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0章:谁是赢家
    水菡在极度震惊之后也很快恢复了几分清醒,强压下心头的躁动,清冷地睥睨着沈云姿:“你无耻的手段真是让人长见识了,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知道我父亲的消息?凭你一句话,我就傻傻的甘愿被你牵着鼻子走吗?我来就是为了揭穿你的丑陋,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有什么可挣扎的?”

    沈云姿似是早就料到水菡的反应,现在她反而不急了。两个女人此刻看上去都是各自有所倚仗,气势上也互不相让,犹如针尖对麦芒,但是……

    “我知道现在要你相信,很难,可你敢跟我赌一赌吗?”

    “赌什么?你还有什么筹码可以拿来赌的,去医院见到爷爷,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沈云姿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高傲的冷笑,一双狭长的美目仿佛X光线似的要将水菡看穿:“我有什么筹码么?呵呵……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你就能知道了。今天我不会跟你去医院,但你要是对于你父亲的消息没兴趣,你大可以现在就走出去带上那些人去医院,揭穿我……我想赌的是,你,不会这么做。”

    卑鄙到极点的人,就是像现在的沈云姿这么厚颜无耻,尤其是她此刻脸上那种笃定的笑容,像是吃定了水菡一样,格外令人生厌,真恨不得上去撕掉这伪善的面孔。

    “揭穿我的机会,只有现在,如果错过,你的势头弱了,也等于是默认你才是照片的盗用者,但那又如何?比起你父亲的消息,哪个更重要,你掂量掂量……我这有张照片,你看完之后再回答我也不迟。”沈云姿说着就将手机拿起,翻出一张男人的照片递到水菡面前。

    水菡不由自主地将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当看清上边那男人的长相时,她的瞳孔倏然收缩,目光聚束成两条线,呼吸陡地一紧。

    沈云姿很满意水菡的表情,其实这也是她今天来此之前做的唯一准备……就是将这张绝不轻易示人的照片放到自己手机,拿给水菡看。她深信,只要水菡看到,她就算是安全了。

    不得不说,沈云姿对于人性的把握,相当到位,善于利用自己手里的优势来牵制他人,并且时常会收到她想要的效果。这个女人,几年的时间早就蜕变得狡诈成精了。

    水菡紧紧咬着下唇,娇小的身子有那么一丝细微的颤抖,双眸定格在手机上,半晌没说半个字。

    这照片是一个中年男人,穿着普通,乍一看没什么特别之处,但这张脸,水菡与他竟是有五分相似!

    如果是一般人看到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或许会一笑置之,但对于一个从出生就没见过自己父亲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加上水菡的母亲也是因寻找父亲而多年杳无音讯,假如她真能得到父亲的消息,又将如何?这其中的震惊和份量足以将水菡压得喘不过气!

    长相有五分相似,这就代表,至少有一成的可能。

    哪怕是这一成的可能,落在水菡身上都是无比沉重!她先前是一点都不信沈云姿所说的,只觉得沈云姿是为自保而耍花样,可现在,她心底悄然裂开了一条缝儿……就是这一丝丝的缝隙,她坚定的心就不再圆满。

    母亲,父亲,都是水菡的软肋,如今沈云姿就是抓住了水菡致命的弱点来威胁,虽是很卑鄙,但这也是有效的方法。

    水菡想要把手机拿在手里再看仔细点,可沈云姿已经收回去了。

    “好了,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至于你要怎么做,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你别指望我现在告诉你这个男人在哪。”沈云姿又露出了那种属于胜利者的微笑,迈着优雅的步子经过水菡身边时,故意停顿了一下,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啊对了……我奉劝你一句,我说的关于你父亲的事,你最好别告诉晏季匀,因为……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知道,我这个被你视为敌人的人,才是你最应该信任的人,而晏家才是我和你共同的敌人。你可以继续怀疑我说的话,不过你要先想想,你是沈家的后代,而我,刚好那么巧,也姓沈……哈哈哈……”

    沈云姿如狐狸般狡诈的目光从水菡惊骇的脸上收回,不再停留,径直走向门口,从容而自信,全然不顾自己丢下的消息有多么的惊人。

    水菡应该冲上去抓住沈云姿然后跟外边的评委们一起去医院,但此刻水菡只觉得自己的双脚都无法移动了,像灌满了铅一样无法动弹。脚底窜起的凉意直透脊梁骨,激灵灵打个寒颤,头皮发麻……沈云姿最后说那几句话,在水菡脑海里回响着,真正地震撼到了她。

    水菡的思维混乱了,很努力地想要让自己稍微冷静一点理一理头绪……

    如果在来之前没有在医院遇到乔菊,那么现在她就会毫不犹豫地认为沈云姿在胡扯,可这两件事,一前一后发生得太是时候了,串联起来居然有着惊人的吻合——乔菊说,晏家是沈家不共戴天的仇敌。这一点,水菡不愿去相信,但联想到晏鸿章当初对她忽然转变的态度,本来想赶她走,没过几天却要晏季匀娶她,理由是发现她是沈玉莲的外孙女,沈玉莲是晏鸿章的老朋友。

    当时的水菡没有怀疑,如今想来,这里有似乎真是太牵强了。

    而沈云姿跟乔菊说的话,不谋而合,这又让在水菡龟裂的心上挖了一刀……

    沈云姿不是还惦记着晏季匀吗?却说晏家才是她和水菡最大的敌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难道说……沈云姿她……

    该不会沈云姿与她有什么亲戚关系?这念头一冒出来,水菡自己都感到心惊肉跳……

    会议室门口,彭新华得意洋洋地站在那里,冲着水菡说:“刚刚沈云姿出来的时候说你不想去医院了,那你还在这做什么,走吧!”

    水菡现在整个人都是处于混沌状态,浑浑噩噩的,好像自己随时都会爆炸一样……今天连番的遭遇到乔菊和沈云姿向她透露的惊人的消息,来得太突然了,她准备揭露沈云姿的计划全部被打乱。

    去医院做什么呢?水菡心里满溢着苦涩的汁液……晏鸿章根本就没醒!之前她和杜医生的那通电话,是早就商量好的,借此来让人以为晏鸿章真的醒了,而沈云姿是绝不敢去医院对质的,这么一来,水菡就能成功捍卫自己的清白和名誉,揭穿沈云姿的丑行。

    计划是很好,并且是晏季匀促成的,是他给杜医生打招呼,让杜医生配合水菡,只因他在某些方面将原则看得很重,即使是沈云姿,犯了原则上的错误,他也不会昏庸到偏帮她。

    这计划几乎是稳操胜券了,只是晏季匀和水菡都没料到,沈云姿这女人的背景,远比想象的复杂,更没想到今天乔菊和沈云姿都像是事先商量好似的,说出了一些至关重要的秘密,沈云姿反过来威胁水菡,现在,水菡走出去还能说什么呢?沈云姿让人误以为是水菡不去医院了,而不是她。谁是盗用者,就此被评委们认定并且这件事划上句号。

    门口的那几个人,一个个用极度难听的语言和鄙视的眼神在目送水菡的离去,在他们眼里,水菡是只斗败的公鸡。

    谁是盗用照片的人,评委们其实并不那么在意,最重要的是,他们选出来的照片能在摄影大赛上大放异彩,引来赞叹的同时,他们也会被赞有眼光,有水准。其他的,别人的名誉,他们何时真的在意过?

    水菡承受着这些非议和刀子般的目光,一言不发地离开,没人知道她现在的理智已处在崩溃的边缘。能在乔菊告诉她那些话之后还出现在这里,就是水菡能支撑的极限了,谁知沈云姿又来雪上加霜,水菡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临界点,,失去了方向,有种想要逃离纷乱的冲动,好想找个地方安静地待着,暂时逃避一下可怕的现实……

    ======呆萌分割线======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群中有一个纤细的身影在茫无目的地行走,她不知道自己该往什么地方去了,只因她忽然害怕见到晏季匀,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怕听到他证实那些可怕的事情……

    晏季匀打电话问水菡事情的结果如何,都被水菡含糊其辞地带过去,他只知道水菡最终没能成功地证明自己,可究竟是为什么,他还没弄清楚,而水菡明显的不想多说,讲话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并且还说自己今晚不回童菲家了,会去兰芷芯家里过夜,让晏季匀照带着宝宝就在君骋住着。

    晏季匀只以为水菡是因挫败而心情不好,想要一个人静一静,他没有逼水菡,觉得应该给她适当的空间去释放情绪。一直以来都是她带宝宝,操了不少心,今晚要他带一次,这是无可厚非的,理所当然的,晏季匀也没意见。

    希望她冷静一下之后心情会好些。晏季匀这么想着,挂了电话之后又给水菡发个短信过去——“老婆,公道自在人心,不管发生什么,我和宝宝都会支持你。”

    这条短信上,晏季匀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真的就这么算了吗?没有追问水菡,只不想给她造成更大的精神压力,可是那个人,他还必须去见一见……

    晏家大宅。

    秋意朦胧地笼罩在这座城堡,繁花茂树褪去了夏日的鲜亮,凋谢的残妆和变黄的树叶还在努力地绽放着最后的生命,整个院落显得有些萧条冷瑟。伫立在鱼池旁边的一抹紫色的身影,正凝视着池子里的锦鲤,呆呆的出神。

    她的头发染成了板栗色,烫成了大波浪卷,慵懒地垂在胸前,衬托着她巴掌大的精致面孔越发有成熟女人的风韵了。曾清纯得像朵雏菊,这么多年过去,青春年华逐渐流失,大龄未嫁的她,已是一个充满魅惑风情的女子了。就这么静静站在那里,近乎完美的身姿就像是一座巧夺天工的雕塑,远远望着,赏心悦目。可晏季匀的眼里却是没有惊艳的神色,而是一种淡淡的惋惜,异常的沉寂。他内心始终印刻着在澳洲时那个单纯美好的身影,与眼前的她,再也无法重叠在一起了,虽是同一个人,但却恍如隔世,有了不同的灵魂。

    沈云姿对于晏季匀的到来,丝毫不意外,假如他不来,她才会感到稀奇呢。

    抬眸间,眼波流光潋滟,轻柔地唤了一声:“匀,你来了。”

    她脸上的欣喜,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做了亏心事的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这份镇定,连晏季匀都自叹弗如。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姿,在浅浅的暮色中靠近她,距离一米之外,站定,神情淡然地注视,凤眸中的幽光略显复杂,俊美的容颜无比冷魅:“你的病,好些了吗?”

    沈云姿微微一愣,似是有些意外晏季匀居然开口第一句话不是在质问,而是关心她的病情,但这也让她心里暗喜,踏实多了。

    “最近我感觉好多了……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沈云姿温柔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凄凉:“因为我知道,假如我的病情迟迟不好转,你就不会放心地来见我。你这段时间刻意避开我,是想让我摆脱对你的依赖。所以我必须要振作,必须要走出抑郁症的阴影,才能靠近你……匀,别再怕我了,好吗?我不会再寻死觅活了。”

    “恭喜你,病好了。”晏季匀说着还向她靠近了一步,这动作使得沈云姿产生一种被暗示的心理,期盼地伸出手,想要挽住他的胳膊,但就在她触到他的衣服时,他的手肘却微微向后一摆……

    沈云姿神情一愕,深邃的美目里有着受伤的神色:“匀,你……”

    晏季匀嘴角依旧是若有若无的笑,但那双深沉如潭的眼,墨色越发浓郁,冷冽得好似结冰的湖水:“你是不是该对自己做的事解释一下?水菡今天去找你,但事情并不顺利,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原来如此。他刚才关心她的病好没好,竟是为了现在挑明了质问她。他不曾看懂如今的沈云姿,而沈云姿又何尝看懂过眼前这男人?【下午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