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59章:为她心痛
    睡觉也是一种逃避现实的方法,水菡在药力的作用下睡得很沉,但潜意识中的悲伤却是连做梦都不能删除的。

    失踪了多年的母亲突然回来,这本是值得庆幸和开心的事,还有水菡的父亲也在。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公主,拥有双亲的爱,住在梦幻一般的城堡里,过着外人想象不到的奢华生活,这是电视里才有的情节,如今,真实地降临在水菡身上了,只是,她真的快乐吗?

    这小小的身子,承担了太多的苦痛,最大的悲哀,莫过于被自己的双亲所算计。

    邵擎和水玉柔这对夫妻档,联合起来的力量太可怕了。水玉柔有着堪比男人的雄心壮志,决定了的事就绝不会退缩,她会想尽一切办法达到目的,而邵擎更是一个拥有惊人财富和冷酷之心的男人。最难得的是,这夫妻俩的感情极好,深刻而牢固,他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摧毁晏家,报仇雪恨。

    这不是现在才有的目标,从沈家被一场大火烧尽之后,这仇恨就种下了。如果不是涉及到人命,两人不会这么大动静。两家的恩怨太深了,年代久远,要搞清楚,须得追溯到半个多世纪之前……

    那时的晏沈两家都是城中的大户,都经营的中药铺,并且是本市的两只龙头,分别在城东和城西两边各自占据着一方主位,虽是同行有竞争,但两位家主却是交情匪浅,时常互相走动来往,两家的关系融洽。

    但是到了1943年,那是一个动/乱的年代,铭记在历史中的一段黑色哀歌。这一年,中国不仅陷入世界大战,国内许多城市也正遭受着战火,C市在这年经历了一场战役,被毁掉了大半个城市,人们遭到重创,而晏沈两家由于是开药铺的,首当其冲受到波及,在敌人的枪口下,不得不交出所有的库存,就连铺子里的货和钱财全都被洗劫一空,损失惨重,难以为继,两个富裕的家族同时沦为难民。

    晏沈两家从此之后无法再经营药铺,日子过得相当艰辛,但双方的家主都没有因此放弃,在战争结束之后,两家又开始各自努力,暗地里都想要恢复家族曾经的荣光。

    沈家的家主就是沈玉莲的父亲,沈凌。此人不仅有生意头脑,还有一身医术,在家族被毁之后,他很快就开始以医生的身份出现了,慢慢地赚些小钱养家糊口。可仅仅是这样还远远不够,沈家想要东山再起,靠他行医是无法实现的。沈凌不愧是个人才,他在行医的过程里发现那些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们十分注重保养但都只是很单一地吃些滋补品,他当时就想,假如将一些滋补品加上几味益气补血又滋阴的中药,混合在一起,熬制出来给那些需要的太太小姐们,或许能受到欢迎。

    但中药虽好,却也是有风险的,有些药单独用,就是治病的良药,但如果被混到另一种药里,或许就会变成致命。中药间的相生相克,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因为,沈凌有想法却不能立刻实现,他需要时间。

    沈凌是个做大事的人,很沉得住气,他花了几年的时间研制,不断地改进,终于成功了,他给自己研制出来的这种滋补汤药取了个名字叫“美颜汤”。

    最开始美颜汤是没有被外界知道的,沈凌很谨慎,他为了确定美颜汤的效果,让妻子先服用了三个月,看到妻子的气色有了明显变化,面色红润,皮肤也变好,看起来年轻了几岁,并且身体没有任何不适,精神状态良好。沈凌这才放心了,积极地准备着要将这美颜汤推销出去。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由于晏家从中使诈,沈凌这美颜汤就成了为人作嫁衣裳。

    晏沈两家虽落难,但仍有来往,尤其是两个孩子,晏鸿章和沈玉莲,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就在晏鸿章十八岁那年,他与沈玉莲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订了亲事。这之后,晏鸿章更有理由自由进出沈家了。

    沈凌很看重晏鸿章,认为他将来必成大器,而沈玉莲更是对晏鸿章情深意重,少女怀春的心只恨不得能早日过门,成为他真正的妻子。

    就在订亲之后不久的某一天,沈凌要出远门,妻子同行。他这次出门的目的就是为了购买更多的药材回来,熬制出足量的美颜汤,计划现在那些有钱人的圈子里销售。

    家里就只剩下沈玉莲,当天晚上,晏鸿章去沈家,并且留宿在这里,睡在沈玉莲房间的隔壁,第二天就回家去了。

    过了几天,沈凌夫妇回到家中,药材是筹足了,但是却发现,美颜汤的配方不翼而飞!

    沈家每个人都感到震惊,家里没来小偷,配方怎会不见?

    沈玉莲最先发现疑点,她想到了晏鸿章在家留宿那晚,但她并不敢肯定,于是跑去晏家质问。她没见到晏鸿章,只是听晏茂说他出远门了,不在家。沈玉莲怀揣着疑问回到家,却是没勇气告诉父亲她对晏家的怀疑。

    沈凌虽然气愤,但也没有丧失斗志,配方不见了,但他还有一些记录,可以整理出来再写一张配方,他还是可以将美颜汤卖出去,为沈家赚得金钱和名声。

    可就在沈凌通宵达旦地熬制美颜汤时,他却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本地的那些有钱人家的太太小姐们,已经在服用一种叫做“炎月汤”的滋补品,据说很受她们青睐。

    这消息是对沈凌的一个打击,他买回一些炎月汤,发现成分居然跟他的美颜汤是一模一样的,就连口感都相同。并且这东西是来源自晏家。

    沈凌这时才真正地被打击了,他不信竟然会有一模一样的滋补汤药,他对自己的美颜汤最自信的一点就是……美颜汤有着上好的口感,甘甜爽口,服下后仍然齿颊留香,这不是只用同样药材能做出来的东西。

    二十多种材料混合在一起,用药时,先后次序不一样,以及每种药材的份量不同,这都会导致出来的成品有差异。除非是有配方,能知道每一味材料的用量和下药时间,否则,想要熬制出一模一样的美颜汤,根本不可能。

    这就是沈凌厉害的地方,他不怕别人知道成分,因为仅仅知道成分根本没用,口感上与他的美颜汤相差太多了,比较之下,别人怎么可能与他竞争?

    但现在市面上却有了炎月汤,沈凌可以肯定,这就是他的美颜汤!

    沈玉莲偷偷地又去见了晏鸿章,在樱花林里,晏鸿章终于是向沈玉莲坦白,他确实是偷走了沈家的配方,是他父亲晏茂逼他这么做的,就连与她订婚,也是晏茂的主意。原因就是晏茂无意中得知沈凌研制了一种滋补品,他预感这东西将会带来无限商机和财富,但他也知道,这东西的配方以正常途径是得不到的。因此他让晏鸿章跟沈玉莲订婚,以图更方便进出沈家。

    沈玉莲悲痛欲绝,与晏鸿章从此恩断义绝,她回家在父母面前忏悔,自责那晚不该留宿晏鸿章在此。

    沈凌得知这一切,大受打击,一病不起。

    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晏茂为了重振家声,不惜坑了自己的朋友,做出人神共愤的事。当时的的年代是没有仪器检测这滋补汤里的药材每种所含的精确份量的,所以,除了偷配方别无他法,也因此,配方可以说是命根子,是发家致富的根本!

    晏沈两家从此之后不再来往。

    炎月汤在那些有钱人的圈子里渐渐打开了名字和销路,很快就有不少太太小姐们主动上门来购买,不只是在本市,就连周边城市的人也会来。

    炎月汤取得的反响比想象的更好,女人们趋之若鹜,甚至连男人都会为自己的老婆来购买。这是因为炎月汤确实能起到实际作用,调理女人的身体,均衡内分泌,从而使得女人看起来气色好,延缓衰老,还有就是它的口感极好,甘甜爽口,喝起来就跟现在的人吃饮料似的,再加上它的成分含有何首乌,灵芝,郁金等等一些人们熟知的滋补药材,吃起来放心,自然是舍得掏腰包了。

    保健口服液在现代社会并不稀奇,但在当时那个年代,炎月汤就是雏形,是开辟了这个市场的先锋。

    晏家因为炎月汤而渐渐地又进入了人们的视线,财富和名利都在不断积累中,晏家找回了从前的荣耀,然而沈家的情况却是堪忧。

    沈凌的病越来越严重,每当听到炎月汤的名气更大,晏家如何风光,他就会想起,那原本该是沈家应得的荣耀,却被卑鄙的晏家窃去,他不甘心,他死不瞑目。

    沈凌在病中吩咐妻子为沈玉莲安排了一门婚事,对方是个孤儿,姓水,很老实单纯的乡下小伙子。在沈玉莲结婚之后,沈凌终于是没熬过那个冬天,永远地去了。

    晏家靠着炎月汤,拥有了比以前更多的财富,并成立的公司,由晏鸿章任董事长,并更名为“炎月口服液”成为国内保健品行业里的龙头老大,具有尊崇的其地位和荣誉。

    这就是关于那一纸配方的秘密,谁都不会想到炎月集团的来历是这样,更不会知道原来被无数人敬仰的晏鸿章年轻时竟会做出那样的事。

    当晏鸿章逼着晏季匀娶水菡时,他将这件事说了出来,告诉晏季匀这是晏家的大秘密,绝不能让外界知道。

    家族的使命感和荣誉感,是晏家人从懂事开始就会被灌输的观念,是灵魂上的烙印,无可剔除。所以晏鸿章即使有强烈的负罪感,他还是要坚守这个秘密,并且传给晏季匀。

    无论晏鸿章曾做了什么,他如今都得到报应了。

    在听闻那30%的股份已被落实到水菡名下,还知道水玉柔回来了,并且那叫邵擎的男人很可能是水玉柔的老公,水菡的父亲。晏鸿章明白了,这就是他们对晏家的报复……

    晏鸿章才刚醒来就面临这致命的打击,原本就虚弱的身体再次陷入危机,现在正围了一群医生在对他抢救。

    晏季匀守在病房外,等待着医生出来。

    此刻的他,冷静得太不正常了。他面无表情的脸,无喜无悲,没有痛苦没有焦急,有的只是一片平静。

    他就真的不心痛,不愤怒?

    有种痛,是到了极致之后哭不出来也喊不出来的,看着他平静的表面,谁会知道他已经心痛到无法呼吸,呆呆地坐在那里,仿佛灵魂都被抽离了。

    所以富不过三代,可晏家的基业上百年,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大起大落,身为继承人,晏季匀早就有思想准备,天有不测风雨,指不定什么时候晏家会遭受到重大变故。但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晏季匀心里想的却不是荣辱得失,他心痛是因为……水菡。

    事到如今,傻子都想得到,陈荣贤的失踪定是与水玉柔和邵擎有关的,可那些文件需要水菡签字才行。

    她就真的那么恨晏家么?如果恨到要将晏家摧毁才甘心,那么,将来,他和她,还怎能再续前缘?伤的何止是她,他不也伤透了么?自己的妻子亲手将炎月集团从晏家手中夺走,晏家的基业,距离毁灭不远了。

    晏季匀从没像现在这么颓废过,面临现在的局面,他没有了斗志,想都不想将公司夺回来。斗来斗去,他已经累了,站在那个位置几年了,他却像是经过了几十年。身心疲惫,心力交瘁,如今连妻子和孩子都不在身边,还有什么值得他坚持的?

    家族……这两个字太沉重了,晏季匀看着爷爷为了晏家付出太多,变成现在这样连命都差点保不住,真的值得吗?

    水菡一家人是为报仇而来,要夺回属于沈家的东西,否则不死不休。他怎么去斗,那个人是他的妻子啊……【这章是过度章节,必须交代的事情。下一章进入正题。晚上还有更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