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第二章 (7)
    第二章(7)

    对于张丽华的身价,杨乐当然是清楚的,一个晚上,最少也需要6000块,这还得看她的心情,她要先挑客人。《纯文字首发》男人们想要上她,得提前预约。还得让她看看长相、气质什么的,她中意的,才会同意和你去宾馆开房。她去的宾馆,都要求是五星级酒店的套间。

    张丽华刚来的时候,还不甚红,杨乐看她有大红的潜质,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让男人看一眼,就失魂落魄,这是一种天生的头牌**的气质,慑人心魄,杨乐就千方百计的讨她的欢心,送鲜花,送礼物,为她举办生日宴会,最后确实获得了她的芳心,乖乖的躺在了宾馆的大床上。这个女子,真是天生**,在床上,特别有风情,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伺候的男人,****。杨乐一问才知道,她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她十九岁正在南方一个沿海城市读大专的时候,出于好奇,接受了一个台湾老板的邀请,陪别人吃了一顿饭,结果被那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在饮料里下了***,搞得情不自禁,人事不省,在宾馆的床上,被人坏了**之身。从此,她书也不读了,就到了一家夜总会,当三陪小姐。经过了严格的职业培训,都是真人秀。老板娘和老板为了培养她们**的技巧,赤膊上阵,亲自表演各种动作,程序。一开始很不习惯,但看多了,也就是那回事。不就是**吗,大家都有身子,一点拨就会了。平常里大家没事的时候,也看国外的黄片,从里面学些动作,技巧。再加上各人的悟性,自由发挥。

    杨乐自从和张丽华有了肌肤之亲,知道了这个世界上,什么才是顶尖的**,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就是愿意多花几倍、十几倍的钱,和她上一次几次的床,这说明人与人是有差别的,女人和女人,也是千差万别的,**和**之间,也是分档次的。

    张丽华就是再好,杨乐也不准备把她娶来做老婆,有些女人,就是适合当**。你不敢娶她当老婆。她自己也不愿意,已经下水了,她们什么都看开了,也不在乎了,在这个世界上,她们唯一在乎的,就是钱了。除了钱,她们觉得什么都靠不住。臭男人们更是靠不住。

    再说了,自从和自己的妻子离婚后,杨乐就过上了几乎夜夜做新郎的日子,那么多妹妹,个个风情万种,犯不着在一个女人身上,花去太多的精力。在这个圈子里混,大家都心知肚明,男人风流,女人**,大家谁都不说谁。

    张丽华的案子出来后,一时间杨乐开的这家夜总会,成了街谈巷议的话题之一。老百姓看着每天晚上停在夜总会门前的豪华汽车,越来越多,夜总会的生意不仅没受到影响,相反,生意比原来更加兴隆了,在省外的名气,也一天天大起来,许多外地的大老板,出差到江城市,首选的娱乐场所,就是人间仙境夜总会。全国各地的漂亮小姐,也蜂拥而至,一个偶然死亡的头牌**的身价,在网上曝光后,像是做了免费的广告,彰显着这家夜总会不凡的背景和挣钱的迅捷。自认为姿色不凡的小姐们,都想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位置,她们也幻想,凭着自己不凡的实力,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也积累起千万身家,做上头牌,成为业界的骄傲。

    想来的人多了,杨乐这里,进人的标准就提高了不少,长相、气质、身高、皮肤,甚至学历,都成了进小姐要考核的标准了。现在的小姐,条件苛刻的都赶得上选空姐了。就那,每天想挤进来的,还是很多。杨乐正在玩、待玩的美女队伍,一天天在扩大。有了大批美女的加盟,小姐流动也快了,每个月、每周,甚至每天,都有新面孔。夜总会的生意,也陡然暴涨,一年下来,比上一年赚的钱,都增长了上千万。杨乐和几个大股东,都发了横财。

    杨乐知道,自己能发大财,遇到风吹草动,也没有事情,说白了都是因为自己有个好老子,当地的公安,也挺给面子的,特别是杨发魁杨胖子。杨发魁个子不高,是有点胖,杨乐说话随便,私下里都是称呼他杨胖子。

    隔三差五,杨胖子都要来场子里看一看,杨乐也知道,这个杨胖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也是见了长得好看的女人,走不动的主,夜总会里的姑娘,被他糟蹋的,也不知道有多少。但杨乐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又不是自己的女人,他给钱,人家姑娘愿意,又不是**。即使是**,人家姑娘没有告,你一个老板,急什么急。再说了,杨胖子经常来,还是有很大好处的,他一来,各路的小鬼小判,都躲得远远的了。谁也不会来找他杨大公子的麻烦了。当公安的哪有多少是傻蛋,大家都是门清,局长都来的地方,你还查什么查,哪远滚哪去好不好,要不然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对于杨胖子,杨乐交代自己的手下,什么时候他来,酒水包房都免费,当然,他要是玩女人,他自己得掏钱,那个钱不能替他付,因为在这个行业内,替别人付嫖资,是要惹晦气的。

    蒋艳敲门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叫小雪的东北妞,厮混在床上。

    小雪刚来,想站稳脚跟,对于老板想和自己上床的想法,她没有太多的选择,反正身子早就被无数个男人上过了,不在乎多这一个。况且这个人是自己的老板,不让他玩弄一下,自己还得走,就失去了在这个城市挣大钱的机会。别的城市,要么扫黄正厉害,要么娱乐业没有这么发达,反正又安全又挣钱的地方,不好找。找不到挣钱的地方,自己就要沦落到街头的美容美发店,按摩房,那里不挣多少钱,还不安全,没有保护伞,有时候还要受街头小混混、黑社会的气,她们每月都收保护费,有时候还得让那些档次低的男人,免费的上几次,比这里的环境,差多了。

    所以,当杨乐把她喊上来,在办公室里关上门,一脸坏笑的看着她,围着她转了一圈,眼睛在她高耸的胸脯上,翘翘的**上,扫来扫去,嘴里啧啧称赞说:“美女,真是性感啊!你这个身子,咋长那么好呢!个子有一米七多吧,穿上高跟鞋,都快高我一头了。”说着,手不由自主的放在小雪弹性很好的**上,轻轻的画着圈。小雪就知道,自己成了人家篮子里的菜了,不脱裤子,看来是过不去了。女人吗,干的就是这一行,每天都要对不同的男人脱裤子,她们也习惯了。没有男人**她,她倒不习惯了。她们对于男人的坏,对她们的性企图,有时候甚至非常享受。

    杨乐抱起她,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就把她放在了宽大的老板台上。在这里,杨乐已经让无数个女人,躺在上面,呻吟个不停。这真的很刺激,杨乐也是从报纸上看到,有的大官,就是这样干的。一个副省长,就把找他办事的公司的漂亮女秘书,大白天关上门,放在了自己办公室的老板台上,肆意玩弄了一番。

    杨乐自从看了这则新闻,就想自己的父亲,会不会也这样肆无忌惮,在办公室里和自己喜欢的女人颠鸾倒凤。他判断,自己的父亲还不会,父亲很沉稳,把自己的官职,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他眼里,权力才是第一要素。女人吗,只能算是生活中的点缀。

    杨乐察言观色,自己的父亲,在男女关系方面还是相当谨慎的,和自己的母亲,关系还不错,和父亲关系亲密的女人,也就那么几个,具体有没有男女关系,杨乐也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是,凭感觉,杨乐觉得,省京剧院的著名女演员赵靓靓,似乎和父亲有不清不白的关系。父亲出国考察的时候,每次都说,要安排一个文艺界的人才,作为团里的亮点,到国外出席大的活动,可以随时表演节目,为行程增色。赵靓靓每次都有惊无险的入选,几年下来,陪着杨春风,也去了世界许多国家。

    在国外的行程,杨乐就不知道了,估计大家也都看出来了,杨书记和赵靓靓,是你有情我有意,早就双飞双宿了。男人吗,有钱有势,谁不找个自己喜欢的红颜知己。再说了,赵靓靓也够档次了,四十岁出头,国家一级演员,身材高挑,长相是没的说,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是艺术女性的气质,让人看着,真正是赏心悦目。这样的女人,谁见了都会多看几眼的。

    对于这个,杨乐非常理解自己的父亲,人吗,就那么回事,不管你有多大的权力,到时候还不是一场空。人生就是一个过程,最关键的,是要过好自己的日子,痛痛快快,轰轰烈烈,按照自己的想法,过完自己的一生。

    两个人在老板台上亲热了一会儿,杨乐扒下小雪的裤子,手捧着小雪高耸的**,肆意的玩弄着。小雪也被他惹得动了性,嘴里高一声低一声的愉快的呻吟着,两个雪白的玉腿,扭来扭去,配合着杨乐的动作。

    两个人疯狂了一会儿,觉得不过瘾,就去了套间里一张大大的钢丝床上,加大动作,折腾了起来。

    听见一阵敲门声,杨乐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一点半钟了,没有紧急的事情,是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到办公室找他的。能够这个时候来找他的人,都是公司内部的高层员工,所以杨乐不敢怠慢,连忙从小雪肚皮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对小雪说:“你睡吧,等我回来再战。”说着,关上门,到了外间的办公室,开了门,才发现来的是蒋艳。

    杨乐对蒋艳,那是高看一眼的,她是大领班,是小姐的头,也是杨胖子公开的情妇之一,由她在那里坐镇,许多事情,杨乐不用操心。再说了,两人以前也上过床,都是好朋友,好战友,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杨乐问:“怎么?有事情?”

    蒋艳焦急的说:“杨局长找你。”

    杨乐问:“哪个杨局长?”在杨乐的印象里,和他打过交道的,不只一个杨局长。

    蒋艳说:“还有哪个,就是市公安局的杨发魁啊!”

    这个时候,杨乐还不知道,杨发魁已经不是公安局的局长了,他一天到晚,浑浑噩噩的,不看报纸,也懒得看新闻,整天就知道泡妞、赌博、数票子,其他的事情,他是不太操心的。

    要是换了其他的人,以杨大公子的脾气,他会毫不犹豫的说:“你告诉他,我不在就行了,有什么事情明天下午再来。”杨大公子喜欢过夜生活,每天上午,他都是在梦乡之中,所以上午一般不会见客人。

    但杨发魁就不一样了,人家是市公安局长,就是管着这个行业的,虽然你老子是省委书记,但县官不如现管,得罪了这些地头蛇,他随便暗示一下,就会有无数的人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找你的麻烦。到时候你还得找他,还欠他一个人情,所以,虽然万般不情愿,杨乐还是关上门,跟着蒋艳,下了楼,到了杨发魁所在的包厢里。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自然见了面,要寒暄几句。

    杨乐说:“杨局长,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杨发魁看了看,对自己的弟弟和蒋艳摆了摆手,说:“你们两个先回避一下吧,我和杨乐有些事情要说。”

    蒋艳连忙安排杨发达,到了大厅里,选了一个角落,在那里看表演。

    杨乐坐下来,看了杨发魁一眼,说:“老兄的气色有些不对啊,什么事情那么窝心,需要我出面吗?”

    杨发魁说:“算你老弟说对了,我实话告诉你,我有些小麻烦。今天的新闻你看没有?”

    杨乐问:“什么新闻?”

    杨发魁说:“江城市的新闻。”

    杨乐说:“谁有时间看那破玩意啊!不都是你们几个领导,晃来晃去吗,我还用看吗,你们谁我不认识啊!”

    杨发魁苦笑了一下,说:“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不是局长了。”

    杨乐发怔了一下,说:“不会吧,你蒙我。”

    杨发魁说:“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我的手下,打死了一个闹事的农民,为了平息民愤,就把我先拿下了,撤职查办。我现在找你,就是想请老弟为我斡旋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