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省委大院①②③④ > 副总理视察(10)
    副总理视察(10)

    这一个多小时,两个人不断地换着花样,在床上折腾起来。(。纯文字)

    夜里十二点半,田小军才开车把龚向阳送回到酒店。

    躺在床上,龚向阳有一种很满足也很空虚的感觉。满足的是,陌生的美女带给他极大的生理刺激;空虚的是,这些女人在他的生活中出现,那么偶然,那么直接,说来就来了,说走就走了,两个人发生了肉体的关系,但是出了房间的门,谁都不认识谁了。只是一种交易而已。她们得到了金钱,自己得到了性满足。仅此而已。还是不如和方小曼、郑爽**,那是真感情,彼此有情有义,缠缠绵绵的感觉,可以让人一直回味无穷。

    第二天早上八点整,众领导上了中巴车,在警车开道下一路呼啸到了海边的码头。大家老远就看见,码头上停泊了一艘游艇,这是临海市海运公司花了几百万,刚购买的一艘新游艇,目的就是为了接待方方面面的领导到珍珠岛参观的。普通的游客到珍珠岛旅游,有固定的班船,都是大家伙,船龄有的有十几年了,噪音大不说,还特别慢,用来接待大领导,就有些不上档次了,于是经过市政府批准,专门拨款,买了一艘新游艇。

    大家前呼后拥地陪着首长上了游艇,在船舱里坐下,只见里面装修豪华,都是沙发软座,宽宽大大的,两侧安装着大大的玻璃窗,可以坐在那里欣赏着外面的风景。服务员忙着为各位领导倒水,拿水果。王一鸣看该到的都到了,就吩咐一声:“可以开船了。”

    豪华游艇于是就离开码头,向珍珠岛开去。一路上只见大海波涛汹涌,今天有风,海面上不时激起一个一个浪花。远处海天一色,海鸥和各种各样的海鸟在海面上上下翻飞,远处的珍珠岛若隐若现,像是一个大蘑菇,矗立在海面上。

    行驶了五十分钟左右,游艇慢慢地靠上了码头,停稳后,服务员过来招呼大家下船,大家陪着首长一个一个走出了船舱,只见码头上站了一大群人,都是市里、区里和镇上的领导在那里迎接了。

    范一弓向首长介绍了他们的职务,这个是区委书记,那个是区长。这个是镇委书记,那个是镇长。范一弓这一段多上了珍珠岛四五次,有的时候是带领市里的一帮子领导来,有的时候是陪同省里领导和中央国家机关的部长、副部长来,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珍珠岛镇的主要干部,他都认识。

    首长挨个和大家握了握手,说:“打扰你们了,我一来,让大家都没办法安心过年了。”

    区委书记说:“首长您太客气了,您能来我们珍珠岛视察,是我们最大的荣幸,您一来,中央的各大媒体就会宣传报道,这等于是为我们珍珠岛做了免费的广告,我们省了至少几百万,效果还没有现在好,所以我们该感谢您呢!”

    基层的干部这样会说话,把首长逗笑了,于是说:“既然这样,今后我就不客气了,再过一个多月,我就退休了,到时候来你们珍珠岛住一段时间,好好体验体验,怎么样啊?”

    区委书记说:“我们当然欢迎了,首长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就是现在岛上的接待条件差一些,只有一家三星级酒店,等我们的五星级酒店建好了,到时候首长可以常年在这里住下去,这里的空气质量是全中国数得着的,气候也温暖,更有别的地方吃不到的海鲜,每天早上在海滩上散步,呼吸新鲜空气,看远处的海景,到处是蓝天碧水,想不长寿都不可能。我们这个岛是全国有名的长寿老人集中的地方,岛上有一万六千多人,光百岁以上的老人就有四十多个,中央电视台都做过报道的。”

    首长说:“是吗?看来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大家沿着台阶,上了环岛公路,坐上观光车,缓慢地围着整个岛屿先转了一圈。

    走了几公里,到了一处地质公园,这里是火山喷发后形成的遗迹,各种各样的岩石五光十色,形成五花八门的造型,非常吸引人。又前行了几百米,大家下车,在一处海滩边,范一弓为首长介绍说:“这里就是五星级酒店的选址。准备投资五个亿,建设一所高标准的酒店。”

    首长问:“资金从哪里来?”

    范一弓说:“我们还是决定招商引资,让外商投资。我们临海市财力有限,目前还没有这个实力。”

    首长说:“外商都是逐利的,你要有利可图才行啊!现在看来,你这个岛风景有,自然条件优越,就是基础设施落后,码头小,酒店接待能力差,也没有什么吸引人的项目。”

    范一弓说:“首长说的是。”

    首长说:“得另辟蹊径,搞一些外地没有的项目,这样才能吸引全世界的有钱人。”

    范一弓说:“我们也有过考虑,是不是可以引进澳门的博彩业,中央会不会给我们一个特殊政策?”

    首长说:“不会,绝对不会,我们国家对这个很敏感,老百姓认为,赌博是一种恶习,世界上只有资本主义国家允许这些东西合法地存在。我们国家在解放后的短短几年内,就彻底地把黄、赌、毒消灭了,现在这些东西虽然又死灰复燃了,但是都还是在地下状态,没有哪一个地方政府敢于宣布,支持这些东西合法化。中央政府更不会。你们要是想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有所突破,要做好受处分的准备。当然,不这样搞,你们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现在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了,富人到处撒钱,吃喝玩乐,就可以拉动经济。你不迎合富人,就没办法发展经济,所以现在一些地方是干的不说,说的不干,打擦边球,千方百计把经济搞上去了再说。黄、赌、毒,也要区别对待。毒,坚决不能干;黄吗,现在我看堵也堵不住,全国各地到处是桑拿、**、洗脚屋,全国几百万从事这个行业的妇女,她们有些就是下岗职工,也要有口饭吃,国家不管,企业不管,怎么办?人总不能活活饿死吧,所以,干这个也是迫不得已,可以理解;厉害了,太不像话了,打击一下,不能当真。全部抓起来送进监狱,那中国的监狱也容纳不了这么多**、嫖客。卖淫、嫖娼是一个古老的行业,几千年都没有彻底消灭过,我们目前还找不到好的办法。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赌呢,是败坏社会风气,但是,赌博是人的劣根性之一,穷人幻想不劳而获,所以好赌;富人手里有钱,喜欢寻找刺激,也爱赌。在大陆害怕受到打击,有些富人就到澳门赌,到美国赌,到周边国家专门对准我们中国人开的赌场赌。大批的资金外流,国家对这个情况也是知道的。这个也是没办法,禁止不了,只能疏导。现在我们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其实就是国家允许的赌博游戏,让普通人有个释放的渠道。花两块钱,博五百万,让大家有个念想。但是,富人对这个不在乎,他们喜欢玩大的,刺激一些的,所以,博彩业也成了一个吸引富人的项目。到底干不干,你们还是自己决定,风险自己承担。”

    王一鸣听了首长的话,觉得很入耳,实事求是,没有多少官腔,当大领导的,说明有些事情还是门清的,不是一点都不了解国情。

    王一鸣说:“在码头扩建上,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一些支持?”

    首长说:“这个可以,你们写份报告,我批示给交通运输部,让他们支援些资金。”

    王一鸣说:“那就太感谢首长了。”

    回头安排范一弓和祁明顺说:“你们抓紧时间,写好报告,尽快送国务院办公厅。”

    范一弓和祁明顺连忙说:“好的。”

    首长在岛上参观考察了一个上午,中午在岛上的珍珠岛宾馆吃了午饭,休息了一个小时,下午就乘船返航了。

    到了码头,直接就上车,回了江城市。范一弓和祁明顺带领临海市的一帮子领导,照例是把车队送到高速公路收费站口,大家握手告别。

    车队进入江城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首长照例是被安排在西江帝豪大酒店的总统一号别墅里。休息一个多小时后,王一鸣和李耀亲自到首长的房间里,请首长出席晚宴。

    在帝豪大酒店二楼的宴会大厅里,摆放着一个大大的圆桌,直径有三米多,铺着黄色的台布,正中间摆放着一束大大的鲜花,围着圆桌,摆放着十几个座位,首长居中,王一鸣在左,李耀在右,陪侍在首长两边。其他的领导按照自己的名字,对号入座。主桌这里,坐了十二个人。其他的人都被安排在旁边的两个副桌上。主桌正对着一个舞台,两边的厢房里,早就坐满了等待着登台表演的演员们。

    晚宴开始,由省长李耀主持,王一鸣先做了激情洋溢的贺词,然后请首长讲了几句话,大家一起举杯,恭祝新年愉快。一群孩子涌上舞台,表演了舞蹈节目。然后是省歌舞团的一个独唱女演员登场,唱了一首“美丽的西江我的家”。大家边听歌,欣赏着演员的表演,边享受着美味佳肴。宾主频频举杯,敬了一轮又一轮的酒。

    龚向阳的位子被安排在副桌上,他的左右两边是李耀的秘书范志鹏和郑天运的秘书唐少华,此外就是省直机关的一些厅级干部,都是参与接待的人员,什么省公安厅的副厅长,省安全厅的副厅长,接待办的副主任什么的。大家对龚向阳像众星捧月一样,等互相敬酒的时候,他们这一桌的人级别低,不敢随便到主桌上向大领导敬酒,只好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对方,拿杯子碰一碰桌面,算是表示了一个意思。

    那些副厅级干部知道龚向阳是王一鸣的秘书,都是小心翼翼的,巴结得不能行。

    晚宴进行了半个多小时,龚向阳的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正在主桌上服侍各位领导用餐的郑爽,只见她今天穿着蓝色的制服,显得庄重而大方。下面是套裙,修长的**上穿着肉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鞋,刚烫了头发,蓬松着看着洋气了许多,制服紧紧地裹在身上,越发显得身材凸凹有致。她高挑的身材,雪白的肌肤,顾盼生辉的眼睛,走到哪里都非常引人注目,和那十几个穿红色制服的女服务员相比,明显得不一样。

    郑爽看见龚向阳就在旁边的桌子上,她装作不太熟悉的样子,只是偶尔到这里转一下,和其他的领导打声招呼,冲龚向阳和范志鹏、唐少华笑了一笑说:“各位大秘书,你们吃好喝好啊!”

    范志鹏和唐少华也经常陪领导到这里参加宴会,和郑爽认识,但是他们不知道她和龚向阳的私密关系,以为她和大家都是一样的,就是工作关系而已,于是就开玩笑说:“美女,晚上有没有时间,我们和龚主任邀请你出去唱歌吧?”

    郑爽扭头一笑,说:“好啊,就是得等,我下班的时间晚。”

    唐少华说:“多晚我们都愿意等,就是你不能放我们的鸽子。”

    郑爽说:“估计要到十一点。你们定好地方,我赶过去。”

    范志鹏说:“我们龚主任要是想玩通宵怎么办?”

    郑爽说:“随便,奉陪到底。”

    范志鹏说:“怎么样?龚主任,我们定地方吧,兄弟为你创造一个机会。”

    龚向阳说:“好啊好啊,这样的美女,求之不得,就是不知道领导那里还有没有事情。”龚向阳和他们假意唱和着。

    范志鹏和唐少华知道龚向阳是一个人在西江,老婆在北京城里,两口子两地分居,没有地方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于是就想好心好意地促成一段缘分。他们不知道,郑爽和龚向阳已经悄悄好了一段时间了。

    宴会进行到九点钟才算是基本上结束,王一鸣和李耀把首长送回到总统一号别墅,又分头到几个部级干部的房间看望了来自北京的领导,这是必要的礼节,等一切应酬完毕,回到西江宾馆的住处,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到了房间里,看到于艳梅正在看电视,王礼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看新闻。他们见王一鸣回来了,连忙站起来,出来迎接。

    于艳梅看到王一鸣满脸疲惫,就知道出去这几天,他没有休息好。估计失眠的毛病又犯了。于是就问:“一鸣,累了吧?”

    王一鸣脱去外套,递给她,坐在沙发上说:“休息不好,连续失眠几天了,吃药后才能睡几个小时,真难受!”

    于艳梅说:“等一会儿你洗洗澡,吃点药,到院子里转一转,放松放松神经就好啦。”

    这个时候龚向阳和小邵一人提了几大包东西,走进屋子来,放在地毯上。

    王一鸣问:“都是什么东西?谁送的?”

    龚向阳和小邵解释了一番,有西城市委书记窦宏伟送的,有西城市市长林立功送的,有临海市市委书记范一弓送的,也有市长祁明顺送的。海城市的市委书记蓝自强和市长朱家豪也分别送了礼物,大部分是冬虫夏草、高档红酒、白酒、香烟、茶叶之类的东西,也有几件是工艺品,高档瓷器。

    把这些东西放下,小邵又下楼一趟,搬上来一个大大的箱子,有两尺高,一尺多宽。

    王一鸣问:“这又是什么东西?”

    小邵说:“一棵珊瑚。”

    王一鸣问:“谁送的?”

    小邵说:“范一弓的司机搬上来的,说是范书记让选的送给王书记的。”

    王一鸣感到好奇,说:“你打开看看。”

    于是小邵打开箱子,就见一条绸子布包裹着的是一个高有两尺的石珊瑚,整个珊瑚呈深红色,像是一个盆景,色彩鲜艳,晶莹剔透,看着红红火火,非常喜庆,王一鸣看了也非常喜欢。

    王礼说:“爸爸,这个好看,摆放在北京我们家的客厅里,就是不赖。要很多钱吧?”

    王一鸣说:“这东西并不贵,临海那里是产地,在那里买,估计也就是几千块钱。”

    王礼说:“几千块,我看值。你看这造型多好看!”

    王一鸣摆了摆手,说:“收起来吧,你们可以回了,好好休息去吧。小邵,小龚,这烟酒,你们一个人拿回去一些,送给你们家人,你们的父母,岳父、岳母,让他们尝一尝,就说是我送的。”

    小邵和小龚说:“老板,我们都有一份的。”

    王一鸣说:“你有算你们的,来,一个人拿一些,过年了吗,你们陪着我,没时间陪家人,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东西对于王一鸣,你说算什么吧!他这样做,关键的是收买人心,让小邵和小龚心里听了温暖得不得了。

    做老板的,有时候就是一句话,一个举动,就可以为自己增分不少,王一鸣跟了赵老多年,赵老是个非常细腻的领导,时不时地会跟部下聊聊天,沟通一下感情,送些稀罕的礼物,让在他身边为他服务人,感到心里很温暖。

    做大领导的,有的人飞扬跋扈,对身边的工作人员非常苛刻,吹毛求疵,这样的领导,会让身边的工作人员精神上压力很大,生怕做错什么事情了,整天活得战战兢兢的,时间长了,容易身体上出毛病。还有的领导小家子气,吝啬惯了,对于身边的工作人员不管不问,甚至雁过拔毛,连身边的工作人员都不放过,时间长了,就会引起人的怨恨,这样的领导,跟了算是你倒霉。

    小龚和小邵见推辞不掉,只好一个人随便拣了两条中华烟,两瓶茅台酒,拿着离开了。

    洗澡的时候,王一鸣在想,范一弓这是第一次给自己送礼,他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呢。

    其他的人都好理解,下级送给上级,逢年过节,表示一下感谢。而范一弓是省委常委,和王一鸣算是同事。前几年,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没见范一弓给他王一鸣送过礼,杨春风那里,他送不送王一鸣不知道。

    前一段王一鸣调整了几个省委常委的工作,范一弓从河东市到了临海市,从大市到了小市,从财政大户到了财政小户,在外人看来,属于是挨贬了,按说他范一弓对王一鸣是有情绪的,但是,官场上就这样,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是下级,什么事情不能由着你。具体到一个省里来说,省委书记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一个省委常委只有配合工作的份,你要是阳奉阴违,或者把矛盾公开话,那好,收拾你的办法多得是。调换你的工作,把你从重要的岗位调换到不重要的岗位,像这个范一弓,要是敢和他王一鸣对着干,王一鸣一句话,就把你的市委书记的岗位拿掉了,让你回到省城里,当**部长,你服从不服从。还不服气,可以把你排挤到省外去。再不然,你干脆提前退二线算了,去省人大或者省政协。要是你还不服气,双方矛盾激化,成了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那好,安排人查一查,看你到底有问题没有。现在的领导干部,有几个能经得起掘地三尺啊,屁股上没有屎的人实在是不多,所以,只要一审查,十有**就进去了,成了落网的**分子。这就叫做选择性反腐。反**不是本意,打击自己的政治对手才是本意。运用这个办法,上级对付不听话的下级,十拿九稳,屡试不爽。只要找你的麻烦,谁都躲不过去。

    所以,聪明的官员都学会了见风使舵,既然胳膊拧不过大腿,咱就乖乖地服输吧,抬手不打笑脸人,我愿意忍气吞声,装孙子,你还收拾我干什么?!

    王一鸣估计,范一弓这样做,也正是为了讨好他王一鸣,让王一鸣化解对他的敌意,似乎是在表达,王书记啊,我范一弓是个识时务的人啊,你收拾我,我愿赌服输。我不和你作对,你牛,你是老大,我坚决配合你的工作,行了吧!兄弟我服了,彻底服了。

    想到这里,王一鸣心里非常惬意,看来这个范一弓还是非常有头脑的,官做到这种程度,没有多少是笨蛋。

    洗完澡,和王礼聊了十几分钟的天,王一鸣就上床休息了。于艳梅也把自己的身子清理干净,心照不宣地去了卧室,陪着王一鸣享受了一番鱼水之欢。

    王一鸣在她身上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算是活动了身体,吃了点安眠药,很快就进入了梦想。这个夜晚,有了老婆的陪伴,睡眠质量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龚向阳看了看时间,十一点的时候,估计王一鸣和于艳梅已经休息了,没自己什么事情了,他就提上包,拿上送给郑爽的礼物,出宾馆的大门,到外面打了一辆的士,又换了一家新的酒店,开好房间,就打了郑爽的电话。

    二十分钟后,郑爽就赶到龚向阳的房间。打开门,郑爽热情地扑上来,抱着龚向阳的脖子,两腿环着龚向阳的腰说:“想死我了,男人。”

    龚向阳抱着她的屁股,说:“洗澡吧,我也想了。”两个人三下五除二,**衣服,打开空调,把房间里搞得舒舒服服的,两个人先洗鸳鸯浴,在卫生间里,就蜻蜓点水,做了一番。郑爽现在很浪,龚向阳稍微一刺激她,就呻吟个不停。

    龚向阳说:“小郑,你看你,真是一个狐狸精。”

    郑爽不好意思地说:“我控制不住,我就想让你狠狠地搞我。”

    龚向阳边运动着边说:“等我离婚了,我们结婚好不好?我天天搞你,到时候名正言顺地做夫妻。”

    郑爽说:“好啊,我还想给你生孩子,最好是龙凤胎。一个闺女一个儿子,这辈子我就完美了。”

    龚向阳说:“没问题,我养得起。”

    两个人玩过瘾了,躺在床上说话,郑爽说:“哥哥,刘树彬又骚扰我了,说我只要跟了他,就给我解决一个事业编制,安排成正式的国家人员,端上铁饭碗。你看怎么办?”

    龚向阳说:“不就是一个编制吗?你先别急,我找个适当的机会,和他说一下,让他给你解决一个。我就说你是我朋友的亲戚,托我说情,他知道我打招呼了,就不敢骚扰你了。”

    郑爽说:“这个就好了,我的编制解决了,我也安心了,刘树彬就是骚扰我,我也可以不理他了。现在还得虚情假意地和他应酬着,他一看没有人,就不老实,在我身上摸一下掐一下的,看那个样子,我要是稍微给他点好脸看,他就敢霸王硬上弓了。这样不好,对不起你。”

    龚向阳说:“好的,你的事情我尽快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