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49章:晏鸿章醒了?
    最可怕的不是沈云姿盗去了底片,而是她对于这张照片的了解程度太出人意料了,最重要的是拍照的时间,沈云姿居然会知道是今年四月?水菡用来拍照的那款相机由于她在摆弄时曾无意中设置过不显示拍照日期,这个问题她是后来在冲洗了几次胶卷之后才发现的,及时改正过来了,但还是有好几十张照片是没有日期显示的,包括底片上都没有,而沈云姿是如何知道水菡拍照的时间?并且还知道上边的人是晏鸿章。

    瞧沈云姿说得轻松自如的样子,任谁见了都无法对她起疑心,说得这么详细,不是只有拍照的人才会知道的事情么?

    水菡顿时陷入窘迫的境地,一双半眯的眸子发着寒光紧紧盯着沈云姿的脸,但却只看到这个女人笑颜如花,用她迷人的外表来加深她的魅惑力,眼神又是那么坦荡而自信,这怎么可能是盗用照片的人呢?

    彭新华脸上表情一松,隐约有着如释重负的意味,红光满面的他,此刻洋溢着对沈云姿的赞许:“各位都听到了吧,沈云姿和水菡,谁才是撒谎的人,显而易见了,我们还有必要浪费时间吗?”

    “是啊,真相本来就是如此,只不过是有的跳梁小丑异想天开罢了,真是奇葩!”

    “沈云姿这张照片是得奖的热门作品,我们评委组一致认为,这照片进前三名是肯定的,甚至有可能拿冠军……如果这样的作品被人盗用了来冒充,原创者沈云姿岂不是太冤了?水菡,别折腾了,我们看在邱健的面子上,不对媒体宣称这件事,你就赶紧走吧,别不知足!”

    “对,早就该走了,看着都碍眼!”

    其余评委纷纷附和,一道一道目光像利剑 似的戳在水菡身上,那是一种蔑视,一种不耻的笑。水菡一时的呆滞,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心虚的表现,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水菡只是对于沈云姿这个女人的卑鄙程度有了新的认识,这更加激起了她内心的斗志,连带着最后一丝丝的心软都在这一刻消失殆尽。

    奇怪的是,水菡没有表现出众人以为的惊慌,反而是无视这些人带刺的侮辱,她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睥睨着沈云姿,素净的脸蛋上露出冷静异常的浅笑,慢慢迈着步子绕到沈云姿跟前,然后,伸出手,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拿起了那杯茶……

    “噗……”茶水泼在沈云姿脸上,引起一阵尖叫,紧接着就是无比的寂静。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沈云姿。谁都没想到水菡竟然会向沈云姿泼茶水,在座的都是自诩有文化有素质的人,眼前这一幕远远超过了他们的预想……

    沈云姿懵了,满脸的浅黄色液体在滴落,她胸前一片狼藉,湿答答的刘海贴在额头,垂下来遮住了她半边眼睛,另一只眼睛里迸射出的光芒就像是要杀人似的凶狠。

    水菡从未像现在这么畅快过,看到沈云姿狼狈的样子,水菡只觉得这才是对方该得的下场,仅此还不够,沈云姿这女人就应该狠狠地受到教训!

    水菡一步一步逼近沈云姿,眸光如利器般狠:“沈云姿,本来我还有点同情你的遭遇,不过现在,我深深地体会到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水菡重重地将杯子放在桌上,眼中的光线超乎寻常的凌厉,死死盯着沈云姿,不惧对方杀人的眼神:“你真以为我靠着那点证据就来了吗?沈云姿,你比我想象的更狡猾,可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千算万算,你能算到照片里的人现在在医院已经醒过来了吗?既然你说照片是你拍的,那好,在场的人马上赶去医院,我们当着老爷子的面,看他怎么说,不就真相大白了?怎样,你,敢吗?敢吗!”

    这番话带着一股奇特的效应在会议室里回荡着,彭新华本来正想跑过来抓住水菡的,但此刻却奇迹般的如同被什么都行定住了一样,僵直不动,一只手还停在半空……如果敏感的人就能看出彭新华眼里的那一丝慌乱。

    什么叫绝对优势?就是现在!

    晏鸿章醒了,本人就是照片上唯一的人物,有他作证,水菡和沈云姿,谁是盗用者,马上就能搞清楚!

    这才是水菡真正的杀手锏,让在场的人全都震惊了,沈云姿凶狠的眼神瞬间淡化,心里一声巨响——晏鸿章醒了?怎么会在这时候醒?不……不可能吧?

    沈云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但她的目光分明是质疑水菡这话的可信度,她不信晏鸿章已醒,可她却不敢大声喊出来……因为,只有盗用者才会害怕晏鸿章的醒来,她就算是到了最后一秒也要死撑下去。

    水菡一直盯着沈云姿,没放过她每个表情,自然看出她隐藏的恐慌和怀疑。

    “晏老爷子醒了?这是真的吗?”有人已经代替沈云姿问话了,但其目的却不是为这件事,而是因为自己买了炎月的股票,现在眼里只幻化出无数钞票的叠影。

    所有人都由此疑问,水菡不慌不忙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这是老爷子的主治医生的电话,大家听听就知道了。”水菡说着就将电话调成免提,里边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杜医生,我是想打电话问问您,老爷子刚醒来,他能不能进食呢?比如米粥之类的,可以吃吗?如果可以,我晚上给他送过去……”

    “米粥暂时还不行,还要再观察一两天才可以进流质食物。”杜医生语气略带严肃但也不失亲切。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杜医生。”水菡柔声道谢,之后就挂了电话。

    水菡看着眼前这些人,表情各异,但怀疑的成分显然是褪去不少,看来,这通电话也为她加分了。

    “怎么,你们不是说时间宝贵吗,现在就去医院怎么样?我都等不及了。”水菡嘴上这么说,但她白希如瓷的脸蛋上却是浮现出悠然自得的神情。

    除了彭新华和沈云姿之外,其他几个人都暗自窃喜……真的能去医院亲眼见到晏鸿章?那就太好了!明天炎月的股价一定飙升,一会儿赶紧地要再多买几手!

    “那……我们就去医院看看如何?”不知是谁憋不住冒出这么一句。

    “呵呵……是啊,我们竟然有幸见到晏老爷子……”

    “。。。。。。”

    局势立刻呈现一边倒,评委组的人大都心动了,不管真相是怎样,见到晏鸿章,这事对他们来说更重要。

    彭新华急了,苦着脸望向沈云姿,微微摇头,示意沈云姿别答应去。

    水菡也在等沈云姿发话,就看这女人到底还能使出什么花招!

    沈云姿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湿答答的面颊这么笑起来却是透着异常的诡异和狰狞,阴狠地说:“你们……都请出去一下吧,我有话跟水菡单独谈。”

    单独谈?

    这就是沈云姿的反应吗?

    评委们面面相觑,目光渐渐变得怪异了,可还没等他们质问沈云姿,彭新华率先将两个男人拉住往外走……

    “我们出去一下吧,给她们一点空间,走走走……”彭新华厚着脸皮将评委们请出去,临关门时回头狠狠瞪了沈云姿一眼,只不过沈云姿将他无视了。

    很快,会议室里只剩下水菡和沈云姿面对面,两个气质迥异的女人,这才算是真真正正地对上了!

    没人说话,只有死寂的安静,紧张的气氛悄然滋生,让这里的空气都显得窒闷了。

    没有别人,沈云姿说话也不必再掩饰什么,那张美得惊人的容颜被茶水泼过之后就像是被撕开了伪装得面具:“你知道你有多讨人厌吗?霸占着不属于你的东西,霸占着不属于你的位置……你处处地方都不如我优秀,但是你却有让我都嫉恨的运气。不过,你真的以为这次能扳倒我吗?我不管晏鸿章是否真的醒了,但我可以告诉你,假如你揭穿我,假如你想让全世界的人知道照片是你拍的,那么,你就会失去你亲生父亲的消息。怎么样,你可考虑清楚了?”

    赤果果的威胁,嚣张到极点的威胁也卑鄙到了极点!

    水菡惊骇,激动得一把抓住了沈云姿的衣领怒吼:“你说什么?我父亲的消息?你怎么会知道的?”

    沈云姿得意地大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水菡,刚才你以为搬出晏鸿章就能吓到我吗?你太天真了,你想跟我斗?还嫩了点。”

    确实刚才水菡以为自己稳操胜券了,因为评委们都表示出要去医院,沈云姿去或不去都注定了要被揭穿,可是现在,峰回路转,临近胜利的喜悦瞬间全无,只有满满的震惊和愤恨!

    水菡双目喷火,脑子混乱至极……原来,要斗,不只是要够聪明,够胆大,还需要一件必不可少的东西——卑鄙无耻!沈云姿就是深谙此道,因此才能在水菡几乎要赢了的时候逆转整个局面!她还知道多少事情?她究竟是个怎样的人?水菡一下子惊觉,或许,就连晏季匀都没真正了解过沈云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