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政治博弈(6)
    第394节政治博弈(6)

    王一鸣思考了半天,也没有勇气把马芳趁机拿下,总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老婆于艳梅。背叛了自己的老婆,和别的女人发生了关系,于心不忍。等了半天,马芳的电话又过来了,说:“考虑好了吗?要不要我上去?”马芳的房间在西江大厦的十二楼,是一个豪华单人间。

    王一鸣说:“算了吧,我怕影响不好。电梯里、走廊里都有摄像头的。”

    马芳说:“我一个女人都豁出去了,你一个男人还怕什么?”

    王一鸣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你冷静冷静,我们从长计议。”

    马芳气得唉了一声,说:“好了,我死心了,胆小鬼一个,有贼心没有贼胆。”

    王一鸣只能尴尬地笑了笑说:“人言可畏啊,你还小,不懂官场上的复杂险恶。”

    马芳只能悻悻地把电话挂断,说:“好吧,白辜负人家一片痴心。”

    这一夜,王一鸣躺在床上,脑子里思想斗争得很激烈,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

    马芳也是几乎一夜无眠,这女人要是痴心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又得不到,也是很苦的啊!

    会议的最后几天才是会议的重头戏,要选举全国人大的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和各个专门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

    要选举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副主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提名,选举国务院总理。

    根据国务院总理的提名,选举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各个部委的部长、主任等。

    此外还有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选举。

    这是五年一次的中央政府各部门的大换血。和别的**国家公民一人一票的选举不同,我们的选举是提前几个月都已经基本敲定了的,现在举行的全国人大会,就是履行个合法的程序而已,其实全国人民都知道,谁当主席、谁当国务院总理,是几个月前的党的代表大会都已经确定了的,因为新当选的一届政治局常委会组成人员,就是观察中国政府新一届领导人的晴雨表。在九个常委中,谁当国家主席,谁当人大主任,谁当国务院总理,谁当政协主席,谁当国家副主席,谁当国务院常务副总理,谁当中纪委书记,基本上大家可以猜个**不离十。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参会的代表们关心的是,国务院的组成人员到底由哪些人,谁当副总理,谁当国务院的秘书长。国务院那些关键岗位上的部长、主任或者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到底由哪个帮派的人出任。

    熟悉中国高层政治的人都知道,现在中国高层的人事更迭规律,已经和**、邓小平时代有根本的不同了,**时代,**本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基本上是他一个人说了算。谁当国家主席,也是他一句话的事。他说让**干吧,我年纪大了,想休息休息,就干党主席一个角色就可以了。那**就当了国家主席。

    大寨的陈永贵,就是个地地道道的乡下农民,不识几个字,因为大寨的集体农业搞得好,成了全国农业战线的一面旗帜,于是**说,国务院需要有一个懂农业的副总理,就让陈永贵干吧。这样,一个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头上缠着白头巾的农民,一个大队书记,一夜之间就进了中南海,成了亿万人瞩目的国务院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委员。一个泥腿子,一夜之间就成了国家领导人,建国以来,这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陕西的吴桂贤,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纺织工人,还是个女同志,因为在工厂表现好,年年被评为劳动模范。**一句话,说我看这个同志不错,可以进国务院做副总理。于是吴桂贤就进了中央,当了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并当选为国务院副总理。

    从古到今,谁把农民和工人的地位抬得那么高?只有**。只要你优秀,就可以做国家领导人。当大官不是官僚和秀才们的专利,有没有文化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你有没有一颗为人民服务的心。

    **时代,当官没有那么多规矩,只要你表现好,就是农民、工人,照样可以到国务院当副总理。不像现在,当官基本上成了公务员阶层的专利,不当科级干部,你就升不了处级干部;不当处级干部,你基本上升不了厅级干部;不当厅级干部,你基本上升不上省部级干部;不当省部级干部,你根本没有当选国家领导人的资格。所以,能够升到高层的领导干部,基本上都是公务员这个系统的,就是顺利的话,两三年一提拔,你在官场上也要摸爬滚打三四十年,才能升到最高层,所以,到国家领导人这个级别的,基本上都是六十岁出头的人了;有些年纪大的,已经接近七十岁了。这样的年龄,经验是很丰富,但是,精力已经不济了,血性也衰弱了,和国外那些年富力强的领导人一比,基本上成了大叔级的了。

    人家靠**选举产生的国家领导人,有四十多岁就当总统的,有三十多岁就当选总理的,典型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精力充沛,敢说敢做,看着生龙活虎,不像我们,典型的老人政治。高层基本上都是一帮子老头、老太太。这样的年龄,他们的思维方式就决定了他们的政策走向,他们大多趋向于保守,满足于现状,害怕大起大落,求稳,害怕担风险,四平八稳,不急不躁,和风细雨,春风拂面是他们的执政风格,这是典型的官僚政治。这个官僚体系有自我封闭的偏好,他们把行政权力当成自己集团内的事情,天然地排斥体制外的精英,让体制外的精英在体制内无任何上升的通道。

    即使在体制内,官员们的升迁仍然是潜规则盛行,拉帮结派成了最重要的官场利器,你不加入到一个派系,成了那个派系的人,投靠一个大佬,基本上没有脱颖而出的机会。

    这样的官场,官风不可能正。真正有操守、有志气而又才华横溢的人,在这样一个大染缸内,能杀出重围,崭露头角,可能性微乎其微。像王一鸣这样的,已经属于极其幸运,因为他有赵老这个大靠山。要不是赵老,他王一鸣真说不定还是省直机关的一个处长而已。

    中国官场今日之局面,还是从邓小平同志逝世以后才逐渐演化为今天这个样子的。

    **逝世后,华国锋短暂地掌握了一段时间的权力,但被邓小平巧妙地一番高层的权力运作之后,华国锋被边缘化,最后只能无奈地交出权力,回家安度晚年。

    邓小平掌握最高权力后,虽然没有**时代的一言九鼎,但是,作为一个政治强人,他仍然靠自己多年积累的威望和高超的政治手腕,牢牢地掌控着最高权力。甚至在主动交出名义上的最高权力后,以一个普通党员的身份,仍然可以进行南巡讲话,撼动党内任何其他人的根基,说让谁下台,也是一句话的事情。这是真正的政治强人,仅仅靠自己的一句话,就可以掌控一切。

    邓小平逝世后,中国高层已经没有了诞生政治强人的土壤,现在是和平年代,实在是难以产生**、邓小平那样的政治强人,只能是采取集体领导,几个大佬共同治理的局面出现了。于是高层派系林立,大家各有一帮子人马,并且互相渗透,纵横交织,大家达成了妥协,利益均沾,达成基本的均势。由五百个家族共同治理国家的局面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了。你没办法挤进去,成为这五百个家族中的一分子,你就没办法在当今的官场上出人头地,这是肯定的了。

    正式选举之前,有一个大名单会提前发到各个代表团,让代表们讨论讨论,先举行一个预选,看哪个候选人的得票率比较低,大会主席团会临时讨论讨论,最后还是要经过各方面的商榷,拿出一个完善的解决方案。

    王一鸣第一时间拿到的大名单,他仔细看了两遍,先认清那些人的名字,他们将要担任的新职务,然后在心里把这些人所属的派别排了排队,基本上就理清头绪了。

    他看到,总的来看,前任总书记的人马还是占上风,在中央军委、国务院系统,各个部委的主任、部长里面,前任总书记的人马把持了各个关键的岗位,获得了绝对的优势地位。这说明,前任总书记还是当今的太上皇,当之无愧的老大。现任总书记虽然合法地上位了,但是,立足未稳,还在见习期,今后几年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掣肘太多,做决策的时候,难免要看前任的脸色。

    前任总理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在关键的金融部门,都是前任总理的人马。怪不得国外媒体说,前任总理是建国以来权力最大的总理,长期主管经济工作,控制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尤其是金融领域,更是谋划长远,早已经形成了一个梯次配置的接班团队,在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如果不出现大的变动,这种局面还无法改变。也就是说,前任总理虽然光荣退休了,但是,他多年栽培的人马,已经迅速成长起来,并实现了在各个关键岗位上的成功卡位,你不用他的人马,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一时间各个金融部门的大佬,都是他的门生。谁都知道,在当今的世界经济中,谁掌控了金融,谁基本上就相当于掌控了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梅耶?罗斯柴尔德说过:“只要我能控制一个国家的货币发行,我不在乎谁制订法律。”看起来,前任总理谋划深远,是一个真正的强人。可惜,他没有机会做一把手,要不然也会成为邓小平那样的超级强人。

    会议间隙,王一鸣还应邀出席了两次饭局,一次是胡彪组织的,在北京西郊的一家私人会所,吃的是皇家的私房菜,参加者就王一鸣、胡彪和高秘书长三个人。

    王一鸣和胡彪也是两三年没有见面了,天各一方,所以胡彪安排的这次饭局,也算是恰逢其时。

    胡彪现在是l省的副省长,分管国土、建设、交通等工作,也是大权在握,安排一次上档次的饭局,对他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其实对于王一鸣来说,出席这样的饭局,最关键的并不是吃些什么,而是大家到一起,互相交流交流,了解一下高层的信息,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各人有各人的信息来源,对目前的时局,大家各人有自己的看法,到一起一交流,观点一碰撞,说不定很多事情就一清二楚了。

    胡彪选的这个私人会所,是一座民国时期的大宅子,听说当年是一位部长的私人宅院,典型的北京四合院。前些年被商家看中后,高价租来,办了一个私人会所,以提供高档的饭菜、娱乐为特色。有所谓皇家的御厨传人,有顶级的乐队、艺人,还有从全国各地选拔的美女,个个身怀绝技,可谓是色艺双绝。这里是京城里达官贵人们经常光顾的地方,生意相当红火,一般要提前一个星期预定的,还要有关系,要不然你根本订不到。

    王一鸣去了,胡彪就是再胆大,他也不敢安排个地方,找两个年轻美女,说:“王哥,你随便玩玩吧。这里没有外人,嫂子不会知道的。”那样就太下贱了,胡彪现在好歹还是个副省长,用不着把自己变成拉皮条的,那样就太跌份了。

    他们这些人在一起,就是聊聊天,互相通报一下信息,通融通融感情,大家做一个官场上的朋友,到时候有需要对方帮忙的时候,好开口。

    照样是小潘开的那辆新奔驰,王一鸣让饶战胜也去了,说让他见识见识。

    小潘是驻京办的司机,对北京那是相当熟悉的,他没费什么劲,就找到了那家会所。

    王一鸣到的时候,胡彪和高秘书长已经站在门口,等着迎接了。

    胡彪的秘书小江是本次聚会的具体组织者,他见了饶战胜,忙热情地和饶战胜握手,司机和秘书们被安排在大厅里的一个雅座。王一鸣和高秘书长、胡彪进了一个雅间。

    只见这个雅间虽然不大,但是装修得古色古香,墙上挂着名人字画,桌椅板凳一看都有些年头了,都是所谓的仿古家具,女服务员都穿着旗袍,露出修长的**。

    一会儿,菜就上来了,都是一些平常里难得一见的菜,名字古色古香,精致得不忍下筷子。酒是名酒,烟是名烟。这一桌子下来,没有七八千块,是下不来的。反正都是公款报销,一个堂堂的副省长,一顿饭吃个万儿八千的,有办法处理的。

    席间,大家敞开心扉,关着门聊天。

    胡彪毕竟最年轻,年轻气盛,他说的话最直接,他说:“二位哥哥,人大会很快就要闭幕了,名单我也看了,我有一个感觉,不知道对不对,请二位哥哥指点指点。从这个大名单看,太上皇还是太上皇,他的人马遍布朝野,政治局里面占大多数,中央军委里面也几乎全部是自己的人马;前任总理也不得了,自己的门生故吏把持各个关键的金融部门,印钞机在人家手里控制着呢,今后的新总理,也就是个坡脚的总理,也不好办呐!二位哥哥,我的看法对不对?”

    高秘书长身在京城,消息灵通,他笑了笑说:“老弟,这是肯定的了,太上皇那一派的人马,势力很大,许多人出主意,让太上皇学小平,不交军权,在后面遥控,我看这一届,是真正的难办。前五年基本上是过渡期,见习期,不把前朝人马换掉,基本上没有戏。”

    王一鸣说:“高秘书长的看法有道理。你老兄身在京城,还有什么内幕的消息没有?”

    高秘书长说:“新任总书记虽然一贯谨慎低调,但也不是软柿子,人家背后有几个活着的大佬撑腰,在一直施加压力,让太上皇裸退,全部交出权力,要不然大家就一起逼宫。据说党内已经有初步的意见,等新班长上任一年后,太上皇就交出军权,裸退,今后形成规矩,谁下了,都要裸退,不能对后来的领导班子形成掣肘。”

    胡彪说:“这个好,是要形成一个制度。你看美国总统,新总统一宣誓,前总统立即搬出白宫,离开华盛顿,回家养老去了,根本不给你干政的机会。”

    王一鸣说:“人家那是公开的民选,**制度,我们这不一样,我们是特色制度,最高领导人的产生,有自己的潜规则,基本上还是前任最高领导人的指定,和选票没有关系。”

    胡彪说:“是,是,太上皇还活着,就有影响力,这个是中国的国情。”

    高秘书长说:“要我看,今后几年,前总理的影响力仍然不可小觑,人家的人马都安插到位了,管控中国的金融部门的,就是这批人,这些人不得了,从十几年前就布局好了,大多数还都有美国留学、培训的经历,有海外背景,懂得西方国家的金融规则,他们又非常抱团,可以想见,他们对中国政局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经济,说白了,谁控制着金融,谁基本上就控制着一个国家了。有人说,这里面有美国人的影子,那些人当年到美国留学也好,做访问学者也好,都是美国的各个基金会资助的,这些人把控了中国的金融部门,是福是祸,还说不清楚。”

    王一鸣对这个高度重视,他问高秘书长:“老兄,这些情况高层知道吗?”

    高秘书长说:“估计肯定知道一些,但是,前总理和美国政府的关系一直都比较好,现在这个世界上,美国还是老大,他认可谁,我们的政府只能重用谁,要不然没办法和美国人打交道。”

    王一鸣说:“那样我们说不定就被美国人控制住了,怪不得我感觉到,我们的外贸政策、出口政策、外汇政策,都对美国人有利,对我们害处极大,但是,没有人去改变它。像购买美国国债,这不是支援美国的经济建设吗?美国人拿着我们中国人借给他的钱,再来换我们中国人生产的东西,相当于空手套白狼,这样的财富白送,已经很多年了,流失的财富有人说,一年就相当于一百个甲午战争的赔款。为什么要这样干呐!实在是不明白。中央政府有的是美元,没地方花,借给外国人,可还要地方政府拼命地招商引资,真是荒谬至极了。但是,他们就是这样考核地方政府的,有什么办法!”

    胡彪说:“上层是不是有内奸啊?”

    高秘书长说:“这个不好说,不好说,来来来,我们还是莫谈国事吧,喝酒,喝酒。这些事情我们也管不着啊!”

    大家也是一脸的无奈。

    回到家里,于艳梅看到他闷闷不乐,也不知道他遇到什么情况了,问了问,说:“你心情不好?到底怎么了?”

    王一鸣觉得给自己的老婆也解释不清楚,只好摆了摆手说:“胡思乱想,咸吃萝卜淡操心,唉,我这是自寻烦恼而已。国家大事,我想操心,也没有资格啊!”

    另外一次宴请是郭小东组织的,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

    钓鱼台国宾馆是国家领导人宴请外宾的地方,那里的宴席中外闻名,很有特色,但是,作为私人宴请,价格也是相当昂贵的。随随便便,没有万儿八千,是下不来的。但是,邀请王一鸣这样档次的客人,在这样的地方,也算是恰如其分了。,最快更新本书最新章节,清爽,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