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金钱和美色是官场上的润滑剂(6)
    金钱和美色是官场上的润滑剂(6)

    跟上李耀做秘书是范志鹏仕途上一个最重要的转折点,特别是李耀后来到了江城市,以省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了江城市委书记,范志鹏一下子在秘书帮里炙手可热起来。《纯文字首发》随着李耀出任了省长,未来他的发展更是不可限量,随随便便混到正厅级是早晚的事。

    每天早上,范志鹏走在省政府大院子里,迎面碰到的人不管他认识和不认识的,一律对他笑脸相迎。那些人他虽然不熟悉,但是他们却特别留意过他。特别是那些办公厅里的处长、副处长们,个个见了他都是客气得不得了。办公厅里女人很多,那些处长、副处长,大多都是在四十岁左右,相貌平平的有,但是颇有姿色的也不少。那些科级干部,特别年龄在三十岁以下的女秘书,更是花枝招展,在省长楼上,上下穿行,像是一只只好看的蝴蝶。她们在这个戒备森严、气氛压抑的环境里出现,青春靓丽,浑身上下充满了活力,在一帮老男人堆里出现,确实是一道特别亮丽的风景,令人赏心悦目,让那些老男人的荷尔蒙陡然间也活跃了起来。

    中国的官场上讲究的是论资排辈,你就是再有能力,也要一步一个台阶地往上混,二十多岁做到科级,三十多岁做到处级,四十多岁做到厅级,五十多岁做到省级,六十多岁进入国家级领导人的行列,这在当今的中国是基本的政治游戏规则。所以,能够做到省部级以上的领导干部,基本上都是五十多岁、甚至六十多岁的年纪了。况且在这个群体里,女性只占很少一部分,从根本上说,是一大帮子老男人在主导着中国的一切,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等各个方面。做决策的是他们,负责具体执行的也是他们,他们才是中国实际的控制者。中国的一切社会乱象都和这批人有关系。

    每逢五一、六一,青年人和孩子们都要一遍又一遍地背诵康有为的《少年中国说》,“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其实梁启超他错了,在中国的政治游戏规则中,哪一朝那一代不是老年人说了算呢!关少年、青年何事?!他们很多人长大了,连一个吃饭的岗位都谋不到,买不起房,结不起婚,整天栖栖遑遑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理想、信念,到如今只剩下挣钱、挣钱还是挣钱了。他们连自己的生存都成问题,还有什么资格考虑国家大事呢!

    所以,老年才是当今中国真正的脊梁。今日之责任,全在老年。老年智则国智,老年强则国强,老年独立则国独立,老年自由则国自由,老年昏聩则国事肯定一塌糊涂,老年不争气则国民肯定受外人欺负。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君主昏聩,国将不国。所以中国的老男人们,你们不能再推卸自己的责任了。老少爷们都看着你们的啊!

    省长楼是一栋灰色的小楼,五层高,建于八十年代末,位于整个省政府大院子的中央。这里的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和机关大院里的另外十几栋楼都拉开了一段距离,显得闹中取静。一年四季,这里都可以听到鸟叫声。推开窗户,就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往远处眺望,可以看到花草树木、假山怪石,尽收眼底。

    省政府秘书长徐万春的办公室就在省长楼的三楼,在省长李耀的办公室斜对面。上午十点钟,虽然窗外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徐万春却没有心情理会它们,一大堆事情正在等着他处理呢!

    这个时候,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批阅文件,他的办公桌上分门别类,放了一摞摞的文件,作为省政府的秘书长——大管家,他现在要算是这个大院子里最忙的一个人了。

    他的工作日程每天都安排得满满的,每天早上八点钟,秘书小戴会把一天的日程给他安排好,打印出来,放到他办公桌上最显眼的地方。司机手里也会拿一份,以便随时准备出车。

    小戴原来也是江城市委办公厅的秘书,跟着徐万春工作两年多了,徐万春做了省政府的秘书长,就把他一起调了进来。现在的官场上,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领导喜欢用自己了解、喜欢的人,所以领导到了哪里,他的秘书就跟到哪里。

    刚调进省政府大院一个多月,徐万春还在工作的摸索和熟悉阶段,最关键的是认识人,把各个处长、副处长的关系搞清楚,他们和谁关系好,谁是谁的人,这个最关键,因为下一步办公厅就要进行人事大调整,省长换了,秘书长也换了,又换了三个副省长,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也有的年纪大了,需要由领导职务变为非领导职务。人事问题一向就是行政机关最大的问题,又赶上过春节,所以现在每天来找徐万春办事的人络绎不绝。

    小戴的办公室里已经坐了几个人,都是省政府办公厅各个处的处长,他们一个一个要等着向徐万春汇报工作呢。徐万春刚才交待过小戴,说让他们先等一下,有一批紧急的文件需要处理,所以这几个处长只能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报纸,消耗着时间。

    这个时候小戴一抬头,看到副秘书长肖钢走了进来。小戴虽然刚调进省政府不久,但对肖钢早已经熟悉了。肖钢是前省长刘放明的秘书,先做了省政府办公厅的副主任,然后就升了正厅级的副秘书长,现在是分管政法口,配合副省长石卫东工作。这些小戴都了解得一清二楚了。

    小戴连忙站起来,笑着打招呼说:“肖秘书长好!”

    肖钢对他点了点头,笑着问:“小戴,秘书长在吗?”

    小戴说:“在,正在批示一批紧急的文件。”

    其他的几个处长一看肖钢进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报纸,也笑着跟肖钢打招呼,说:“肖秘书长好。”

    肖钢和他们分别握了握手说:“对不住了弟兄们,我先插个队。”

    大家都笑着说:“您先来,先来,我们反正有的是时间。”于是还没有等小戴敲门进去汇报一声,肖钢直接就推门进去了。他是副秘书长,正厅级干部,见徐万春,大家都是同事,用不着像下级见上级那样拘谨。

    肖钢在省政府大院里呆了十六七年,这里的情况他非常熟悉,又是前省长的秘书出身,不到四十岁就是正厅级干部了,所以他本身有很强的优越感,见了徐万春也是不卑不亢的。他有这个资格。原来徐万春在江城市城中区当区委书记的时候,他作为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刘放明的秘书,陪同刘放明到城中区视察,徐万春对他巴结得不行。后来徐万春当了江城市委常委、秘书长,还请当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的肖钢吃过一次饭,所以他们是老相识,在省城里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彼此都知根知底,关系长期维持着呢。

    徐万春刚调进省政府,两眼一抹黑,谁和谁什么关系在短时间内根本弄不清楚,所以,他也需要有老朋友给自己指点一下。这个肖钢就是非常合适的人选。肖钢在这个大院子里混了那么多年,别说那些处长、副处长的来历了,就是省长楼里偶尔聘用了一两个漂亮的姑娘,他很快就会打听到,到底是哪个领导出面安排的。谁是谁的人,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徐万春听见门响,抬起头一看是肖钢进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笔,看着肖钢问:“老弟,有急事?”

    肖钢关上门,走到徐万春面前,在旁边的一张老板椅里坐下来,对徐万春说:“是有事。”

    徐万春问:“什么事?”

    肖钢说:“总共是两件事情。一件是我自己的,一件是关于小方的安排的。”

    徐万春放下手中的笔,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活络了一下筋骨,对肖钢说:“你说吧,我听着。”

    肖钢说:“第一件事是关于我的,五月份石副省长有个出国访问的活动,出访欧洲几个国家,我想去那里看看,省公安厅正在起草报告,马上就会报上来。陪同石副省长出国访问的,有省司法厅长,监狱管理局局长,江城海关关长,省外办的一个副主任,还有石副省长的秘书小姜和我。费用每个人是三万四千块。整个行程是十四天时间,可以看六七个国家。费用都要各个单位出,石副省长和小姜的费用由省公安厅出。我的费用要办公厅出。我想先跟你老哥打个招呼,到时候关照一下。”

    徐万春想了一下,说:“没问题,报告送上来,我会批的。你尽管放心地去吧!”

    肖钢说:“那太谢谢了。第二件事是关于小方的,他现在一直在家里陪着刘省长,刘省长很关心他的安排,让问一问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能不能给他安排个实职。”

    徐万春问:“刘省长的意思是什么?”

    肖钢说:“刘省长意思是最好给小方安排个实际职务,到哪个秘书处当处长,不要当副处长了,要一步到位。”

    徐万春想了一下,说:“这个有难度,要过几天才能最后决定,因为这一次空出来的正处级位子才三个,到时候竞争肯定会很激烈。谁上谁下,我说了不完全算,还要听李省长的。”

    肖钢一听,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在这个大院子里,什么都是省长说了算,其次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开口了,有时候也是管用的。其他的副省长,就看各人和省长的关系了,和省长关系不好的副省长,说不定在一些事情上,处处还会受省长的气。秘书长一看省长那样对待你,也会落井下石,抓住机会收拾你一次。秘书长有时候就是省长豢养的猎狗,让你咬谁你就得去咬谁的。要不然要你干什么!不能事事都让省长亲自出面吧。秘书长更多的时候是出来做恶人。而省长是出来做好人的。两个人配合好,天衣无缝,就可以玩弄这个大院子里所有的人。

    肖钢得了徐万春这个话,就知道,接下来需要方志刚自己做些工作了。现在的官场上现实得很,人一走茶就凉,刘放明刚不做省长,在省政府大院说话就不管用了。肖钢在心里暗暗想,要不是刘放明手疾,在退二线之前下决心给他肖钢弄到了正厅级的副秘书长当,说不定猴年马月他才能混到这个正厅级的岗位上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你看方志刚,现在想在省政府办公厅弄个处长当当都有难度了。真**的笑话。

    但是,这些话是只能埋在心里的,表面上还得过得去,毕竟今后大家还要在一起工作。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搞紧张了不好。

    肖钢站起来,说:“好吧,让你老兄费心了!”

    徐万春把肖钢送到门口,握了握他的手说:“我尽量努力吧!”

    肖钢笑了笑就告辞了。

    肖钢的办公室在二楼,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很快关上门,拨通方志刚的电话说:“老弟,你的事情我刚刚在办公室向徐万春挑明了,但是,他的回答很不明朗,说的模棱两可,我看这样,你自己想方设法这两天见一见徐万春,或者去他家里看看,买些东西,进一步做些工作才行。”

    方志刚一听就明白,说:“好的,你看给他送些什么好?”

    肖钢说:“这个你就自己考虑了。我估计,他们家里好烟好酒肯定是很多了,那些处长、副处长的,要想提拔或者保住位子,谁不会送啊!所以我看你还是送点特别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