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用人权才是牛鼻子(4)
    用人权才是牛鼻子(4)

    赵曼丽问:“你说我们送多少?”

    游金平想了想,说:“送三十万吧。{免费小说}多了,王一鸣会害怕,也显得我们太有钱。送十万、二十万的,太少了,拿不出手。”

    赵曼丽说:“我们现在到哪里去弄三十万现金呐?我们装修房子,买家具,积蓄基本上都用完了,我算了算,我能够拿出来的,就是五六万块而已。你这个副秘书长,除了吃点喝点,又没有什么实权,没有人给你送礼,我们那点积蓄怎么拿得出手呢!”

    游金平说:“我们借吗,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徐建设,让他给我们准备三十万现金,他是大老板,手里随时都有钱的。”

    赵曼丽知道,徐建设是游金平的表哥,西江省第三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平常里游金平没少为他办事,这个紧要关头,向他借三十万,肯定不成问题。

    游金平于是在床上就打通了徐建设的电话。

    徐建设一看是游金平的,虽然此时正在酒店里,搂着自己的一个女秘书睡觉,他这样的大老板,现在谁手下不是一堆漂亮的女秘书环绕着,想睡谁就睡谁。反正他们手中有的是钱,你让睡了,就给你好处。不让睡,或者服务得不够好,找个借口,就把你打发走了。反正大街上找不到工作的年轻女人多得是。随便打个招聘广告,能骗来一大堆。说是总经理的女秘书,其实稍有姿色的,都被他玩弄过了。现在这些老板的日子,就像生活在天堂里一样。手中有花不完的钱,身边的女人也玩不完。他们有钱,和他们来往的都是这个社会的大人物。有钱就可以结识有权的人,钱权勾结,赢家通吃。女人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也是没办法,职场上的老板,不少是公开的流氓,他们对你***,你还不能反抗,只能是半推半就,或者是主动投怀送抱。他们可以公开地耍流氓,又不用受到处罚,因为《刑法》已经把流氓罪废除了吗!你说他们如今活得潇洒不潇洒。

    女秘书正在徐建设身上忙活着伺候他,这个时候电话响了,徐建设不耐烦地看了看来电显示,一看是游金平的,连忙摆了摆手,让女秘书从自己身子上下来,才坐起来接了电话,问:“原来是金平老弟啊,有什么事情?”

    游金平说:“表哥,有个十万火急的事情,你那里有没有三十万现金,我急用。”

    徐建设立即痛快地说:“不就是三十万吗,你什么时候用?”

    游金平说:“晚上,你最好下午为我准备好,算我借你的。”

    徐建设说:“我们兄弟,什么你的我的,好,我这就安排,下午给你送过去。”

    游金平说:“好的,我到时候打你的电话,约个地方。”

    徐建设说:“好的。”

    随后两个人就把电话挂了。

    徐建设立即打通自己的财务总监的电话,说:“你下午五点之前,准备好三十万的现金,放进一个密码箱里,准备好。”

    财务总监这样的事情办多了,轻车熟路,答应一声:“好的。我这就去办。”

    下午六点,游金平打来电话,让徐建设亲自开车,把钱送给他。

    在一个停车场里,徐建设把一个装有三十万现金的黑色密码箱,递给了游金平,什么也没问,两个人就分手了。

    晚上九点半,龚向阳陪着王一鸣,在西江宾馆里散完步,刚准备回房间,就接到了游金平的电话,说:“龚秘书,老板现在有时间没有,我想见见他,汇报一下情况。”

    小龚接了电话,请示王一鸣说:“老板,游秘书长要来汇报工作,你看行不行?”

    王一鸣一愣,立即就明白游金平来干什么来了,现在的社会,已经没什么秘密可言了。别说省级领导的人事决策,就是中央领导的人事决策,也是刚做出不久,还没有正式向外公布,外电和海外的报纸、网站,却已经提前公布了。大家日后一对照,发现他们的预测往往是很准确的。让人觉得,我们国内一定有他们安排的间谍或者线人。

    而像游金平这样正厅级干部的工作变动,只要一出了王一鸣的办公室,就有可能走漏风声。所以王一鸣估计,游金平一定是知道什么风声了,这样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你也不好追究什么。王一鸣于是说:“好吧,让他来吧!”

    小龚连忙回复说:“老板说了,让你来他房间。”

    其实这个时候,游金平的车子已经停在了西江宾馆的大门口。他挂了电话,连忙自己开车进了宾馆的大院子。在贵宾楼前的停车场里停好车子,掂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上了二楼,直接就去了东头的王一鸣的房间。

    摁了一下门铃,响了一声,就见龚向阳打开了门,笑着说:“秘书长,请进!”

    龚向阳看游金平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密码箱,就知道他是干什么来啦!一般这样的箱子,都是用来装现金的,而且不是个小数目,最少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龚向阳是个聪明人,虽然他知道,王一鸣一般是不会收什么人的钱的,但是,现在王一鸣是省委书记了,观念变没有变,他搞不懂,俗话说,千里做官只为财,现在王一鸣是封疆大吏了,随便动一个干部,就可以收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万的礼。他要是想发财,不出一年,就是千万富翁,甚至是亿万富翁了。因为一个省里,想升官的人实在是多了去了,他们最发愁的,不是没有钱拿来送,而是有钱送不出去,因为关系没有到位,送给王一鸣,王一鸣也不会收啊。

    小龚热情地把游金平让到沙发上坐下来,倒了杯水给他,连忙知趣地拿上自己的包,走出了房间,关好门,回了对面自己的房间里。做秘书的,得有眼力价。领导们谈私密的事情,你最好回避一下。

    游金平局促不安地在那里坐着,一会儿,王一鸣换了睡衣,从里面走出来。游金平连忙站起来,满脸带笑地冲王一鸣打招呼说:“王书记好!”

    王一鸣摆了摆手,示意他坐下,笑着问:“这么晚了,金平你找我有事情?”

    游金平更尴尬了,笑着说:“是这样,王书记,组织部里有个朋友,告诉我了,说是明天下午要到办公厅里考察我,王书记你提的名,准备让我担任桂江市的市委书记,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王一鸣点了点头,说:“是真的,我安排的,不过还没有正式上省委常委会讨论,不知道能不能最后通过,所以我就没有正式和你谈。”

    游金平说:“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都要说,王书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恩人!这一辈子对你感激不尽。”

    王一鸣摆了摆手,说:“这个就不多说了,这两年,也辛苦你了,你这个人,我还是有基本的了解的,工作能力没问题,思路也有,也有干事业的**,年龄也合适,我就想了,这是个机会,就让你去试一试。干得好了,也为我争争光。对你自己,也是个大锻炼,大提升。总不能一辈子窝在办公厅里,做个大办事员呐!那样也太委屈你了。”

    游金平更感恩戴德了,一个劲的点头说:“是,是,王书记说得对!”

    王一鸣说:“当然,事情还没有最后定。估计没什么大问题。就看十几个省委常委里,有没有人和你过不去。要是反对的人太多,我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是先停一停。”

    游金平想了一下说:“我平常里没有得罪过谁,他们都是大领导,我们做小兵的,谁敢得罪他们啊。”

    王一鸣说:“现在的事情,不好说,也有人会认为你是我提拔的,会不痛快,故意在常委会上投反对票,也说不定。”

    游金平说:“那是,那是。现在的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谁也说不清的。”

    王一鸣说:“反正你做好两手准备吧!要是成了,到了桂江市,就好好干,干出名堂来,把自己的抱负好好施展施展,在厅级干部里,做出个表率。要是不成,还好好在办公厅里,搞好你那一摊子事情,为我搞好服务,等有了机会,我另外给你考虑考虑。”

    游金平更感动了,说:“好,好,太感谢王书记了。成与不成,我都心满意足了。能跟着王书记工作,我已经知足了。”

    王一鸣看该说的话已经说完了,就冲游金平说:“好吧,没什么事情了吧,我看会儿书。你也该回去休息了。”

    游金平连忙站起来,说:“王书记,你为我办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也得表示表示吧,大钱我没有,小钱我还是得拿几个的,这是规矩。”说着把黑色的密码箱放到茶几上,说:“这里有三十万现金,王书记千万别嫌少,就是我的一点意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