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45章:老公你支持谁?
    这办公室里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息,邱健发火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吓人,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只差没拍桌子了。但这样的对峙几秒之后,邱健饱含愤怒的表情竟然裂开一角,倏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好……好……好!”邱健一连说了几个好,一扫先前的怒气,取而代之的是兴奋和赞许的目光看着水菡,一手指着她:“你够胆,哈哈哈!连工作都舍得不要,我信你!”

    邱健这声音十分洪亮,笑得也够大声,这是打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直把水菡给看呆了,一时没转过弯来。

    “邱老师……您怎么……”

    邱健大手一挥,不屑地哼哼:“你还以为我真偏帮沈云姿吗?我刚才只不过是试探你的,故意用工作来威胁你,看看你什么反应。很好,你没让我失望,可见你底气很足。那个沈云姿,在业余摄影大赛上的获奖作品跟她这次拿去参加青禾大赛的作品完全是两种截然相反的风格,一个人根深蒂固的风格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改变,只有两种原因……要么,她是天才,要么,她就是盗窃者!而我是看过你拍的其他照片,风格和你拿去参赛的作品如出一辙,外行看不出,但我是谁啊,我是邱健,火眼精金,我还能看不出么?”

    这番话简直就是水菡的曙光啊!邱健原来对沈云姿有怀疑,并不因为沈云姿曾获奖而偏心,能站在中立的角度说话,这就是对水菡的支持和肯定,而她只不过是个刚来的小职员而已……

    水菡心头狂喜,感动得红了眼眶,水眸里亮晶晶一片,略显局促地说:“邱老师……我刚才说话太直了,可我不是故意冒犯您的……”

    邱健两眼一瞪:“我会跟你这小丫头怄气么?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啦!”水菡急忙摆手,小脸上又浮现出娇憨可爱的笑容,心里加了一句:公司的人都说邱健小气又暴躁呢,看来都是不了解实情啊。

    “还说不是,刚才你不是以为我会帮着沈云姿,以为我会冤枉你?”邱健骨碌圆的眸子紧盯着水菡,扁嘴挑眉的样子很像是个老小孩儿。

    “嘿嘿……邱老师,谁让您演技那么好呢,我差点被您被忽悠了,真以为自己这回要倒霉了,没想到您明察秋毫,英明神武……”水菡嘴里冒出写平时都没说过的字眼,讪笑着为邱健递来茶杯。

    “嗯,继续夸……”邱健到是一点不尴尬,坐在椅子上喝着茶,居然还真飘飘然了。

    水菡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善言辞的自己会一下子变得这么会说话,邱健听着好像很受用?

    夸了没多久就词穷了,水菡只能眼巴巴地望着邱健,焦急地说出心中的真实想法:“邱老师,我该怎么办呢?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摄影界也就是个菜鸟,大赛的评委不会信我的,我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想跟沈云姿斗争到底,会不会太天真了?”

    邱健蹙眉,放下茶杯摸了摸自己脑后扎起的头发……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在思考问题时就会不自觉地这样。

    “天真?你说得没错,你想为自己证清白,确实是很天真。沈云姿不是无名之辈,能获得业余摄影大赛冠军,她的实力摆在那里,成绩摆在那里,别人对她的信任自然会多过你,加上她有底片而你没有。不管从哪方面看,你都很难有胜算,搞不好还会让你自己陷入更难堪的处境,但是就因为这样难道你就怕了?”邱健脸上的笑意收敛,严肃了几分,可眼神却是带着鼓励的。

    “不!”水菡丝毫没有犹豫就回答了,气呼呼的小脸涨红着,目光格外坚定:“也许我的想法是有点天真,但是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忍气吞声的,如果我沉默,就等于是告诉所有人我盗用了沈云姿的作品。只要我站出来,不管结果如何,至少我对自己有交代,问心无愧。现在我已经不是为得奖了,我只是捍卫自己的作品不被沈云姿那种人玷污。”

    她的声音不大,却是异常清晰,显示出了她的决心和斗志。

    “好,就是这样的状态,你继续保持,给我打气精神来!所谓的赢,从来不会眷顾在弱者身上,你记住这一点。另外,我对这件事不会插手太多,关键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如果我管太多,别人只会认为你是我的关系户,你的名誉依旧是会打折扣。不过虽然我不会直接出面,但有我在,评委组起码会给你一个辩护的机会。”

    “嗯嗯……我明白的,邱老师,如果不是因为您,评委组怎么会允许我为自己辩护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才好……”

    “想感谢我?很容易啊,好好工作,别给我丢脸就行!”邱健就爱把这句挂嘴边,但他不是看不起水菡,只是他说话的方式就是这种习惯,水菡听他说了好几次,现在听着也不会觉得刺耳,反而很有干劲。

    邱健这人是出了名的护短,硬脾气,甚至有时是不通人情世故,认死理。但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他才会以公正的立场来看待沈云姿和水菡。他如此刚正的脾气能在摄影界拥有一定地位并且成为青禾大赛的创办人之一,他算得上是个异类。

    =======呆萌分割线=======

    陈荣贤失踪了。

    这是晏季匀派人去陈荣贤乡下老家调查之后得到的坏消息。不只是如此,消息还说,陈荣贤的母亲根本没生病。

    显然,事情不妙,陈荣贤在撒谎!他母亲没生病,而他也不知去向。为什么要这么做?想来想去都不能排除一个原因……陈荣贤想逃避,不想被人找到,可他手里有那份文件啊,他是晏鸿章委托的律师,这一点,水菡是能作证的,但陈荣贤现在的行为却无疑等于是在背叛晏鸿章的信任。不做任何交代就消失了,文件放在哪里也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现在却叫晏季匀如何是好?

    心底总有种挥之不去的不舒服的感觉,预感不好。

    所谓的夜长梦多,如今晏鸿章还没醒来,股权的转让,多拖一天就越容易产生变故。商场如战场,有时看似只是潜在的一点风险,但也有可能在下一刻就变成致命的刀子捅在你身上!

    已经四处寻找陈荣贤却没有半点消息,这绝不是偶然事件……是陈荣贤自己跑了还是有人在操纵这件事?

    晏季匀心烦意乱,办公桌的烟灰缸里塞了一支又一支的烟头,但心里那股躁动不安的情绪就是压不下去,总觉得是哪里不对劲,可又一下子说不上来。脑子里千回百转,就是理不出个头绪,反而越来越混乱。

    晏季匀从未这样过,即使是在爷爷出事时,面临家族纷争时,他都没有像此刻这么坐立不安……

    公司的人都走光了,晏季匀又是最后一个下班的。走到停车场,正待拿起手机给水菡打电话,却见他的车子背后窜出一个人影……

    “老公!我下班咯!”水菡亲昵地唤了一声,娇小的身子靠过来,依偎在他身边,笑米米地看着他。

    这么甜美的笑容,如此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犹如一缕阳光照进了晏季匀心里,烦躁不安的情绪奇迹般地消减了几分,俊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宠溺地揉揉她的头发:“你呀,刚才那么跑出来,知不知道如果我要不是先听到你声音的话,恐怕还以为是有人要偷袭。”

    水菡调皮地吞了吞小舌头,仰着小脸说:“要真是偷袭,你们会怎么做?”

    晏季匀揽着水菡的肩膀将她请进车里,为她系上安全带的时候说了句:“你不会想知道我怎么对付偷袭的人。”

    水菡想起了以前见到晏季匀动手打架的样子,应该是还没尽全力的,不知道他发起狠来又是怎样的彪悍呢。

    她还得很是时候,晏季匀本来心情不好,但看到眼前这张熟悉的面孔,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他身体里那股异样的浮躁竟是慢慢沉淀下来。她就是有种可以令人心安的气息,恬淡安静地坐在身边就等于是给了他最好的抚慰。

    “你看起来心情不错,是不是有什么高兴的事啊?”晏季匀一边开车一边问。

    水菡闻言,顿时皱起眉,摇摇头,望着他完美无缺的侧脸,试探着说:“摄影大赛里有一张照片跟我交上去的那一张是一模一样的,对方盗用了我的作品,可我……可我没底片,拿不出证据证明是我是原创人,明天我还得去向大赛评委组解释这件事……”

    “嗯?”晏季匀的脸色瞬间垮下去,一股凌厉的气势随之弥散开来:“谁那么缺德,竟敢这么做!你明天尽管去,我支持你跟那个剽窃者斗到底!”

    水菡抿了抿唇,明眸里异彩涟涟:“那如果对方是沈云姿呢?你还会站在我这边吗?”

    “噗嗞……”晏季匀没说话,但却猛地来了个急刹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