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46章 我相信你!
    车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水菡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近这段时间她能感受到晏季匀在她和孩子身上花了多少心思,他除了公事的之外的时间都在陪着她,没有去晏家大宅见沈云姿,夫妻俩的感情日趋亲密融洽,可是,不去见,不代表沈云姿这个人就不存在了,如今出现这样的事,晏季匀怎可能无动于衷呢,沈云姿毕竟是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啊……

    水菡很不喜欢现在这种感觉,一提到沈云姿,仿佛她就对晏季匀的信心少了几分,不知道他会相信谁呢?

    晏季匀深邃的墨眸里幽暗不明,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又紧,眉宇间隐隐透着一丝深沉和焦灼,好半晌才吐出一句:“你明天想怎么做,我不会干涉,这件事,我也暂时不会去问沈云姿……她有抑郁症,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会发作。”

    “呃?你的意思是……”水菡呆了呆,黑白分明的眸子眨呀眨,逐渐露出惊喜:“老公,你是说,你相信我,支持我,对吗?哈哈,太好了,我还担心你会袒护沈云姿呢!”

    晏季匀微微一勾唇,伸手捏捏她粉红的脸蛋,淡淡的宠溺之中又含着些冷肃:“你觉得我会在这种原则性的问题上犯糊涂?我不是因为你是我老婆而站在你这边……如果这件事换做是你盗用别人的作品,我一样会支持原创人的。明天你放心去吧,有事就给我电话。”

    水菡重重地点头,欣喜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亮晶晶的大眼里尽是红心闪烁:“老公你这次最英明了,有你和邱健老师支持我,明天我就不会太紧张……可是,老公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原创人呢,你没见过照片和底片,怎么知道真是我拍的呀?”

    晏季匀笑而不语,扭头继续开车,只留给她一个高深莫测的侧脸。

    “这个,怎么说呢……我能想到的事情或许是你想不到的。人跟人之间是有差别的,有些事情你想不通就别去想了,你只需要把孩子照顾好,安心踏实地当晏太太就行,动脑筋的事,你不必费劲。”晏季匀漫不经心地说着,神色间有着惯有的倨傲。

    水菡扁扁嘴,佯装不服气地哼哼:“是啊,我的脑子不能跟你比,你是高智商嘛,我在你眼里就是笨。”

    “听过一句话吗?傻人有傻福,有些方面笨点,未尝不是件好事。你都已经有我这么高智商的老公了,还想怎样啊,一切有我,你又不需要操心,这多好?不知道多少女人对你羡慕嫉妒恨……”

    水菡一想,似乎是这道理,干嘛跟自己老公比谁聪明呢,她就是比他笨,这也没关系,反正只要他不嫌弃就好。能在他的呵护下生活,这样的幸福不是她一直都渴望的么?

    水菡含情脉脉地看着晏季匀,心里甜滋滋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暂时将自己照片被盗用的事抛到脑后,只剩下简单的甜蜜和满足……

    其实晏季匀为什么会那么肯定水菡就是原创人,而沈云姿是盗用者,这原因很简单……昨天水菡和童菲在家一起寻找照片时,晏季匀已在卧室门口观察好一阵子了,将两人的对话和行动都看在眼里。就凭这个还不能说明事实真相么?所以,在水菡告诉他照片的事时,毫无疑问的相信。只是,晏季匀此刻的心情也不平静,他很想去找沈云姿问个清楚,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他认为,沈云姿不会希望他知道这件事,假如他贸然前去,说不定她一激动,抑郁症又犯。

    晏季匀领教了几次沈云姿犯病的样子,那简直是将他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只要他在,她就能正常地吃饭休息,只要他想走,她立刻就伤心绝望,好像随时都会自杀一样。这么沉重的心理负担,男人如何承受得起?一个女人动不动就将自己的命套在他身上,一次两次还能忍受,但多几次,原有的怜惜很容易变成思想包袱。这也是晏季匀为什么近期都没去见沈云姿的原因,只是有时会通过电话问候她关心她而已。就是因为他意识到沈云姿对他的依赖已经成了一种病态,他如果再不狠心一点,她将会越陷越深,就跟吸鸦片是一个道理。

    “云姿……为什么?为什么?”晏季匀心头不断地发问,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却又不得不信。他犹记得曾经的沈云姿是多么的单纯善良正直,曾经在澳洲,她宁愿去餐馆打工也不愿被他养着……这样的一个女人,如今会为了名利而做出那样的事吗?是什么心态的驱动导致她变成这样?晏季匀心里很不是滋味……沈云姿是他青春的记忆中一段美好的曾经,他不愿那份纯净被污染……可是,这世上真的有永恒不变的人么?

    ======呆萌分割线======

    晏家大宅的某一栋小阁楼。

    主卧的窗帘从早到晚都没拉起来过,最近一段时间都是如此。原本是个精致华丽的地方,现在却显得有些凄凉了,寂静得可怕。

    窗帘背后的床,坐着一个瘦弱的中年女人,本是一张风韵犹存的脸,但现在已是苍老了许多,皱纹明显又增加了,脸也没有血色,尤其是那双眼睛,空洞得可怕,再看她的手,瘦得皮包骨了……

    养尊处优的沈蓉,如今已成了这副模样了。最开始是晏季匀将她禁足,不准她踏出这里一步,后来是她自己不愿意出去了,因为廖辉的事,她已伤透了心。

    自从晏季匀的爸爸晏展松死了之后,沈蓉与晏锥被接到晏家大宅,再也没有机会与外界的男人发生恋情。一个女人独守空房,夜夜只能对着星空哀叹,这种日子有多苦闷,沈蓉已经受够了,有苦难言。但廖辉的出现让她燃起了希望。廖辉不惧沈蓉的身份,与她相识相知相恋,让她重新体会到了当女人的快乐,让她孤寂的心有了寄托,但结果到头来,廖辉是另有目的,为了要对老爷子下毒,所以才会处心积虑的进入晏家当厨师,利用沈蓉……

    沈蓉满腔的情意都付诸流水,但她还是在关键时刻帮助廖辉逃走,现在廖辉到底是生是死,她不知道。

    一个陷进情网无法挣脱得女人,执迷不悟,竟还在担心廖辉的生死,没有反省自己爱上这个男人究竟值得吗?

    为了廖辉,沈蓉日渐消瘦,茶饭不思,要不是晏锥时常来关心她,她恐怕早就倒下了。但她没敢让晏锥知道这件事,没有勇气面对儿子的指责和失望。她只能一个人独自承受苦果。

    沈蓉将希望寄托在晏锥身上,希望晏锥在他岳父的支持下能够赢了晏季匀和乔菊,只要晏锥能执掌公司,她长期的压抑和约束就不会存在,她就能拥有至高的地位,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是嫁人。可是,她的希望又落空了,并且输得很惨,晏锥大受打击,一连好些天都不见人影,她这当妈的都不知道儿子又去什么地方疗伤了。

    经过这些事情之后,沈蓉彻底的消沉了,成天就是坐在这窗帘背后胡思乱想,有时一整天不会说一句话。

    这状态,才是真正的典型的抑郁症的征兆……

    除了伤心,沈蓉也有那么点自责……不知晏鸿章何时才会醒?

    何时才会醒?这是太多人会关注的问题,只可怜这八十高龄的老人,即使醒了也还会面临一个严重的情况……他的冠心病,不做手术是撑不下去的。

    冷清的病房,因为有了水菡的存在而多出了几分生机,虽然床上的老人依旧没有睁开眼,可看得出来他的脸色比前些时候好转一点。

    “爷爷……您睡了一个月了,我们都好想您啊……爷爷,您还记得以前我给您拍的那张照片吗,在菜园子拍的,你戴着帽子在浇水……有人把这张照片盗用去参加摄影大赛,而我交上去的也是这张照片……爷爷,今天下午我就要去处理这件事,您会支持我的,对吗?我不能让您的照片被那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利用。爷爷,如果你醒着,也会很生气吧?”

    水菡喃喃自语,眼眶微微泛红,看着晏鸿章紧闭的双眼,水菡心里难受……她今天是特意请了半天假,先来医院看了晏鸿章然后再去找沈云姿。

    身后响起开门声,水菡蓦地回头,见来人竟是乔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你怎么来了?”

    乔菊不屑地瞄了水菡一眼,却是不敢往前走了,因为身边有两个保镖是从病房门口跟进来的,是晏季匀安排在这保护晏鸿章的。明确指示了,乔菊等人来看望,不得靠近晏鸿章三米之内。这俩保镖不会给乔菊面子的,紧盯着她,因此她不会有靠近晏鸿章的机会。

    “这是我丈夫,我凭什么不能来?”乔菊冷笑。

    水菡觉得这老妖婆的脸皮真是厚到境界了,这时候还有脸说晏鸿章是她丈夫?

    不想理会老妖婆,水菡转过头去,却在几秒之后又猛地回头,视线落在乔菊的手上……戒指!一枚绿色的祖母绿玉戒指!怎么这么眼熟呢?

    水菡惊悚,脑子里瞬间掠过一幅画面……记得她做过的那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小时候曾被一个女人用包包打头,而对方手上不正是戴着这么一枚戒指么?

    太诡异,太令人惊骇了,水菡霎时僵住,瞪大了眼睛……{继续写第二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