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7章:枪伤
    一阵可怕的沉寂之后,屋子里陡然间爆发出一个尖锐的声音,是水菡在嘶吼,强烈的震怒涌出来……

    “你们是强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害我——!”水菡近乎癫狂的情绪顷刻间迸发,整个人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小狮子,激动得两眼发赤。

    水玉柔脸色一沉,慈爱的神情瞬间变成了狠厉:“你在胡说什么!我们是你亲生父母,怎会害你?晏家才是最可耻的强盗,我们整个家族的使命就是要摧毁晏家,为死去的亲人报仇,你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为家族付出,是你应该做的。别再说傻话,木已成舟,谁都不能改变现在的结果!”

    水菡简直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母亲会说出来的话,明明是让她感到温暖的慈母,为何会变成这样?她以为母亲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女人了,为什么……为什么她现在只觉得自己不认识母亲了。

    “你们想要报仇,不惜利用我,陷我于不义,你们……你们……把我当什么?说晏鸿章是利用我,你们比他更可恶!”

    但就在她吼出来之后,水玉柔和邵擎却都十分淡定地看着她,出奇的平静,然而水菡却发现自己身体里的能量在渐渐流失,一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袭来,水菡两脚一软,倒在了沙发上,她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了,在失去意识之前,她只听到母亲说……

    “菡菡,别怪我们……知道你接受不了,与其清醒着受罪,不如你好好歇一歇吧。”水玉柔搂着水菡的身体,慈爱依旧,双眸里写满了疼惜。

    水菡吃力地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但终究是无声地闭上了眼睛。

    她没有危险,只是先前喝的汤里被放了点特别的药,药力发作之后能让她昏睡过去,对身体没有大碍的。

    水玉柔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女儿,为了避免水菡的反应过度激烈,早早地就和邵擎商量,在吃饭时,在汤里加了点“料”。而小柠檬喝的汤是从厨房单独盛出来的,与水菡喝的相比,他的汤里加的东西只是微量。

    但即使是微量,也足够让这孩子睡到明天了,因此,这么大动静,小柠檬还是没醒,睡得沉沉的。

    水菡和小柠檬被送回到卧室,水玉柔细心地为他们盖好被子,将床帐放下来……她真的是个相当矛盾的女人,一方面可以对水菡母子呵护备至,但另一方面,她可以将水菡做为利用报仇的工具。她有着慈母的爱,也有着比敌手更冷酷的心。

    水玉柔站在卧室门口的走道上,情绪显得有些低落,邵擎走到她身后了都还没察觉。

    邵擎看水玉柔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温柔而充满宠溺的,行动上也是如此。

    “玉柔,在想什么?”邵擎的双手从她身后抱住,低声地问。

    水玉柔幽幽地一声叹息,魅惑无边的双眸里流露出丝丝无奈:“老公,菡菡她从小就很善良,心软又正直……从你调查到的资料上就能看出,她这些年来,虽然成长了,但她一直都没变过,她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懂耍手段,她又怎能理解我们的做法呢?这次的事,她一定不会那么容易释怀的,我们母女的关系,只怕是……哎……”

    “别担心,这只是暂时的,等水菡冷静下来就会明白我们的苦衷。为了报仇,我们等了太久太久……你的父母,亲人,都是被晏家害死的,还有我们的另一个女儿,她才那么小就在那场大火里丧生了……数条人命,我们如果都能忘却,放下,我们还算是人吗?晏家财大势大,我们要报仇,当然需要手段,需要付出。现在水菡只是因为刚离开晏季匀,所以她不适应,不习惯,她还在痛苦中没有解脱出来,她在意晏季匀怎么看待她,怕晏季匀误会她无情无义,这说明她还不够成熟,她需要磨练,需要成长,需要修炼一颗强大的内心。我邵擎的女儿,绝不会是弱者,我相信水菡会有蜕变的一天,别急,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邵擎柔情似水的目光里隐隐又透出一股王者的霸气,傲然。而他说得也并非全无道理的,至少站在他的角度,这番话,有一定的份量。

    水玉柔缓缓点头,瞳眸泛红:“没错,菡菡她那时太小,才一岁多,对她来说等于是没亲身经历过,而我却是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带着她逃走,我无法救出我的亲人,看着他们被火海吞没,我救不了他们……这是我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痛苦。晏家的血仇,此生不报,枉自为人!”

    水玉柔每次说到这些事都会禁不住地颤抖,心痛得难以复加。邵擎亦是如此,黑眸里燃烧着熊熊烈火,眉宇间那道浅浅的疤痕越发显得恐怖了几分。

    “玉柔,报仇的事,我们一步一步来……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别太激动……我扶你回房休息,顺便把药也吃了。”

    “又吃药?可以不吃吗?我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只要调养调养就好。”水玉柔勾魂的眸子望着邵擎,媚态横生。

    邵擎不由得哑然失笑,搂着她的手更紧了,凑近她耳边说:“药是必须要吃的,不过看在你撒娇的份儿上,一会儿吃完药我会好好慰劳慰劳你的。”

    显然这“慰劳”俩字别有深意,水玉柔苍白的容颜略有一丝红晕。

    “你……老不正经!”水玉柔嗔怪地白了他一眼,但即使是白眼,在男人看来也是格外地妩媚。

    邵擎颇为认真地说:“我们是夫妻,但我们失去了那么多相聚的时间,现在要尽量地弥补回来。你能想象到我在那些没有你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文莱的国王,哈吉,他多次给我介绍结婚对象,我一次都没答应过,有美女给我送来,我也没碰过。我为你守贞多年,现在是该你回报我的时候了。还有,据说女人要被男人滋润之后才会更美……”

    水玉柔可不是害羞的小女生,她已经四十几岁了,无论是思想还是生理,都对眼前的男人有着极深的渴望,而她也不会掩饰这种渴望,她的热情一点都不比男人少。

    水玉柔亲昵地抱着邵擎的脖子,媚眼凝视着他,呵气如兰:“要我回报你……那好,一会儿我还是没喊停,你可不许偷懒!”

    邵擎黑眸一暗,压低了声音说:“遵命,我的夫人!”

    “……”

    在城市的另一端,童菲家。

    客厅里的地面一直到卧室的床前,有一条干涸的血痕,触目惊心,而床上,正躺着一个哀嚎的女人……

    “啊——痛——痛——好痛啊——”童菲痛苦地嚎叫着,一脸的汗水。

    杜橙紧紧皱着眉头,把东西往童菲嘴里一塞……“含住!”

    这架势,如果只是在门外听,一定会让人产生YY的想法,但只要亲眼看着,就会头皮发麻,冷汗直冒。

    童菲的肩头都被血染红了,裸露在空气中,那伤口处还在流血,滴在她粉红色的文胸上……是的,为了让杜橙能处理伤口,她的衣服脱了,只穿了文胸。

    杜橙不愧是医生,面对一个近乎赤果的女人,他的视线始终只盯着伤口,无视她胸前那道白嫩的沟。

    杜橙正在为童菲取子弹,带来的工具都是他家里的。

    今天小柠檬被带走时,童菲受伤了。邵擎是有备而来,但童菲死活不肯交出小柠檬,而当时晏季匀安排在楼下的保镖也出动了,邵擎出手,两个保镖和童菲都中弹受伤。如果只是对付童菲,邵擎不会带枪,就是因为放着晏季匀的保镖,他才会带枪的。

    童菲即使受伤了也还是很清醒,没有直接打120.,而是打了杜橙的电话,让杜橙来救她。只因为带走小柠檬的人说自己是水菡的父亲,童菲虽然不能确定,可为了防止万一,她还是选择了通知杜橙来。如果她直接去医院,这枪伤必定会惊动警察,她为了水菡着想,不打120.

    “唔……唔唔……唔唔……”童菲痛得几乎昏死过去,嘴里塞着东西,喊不出来了,但她的手还能动,于是乎,杜橙的大腿遭殃了。

    “嘶……”杜橙忍着剧痛,硬是没吭声,精力集中在童菲的伤口上。

    取子弹是个技术活,还好童菲没伤到大动脉,否则……

    “我说,肥恐龙啊,你的肉咋这么厚呢,真是的,减肥也没见你减几斤肉……看吧,现在子弹都不容易取出来。”杜橙在叨念着,手上却没停。

    果然,童菲一听杜橙这话,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愤恨地瞪着他,恨不能冲上去咬一口!

    就在童菲这一气,痛感也跟着减少了一分,下一刻,只见杜橙手里的夹子从她身体里取出一颗黑乎乎的血淋淋的金属。

    “好了,完事。”杜橙淡淡地说着,开始为童菲消毒止血。

    童菲这才知道,原来杜橙刚才说那几句话就是为了引开她的注意力,好让她别集中在痛感上……看来这家伙也挺细心的嘛。

    子弹取出,童菲也感到自己没那么痛了,减轻了一点,紧绷的神经骤然松了下来。见杜橙低头在为她包扎伤口,她心底涌起一阵感激,将嘴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正要说谢谢,忽地,她将东西凑近了眼前……这是……

    “不用怀疑,这是只袜子,我在椅子上拿的。”杜橙俊脸带笑,十分欠揍。

    “混蛋,竟然将臭袜子塞我嘴里——!”童菲疾吼,感谢的话顿时变成怒骂。【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