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60章:水菡的姐姐
    秋季的夜晚有些凉意,树叶的沙沙声在静谧的空气里被放大,一座如小山似的别墅里透出一丝浅黄的光亮,楼上的某间卧室的阳台半开着,夜风温柔地吹送着,窗帘起起伏伏,如波浪轻涌,抚在人脸上有一点痒,却也正好可以为这地上坐着的女人拭去腮边的泪痕。

    水菡醒来好一阵子了,从昨天到现在,整整睡了二十几个小时才苏醒,由于药物的副作用,她现在还是感觉有些头昏,浑身无力。

    房间的桌子上摆着一碗粥和两盘菜,但早已经凉了,水菡一口都没吃,连看都没看一眼。

    她感觉不到饿了,只知道自己满肚子都是无处可宣泄的悲伤和怒气。她到死都不会明白为何母亲和父亲要这么对待她,利用她。就算是有着无法抹去的家族仇恨,但怎么要牺牲亲情去成全,去达到目的?

    不但如此,她现在是被软禁起来了,手机被没收,房间里没有电脑,她可以在这个家里随意走动可就是不能接触通讯工具。她每走一步都有佣人看着她,佣人们只会执行邵擎和水玉柔的命令。

    水菡想打电话给童菲和兰芷芯,但被水玉柔告知,她们已打过电话来了,并且水玉柔还告诉了水菡这两位好姐妹,说她的父母回来了,最近暂时不方便见面。当提到小柠檬时,水玉柔更是理直气壮地对童菲说,这是沈家的血脉,还说今后水菡会跟晏季匀离婚,小柠檬会跟着妈妈这边。

    水菡想跟邱健打电话,解释一下没去上班的原因,但水玉柔又说,她已经去过伯乐广告公司,亲自代水菡给邱健请假了。

    总之就是水菡现在被限制了自由,看似是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实际上父母不允许她跟外边的人联系,更不允许她私下见晏季匀。

    水菡现在是彻底陷入了迷茫,找不到出路了,现实如梦境一般不真实,却又真实得让人心碎。

    身后响起开门声脚步声,水菡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水玉柔又拿着饭菜进来了,这已经是她醒来之后,水玉柔第五次送饭来。

    瘦弱的女人穿着一袭浅蓝色睡裙,手里端着托盘,里边是鲜榨的花生浆和一碗米饭,两盘菜,热气腾腾的,只是闻这香味都能让人有食欲,但水菡却是没有一点胃口。

    水玉柔见水菡依旧是跟木偶一样地,没有反应,她也明白,女儿是在怨她,心里只能无声地叹息,希望时间能让水菡平静下来。

    “菡菡,吃点东西吧,你不吃的话,哪有力气照顾小柠檬呢?”水玉柔的声音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似水温柔,充满了慈母的爱意,只可惜她并没有完全了解水菡。

    水菡经历了许多磨难,之所以还没倒下,会令人误以为她有一颗堪比女强人般刚硬的心,其实刚好相反,她的心,在某些时刻,很脆弱,尤其被自己在乎的人伤过之后,她会像只乌龟一样缩进壳里。

    “拿走吧。”水菡苍白的双唇间溢出这几个字,不再看水玉柔一眼。

    水玉柔算是很有耐心的人,连续送几次饭进来都是相同的结果,她还在继续着,但耐心总有用完的时候,就像现在。

    水玉柔将托盘放下,站在水菡身后凝视着她的背影,水玉柔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弥漫着一缕阴沉的气息,正待要斥责几句,门口出现了男人魁梧的身形……是邵擎来了。

    邵擎冲水玉柔无声地摇头,用眼神示意她先下去。

    水玉柔眉头一粥,想说点什么,却还是在邵擎的目光注视下走出了房间。

    让邵擎跟水菡谈谈也好,说不定他能劝得动她吃饭。

    水菡坐在窗边靠阳台门的位置,呆呆地望着夜空,不知在想什么,眼神空洞,神情惨淡,仿佛一个看不到阳光的盲人。

    邵擎缓缓走过去,绕到阳台,在那张沙滩椅上半躺着,面朝水菡,他不急着劝水菡吃饭,他像是准备跟友人聊天似的,悠闲自在。

    水菡微微一蹙眉,从失神回过来,对于自己视线里出现的人,她感到突兀。

    “又是来劝我吃饭的?你们何必管我呢,让我自生自灭好了。”水菡喃喃低语,嘴角带着一丝自嘲的冷笑。

    邵擎竖起食指摇摇,很是轻松地说:“我认为你应该有事情要问我,所以我才会坐在这里,不过假如你没有事要问,我就出去了。”

    嘴上这么说,可邵擎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因为他很笃定,水菡一定有事要问。

    果然,水菡经他这么一提醒,立刻想到了沈云姿……昨晚她听父母将晏沈两家的恩怨,最后听到炎月集团的股份转到她名下了,还没来得及问关于沈云姿的事,她就已经倒下,昏睡到现在。

    水菡紧咬着下唇,盯着眼前着陌生又熟悉的脸,心情复杂:“是,我是想问,你和我妈妈,知道沈云姿这个人吗?她跟我们家有没有什么关系?”

    邵擎对于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奇怪,像是早就料到了,此刻,他眉间那道浅浅的疤痕微微动了动,身子从沙滩椅上直起来,略带严肃地说:“没错,沈云姿确实是跟沈家有关系……她,是你舅舅的女儿,也就是你的表姐。当年那场大火,你舅舅和舅妈都遇难了,当天沈云姿因为被奶妈带着去了隔壁村子,才幸免遇难,但她自那天之后也变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她现在的父亲,不是她亲生的,只是养父,至于她养父所生的女儿沈贝,与她长相有几分相似,这纯属巧合。”

    邵擎这番话,说得平淡,可听在水菡耳里却是平地一声雷!

    表姐?她和沈云姿竟然是一家人,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这真是太讽刺了,天大的讽刺!

    水菡呆若木鸡,好半晌才听她问了一句:“沈云姿早就知道你和我妈妈要回来?为什么她的消息比我还快?难道你们一直都有联系?她都做了些什么事,你们知道吗?”

    或许是被打击得太惨了,水菡的脑子似乎有开窍的迹象,她不止联想到了许多,她还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

    “为什么你和妈妈会知道晏鸿章曾将股份转让给我?谁告诉你们的?是不是沈云姿?”水菡说到这里已经无法淡定了,激动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红肿的眸子死死瞪着邵擎。

    邵擎比水菡想象还干脆,直接回答:“是,沈云姿是我安排在晏家的眼线,她对晏季匀的感情就是她最好的掩护色,别人只会认为她是想缠着晏季匀才会住在晏家,但她最重要的任务是为我收集情报,及时汇报晏家的一切动静。你得到晏鸿章的委托,这件事,沈云姿第二天就知道,紧接着就打电话给我了。”

    如此赤果果的真相,直白到令人心寒!

    水菡不由得怔怔地后退两步,一时间难以找到合适的词儿来表达自己此刻心的震怒和那种被欺骗的感受。

    “你们……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们为了报仇使出了多少我不知道的手段?连沈云姿都是你们的人,跟你们同个鼻孔出气的……呵呵,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邵擎黝黑的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和威严,沉声说:“怎么你觉得我们很卑鄙对吗?水菡,虽然你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我邵擎的女儿绝不能是弱者,你要肩负起的不只是家族的重担,你也需要学习怎样去斗争。我告诉你这些事,就是想让你明白,做大事的人,都是要有超乎常人的目光和魄力,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才有资格继承沈家和我留给你的一切。”

    水菡脑子里嗡嗡作响,越发感觉父亲太陌生了,最开始的亲切感也荡然无存。

    邵擎深邃的眸底蕴含着些许心痛,但还是继续说道:“沈云姿是我安插进晏家的,我早就知道你是我女儿,但我没有立刻与你相认,我就是不想打草惊蛇,晏季匀和晏鸿章都很精明,在事成之前,我出现,就会引起他们的警觉,所以我只能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远远地看着你,不与你接触,不让你参加进我们的计划,是因为时候未到。本来,留意晏家的一举一动,应该是你做的事,可我为了保护你,我让沈云姿去做了,她在这方面比你强太多,她连晏季匀都敢骗敢利用,所以才能进得了晏家得到有利的情报,我才能及时抓住陈荣贤,让他把所有的手续都完善,股份成功转入到你名下,炎月才会改姓沈。这是我们大家的功劳,而沈云姿是为了家族牺牲很多,她也有很多缺点,她盗用你照片的事,我知道的,这件事,你放心,自然会有人还你公道,我不会袒护沈云姿,但你也要记住,以后不要再跟她过不去,我们都是一家人,应该团结一致。”

    公道?水菡现在听到这字眼就感觉恶心。为什么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父亲说的这些话,像钢针扎在水菡心上,她现在才知道,沈云姿对晏季匀根本就不是真的爱,或许在当年她与晏季匀结婚时,沈云姿就不再爱了,但为了家族的仇恨,沈云姿可以再回到这里,假装成一个痴情的女人,为了进晏家大宅,无所不用其极!

    【祝大家双节快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