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用人权才是牛鼻子(12)
    用人权才是牛鼻子(12)

    于是他笑着摆了摆手,说:“我老了,脑子也考虑不了这么重大的问题了,我现在想的就是安度晚年,逍遥自在,其他的事情,没有精力了。[`小说`]我看你们这一届,年富力强,很好啊,希望你们比我们这些老家伙有出息,把西江省的事业发展好。”

    王一鸣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一个老滑头。没有什么真知灼见,都是冠冕堂皇的假话,空话。于是只好和他应酬着,说:“您老对现在西江省的发展现状,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高建勋说:“有。就是现在的工资水平太低了,我现在正省的级别,一个月才多少钱?四千多块,还比不上北京、上海、深圳一个科长拿的多?其他的科级公务员,像我的勤务员,一个月才两千出头。在企业工作的,像那些超市的员工,一个月千把块钱的稀松平常,这怎么行?在省城里,要吃要用,还要租房子住,这些钱哪里够?我们西江省的工资水平实在是太低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我们实在是对不起广大的劳动者。要赶快调整,就是发展慢一些,少上点面子工程,也要先把工资涨上去。现在我们和发达地区的差距简直是太大了,北京听说去年已经搞了‘三五八一’了,就是科级干部每个月三千,处级五千,厅级八千,省级一万,这个水平还说得过去吗!毕竟大部分人还是需要靠工资吃饭吗!”

    王一鸣说:“是,是太低了,我们这一届班子,马上就着手这件事,赶快出台标准,给大家兑现。财政就是再困难,也要首先保证把大家的工资涨上去。完全赶上发达地区,可能还有些难度,毕竟我们省的财力还十分有限,但每个人平均增加个一千多块钱,我看问题不大。”

    王一鸣说着,回头看着省委常委、 常务副省长郑天运说:“天运,你说说,你是一直分管财政的,有问题没有?”

    郑天运一本正经地说:“每个人涨一千块,问题不大,省财政还负担得起,再多,就不行了,有些大的标志性工程,就做不下来了。我们这几年,大钱都花在政府工程上了。像西江会展中心,西江体育馆,规划展览馆,博物馆什么的,每一年在这个方面的投资,就是十几个亿。如果财政吃紧,这些工程只能是先等一等了。”

    王一鸣说:“工程就是少上几个,也要先把工资调上去,这也算是我们这届省委班子第一件要解决的事情吧!其他的,先往后放一放,你回头和李耀同志商量一下,省政府尽快拿出方案,上省委常委会研究。具体的由你负责,随时向我汇报。”

    郑天运说:“好吧。”

    此后王一鸣和高建勋又拉了一会儿家常,问了他其他几个孩子的情况,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站起来准备告辞了。

    高建勋知道他们还要看望其他的老同志,就站起来,送他们到大门口。

    大家挥手告别,往其他老同志家走去。

    按照安排,王一鸣又依次看望了李文俊、何健全、范金山、孙盛四位老同志。和他们握手,聊天,照相,送上鲜花,水果,和他们的家人寒暄着。情况大同小异,说的都是官场上的应酬话,大家笑呵呵的,认真走完过场了事。反正这些老家伙们,这些年也已经习惯了,每换一个省委书记或者省长,他们都要接受一番拜访。说是征求这些老家伙们的意见,其实大家都知道,这都是做的表面文章。你要是敢说实话,说不定就弄得对方下不来台,或者不高兴。他们虽然是老干部,已经退休了,无所畏惧,但他们的儿女、秘书,还在官场上,需要这些现在的当权者照顾呢,他们要是完全不顾忌这些,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官场上,假话多,空话多,谎话多,大家看着是乐呵呵的,其实都是各自心怀鬼胎,各人打各人的算盘。

    看望六个老干部,用了几乎一上午的时间。晚上的“西江新闻”里一播放,经过记者们的剪辑,还真是那么回事。老干部们个个笑容满面,握着王一鸣的手,相谈甚欢。覃光明提的那些尖锐的问题,一句也没有播出。谁都明白,那些问题可以私下里议论,但是,不能作为新闻堂而皇之地播出的。那些都是社会的阴暗面,我们现在的新闻节目,说是要尊重客观事实,说实话,但是,说实话是有风险的。那些编辑、记者们,也要吃饭,他们知道这样的阴暗面如果播出,万一弄得哪个领导不高兴了,他们的饭碗就砸了。所以你看,我们的新闻节目,从中央台到地方台,都有一个通病,就是国内喜事多多,好事连连。外国的霉事多多,问题多多。比较起来,我们是风景这边独好,外国是水深火热。报喜不报忧,是我们一贯的作风。好在现在有互联网了,大家可以在互联网上,看到一些真实的情况。所以有的人说怪话,说现在有两个中国,一个是新闻联播中的,在哪里,所有的中国人都是幸福的。一个是在网络上,在那里,你会发现另一个不同于新闻联播的中国。

    晚上,“西江新闻”播放的时候,王一鸣正在西江帝豪大酒店一个豪华包厢内,陪刘放明吃晚饭。

    上午他看望老干部的时候,刘放明就让他的秘书方志刚联系王一鸣,想请他吃晚饭。

    现在刘放明虽然名义上已经到全国人大任职了,但是,绝大部分时间还是住在西江,他凤凰山下的新别墅正在装修,他是准备在那里养老的。

    他虽然不当省长了,但是,由他出面邀请王一鸣吃饭,还是足够分量的,王一鸣是绝不会推辞的。对于这些已经退居二线的老干部,作为在职的领导,就更应该表示出非同一般的尊重。

    龚向阳上午正在陪同着王一鸣,一看是方志刚的电话,立马就接了,说:“兄弟,你好!”

    方志刚是刘放明的贴身秘书,平常里和龚向阳经常有电话联系。大家都是省里主要领导的秘书,相互之间都非常熟悉。

    方志刚说:“龚主任,你好!我是小方。”

    论年龄,方志刚比龚向阳也就是小几个月,但是,方志刚是正处级,而龚向阳现在已经是副厅级了。原来方志刚和龚向阳可以称兄道弟,现在人家龚向阳已经是省委办公厅的副主任了,他方志刚就只好自贬身价,不太敢和龚向阳称兄道弟了。

    现在方志刚这个位子,比较尴尬。做秘书的,最怕领导退二线了,那样就没有实权了。几天前他还是风光无限的省长秘书,现在转眼就什么都不是了。现在他一天到晚,就在刘放明家里,陪着刘放明,连省长楼他都很少去,反正那里已经没有他什么具体的工作了。

    现在那里最风光的,是代省长李耀和他的秘书范志鹏。范志鹏取代了原来方志刚的位子。新省长已经开始工作,方志刚这个旧省长的秘书,再在省长办公楼出现,就显得有些多余。他现在连自己的办公室都没有,去那里干什么?

    省政府秘书长薛志恒对他说:“小方,反正现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你就好好陪刘省长休息几天吧,等过几天,办公厅里调整后,你到了新的岗位,再上班不迟。”

    方志刚现在就是等,薛志恒已经答应,准备安排他做省政府办公厅第四秘书处的处长。过几天,等李耀代省长过目后,就开始调整一下办公厅的干部。李耀刚来,省政府这边,还没有多少熟悉的人,所以薛志恒还是能够说得上话的。

    作为前省长的秘书,方志刚现在只能是如此了,能在省政府办公厅主要的处室做个处长,已经是目前最好的安排了。他现在正处刚解决一年多,想提拔副厅级,根本没有到年限。况且刘放明现在已经不是省长了,在关键时候,使不上劲了。虽然都是给刘放明担任秘书,他的命运和前任肖钢的命运,就没办法比。

    肖钢是刘放明做副省长时的秘书,那个时候,正是刘放明政治生命的上升阶段,这个时候给刘放明当秘书,就非常赚便宜了。刘放明此后很快升了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为了肖钢的发展,就让他做了省政府办公厅第二秘书处的处长,第二秘书处还是为刘放明直接服务的业务处室。等刘放明当了省长,直接就用肖钢担任了省长办公室的主任。这样肖钢就等于经过了多个岗位的锻炼,在组织部门考核的时候,就非常容易通过了。果然肖钢在刘放明的一手操办下,先是当了办公厅的副主任,临退二线前,还给他安排了个省政府的副秘书长,现在是正厅级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