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48章:与沈云姿当面对质
    青禾大赛的评委组怎么都想不到那个被认定为盗用照片的剽窃者竟然胆敢出现,还理直气壮的说要跟沈云姿当面对质。一个是本年业余摄影大赛的冠军,一个是毫无名气的菜鸟,能得信任度更高,只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但也正如邱健所说,有他在背后,水菡就会有为自己辩护的机会,否则,评委组怎会让水菡进来呢。

    偌大的会议室里,端坐着这次大赛的评委们,包括彭新华也在,当然还有沈云姿了。

    沈云姿面无表情,坐在彭新华身边,默默地喝着茶。垂眸敛睫,遮去了她眼中那翻卷的波澜,放在桌子下边的手紧紧攥着,显示出她此刻的心情并不是如表面这么平静,并且有股愤恨。

    “真是冤家路窄,她也来参加摄影大赛……这女人是不是上辈子跟我有仇呢,她夺去了晏季匀的心,占据了晏家少***位置,还不够么?连个摄影比赛也要跟我争……呵呵……她算个什么东西,水玉柔的女儿……”沈云姿心里这么想,却是还不动声色,不知是真的很镇定还是她的心理已经强悍到BT。

    评委们在议论纷纷,无非是在却笑水菡的不自量力,自然也是连带着邱健一起取笑了。这些人,如果邱健在场,绝不是这态度,但水菡只是一个没名气没地位的人,他们能在这儿等她来,已经是给了邱健面子。

    水菡一进来就吸引了全部的视线,就连沈云姿都不由得皱起眉头,诧异……怎么水菡看起来跟以前不一样?此刻的水菡,一身黑色肃穆的衣服,长发盘在脑后,踩着高跟鞋,脚步沉稳不急不慢,昂首挺胸,目光冷静异常,竟是有几分干练和潇洒的气质,这与她惯有的清新婉约的气息有所不同,每个看到她的人都不会将她看成是小白兔了。

    如果只是这样,沈云姿也不会惊奇,她是从水菡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一丝非比寻常的意味……那双眸子不再是充满了灵气,而是透出一种淡淡的冷意和空洞,就好像是被剥离了魂魄似的。

    沈云姿是见过水菡,才会感觉到诧异,但其他人没见过的就会认为水菡一直都如此,他们心里在开始琢磨了……来者似乎太过淡定,出乎他们的意料。

    水菡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跟她在医院里见到乔菊所得知的那些事情,有着莫大的关系。她能坚持到这里来,已算不易,如果换做以前的她,或许会先去晏季匀那里问清楚一些事,但现在,她却先来了这里,可见她的意志比以前更加坚韧了。只是,这需要她承受更大的痛苦才能压制住内心的情绪……

    满腔的悲痛都还堆积在心头,使得水菡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变化,连沈云姿都不禁感到一些不妙……水菡的状态,让她觉得自己面对的不是一个好欺负的女人,而是一个足以和她抗衡的人?

    “各位,我就是水菡。很感谢你们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不会耽误大家太多的时间,我想说的事情很简单……”水菡的手指向了沈云姿:“她盗用了我的作品来参赛,我才是原创者。”

    水菡说得很轻,但却清晰无比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不卑不亢,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卑躬屈膝诚惶诚恐,只有十足的镇定。

    评委们微微诧异,紧接着很不客气地笑了,看向水菡的眼神也像是在惋惜,而彭新华更是一副长者的语重心长:“我说……你叫水菡吧……你想获奖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但这不代表你就有理由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欺骗大家,还企图毁了沈云姿的声誉。”

    一位姓张的女评委也闻声附和:“像你这样死不认账的,我们见多了,每年都会有,可就没人像你这么脸皮厚的,人家连底片都拿出来了,你还想要挣扎什么?我们的时间很宝贵,没闲工夫跟你耗在这里,你拿不出真凭实据,就请快点离开吧。”

    “就是嘛,我们是因为邱健的关系,才会在这儿听你狡辩几句,不然你还真以为我们会因为信你而坐在这?年轻人,想出头,本身没错,但想要踩着别人往上爬,这就有点过了。”

    “……”水菡默然,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冷眼睥睨着这群评委,同样的,很不给他们面子,水菡也笑了……笑得很冷:“两张同样的照片都入围了之后你们才发现,这已经是你们的疏忽了,现在,你们还抱着教训我的心态在说话,不觉得惭愧吗?你们怎么又知道我没真凭实据?听都不听一下我的辩解就急着给我定罪,这是所谓的公正公平吗?还是说明你们心里早就打算袒护沈云姿了?”

    水菡来此之前的情绪就是极度糟糕的,原本还打算跟评委们客客气气地说话,但对方明显针对她,故意踩她,她心里憋着的闷气爆发出来,就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了。对方七个人,而她只有一个人,可在气势上竟然还不输。这不得不说,一个温柔的人也是会有脾气性格的,当你触碰到她底线的时候。

    水菡的话,让在座的评委们面子上挂不住了,彭新华首先一个站起来,愠怒地注视着水菡:“你这什么态度?我们肯让你进门,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以往我们对像你这种人,处理方法都是直接取消参赛资格,你能被允许站在这,不但不感激我们,还这么没礼貌,目中无人,你……邱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助理,我都替他感到羞愧!”

    其余人也纷纷沉着脸指责水菡,一群倚老卖老的人在挤兑她,言语间尽是难听的话,让人感叹他们自诩是前辈,却没有一点令人尊重的表现。

    水菡忽然明白了,为何邱健身为青禾大赛的创办人之一,最近几年却不肯再参加评委的工作,原来就是有这样一群像蝗虫似的人存在,他们将大赛的意义扭曲了,赋予了可耻的面貌,而邱健不想见到这种浑浊的局面,才会置身事外,任由这些人折腾,他眼不见心不烦。

    人骨子里都有逆反的因子存在,水菡在极度糟糕的情绪作用下,这种因子更是被释放出来。这些评委们越是踩低她,她就越要反抗。

    水菡晶眸一扫:“呵呵……说实话,我以前也觉得青禾大赛是很神圣的,但是现在,看着你们,我才真的感觉,其实不参赛更好……被你们把持着的大赛,能选出什么优秀的作品,真让人担忧。不过……你们好像忘记了,当事人还没说话呢,你们急个什么劲?”

    “……”一句话就堵住了他们的嘴,齐齐将目光转向沈云姿。她才是当事人,她还没表态呢,旁边的人到是比她还积极。

    会议室里顿时陷入短暂的寂静,水菡清澈坚定的目光与沈云姿对视,丝毫不避,反而露出淡淡的笑意。

    沈云姿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精致的脸蛋上,那双美得动人心魄的眼睛也在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而是在给她自己壮胆。

    “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就滚。”沈云姿红艳的双唇里吐出这么两句,最后那个字更是将她轻视的心,表露得淋漓尽致。

    水菡能来,当然早就料到沈云姿会这么说了,只是沈云姿却不知水菡有什么凭仗。

    水菡走上前一步:“这照片上的人,你知道是谁吗?你知道是什么时间拍的吗?在哪里拍的你说得出来吗?”

    这一连串问题冒出来,本是水菡制胜的法宝,她也认为自己能将沈云姿问到,让对方露出马脚,但是……

    沈云姿纤纤玉指一扬,将照片摆在了桌子中央,如玉珠落盘似的清脆声音侃侃而谈:“这照片上的人,是晏家的老爷子……晏鸿章。拍照的时间是今年四月,而地点嘛,当然是在晏家大宅的菜园子了,并且,老爷子穿的这身衣服是他浇菜时最喜欢穿的,他戴的那顶帽子现在还放在他卧室里。当时我看到老爷子浇菜,心里很受触动,一时兴起就拍下了,后来洗出来一看,越看越是喜欢,刚好这次大赛的主题是‘我眼中的最美’,而我认为,老爷子浇菜的情景代表了一种乐观豁达的生活态度,拿来参赛是最合适不过了……”

    水菡的表情随着沈云姿所说的话,由笃定变成震惊,先前的从容不迫,现在也有了一丝慌乱……怎么会这样?沈云姿怎么全说对了?那照片上人物的五官并不很清楚,沈云姿竟能知道是晏鸿章?还知道了关于照片的拍摄时间地点,连晏鸿章的穿着和那帽子,她都知道?

    水菡原本很有信心,可眼下,她震惊了,心在发凉……沈云姿,这女人颠倒是非的能力简直太可怕了,说得好像真的一样,暗地里下了多少工夫?如不是知道水菡的人,必定会相信沈云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