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3章:惊人的事实
    见不见?水菡还没来得及消化母亲所说的这些事,却面临着一个残酷的问题……见不见晏季匀?

    水菡惨白的小脸失去了血色,浑身冰凉,瑟瑟发抖……不是因为真的冷,而是太过震惊和恐惧。从小的记忆中就没有亲人的存在,原来是她真的在八岁时患过选择性失忆,忘记了母亲曾说过了关于家族的惨剧。死了那么多的人,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与她是至亲,却都死在了晏鸿章派去的人手里么?

    血淋淋的真相,让水菡喘不过气来,她不敢想象自己见到晏季匀时会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

    可是,她爱他啊,这份深入骨髓的爱,她早已经割舍不下了。与他之间经历的分分合合喜怒哀乐,不管是伤痛还是甜蜜的回忆,都是她生命的烙印。能够不见么?能够做到就此两清,彻底分开么?

    水菡陷入痛苦的泥沼之中,望着水玉柔,水菡两眼泪水涟涟,却是已哭不出声音了,只剩下滚烫的眼泪决堤。

    心如刀割,比死了还痛,比以前任何的痛苦都要强烈!她能背负着家族中那么多的人命继续当晏季匀的妻子吗?

    以前看电视看小说,每当看到这种涉及到老一辈恩怨时,总会感慨地说:都是过去的事了,老一辈的事了,何必再计较呢,不如宽容一点。

    事情不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说什么都可以,但真正落在自己身上时才会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煎熬。仿佛自己的一颗心已经被撕裂掰开成两半,一半边向着死去的亲人,一半边向着晏季匀,两股力量在不停争斗,她疯狂的挣扎却只能陷入黑暗的深渊,无论怎么选择,她都是错的。她该怎么做,怎么走这条路?

    “涵涵,乖女儿,我知道你心软,你太善良了,你狠不下心跟晏家划清界限,是吗?那好,你现在就打个电话问晏季匀,他对当年那些事,知道多少?虽然我没有与晏季匀和晏鸿章面对面,但我可以肯定,晏季匀一定知道什么,他一定是故意瞒着你的!你问问清楚就明白你到底跟了一个怎样的男人,他在骗你,他和晏鸿章联合起来骗你的!娶你进门,不过是为了将来丑闻被爆出来的时候可以多一个狡辩的理由,如果我猜得没错,晏鸿章就是想利用你,假如外界知道炎月口服液的配方原来不是晏家的,他们到时候也可以说沈家和晏家原本就有协议,你嫁过去就是最好的证明!孩子,你太傻了,人心险恶啊……你不能再回去那里,你不能丢下妈妈啊,女儿!”水玉柔越说越激动,脸上的妆容因为哭泣眼泪而花掉,这么痛心疾首满腔哀恸地看着水菡,使得水菡那颗滴血的心更加地痛了。

    浑浑噩噩之中,水菡拿起了手机,给晏季匀打电话……她确实要问个明白,在得到晏季匀亲口证实之前,她不会下决心离开他的,不问,否则她死都不甘心!

    电话里传来男人略带惊喜的声音,低沉浑厚,带着安抚人心的力量:“老婆,你在哪里?要我过去接你吗?”

    水菡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捂着嘴,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控,强压下喉间的哽咽:“晏季匀,我问你一些事……你要……要诚实回答我。你是不是知道晏家和沈家之间的秘密?是不是晏家因为从我外婆那里抢走了炎月口服液的配方?我外婆的死是不是跟你爷爷有关?这些你都知道吗?你告诉我啊!”

    水菡一口气说完,趁着自己还有勇气问的时候。

    电话那端出现了可怕的寂静,他的沉默,每过去一秒都是对水菡的凌迟。

    晏季匀此刻正在童菲家,刚把小柠檬送过来……他要忙公事,总不能把孩子也一直带在身边,交给童菲照顾,小柠檬也乐意。

    水菡的话,在晏季匀耳边轰然炸开,整个人都石化了,僵硬着,无法动弹。

    冷静如他这样的人都被水菡的几句问话惊得无以复加,没时间多想,直觉水菡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老婆,你在哪里?有什么事等我接到你再说,好吗?”

    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生硬,可在温柔之余仍然是抑制不住的颤抖……他此刻担心的不是家族丑闻暴露,而是担心水菡出什么事,她必定是遭遇到了什么才会突然间问出如此令他惊骇的话。

    “不,我现在就要听,你说……你回答我啊!”水菡嘶哑的声音在吼,她不敢去相信晏季匀的犹豫是因为她的问题触及到了他隐瞒的真相!

    “老婆……你……”晏季匀死死捏着手机,心急如焚,只恨不得能立刻飞到水菡身边向她解释,可她却偏偏不说自己在哪里。

    “是,晏家的炎月口服液配方,是当年我爷爷年轻的时候,从你外婆家偷回来的。后来……很多年之后,你外婆和我爷爷又因为这件事而发生了争执,你外婆一气之下威胁我爷爷说她要去向外界公布这件事,所以我爷爷就派人去你外婆那里……”

    晏季匀还没说完,水菡已经听不下去了,对着手机一阵哀嚎:“所以,都是真的了?你爷爷为了灭口,为了永远后患,派人放火把我外婆家都烧了,烧死我的亲人……你们……你们是魔鬼,是刽子手!你早就知道,可你却瞒我瞒得这么苦!我不想见到你,我有自己的家,我有妈妈,我不再是晏家的人!”

    撕心裂肺的怒吼,耗尽了水菡全部的力气,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手机掉在地,意识瞬间陷入癫狂……

    原来都是真的……原来晏季匀都知道却还一直瞒着她!她就像个可笑的傻瓜被蒙在骨里,要不是妈妈今天对她道出了真相,她还会傻乎乎地将晏鸿章看成亲爷爷!天啊……她都干了些什么?难怪乔菊会说她是沈家的罪人,她真的是该死,居然相信踩在亲人的鲜血上踏进了晏家的门!

    晏鸿章为什么会让晏季匀娶她,晏季匀为什么最后终于答应,这答案,水菡到现在才明白了。原来她是被当成棋子,老谋深算的晏鸿章,目光长远,做事滴水不漏,先让晏季匀将她娶进门,以后若是有人问起配方的事,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晏沈两家交好,早有婚约,这样别人还会说什么吗?晏家的声誉会得以保存。

    水玉柔看着水菡这伤心欲绝的样子,她也难过,坐在水菡身边低声啜泣,心疼地为水菡擦去眼泪,嘴里喃喃低语:“我可怜的孩子……”

    晏季匀在极度狂暴的情绪中还能抽离出一丝冷静,吩咐洪战马上去查水菡的位置,利用手机的定位功能可以查到。

    水菡说她和水玉柔在一起,这太不可思议了,对于晏季匀来说,这才是最惊天动地的消息!

    童菲从厨房出来,见晏季匀站在屋子中央傻呆呆的,那眼神活像是撒旦降世般恐怖异常。

    童菲不由得吓了一跳:“晏少,你这是怎么了?”

    晏季匀纷乱的大脑闪电般回神,急匆匆对童菲说:“麻烦你帮我照看好小柠檬,我要去找水菡!”

    “呃,好啊……”童菲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点头,等发现不对劲,晏季匀已经消失在了门外。

    啥意思呢?他刚说要去找水菡?水菡现在不是应该去上班了吗?但晏季匀的神色分明让人感觉出他很焦虑,发生什么事了吗?

    童菲的心没来由地抽了抽,随即听到小柠檬在说:“姨姨,我爸爸呢?”

    童菲纠结的表情立刻变得阳光起来,抱起小柠檬,亲昵地啵儿了一口这白嫩的小脸蛋,诱哄地说:“你爸爸忙工作去了……来,阿姨给你做了好吃的瘦肉粥!”

    “嘻嘻……好香啊……姨姨……”小柠檬闻着肉粥的香味,舔舔小舌头,馋嘴的样子可爱极了。

    大人总是习惯将所有的风雨都挡在他们心中那一块宁静的港湾之外,即使发生了大事,他们都不愿意被年幼的小孩知道。善意的欺骗这时也是对孩子的一种爱,就像现在,小柠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能开开心心地喝粥,他此刻纯真无邪的笑容,就是父母在竭尽全力要保护的……

    晏季匀的专属座驾在公路上高速飞奔,闯了无数红灯,一路狂飙向目的地。

    查到了水菡的位置,晏季匀一刻都不想耽搁,他必须知道水菡怎么了,水玉柔为什么会出现,她不是应该在文莱皇宫里吗?她不是植物人吗?

    文莱皇宫……

    晏季匀一边狂飙一边给亚撒打电话,当亚撒听到这消息时,他也惊呆了。

    “匀……我敢肯定水玉柔就是我在皇宫里见到的植物人,但或许就那么凑巧,我前脚踏上飞机,她紧跟着就醒了,一定是邵擎封锁了消息,所以我们才不知道。”亚撒略显紧张,他感觉出晏季匀现在情绪很不正常,他不知道究竟晏季匀要干嘛。

    晏季匀挂了电话,一个冲刺,拐弯,再冲!随着一个急刹车,他停在了一栋豪华别墅面前……手机定位系统显示水菡就在这里!亚撒刚才的话提醒了晏季匀……不错,植物人可能永远不会醒,但也有可能一下苏醒过来。文莱皇宫里的水玉柔出现在这里,看似是太荒谬,但联想到邵擎的身份,他要将水玉柔带回国,完全可以避开有心人的耳目![已更一万五,12点还有一章。]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