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1章:水菡见到母亲
    晏季匀以为沈云姿会准备好为她自己辩解一番,但出乎意料的是沈云姿居然很干脆地承认了。

    “是,我是盗用了水菡的照片。在她从这里搬走之后,我无意中捡到了那照片,刚好彭新华告诉我,我送去参加摄影大赛的作品被退回了,原因是我的风格不符合大赛的主题。我承认我很自私很无耻,但我已经向大赛提出请求,我会退出,照片收回,并且评委组也承诺不会将这件事传出去,是不是这样你还要觉得不够?非要我身败名裂,你才觉得满意,才觉得是为水菡出头了?”沈云姿眼含泪光,声音微微哽咽,悲恸的神情就像不远处正在凋谢的花朵一般凄凉。

    晏季匀紧抿着薄唇,半眯起的眸子凝视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忽地有种陌生的感觉……沈云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什么让她身上那些闪光的品质消失了?是她变了还是他从未曾了解过真正的她?

    沈云姿见晏季匀沉默,她内心也不好受,他是为水菡而来,这个理由让她不甘,嫉妒得心痛,长期压抑的情绪,假装出来的温婉大度,都在这一刻土崩瓦解!

    “呵,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觉得我跟以前在澳洲时变了很多?你看不起了对吗?你心里蔑视我的行为,是吗?”沈云姿一连串的问号,竟然都说中了晏季匀心头的疑问,可她脸上凄惨的笑容越发深刻了,激动地盯着他:“我是做错了,我不是好人,你不能原谅我吗?可你想想,谁敢说自己一辈子都不犯错的?是不是错了一次就不能改过自新了?如果这次我被你们毁了,我可能再也无法站起来!你现在只顾着水菡,你不会再爱我了,难道这不算事对我最大的惩罚?摄影是我唯一的能抓住的东西,你们也要企图把我逼出这一行吗?你们就那么渴望看到我活在黑暗痛苦中吗?我知错了我想改,默默的进行不可以吗?是不是要让我被那些人的口水淹死你们才满意!”

    沈云姿因激动而脚步不稳,说完已是跌坐在池子边的石凳上,掩面啜泣。

    晏季匀一直都知道沈云姿是个很好强的人,尽管在她抑郁症严重时期也没有低声下气地求过他,她的自尊心强,现在却这么主动地认错,对于她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她的质问,也让晏季匀心里有所触动……是的,每个人都会犯错,区别在于,犯错之后是否能及时悔改。

    他就这么伫立着,良久都不曾动一下,而她低声的哭泣,为这越来越浓的暮色增添了几分沉重。如果换做以前,晏季匀会温柔地劝慰她,但这一次,沈云姿的盗用照片的事太让他失望和心痛,让他心目中那个纯美的形象受到了污染。

    静谧得令人窒息的空气里幽幽地传来他低沉暗哑的声音,裹着一丝叹息:“你以后的路,好自为之吧。这次的事,我会尊重水菡的意见。”

    这岑冷飘忽的声音渐渐远去,话不多,但他的言行已经是最好的诠释。如果水菡要追究,他不会姑息沈云姿。而他与沈云姿之间今后的关系也会僵化。

    晏季匀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他没有停留,甚至不想进去看看晏家的其他人……这里比以前更加不堪,住的都是些恨不得将他踩死的人,亲情薄如纸,有什么值得他去看的?悄悄地来,静静地走。

    沈云姿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没有哭了,只是脸上还有泪痕,眼睛红肿,但却没有刚才那痴迷而悲痛的神色了,冷静异常,眸光中夹杂着一抹狠意:“尊重水菡的决定?很好……你对我,够绝情的。可是你不会想到,你那个老婆她不会站出来揭穿我了,她现在恐怕是躲你都来不及……幸福么?我都无法得到的东西,凭什么水菡能拥有?老天爷是公平的,我r子不好过,你们将会比我更惨,那一天马上就要到了,我到是想等着看,你们这对所谓的恩爱夫妻还能潇洒多久……”

    沈云姿自言自语,仿佛她已经看到一副期待已久的画面,而她想的那一天,对应了今天下午她对水菡所说的“很快就能知道她的筹码是什么。”

    那一天,是哪一天?水菡不知沈云姿所知,更不会想到这一天的到来竟是如此之快,

    水菡这一晚住在兰芷芯家里,这次,她当了一回鸵鸟,缩在房间里将自己封闭起来。兰芷芯因为要上夜班,回来很晚,进房间见没开灯,以为水菡已经睡下,便悄悄出去没有打扰,但水菡其实根本没睡。

    哪里能睡得着,脑子不听使唤的在转动,千头万绪,无法释怀,辗转难眠,前所未有的混乱。此刻最想见的是谁?晏季匀。此刻最怕见到谁?还是晏季匀。

    假设,乔菊和沈云姿所说的都是真的,假设炎月口服液的配方真是晏家从沈家夺走的,假设太公是被晏家人气死,外婆是被晏鸿章害死,假设晏季匀都知道这一切……

    这些假设,只是想想就能让人心生寒意,毛骨悚然。被她当成亲爷爷一样的晏鸿章,是凶手吗?她最亲最爱的老公,是知情人却又隐瞒着她吗?

    人,怎能忘了自己的根?如果一切都是真的,她如何面对晏季匀?就算她能理智地摒弃老一辈的恩怨,但与他之间还能像从前那么相处吗?

    水菡睡不着,晏季匀也睡得不安稳,带着孩子在君骋酒店里,他的专属房间,此时正在哄孩子睡觉呢。

    小柠檬刚洗过澡,香喷喷的身子依偎在晏季匀旁边,纯真无邪的大眼睛望着他,奶声奶气地问:“爸爸,妈妈怎么今晚不跟我们一起呀?妈妈去哪儿了?”

    孩子软糯的声音绵绵的,漂亮的小脸蛋上写满问号,惹得大人心生怜惜,疼爱地说:“妈妈今天很忙,要加班,就由爸爸给你讲故事,你乖一点,明天爸爸带你去逛商场,买玩具。”

    能出户外,对于小柠檬来说是件高兴的事儿,越是身子弱的孩子其实越会渴望外面的世界。

    “嘻嘻……那明天妈妈会跟我们一起去吗?”小柠檬眨巴着眼睛,满满的希冀。

    宝宝这么乖巧,不哭不闹的,还很容易哄,晏季匀放心多了,却也会越发心疼小柠檬:“当然了,我们明天就等妈妈下班之后,一起去吃饭,然后去逛逛,你想买什么都行。”

    “太好啦!爸爸你讲故事吧,我要听孙悟空大闹天宫。”

    “好,就讲这个。”晏季匀回答得干脆,心里暗暗咋舌,幸好这两天恶补了一下,不然还真讲不出来。虽然小时候也看过西游记,但时间太久远,他还需要再温习温习故事内容,这两天都有在网上下载西游记的一些文字片段,备着讲给宝宝听。

    房间里响起男人轻柔的声音,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多温和亲切,比春风还温暖,洋溢着身为父亲的骄傲,给宝宝讲故事也是他的一种骄傲,因为这说明宝宝更亲近他了,他能独自一个人带孩子,这是巨大的进步。血脉的亲情,在宝宝身上他又体会到了。

    =======呆萌分割线=======

    一夜未眠,水菡直到早上才眯了一会儿,可不到两小时就又醒了……她又做梦了,这次不只是梦到了在外婆的坟前那一幕,奇妙的是,梦里那个用包包打她的女人的脸,她也看清,确实是乔菊,可还有些零散的片段又浮现出来,她梦到妈妈在外婆坟前哭,悲伤痛苦地向她诉说着,然后妈妈变得很愤怒……这仍然是她小时候的事情,但是,水菡醒来之后努力在回忆梦里妈妈说了什么,可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昨天乔菊说漏嘴,是她以前用包包打水菡时,水菡只有八岁,那段记忆水菡失去了,现在记起,而她梦到妈妈在外婆坟前哭诉,是否也是真实发生过的事?为何她醒来就想不起妈妈说了什么?或许以前被乔菊打的时候,她脑子受过伤,遗忘的记忆不只是有关于乔菊的,还有别的什么重要的事情么?都是在八岁的那段时期。

    水菡在网上查过什么叫做“选择性失忆”——即是,当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脑部受到碰撞后,遗忘了一些自己不愿意记得的事情或者逃避的人或物。

    水菡忍不住想,假如她八岁那年患过“选择性失忆”,那么,是什么样的事情导致的呢,必定是有某件她不想记得的,十分特殊的,很不好的事情。

    妈妈到底说了什么啊!水菡捂着头,抓扯着头发,感觉自己处在爆炸的边缘,好像随时都会分裂一般。

    此时此刻,无论水菡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是她一念之间的事,没有对错可以来衡量。

    水菡花了二十分钟梳洗,见兰芷芯不在见,直以为她是又出去上班了。

    水菡神色匆匆地走下楼,身体里那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在驱使着她去见晏季匀……是的,她想通了,与其独自一人苦苦思索,不如直接问晏季匀,他究竟知道多少?晏家与沈家的秘密是否真如乔菊所说?在晏鸿章醒之前,只有问晏季匀才是最快的办法。水菡知道他昨晚带着孩子在君骋,她现在就要去找他。立刻,马上!

    兰芷芯如今住的地方是旧城区,在一片老旧的灰色楼房之中,街道狭小脏乱,外边的大马路上经过的车和行人都不多。但就是这样的地方,今天却显得有些不一样……哪里不一样?这来自于人们诧异而兴奋的表情和窃窃私语时那种犹如看电影般新奇的眼神。

    水菡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去注意这些,可是当她走到大马路边的那一刻,她却看到了一幕十分不协调的画面……

    一片灰蒙蒙颜色,低矮的楼房前,停着三辆黑色轿车……确切地说,中间那一辆,是加长型豪华轿车。像水菡这种对车一窍不通的人见到都忍不住会愣一愣,多看两眼……什么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这就是最好的体现了。不懂车的人也能感受到这车的不凡之处,完美的车身线条,仔细看才发觉不是纯黑色,而是近乎黑色的深蓝。充满了神秘和尊贵的气息,静静停在那里,彰显出沉稳与优雅并存的气质。车标更是能亮瞎眼——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并且是限量版,这是就连许多富豪都要望洋兴叹垂涎欲滴的奢侈品!

    难怪附近经过的人都会被勾起好奇心,议论着究竟是什么来头的车主,这么张扬,又是为何停在这老城区脏乱差的街道上?与周围的环境很不协调,它太惹眼了,就好比是一个绝世仙女降临到了人间,真实而又梦幻。

    水菡可没心情多欣赏,瞄了几眼就收回目光,焦急地张望着,等待出租车。

    有趣的是,那三辆车也在缓缓开动着,速度一致,一起开过来,那气派,简直帅呆了。

    在人们诧异的注目礼下,三辆车停了下来,中间的那辆幻影,正好停在水菡面前。

    什么情况?水菡错愕,随即皱起眉头继续往前走。她觉得车停在自己面前会挡着她拦出租,所以才会走开。可当她才迈开两步,“幻影”的车窗就摇了下来,随之露出一个男人的脸:“水小姐请上车。”

    水菡一惊,下意识地停步,回头,只见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望着她,车的后座还有个模糊的人影。

    水菡心生警惕,没多想,即刻回答说:“我不认识你。”

    说完就打算拔腿开跑,但这时车门打开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女声传来:“菡菡,我的乖女儿,你真的要走吗?是不是连妈妈都不要了?”

    这声音是……水菡的身影硬生生刹住,下一秒,猛地回头往那车里窜过去!

    车子的后座,可不正是水菡魂牵梦萦的那个女人吗?尽管这都快十年没见了,但水菡一眼就认出来,不会错,这是妈妈,是妈妈啊!【已更新8千字,下午还有。】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