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2章:细说真相!(加更求点月票)
    极度的惊喜……惊的成份占据了主体,水玉柔这么凭空出现,这种震撼的程度,超越了水菡的心理承受范围,一下子大脑陷入空白,石化了,就这么呆若木鸡地弯着腰望着车里的女人,完全忘记了反应。

    太不真实了,太虚幻了,这是真的么?幻想过无数次母亲归来时的场景,幻想过被母亲再度抱在怀里时多么的温暖,可是水菡做梦都想不到母亲出现的方式竟然是这样的排场!

    水玉柔一身贵妇的打扮,利落的短发,墨绿色长裙加黑色披肩,戴着一套闪亮的钻石首饰,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比尊贵的气息,慈爱而优雅的笑容挂在脸上,静静看着水菡,不急着伸手去拉水菡,而是给她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惊人的事实。

    水玉柔前段时间还是植物人,如今醒转不久,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清瘦了,脸色不好,但经过淡妆的修饰,弥补了她的憔悴,使得她的真实年龄得到很好的隐藏,并且还因这一股子的柔弱而流露出另一种风情。柳眉如黛,红唇丰润而性感,小巧精致的瓜子脸呈现出优美的轮廓,最令人无法招架的是她那双眼睛,真正的勾魂眼。怪不得彭娟曾说水玉柔年轻时是出了名的大美人,不少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其实仰仗的就是她这双眼睛。哪怕是如今的她已四十二岁,这从骨子里浸透出来的媚,拿时下那些死命地卖弄性感风骚的女人一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水玉柔这是天生魅惑,五官只属中上等,但这双眼睛只需要轻轻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产生无限遐想,勾动他的内心深处潜藏的欲望……

    水菡在发抖,不知是被吓的还是太激动了,总之,她现在耳朵里听不到周围的声音,视线里也只剩下母亲的脸,哆嗦的嘴唇颤颤巍巍的溢出一个微弱的音节:“妈……”

    因为感觉这太不真实,水菡连这一声妈都叫得格外飘忽。

    水玉柔慈爱地笑笑,比起水菡,她显得冷静多了,由此可见这女人的内心是多么强大。

    “菡菡,进来,到妈妈身边来。”水玉柔亲切的微笑,像磁铁似的吸引着水菡。

    失去了母亲多年,水菡内心的苦,早都堆积成灰了,希望在时间的消磨中一点一点淡化,可现在,母亲就在眼前,一如小时候那般,唤着“菡菡”。

    没错,这就是母亲的声音,是母亲说话的语气和神情,还有这无法代替的属于母亲的气息,血脉中的感应,全都在驱使着水菡。

    水菡呆呆地坐进车里,红红的眸子紧紧盯着水玉柔,一眨不眨,呆滞好半晌之后,水菡忽然抱着水玉柔,哇的一下放声大哭!

    “呜呜呜……妈……妈妈……妈妈……妈妈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妈妈了……呜呜呜……呜呜呜……”水菡彻底将心底的恐惧都释放出来,深入骨髓的哀伤,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好的发泄。

    母亲身上的体温,母亲的温暖,好想是那一块裹着婴儿的棉布,轻轻柔柔地将水菡的心包围起来,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疼爱着。

    水玉柔没有哭出声,但眼里也是泛红,温柔地抚摸着水菡的头发,浑身笼罩着母性的光辉,那目光里的爱,是骗不了人的。这次不是做梦也不是谁冒充,而是真正的,如假包换的水玉柔。

    水菡已经没了思考的能力,只知道抱着妈妈狠狠哭,浑然未觉车子开向了哪里,更是将自己要去见晏季匀的念头暂时忘记了。

    尊贵非凡的劳斯莱斯幻影,停在了一座独栋别墅跟前。这里的占地面积不会比晏家大宅小,并且还是背山面海的地方,直接就能看到海景,视野好,空气好,花园里犹如春天一般的繁华似锦,姹紫嫣红,令人如同置身梦境中,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房子的主人心思独特,栽种的花草全都是适合在这个季节绽放的,将那栋六层高的主体建筑围绕其中。葱绿的草坪修剪得整整齐齐,宽敞的游泳池里清澈透亮的池水一眼就能望到底。

    进入象牙色的大门,水菡顿时呆住了,只见左右两边站着两排穿着佣人服的男女,一共十个,全都是面带微笑,恭敬地冲着门口鞠躬,齐声喊:“恭迎太太小姐回家。”

    水菡感觉自己的脚都走不动了,甩甩头,用力咬咬下唇……真的痛啊。这不是做梦,是真的?

    水玉柔拉着水菡的手,神态自若地走进去,轻轻一抬手,佣人立刻下去忙活了。这架势,这阵仗,真的就是电影里的那样,在现实里上演了。

    气派而又独具风格的洋楼彰显出华丽奢侈的格调,室内的所有摆设和家具都是新的,从国外运回来的,精美得炫目,焕发着柔亮的光芒,比如有四座灯盏,底座是纯银的,客厅里那具比人还要高的座钟上镶嵌的各色宝石也是真品。

    目光所及的每一幅油画都是主人的收藏品,有的是高仿,有的是真迹,其价值难以估量,如若出现在拍卖行,必定会让人为止振奋不已。

    炫富,这就是典型的炫富。但在炫富的同时又恰到好处地体现出了主人的高品位和令人望尘莫及的财力。纵然水菡在晏家待了几年,见识的东西也不少了,可依然是被眼前的一切给震住,嘴都张成了“O”型,惊讶万分。

    水玉柔缓缓地走在水菡右侧,拉着水菡的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到半分钟,佣人就将一杯热气腾腾的花生浆送到水菡跟前。

    就是花生浆,鲜榨的。闻着这熟悉的香味,水菡红肿的眸子望望水玉柔,哽咽着:“您还记得?”

    水玉柔点点头,将花生浆捧起来,搅动勺子,然后送到水菡嘴边:“妈妈从来没忘记过,你小时候最爱喝的东西就是鲜榨的花生浆。”

    水菡心里又是一阵激动,没错,她小时候最爱喝的东西,连晏季匀都不知道是什么,她没有说过。

    水菡一张口,喝下这一勺,眼里的泪花顿时又涌出来了……花生浆里不是加的砂糖,而是加的蜂蜜。这是她小时候的习惯,这么多年过去了,妈妈还记得这么清楚,怎能不让她感动流涕。

    咕咚咕咚……水菡将杯子里的花生浆全都喝光了,满嘴都是汁,舔舔唇,可爱的小动作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水玉柔爱怜地笑笑,拿起一张纸巾为水菡擦嘴,浓浓的母爱全都在她的眼神里……母亲面前,孩子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她会不由自主地呵护。

    如果说先前的水菡对于水玉柔还有着那么几分生疏,那现在,这生疏已经悄然化解在这一杯香浓的花生浆里。血液里在召唤亲情,水菡直到此刻才能相信这是真实发生的,不是幻觉。母亲她,真的回来了。

    可随之而来的疑问太多太多。

    “妈,这些年您去哪儿了?为什么都不联系我?为什么您一回来就有豪车有豪宅?您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啊?您找到我爸爸了吗?妈妈……”水菡急切地问,恨不得能钻进妈妈脑子里去将所有的记忆都读取,就能马上知道全部了。

    水玉柔轻笑着将披肩放下来,露出她美丽的颈脖,那项链上的钻石吊坠越发的耀眼了……

    “菡菡,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呢?这些年,我发生了很多事,一言难尽啊……不如这样吧,你就留下来,一会儿我做几道你爱吃的菜,我们慢慢聊,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母亲温柔慈爱的面容近在眼前,如春风化雨般滋润着水菡的心,好暖好润,有着难以抗拒的力量。

    水菡的意识还处在混乱中,迷迷糊糊的点头了,娇憨的笑容,有点傻气,可这是一个渴望母亲的孩子最真实的表达。她就是高兴到只剩下傻笑了。

    佣人又送来了精致的点心,都是水菡没吃过的,光看就能让人流口水了,水玉柔还亲自喂水菡,让水菡仿佛回到儿时那般,被母亲宠溺着的小吃货。

    水菡嘴里塞着点心,粉腮鼓鼓的,嘟哝道:“妈……我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再回来陪您?我……我都已经结婚了,还有宝宝啦,我想……”

    “菡菡……”水玉柔嘴里唤着,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拿着一块点心又放回盘子里去,脸上温和的笑意竟是渐渐凝结,表情沉了下来,语气里多了几分凝重:“菡菡,你要走,我也不拦你,但是,有些事我必须现在就告诉你。”

    “什么事?”水菡在问出这几个字之后,心里陡然抽搐了一下,脑子也清醒了几分……对啊,妈妈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她问晏季匀去,不如直接问妈妈。

    “妈……外婆她……”

    水菡刚一张嘴,又被水玉柔打断了,此刻这位慈母的眼中褪去了温柔,取而代之的是刺刀般的凌厉眼神,强烈的恨意涌现:“我跟你说的就是这些事。我已经知道你的老公是谁了,晏家的继承人,炎月集团的总裁,晏季匀。可你知道沈家和晏家的关系吗?曾经在你小时候,八岁那年,我在你外婆的坟前告诉过你,但那天我们也遇到了乔菊,她用包包打你的头,包包里被她放了重物,结果你脑部受到外伤刺激,醒来之后,你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你将那一段时间的发生的事情都忘记了,但其他的事你都记得很清楚。医生说,你是选择性失忆,因为你的大脑不想记得某些让你感到痛苦伤心的事,所以有些被你的大脑自动屏蔽了,导致你想不起自己被乔菊袭击过,也想不起我跟你说过,晏家,是沈家不共戴天的仇敌,我的外公,也就是你太公,是因晏家夺走了我们家的一纸中药配方而气死的,你外婆外公的死,是晏鸿章派人去放火,烧死的人除了你外婆外公,还有我的亲哥哥,嫂子!还有……我当时在带着你逃出火海时,你才一岁多,而我只来得及将你救出来,你的亲姐姐,却……却……葬身火海!”

    清脆而又愤怒的尾音还在静谧的空气中回荡着,这番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将水菡的意识轰炸得稀巴烂!

    死一般的寂静,只听见水菡心脏猛跳的声音,嘴里那咬了一半还剩一半的饼干,就这么掉在了地上……

    人命……这是多少条人命!太公,外婆外公,舅舅,舅妈,亲姐姐……她居然还有个亲姐姐?

    即使是一条人命都足以让水菡喘不过气,何况是数条?

    血液,逐渐冰冷,水菡剧烈起伏的胸脯在急促地呼吸着,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望着母亲惨痛的表情,水菡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无话可说,唯有一个声音在脑海里反复呐喊: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最诡异的是,水菡在这一秒竟然会希望这是梦……

    但水玉柔接下来的话又打破了水菡的幻想。

    “菡菡,你看……”水玉柔撩起了自己的裙子,将胸前的肌肤裸露在水菡的视线。

    一颗凸起的红痣,在水玉柔右胸。她抓着水菡的手,让水菡摸到,感受到这一颗痣的真假。

    仅仅是这样还不够,水玉柔说:“在你小时候,每次都问我,爸爸在哪里,我说你爸爸是外星人,你还记得吗?有一次你晚上闹着要吃花生浆,我半夜起来给你做,结果不小心摔倒,吓得你赶紧去敲邻居的门……他们把我送去医院……但自从那之后,你再也没有大半夜闹着要吃花生浆了……”

    水玉柔说的全是只有水菡和母亲一起经历过的事情,由不得水菡怀疑这女人不是水玉柔。而事实上,确实没假。

    水玉柔急匆匆说完,紧紧抓着水菡的手,痛惜地问:“孩子,现在,你是不是还要坚持去见那个男人?”【已更一万二,今天还有8千字更新,晚上亲们来看哦。】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