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61章:夫妻俩见面
    什么是完美的阴谋诡计?现在炎月的股份被转到水菡名下,这就是最好的诠释了。是邵擎一手策划的,沈云姿是他的战将,是这个计划得以实现的关键人物,加上水菡得到晏鸿章的信任,最终,潜藏在暗处的黑手,得逞了。

    这计划丝丝入扣,令人防不甚防,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假如没有沈云姿在晏家大宅里住着给邵擎通风报信,邵擎还是能用其他办法得知晏鸿章签了转让文件。这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实在太高了,并且是从几年前就开始着手的。从晏季匀和水菡结婚当天,沈云姿与晏锥去国外旅游,那时起,沈云姿的心就彻底地改变了。

    没人知道沈云姿其实最爱的不是某个男人,她最爱的是豪门,是荣华富贵。当某一天她被告知自己是沈家的后代,知道沈家与晏家的血仇,她就没有平静过。她的父母是怎么死的,她不会忘记这仇恨,更不会忘记是晏家夺走了原本属于沈家的东西,否则,她哪里还会在苦难中长大?如果不是晏家盗走那一纸配方,沈家必定会飞黄腾达的……

    在沈云姿和晏季匀在澳洲读书时,她还很单纯,可内心也为自己清苦的生活而悲哀,她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其中的艰辛不为人道。她做梦都渴望着自己能嫁给一个高富帅富二代,一朝入豪门,过着少奶奶的生活。她拒绝晏季匀的求婚,不是真的自卑,而是她当时根本不知道晏季匀就是炎月集团未来的继承人。

    后来知道了,追悔莫及,可人家都要结婚了,于是乎,沈云姿厚着脸皮回来,赌一赌晏季匀是否对她还有爱,但她失望了,晏季匀答应了去机场见她,却因为要送怀孕的水菡去医院而改变了结果。

    沈云姿与晏锥在那座小岛上分别之后,邵擎的手下找到了沈云姿,告诉了她关于晏沈两家的恩怨,并要她合作。

    沈云姿答应了,而且她还收买了沈贝……

    沈云姿天生就是个合适搞阴谋诡计的女人,有着逼真的演技,最要紧的是她利用了晏季匀,知道他是个重感情的人,不会不念旧情的。

    但她也不是对晏季匀没一点男女之情,重逢之后的接触,让沈云姿的爱意重燃,可这个女人的心思简直就是水玉柔的翻版。可以为了家族的仇恨不惜牺牲,不惜任何代价。谁都不会知道,沈云姿除了报仇,最大的愿望不是嫁给晏季匀,而是成为豪门里掌握实权的人。

    只有把炎月夺过来,这一切才能实现,如今,该是他们可以喝杯庆祝酒的时候了。

    邵擎出去了,水菡还呆呆地站在阳台上,她的心现在就跟眼前这黑夜一般找不到方向了,没有星星,更没有指路的明灯,只觉得这世上仿佛处处都是深渊。

    经历这么多的痛,怎么心还没有麻木?这就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所承受的悲哀。

    第二天。

    让水玉柔和邵擎意外的是,水菡比他们还更早出现在餐桌。只是,水菡只顾跟小柠檬说话,喂孩子吃饭,对于水玉柔和邵擎,水菡唯有沉默。

    这夫妻俩也不计较,坐下来一起吃午餐,自顾自地制造着气氛。

    “我要回公司上班。”水菡淡淡地丢下这句就抱着小柠檬下桌了,也不管双亲是什么反应。

    水玉柔的声音传来:“菡菡,你当然是要去公司了,不过,不是去伯乐广告公司,你今天下午得去参加炎月集团的股东大会。”

    又是股东大会!18700627

    水菡简直对这几个字厌恶极了。走在楼梯上,头也不回地说:“我没兴趣。文件又不是我签的,我去做什么?”

    水菡心里苦笑,对于股份的事,木已成舟,她无法改变。她只能用这样淡漠的态度来面对双亲,因为实在做不到对这父母露出真心的微笑了。

    水玉柔快速几步追上去,拉住水菡的袖子,亲切地注视着她:“菡菡,妈妈知道你对经商的事情不感兴趣,所以妈妈已经为你打算好了,你只要签一份委托书,以后,炎月的事务,交给妈妈帮你打理……你不是对摄影有兴趣吗,你想继续当邱健的助理,我们不会反对的,你看这样行吗?”

    水菡停下了脚步,清冷的眸子居高临下睥睨着母亲的面容:“你们会允许我不签吗?你们只是在通知我,不是在跟我商量,我什么时候有自主的权利了?呵呵……”

    水玉柔脸色一僵,尴尬万分,但她却也没发作,只是更亲昵地挽着水菡的手:“菡菡,别跟我们呕气,都是一家人嘛,以后你慢慢会了解我们的……你是我们的亲生女儿,我们不爱你还爱谁呢?”

    水菡的表情没有波动,一颗心早就被这以爱的名义给伤得死死的了。

    “够了,妈,不是有文件要我签吗,拿来吧。下午我也去股东大会宣布一下文件,以后你就是代理董事长了,炎月的事,再与我无关,请你们说话算话,当我安安静静地当一个摄影助理,别再打扰我。”

    “行,当然行啦!”水玉柔心头一喜,赶紧地牵着水菡去书房了。

    其实讲水菡软禁,只是这两天的举措,一旦成为代理当董事,水玉柔也就不会再限制太过水菡的人身自由,会让她去上班的。

    么被释信么。水菡不得安宁,晏家那边也是炸开了锅。

    晏鸿章被抢救过来了,只是太过虚弱,还不只能卧床,每天靠输液维持着。

    晏家大宅里的人一个个就跟疯了一样,闹着嚷着要找水菡算账,要把水玉柔揪出来,晏启芳甚至带人去过水菡现在住的别墅,可是,门都没进得去。

    晏家所有的人都无法接受公司易主的事实,包括晏鸿瑞都坐不住了,原本之前因为他企图伪造文件的事而跟晏启芳和乔菊他们闹得视同仇敌,可现在,都暂时抛开了怨仇,站到同一阵线上了,一个个抓狂,但就是一时拿不出好的办法来应对这残酷的事实。

    乔菊是不可能会参与的,要闹也只是她的子女们,她现在正在乔家养病呢,哪有心思过问这些,她就算有心也无力了。上一次乔菊与晏季匀争夺股权失败之后,她就已经将从子女们手里得到的股份又还了回去,剩下的股份被她抛掉了,亏本是必然,亏得相当惨重,但是不抛不行,乔家需要资金周转做生意。

    下午两点钟,炎月集团总部大楼。

    每一次的股东大会都是不平静的,而这一次,显然是有史以来最具颠覆性的会议了。

    晏启芳,晏哲琴,还有晏季匀的五姑妈,三伯父四伯父,以及晏鸿瑞,还有黄敬,以及其他几个外姓股东,早早就来到会议室,交头接耳半天才看到水菡来了。

    水菡穿着深紫色的修身小外套,看起来她的身子越发纤细了,气色不大好,原本纷嫩的脸蛋现在之余一片苍白。她戴着一副墨镜,不只是想要掩饰黑眼圈还是不想让某个男人看到她红肿的眼。

    她身边跟着一个中年贵妇,是大家都没见过的女人。

    这女人与水菡的容貌有几分相似,只是年纪大些,却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枣红色的紧身丝绒连衣裙,简单大方又能衬托出她的优雅和那股子令人无法忽视的媚态。

    这女人所佩戴的一套钻石首饰格外打眼,将她整个人都照亮了,一身的贵气,在钻石的冷光中平添了几分神秘。

    晏启芳等人都在猜测,这女人是谁?

    唯有晏鸿瑞的脸色有异,只因他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久远的面孔……难道是她?

    晏鸿瑞在多年前见过水玉柔,但现在水玉柔瘦了许多,比年轻时还是有些变化的,所以晏鸿瑞没能一眼认出,可是,水玉柔那双眼睛是她标志性的,晏鸿瑞多看几眼就越发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水菡面无表情地坐下,按照事先水玉柔所授意的,水菡冷冷地说:“今天叫大家来开会,是想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从今天起,我会履行我身为董事长的职责和权力,但是,我毕竟还太年轻,坐在这个位子上,实在忐忑,我还有太多需要学习的地方。为了不拖公司的后腿,在我熟悉公司业务之前,将油我的母亲,水玉柔,暂代董事之位。”

    会议室里一众哗然,立刻有人站出来指着水菡的鼻子问:“搞什么鬼,真当公司是你家后院儿啊?”

    晏启芳更是怒不可遏地拍桌子:“水菡,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践人!晏家被你害惨了,你还有脸在这儿说些?你怎么不去死!”

    ”。。。。。。“

    新一轮骂战开始了,会议室里瞬间闹嚷开来。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缓步而来。他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而他眼里却只有那一个女人……他的妻子。1gsT1。

    晏季匀来了,也让会议室里的嘈杂暂时减缓了一点。

    ”晏季匀,你来得正好,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老婆干的什么好事?不是说要把股份给你吗?为什么现在她把公司吞了?你们两口子今天必须交代清楚!“晏鸿瑞这一吼,立刻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等着看晏季匀的反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