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6章 公司易主
    邵擎这样的男人,心性坚若磐石,老练豁达,但同时又能兼具对周围人和事的掌控和布局。

    这套餐具的设计者就是他,心思巧妙之极,而见到水菡时,他还能保持镇定,一点都不会像电视里演的那种见到就抱头痛哭兴奋得恨不得跳起来……

    沉稳到这种地步的人,只能说,绝对是个可怕的深沉到极点的人,否则他怎会让晏季匀都吃亏……水菡的手机,是他事先就吩咐水玉柔别关,就是要让晏季匀找到水菡,调虎离山,他才好去带走小柠檬。

    他成功了,算计得点滴不漏,轻而易举就达到了目的。

    水菡局促地望着这男人,她喉咙里有个音节卡住,迟迟喊不出那一声“爸……”

    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真是她父亲?那为什么沈云姿又会知道,并且还有照片?

    这疑问,水菡暂时压下了,只因父亲和母亲都太热情了,她碗里都是菜堆满了,而小柠檬也是十分受宠,有专门为小孩子准备的饭菜,很适合这体弱的小家伙。

    “菡菡,怎么不叫爸爸?”水玉柔一边夹菜一边问。

    水菡脸一热,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瞄着那个男人,小声地喊了“爸爸”。

    “玉柔,你看这孩子,多害羞,就跟你当年一样,脸皮薄!”男人爽朗的笑声中又夹杂着对水玉柔的宠溺,两人之间眼神的交流和互动,俨然像一对热恋的小情侣,实在太让人羡慕了。

    水玉柔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咱家菡菡是我生的,当然有些地方跟我很像啦,女人嘛,害羞一点有什么不好?以后我们住在一起,时间长了你就知道菡菡活泼起来会很调皮的。”

    “调皮也好啊,菡菡明年才二十三岁,这么年轻,就是应该活泼开朗,好好享受青春才对。”邵擎略带沧桑的声线有种柔和的质感,虽然淡淡的口吻,但也能听出他对水菡的宠爱。

    父母都在亲切地聊着,这桌上没有冷场,水玉柔和邵擎之间很有默契,两人有时不需要多话,只是眼神的交汇就能知道对方的意思,他们现在都能看出来水菡和小柠檬不习惯这里,可他们却不提这事,尽量用温情的语言和关怀来让水菡母子适应这里的气氛。

    水菡开始还感觉有点尴尬,不自在,但一顿饭吃下来她体会最深的就是母亲和父亲之间是真的有着深厚的感情,她为母亲感到高兴,同时也暗暗地对邵擎有了好感……父亲兴许当年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所以才会离开她和母亲的,现在能对母亲这么好,总算他还是个重感情的人。只要母亲开心,水菡也会欣慰。

    吃完饭,就是到了邵擎和水玉柔向水菡解释的时候了,刚才吃饭时水菡都憋得很辛苦,太多的疑虑在心头,现在她需要父母为她解惑……母亲为什么失踪了那么久?发生什么事?如何找到父亲的?父亲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沈云姿与沈家有什么关系吗……等等问题,水菡必须要弄清楚。

    =======呆萌分割线=======

    医院。

    晏鸿章所在的病房里十分清净,因为他醒来的消息现在还被封锁,就连晏家的人都不知道。这当然是晏季匀早就安排,杜泽涛会在晏鸿章醒来的第一时间就通知晏季匀。

    病房的窗户只打开一条缝儿,投进来少许新鲜空气,窗外的几棵大树在晏鸿章进来时还是葱绿的颜色,现在已是转为淡黄。虽然这才月余的时间,但却是换季了。

    病床上的老人瘦了很多,精神萎靡,面无血色,苍白的嘴唇有些干裂,晏季匀正将他扶起来喂他喝水。

    “爷爷,喝点水……”晏季匀的声音几不可闻,紧蹙的眉宇间含着三分喜悦七分心疼。

    晏鸿章大难不死,本是侥幸了,能渡过昏迷的这段时间,他的身体状况很差,即使醒了也很快要面临一次心脏手术,他的冠心病还令人担忧啊。

    如今的晏鸿章可真正的是风烛残年,昔日那个意气风发强势无匹的男人,现在连喝口水都要人帮忙,脆弱得像是随时都会散掉似的。这不禁令人感叹,人类很渺小,不管你曾是多么风光无限,最终都敌不过岁月的侵蚀,从前的光芒四射,无数人敬仰崇拜,财富名利地位样样不缺,可总有一天你会恨不得将这所有都付出去阻止时间的步伐,老了,累了,病了……无法避免。

    晏季匀在这段时间里心态改变了很多,他变得更理解晏鸿章了,即使是当年晏鸿章曾不顾亲情地将他流放到国外,即使晏鸿章霸道**得像个封建君王,可如今晏鸿章只是一个需要亲人陪伴和照顾的老人。

    喝了两口水,晏鸿章又躺下去,略显浑浊的眼神看着晏季匀,干哑的声音说:“你……一个人在这儿吗?水菡呢?”

    老人很虚弱,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晏季匀还是听清楚了,心里不由得狠狠抽了抽。爷爷这么看重水菡,他该如何告诉爷爷,水菡现在跟她母亲在一起,就连小柠檬都被带走了……这一刻,晏季匀实在不忍心打击刚刚苏醒过来的老人。

    “爷爷,水菡现在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刚去没几天,工作很忙,所以没能赶过来……”

    晏鸿章暗淡的双眼闪过一点光亮,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意:“广告公司……嗯……好啊……好……”

    看着爷爷的笑容,晏季匀原本沉重的心情越发辛酸,暗暗叹息……爷爷哪知道自己疼爱的人或许今后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孝顺他了,连见面都不容易。

    “爷爷,要不要我现在就通知家里人?还有……乔菊她如果知道您醒了,肯定会来医院的……”晏季匀刚才已经把乔菊的事告诉晏鸿章了。

    晏鸿章听到乔菊的名字,立刻浮现出厌恶的表情,轻轻地摆摆手:“告知他们一声也可以,但是……我暂时……不想见太多人……他们知道我醒了也不会有多高兴的。”

    这话被晏鸿章自己说出来,显得格外凄凉。子女们大都是为了争取利益才会假装孝顺他,其实他早知道这点,但在听晏季匀说了公司发生的事,晏鸿章更加觉得子女间的亲情薄如纸,太失望了,哪里还会想见。至于乔菊,他会见的,但不是现在。

    晏鸿章虽然刚醒,但脑子很清醒,知道他委托的那位名叫陈荣贤的律师出了问题,这让他感到十分不安,感到了危险。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股份出现变动之前,将他所立的那份文件作废。这么一来,股份不会被转到水菡名下,能够平稳地回到他自己手中,之后再将股份给晏季匀。

    “季匀……马上打电话叫律师来……我要……我要……咳咳咳咳……咳咳……”晏鸿章话还没说完就咳嗽起来,身体太虚弱,多说两句就喘。

    晏季匀也知道这是当务之急,所幸的是爷爷及时醒了,能够亲自处理股份,否则还真是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乱子。

    这爷孙俩的直觉都很灵,他们所采取的应急手段也是很果决的,但是……对手在暗处早就策划已久,处心积虑要对付晏家,撒下大网,只待水到渠成的时候用力一收!

    就在律师赶来时,晏季匀也得到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晏鸿章的30%股份已经成功转入水菡名下!

    这跟之前只有那份文件的性质是不同的。现在完成了所有手续,水菡成了股份的实际拥有者,也就是说,她是公司里最大的股东,她顺利地成为了炎月的董事长!

    如此惊天动地的消息,水菡知道吗?

    与此同时,在那栋豪华别墅里,水菡听完父母将的往事,以及母亲成为植物人的经历,还有母亲和父亲在汶莱皇宫……等等这些,比电影还刺激的剧情,让水菡久久都说不出话来,两眼一直都是红红的,氤氲着雾气,为母亲心痛,为父亲的深情而动容。

    了解到父母的过去,水菡更加觉得现在的团聚是多么不易,她依偎在水玉柔的肩头,水玉柔的一只手又挽着邵擎,而小柠檬已经在水菡怀里进入了梦乡……这是一幅温馨幸福的画面,浓浓的家庭氛围,温暖和谐,让水菡的心暂时平缓了一点。

    父母都很疼她,亲切又慈爱,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她心里的某些伤痛也得到了一点弥补,可是在父母讲故事的最后,水菡被一个惊人的消息给震住了……

    “什么?股份转到我名下了?”水菡惊悚,声音因激动而陡然拔高,整个人顿时陷入凌乱:“不……这怎么可能……陈荣贤都没在,什么手续都没办,怎么会……”

    “菡菡,你真是妈妈的乖女儿……晏鸿章信任你,委托将股份给你,这就省去了我们许多功夫……所有的手续都办妥了,只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你,现在说也是一样的。”水玉柔笑得温和而无害,与邵擎交换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目光。

    水菡彻底不淡定了,刚才的温馨荡然无存,她呆滞地望着眼前的双亲,忽地感到浑身发冷,汗毛竖立……股份转让的手续全都办妥,而她这当事人到现在才知道?那些文件上属于她的签名是谁写下的?谁代她签了?她说了要把股份给晏季匀的,要不是陈荣贤闹失踪,股份早就转给晏季匀了,但现在却成了她的东西?

    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成了一个强盗,夺走了晏家的基业,炎月集团都要改姓了!这么大的罪名,她拿什么去担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