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4章 爷爷醒,宝宝被劫
    眼前这高大气派犹如宫殿似的别墅,其规模一点都逊色于晏家大宅。古铜色的铁门仿佛一道厚厚的墙,隔绝了内外两个世界。晏季匀一遍又一遍地按着门铃,却久久不见有人出来开门。他结实有力的拳头捶打在铁门上,高声呼唤着水菡的名字……

    “菡菡,你出来!”

    “老婆,你先开门再说,你听我解释!”

    “……”

    无数遍的重复着,直到声音都嘶哑,这冷森的大门才悄然打开,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女佣冷冰冰地说:“进来吧。”

    晏季匀一头扎进去,没心思欣赏这里的华丽奢侈,直奔向花园里那个熟悉的身影……

    “菡菡!”晏季匀狂奔而来,一把将水菡抱在怀里,但是,却没有得到她热情的回应。

    水菡像是木偶一样站着,僵直着背脊,披头散发,满面泪痕,惨白的小脸如死灰般令人心疼。

    “菡菡,你说话啊,我是你老公,我来接你了,你别这样,你说说话!”晏季匀轻轻摇着水菡的肩膀,生怕一个大力就将她捏碎了。

    晏季匀只顾着水菡了,看到她完好无损地站在面前,他的心放下了一小半,但她现在的情况太让他担忧了,像丢了魂儿一样。在他眼角余光能企及到的地方,缓缓的,一个中年女人的身影靠了过来。

    水玉柔重新梳洗过一番,脸上重新化了妆,衣服也换过了,浑身上下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只有她双眼红肿能让人联想到她或许哭过。

    晏季匀的视线瞬间被定格,落在这渐渐走近的女人身上,一下子难以移开……这张脸,这眼神这姿态,即使过去好几年,他依旧能一眼认出并肯定,这个女人,真的是水玉柔!

    容貌可以整,身材可以整,但这种天生媚态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别人模仿不来的独特韵致,尤其是那双眼睛,哪怕是她不刻意,也能自然散发出勾魂的目光,浑然天成的媚骨,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水玉柔了。

    红颜祸水,水玉柔年轻时是祸水,到了四十多岁还是风韵犹在,但在晏季匀眼里,这张脸,是世界上最恶心最丑陋的脸!

    水玉柔轻飘飘地走来,默默打量着晏季匀,对上他利刺一样的凤眸,承受着他憎恨的目光,她也回报以同样仇恨的眼神。两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对上,时间空间都陷入了死寂。

    就是这张脸,迷惑了父亲!就是这个女人导致了他母亲的死亡!晏季匀心里在狂吼着,愤怒如海啸涌来,在身体里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撕扯着他的理智!嗜血的冲动浮现在他瞳仁里,那一片赤红,像是凶兽,充斥着恐怖的气息。

    濒临灭绝的理智,最终是被一丝丝暖流所压制……这是源自于晏季匀对水菡的感情……不,至少现在不能让水菡知道他母亲是因水玉柔而死,否则,他和水菡或许真的就走到了尽头再无挽回了,与她之间此时此刻万万不能再加深仇恨。

    忍……晏季匀狂暴的愤怒在胸臆里冲撞,终归是被他绝强的意志力压住了,只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晏季匀高大的身躯也禁不住有那么微微的颤抖。

    水玉柔率先打破了僵局,倨傲地睥睨着晏季匀:“晏展松的儿子?还不错,只可惜是生在晏家,如果是别家的儿子,我女儿跟你或许还能幸福地白头到老,可你偏偏是晏家的人,你也知道晏沈两家是不可能结合在一起的。放你进来,是让你看看我女儿的决心,也让你死心,别再妄想再利用她的单纯善良。以前她是没爹没妈在身边,但现在不同了,我回来了,她不会再当晏家的棋子,不会再是你们利用的工具。人你也看到了,你走吧。”

    水玉柔这话不只是说给晏季匀听,更是说给水菡听的。这个看似瘦弱的女人内心无比强大,在十分钟之前还哭得肝肠寸断,但此刻却已经收拾好情绪了,面对晏季匀,她的气势竟也不输。

    晏季匀没当场揭露水玉柔当年做的事,是考虑到了水菡的处境,不想在这时候加重水菡的心里负担,但不代表他会乖乖听水玉柔的话。

    “走?可以啊,我没打算来在你这里吃饭,我只是来带走我老婆,要走也会是我和她一起离开这里。”晏季匀淡淡的口吻里有着绝对的坚定,冷冽的目光从水玉柔身上收回,转而落在水菡身上,紧紧锁住眼前这惨白的小脸,他的心好痛,同时也有几分沉重。

    “老婆,我隐瞒了你那些事,并不是害怕你仇恨晏家,我是不想你活在仇恨里挣扎,不想你因此而不开心,你明白吗?爷爷夺走你外婆家的配方,是他一生中最悔恨的事情,可他对你的疼爱是真心的,你难道感觉不到吗?晏家,爷爷最疼爱的就是你和小柠檬!还有,爷爷当年派人去你外婆家,确有其事,可派去的人只是为了跟你外婆谈判,不是为害人。爷爷那时都不知道你外婆出事了,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是出了意外,再后来就见到了你……为什么你会说是我爷爷害死了你的亲人,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是你妈妈告诉你的对吗?你就只听她一面之词就相信了,这可是人命关天,你不能在没证据的时候就给晏家定罪啊!”晏季匀几乎词穷了,俊脸上的沉痛焦急,在水菡空洞无神的眸子里越发浓郁了。

    晏季匀现在说的都是实话,可在眼下的情况,就算是真的,听在水菡耳朵里也会成了刻意狡辩,得不到她的信任了。

    水菡愣愣地望着他,木然说:“你欺骗过我,那么重要的事你都瞒着我,现在你让我怎么信你?我还敢信你吗?”

    这质问,竟是让晏季匀一时难以反驳,语塞,犹如针扎一样难受……是啊,他要如何让水菡相信呢?水玉柔是水菡的母亲,他是水菡的妻子,她该信谁?他对她来说,还有信任度吗?

    晏季匀也是人,不是神,在这一秒,他真的有种百口莫辩的痛苦,偏偏爷爷还没醒来,无法对质,而他也不会相信是爷爷害死了水菡的亲人……那是几条命,一条命就是一座山,谁能背负得起?

    水玉柔冷哼一声:“晏季匀,你傻了吗?水菡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会骗她?我就是当年从火海里逃出来的,我还有个女儿比水菡大一岁,我没来得及救她……结果她也死了,她当时才三岁啊!晏鸿章简直不是人,为了灭口,要将沈家赶尽杀绝,如果不是我带着水菡逃出来,我们母女早就不在人世了!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我说的话,我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吗?如果不是这样的血海深仇,我会对晏家恨之入骨?不仅是我,就连乔菊都知道是晏鸿章是凶手,水菡不只听我说,她还听乔菊说过了,就在昨天,你不信可以回去问问你奶奶,看她会怎么回答你?呵呵……我跟水菡分别近十年才能再在一起,我绝不会让你抢走我的女儿,你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水玉柔两手一扯,将水菡拉过来,怒视着晏季匀,一副要与他死杠到底的架势。

    晏季匀内心震骇,原来水菡昨天就见过乔菊还听到到某些事?难怪她会去兰芷芯家过夜,就是为了逃避他吗?她这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这小女人该有多苦啊!

    晏季匀倏然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一下,狠狠咬牙,任心痛在身体里肆虐,他没有上前来硬抢……

    数秒之后,晏季匀睁开眼,两道温和而又充满疼惜的目光凝视着水菡:“老一辈的恩怨,我们真的要这么继续背在身上过一辈子吗?要让仇恨伴随我们一生吗?我爷爷是不是凶手,还有待调查,而我更是没害过你的家人,我是你丈夫,是宝宝的爸爸,你难道要因为老一辈的仇而拆散我们的家庭吗?这么做,是否值得?”

    他轻柔的语气,眉宇间流泻出的悲恸,墨色的凤眸里,那柔情,浓得化不开,生生地扎进水菡心里,让她近乎崩溃的意识有了缓解,被压制的爱意隐隐有了复苏的迹象,心也不似刚才那么混乱了,竟是不由自主地移动了一下脚步。

    可就是这么一动,她已经被水玉柔拽住,耳边响起母亲的哽咽:“菡菡,女儿……你难道要跟他走?你不要妈妈了吗?你这是……这是要把妈的心都伤透吗?菡菡……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就不再是我女儿……菡菡……菡菡……”

    母亲的呼唤,勾动着水菡血液里的亲情,久违的母爱,她怎能舍得?

    可眼下,她必须做出选择……家族与晏家的仇恨是无法消除的,她选择一方就必定会失去另一方。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无辜的她被推到了悬崖,只要一阵风吹来都能将她吹落无尽深渊!

    “妈……我……”水菡动了动嘴唇,心如刀绞,在母亲充满温柔和母爱的注视下,她如何能狠心地走?一走就代表再不能回头了,她将会失去母亲,永远的失去母爱……

    终于,水菡顶不住,颤颤巍巍的身子依偎在母亲身边,气若游丝地说:“晏季匀,你走吧。”

    短短六个字,让晏季匀浑身一震,竟是倒退了一步,眸中的痛色深浓,呼吸陡然一窒:“老婆……”

    “我现在无法面对你,你不要逼我。我一看到你,就会想起我那些死去的亲人们,想起你对我的欺骗……别跟我说是善意的谎言,不管是什么居心,都已经伤透了我,别再劝我了,你走,你走……”水菡说出这些话,悲痛欲绝,每个字都是在剜自己的心啊!

    有那么一秒,晏季匀真的很想冲上去说自己的母亲是怎么因水玉柔而死的,很想以此来告诫水菡不要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很想说自己在婚后分居那三年就是在消磨心中的仇恨,他是做到了,可水菡却又陷进去……

    也或许,水菡在得知这件事之后,对晏家的仇恨会减少一点,毕竟她母亲也曾那么卑鄙地当小三,被抓住,间接导致另一个女人的死亡……

    但是,这种以毒攻毒的方式,晏季匀不想用,他狠不下心在水菡血淋淋的伤口上再扎一刀。

    忍,还是只能忍!痛到快疯了还是要忍着别说!

    默默的,晏季匀凝视着水菡,他的脚步却在倒退,一步接一步……

    “好,我给你时间,今天我不为难你了。你冷静冷静,我改天再来看你。希望你多想想我们的家,想想还有我和孩子在等着你回来……”晏季匀嘶哑的声线里带着悲伤,尽管不想,可不得不承认,现在水菡和他都需要冷静,而她现在根本不愿跟他走,强求的话,还会适得其反。

    忍痛留下水菡,天知道晏季匀多么痛苦,他相信水菡跟他一样的痛,而这痛,目前的他和她,都无法得到解脱。

    晏季匀的手机在这时响起,响了很多声,他才接起来。

    他距离水菡已经有好几米远了,但还是能看到他的脸色陡然大变,似是有什么惊喜发生。

    “太好了,我马上就来!”晏季匀激动的挂了电话,冲着水菡大喊:“老婆,等我,很快就来接你!我来的时候,你一定要跟我走!”

    他带着满满的情意和希冀喊出来的话,仿佛有种奇异的力量能将空气都带起一阵旋风,飘进水菡的耳膜,那绵绵的情意和坚定的决心,温柔而霸气,深深地激荡着水菡的心……在他转身跑向大门,水菡憋在眼中的酸胀也决堤,终于泪如雨下……

    水玉柔到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水菡没跟晏季匀走。

    水玉柔不只内心强大异常,她的意志力更是惊人,在刚刚面对晏季匀时,她有一件事配合得很好……她半个字都没提关于她与晏展松的事,更不提晏季匀的母亲。因为,她很笃定的是,晏季匀一定很在乎水菡,一定没将当年在别墅她被抓歼在床的事告诉水菡。

    水玉柔赌赢了,确实晏季匀没透露一句。

    晏季匀刚才接到的电话是杜泽涛打来的,这一次,真正的是晏鸿章醒了!

    晏鸿章能在这时醒来,绝对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晏季匀仿佛看到了曙光……一半出于对爷爷的关心,另一半是觉得,既然爷爷醒了,水玉柔也出现,那么当年的事就该有个清楚的轮廓了吧,如果是有误会,解开了就能让他和水菡心里的负担卸下一半。只要不牵涉到人命,只是配方的事,相信水菡不会那么失去理智的。

    其实水玉柔之所以那么恨晏家,就是因为有人命在那摆着,如果只是配方的事,她不会傻到要断送女儿的幸福。她的母亲沈玉莲和父亲,以及其他的亲人,都死在那熊熊火海里,那是她的噩梦,也是最不能释怀的仇恨!

    “妈妈……我的心好痛啊……妈妈……好痛……好痛……呜呜呜……好痛……”水菡抱着水玉柔痛哭,可怎么哭都无法让悲伤减少一点,哭得几乎昏厥过去时,却听水玉柔说……

    “菡菡,妈知道你很痛苦,这只是暂时的,过不了多久就没事了,你还有宝宝啊。妈不是说了吗,就算你离开了晏季匀,你还是能跟宝宝在一起生活,我们一家人团聚……”

    水菡心头一震,猛地抬头,抽噎着问:“宝宝……晏季匀不会放宝宝走的,可是我不能跟宝宝分开,我……”

    “放心,妈会给你一个惊喜的,很快你就能见到宝宝了。”水玉柔轻声安抚,眼中闪过一道胸有成竹的精光。

    水玉柔为什么这么说?当然不是虚的,而是实话……

    晏季匀正开车赶往医院,从这门口出去不到三分钟就遇到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与他擦身而过……这一秒,他根本没注意这辆车。实在太普通了,这种车很常见,谁会去在意?

    晏季匀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居然是童菲的电话号码?

    童菲没事是不会打晏季匀电话的,他记得上一次童菲打电话是告诉她水菡被黑帮的人误以为是贩毒的给带走了,这次又是什么事?

    晏季匀忽地一阵心慌,接起电话之前都有隐约不安的预感。

    “晏……小柠檬被……被……抓走了……那个人说他是水菡的……父亲……”童菲说话很吃力,就跟要断气了差不多,显然是受伤了。但她的话清晰地传到了晏季匀耳里,极度的震怒之下,晏季匀差点撞上了路边经过的行人,方向盘急得一甩,险险避过,车子在刺耳的急刹车声中停下了。

    “童菲,你说什么?你再说清楚一点,童菲!”晏季匀急切地低吼,但童菲没力气再说话了,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

    晏季匀背上惊出一身冷汗,几乎是不用想就能猜到,假设真是水菡的父亲带走了小柠檬,那么,多半是会将人带到刚才他去的别墅,而现在他急着去医院看爷爷,这件事也很重要。

    小柠檬……爷爷……两边都是迫在眉睫,他这车该向前开还是调头?【两万字更新,大家看得过瘾就投点月票吧,现在取消双倍月票了,随时可以投!今天更新这么多才涨那么少得可怜的月票,实在是令人的心……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