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64章:爸爸在哪里
    水菡的是里堆了很多玩具,大都是水玉柔和邵擎给小柠檬买的。这夫妻俩虽然憎恨晏家,不过所幸还没把这份仇恨转嫁到无辜的小柠檬身上。

    为了讨孩子欢心,这几天不断地在买玩具和新衣服,可小柠檬却对这一屋子的东西不感兴趣,他只会抱着他的玩具熊,不论是睡觉还是吃饭都抱着。

    这是晏季匀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小家伙一直都很喜欢,就连水菡送的变形金刚模型都没能超越这玩具熊。

    当天小柠檬被邵擎从童菲那带走,他就是死命地抓住玩具熊不放……18700627

    水玉柔窝火,这玩具熊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不会动又不会发出声音,哪像她买的那些新奇的玩具,都是极受孩子们欢迎的东西,怎么到小柠檬这儿就行不通了?

    晏季匀没了消息,但他却还霸占着水菡的心,还霸占着小柠檬的心!水玉柔当然知道这点,心里十分不是个滋味,说话的语气也不太好了。

    “小柠檬,告诉外婆,为什么不玩外婆买给你的玩具呢?”水玉柔耐着性子,蹲在小柠檬面前。

    小柠檬抱着玩具熊,漂亮的小脸蛋露出懵懂的神色,撅着嘴巴笑声嘟哝:“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喜欢。”

    “你……”水玉柔一咬牙,压下心头的愠怒,试图继续哄小柠檬:“宝贝啊,你都不玩,怎么会知道不喜欢呢?你看,那个飞机可是很多小朋友都没有的,难道你不想玩吗?”指着桌子上的某个精制的模型,水玉柔眼里带着希冀。1gsT1。

    小柠檬懒懒地抬抬眼皮,然后又把脸埋在玩具熊的肚子上,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正眼都没瞧水玉柔一下,只是喃喃自语:“我跟你又不熟,我才不要你的玩具……”

    “……”菡邵然几菡。

    孩子的声音很小,但水玉柔还是听清楚了,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这孩子还不到四岁,却能把水玉柔给呛得像被苍蝇噎到似的,不得不说,孩子的伶牙俐齿不容小觑啊!

    孩子的心思单纯直接,不会撒谎,不会顾忌什么后果,他只会简单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往往很多时候能让大人都措手不及。

    “不熟……你居然说跟我不熟,我是你妈妈的妈妈,没有我,就没有你妈,没有你妈,怎么会有你!”水玉柔眼一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小柠檬纯净的大眼里露出几分惧怕,缩在玩具熊身后,紧紧抱着,却倔犟的不肯搭理水玉柔。

    水菡正好进来遇到这一幕,心里也是跟着抽搐了一下,疼惜地走过去抱起小柠檬,但眼睛却是看向水玉柔:“妈,您何必跟小孩子计较这些,他不喜欢就算了,多大个事儿?你跟孩子说那些他也不懂啊……”

    水玉柔本就因为憋着气,见水菡这么一说,她找到发泄点了,情绪越发激动:“就是因为孩子小,我们才更应该好好教导他,多给他灌输属于这个家里的东西,别让他整天就抱着晏季匀送的玩具,今后晏季匀不是你老公,也不是小柠檬的爸爸,你,还有小柠檬,还惦记着那个男人做什么?你们看不到我和你爸爸有多操心吗?为了讨好你和小柠檬,我们就差没低声下气地求你们了,你们还想怎样?”

    人的嫉妒心不只是在爱情上。嫉妒,无处不在。水玉柔就是嫉妒水菡母子跟她不亲热,人在心不在,都系晏季匀身上了。这是她最不能容忍的,她认为现在的水菡和小柠檬都该满足于现在的“幸福生活”,不该再想着晏家的任何人。

    水菡还没来得及开口,小柠檬哇地一声哭了:“妈妈……我要爸爸……爸爸……呜呜呜……爸爸……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都怪水玉柔说晏季匀再也不是小柠檬的爸爸,这可让孩子如何受得了,不哭才怪。

    水菡的心都被哭碎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被母亲的话给刺得苦痛万分呢。

    “宝宝乖,爸爸不会丢下我们的……外婆跟你说着玩儿呢,没那回事……”水菡温柔而焦急的声音在安抚着孩子,但她很心虚,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和晏季匀之间究竟会怎样,而她又无法向孩子解释清楚,只能撒谎了。

    “呜呜呜……菡菡骗我……都几天了爸爸还没来接我们……我们去找爸爸……菡菡带我去找爸爸……呜呜呜……”小柠檬哇哇大哭,他想念爸爸温暖的怀抱,想念爸爸的声音,想念爸爸的味道,见不到爸爸,他很难过。

    孩子的每一声哭嚎声都是一根针扎在水菡的胸口,痛得她快不能呼吸了……她苦苦压抑在心底的情绪,都被孩子这一哭给勾了出来,她根本就接受不了现在发生的一切,却还要假装坚强,她真的承受不住了!

    “妈……知道吗,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宁愿您一直都留在文莱皇宫跟爸爸在一起……你们回来了,可是我的生活,却被你们给……毁了……”水菡泪眼摩挲,凄苦的眼神充满了悲恸和死寂,再没有那动人的神采和光亮了。

    这是从灵魂里浸透出来的悲伤,水玉柔都不禁动容,望着眼前两张哭得红肿的双眼,她忽然间感觉心脏处狠狠地被撕扯了一下……难以抑制的心痛。水菡刚才竟说宁愿她在文莱皇宫里待着?这话,深深地伤了水玉柔的心,可这又怎样,水菡和小柠檬伤的比她更惨,这屋子里三个人的痛,不都是复仇的结果吗?这绝不是水玉柔想看到的局面。

    “菡菡,你的意思是说,你情愿过以前的生活?情愿在晏家备受欺负?情愿当个不被人尊重的少奶奶?你真是太伤妈的心了!现在咱们家有什么不好?每个佣人都对你毕恭毕敬,没有人会欺负你,没有人会看不起你,没有人敢伤害你,你是炎月的总裁,加上你爸爸的财产,你拥有数不尽的财富和很多人几辈子都爬不到的地位!这些,是我和你父亲为你创造的幸福,为什么你看不到我们对你的爱呢?你和小柠檬都被晏季匀洗/脑了吗?”水玉柔痛心疾首,瘦弱的身子靠着墙壁,微微颤抖着,神色凄凉。

    水菡嗤笑一声,泪水流下的同时又带着几分冷嘲:“妈,怎么您还没看出来?现在的我,一点都不快乐。你所说的财富和地位,我是拥有了,但为什么却不能带给我一点从前的满足和开心?你们以为的幸福,对我来说,是毒药……”

    “毒药?你敢说是毒药?你……”水玉柔气得差点没喘上来,脸色煞白,剧烈地咳嗽,摇摇欲坠的身体被邵擎扶住了。

    “别激动,忘了医生说的,你还不能动气,你需要静养……走,先去吃药。”邵擎故意说得很大声,向水菡投去了一个沉凝的眼神,之后不再多话,扶着水玉柔回房去了。

    “妈妈的身体这么弱?不能动气?”水菡一惊,眼里闪烁着紧张和心疼,但终究还是没追上去。

    这种无法与亲人坦诚相处的感觉,实在难受,水菡其实是关心水玉柔的,这是她的亲生母亲,怎可能说不爱就不爱了?最让她痛苦的不就是……母亲和父亲即使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她还是无法恨他们啊!

    “宝宝……宝宝……”水菡搂着怀里的小身子,哽咽地呼唤着。如今,唯一陪伴着她的,贴心的人就是小柠檬了。

    心底还有一个微弱的声音在呼唤——晏季匀,你在哪里?是不是真的就此放弃了公司和晏家?你是不是连我和小柠檬都放弃了?我还能再见到你吗?如果见到,我该怎么做?谁能告诉我,谁能告诉我啊——!

    水菡的手机依旧是被没收的,电脑也不能用,家里的座机全都是无法使用的。她想联系外界都不行,别人也联系不到她。而她现在最最想要知道的是——晏季匀有打电话找她吗?会不会已经打过了?

    夜深人静,小柠檬哭累了之后抱着玩具熊睡着了,水菡却难以入睡,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被动,像犯人一样被囚禁起来,这是所谓的幸福生活?

    半夜,别墅里的灯熄了大半,只有走道上还有些许淡淡的光亮。穿着睡衣的女人蹑手蹑脚地走出了自己卧室,向着另一个房间走去……轻轻地,像做贼一样贴在门上听了好半晌,确定没声音,她才慢慢推开了门……

    黑漆漆一片,只能借着窗外的月光才依稀能瞧见这屋里的东西……其他地方都找过了没发现手机,唯一就只剩下父母的卧室了。水菡睡不着,她今晚必须要找到手机,必须要给晏季匀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在做什么。如果还不能知道他是否安好,她真的会抓狂的。

    在昏暗的光线中寻找,水菡摒住了呼吸,小心翼翼的。也算她运气好,在一台笔记本电脑旁边她摸到了手机,心里一阵激动地呐喊——手机啊,终于找到你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