儿像是突然被一桶水被浇灭了一样。

姜烟有些愣,大抵是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也算是知道了,他的确有顾虑。

她伸手去拿一旁的毯子揽在身上,跪着身子,从身后抱着他。

“阮江临,我在,别怕。”她将脸庞放在男人的背上,缓缓说。

许久,才听到男人应声,“嗯。”

那一段时间,姜烟没在他面前提过这个话题,怕他多想。

不过她看着蒋瑶日益大起来的肚子,她泛滥的母爱有些难掩。

还要在阮江临面前强撑开心,有些勉强,她的一喜一怒,在男人的面前早已经看清了。

从阮宅出来后,阮江临便主动地牵着她的手,握在掌心中。

“姜烟,为什么那么想要一个孩子。”他缓缓开口问,在解开她心里头的结。

“就想要跟你生一个。”

男人垂眸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脑袋。

“怎么办啊,姜烟,我一点也舍不得你当寡妇。”他眉目间全是惋惜与落寞,其间情绪纠缠错落。

姜烟环抱住他,“阮江临,相信我,不会的,我们顺其自然就好。”

其实她自己也没底气,她只是想赌一次,赢或输都是未来的事儿,她只想把握当下,总归现在,阮江临是在她身边的。

“好,我信你。”

姜烟原本想顺其自然就好,也不必太刻意地非要定一个时间就要怀上。

可阮江临这人,可真太行了吧,一次就中。

在入冬之前,她自己身体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能感觉到。

她将验孕棒拿给男人看的时候,他笑了。

“恭喜,要当爸爸了。”她眉眼笑得弯弯的,她小腹正在孕育她和阮江临生命的延续。

“你也是,要当妈妈了。”

他张开双臂,姜烟就扑了进来,她越来越贪恋这个男人的怀抱了。

阮江临三十七岁这年,完成了人生中许多重要的事儿,也发生了很多事故。他断了指,背上留了疤痕,同时,他娶了姜烟,有了孩子。

好像在那一年,他的人生都圆满了一般,体验所有的酸甜苦辣。

“姜烟,谢谢。”他轻嗅女人的秀发,淡淡的清香犹如她这个人,清冷得绕人心尖,缠缠绵绵。

“不客气。”她笑。

她怀孕,阮江临便照顾得更加细致了,细到一餐一饮,细到一冷一热,他极其入微。

后来月份大了一点,她得忌口一些,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就越发馋了。

她一个口味清淡的人居然会想要吃火锅,她得劝着阮江临同意才行。

“阮江临,听说一个男人要是在孕期对他老婆很好的话,生出来的孩子一定特别爱爸爸。”

“那他一定爱死我。”他递了杯温水过去。

“那晚上吃火锅,他才会爱你。”

“得嘞,给孩子说一声,别爱我,没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