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73章:离婚再嫁!
    天气已经够冷了,但水玉柔这话一说出来,使得眼下的气氛越发僵硬。水菡明白了,母亲之所以今天突然这么说,一定是昨天她和晏季匀在小镇遇到的事,被母亲派去暗中监视的人回报了上去,母亲才会这么紧张,急不可耐地要将她推销出去。

    水菡昨天临走时还跟晏季匀商量好的,暂时将两人的事保密,可是现在看来,哪里能守得住秘密?她想要的自由,根本就是一纸空谈。

    “妈,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和晏季匀是合法夫妻,你却在张罗给我介绍男人,然后交往?妈,您这不是在教导我出轨吗?”水菡倔强的眼神里含着愤然,她觉得母亲的想法越来越可怕了,无法理喻。

    水玉柔不以为意,神情倨傲地说:“这叫未雨绸缪,你现在虽然跟晏季匀还没办离婚证,但那是迟早的事。我是不会认可他这个女婿的,你将来要嫁给什么样的男人,我和你爸爸早就为你考虑周全了,再说,如今的晏家落魄了,怎能配得上你的身份?”

    身份?这个词,让水菡感到很可笑,同时也很无奈……以前,她只是被晏季匀从路边捡回去的人,她无钱无势,她受过嘲笑,受过陷害,听过不知多少难听的讽刺挖苦,遭受白眼,遭受轻视,都是因为她有一个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但现在,母亲却口口声声将身份挂在嘴边,殊不知这是她最不喜欢听到的。

    “妈,我从来没觉得自己现在有多了不起,更不觉得我要跟以前有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就是我,我是水菡,我不是公主,更不是女王。至于董事长的头衔,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那些股份,我也从不过问,都是您在打理……您和父亲拥有的财富和地位,那是属于你们的东西,我没有想过要继承,更不想仪仗。我要的,是靠我自己劳动所能得到的。所以请您别再说刚才那样的话了,请把我看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好吗?相亲,不适合我,因为我已经有老公了,结婚证上只能是他的名字,这辈子都不会变。”水菡清澈的目光里神情镇定,说话的声音不大,却给水玉柔一种坚韧的感觉,还有隐隐的压迫感。

    水玉柔狐媚的双眼里迅速掠过一抹惊异,但更多的是愠怒,她无法忍受水菡还想着晏家的人,敢在她面前理直气壮地说晏季匀的名字会在结婚证上一辈子不变。

    这在水玉柔看来,是种挑衅,是忤逆!

    “你太放肆太任性了!”水玉柔气得低吼,美艳的面容因激动而略显狰狞:“我不会容许你跟晏季匀在一起的,你们必须离婚,你必须另嫁!从今天开始,除了你的工作,我不允许你去其他地方,不会再犯昨天的错误,不会再让你们见面!还有,相亲的事,由不得你不去,就算你不去,我也能把人带进家来,你最好别做无谓的挣扎,真是……气死我了,你是我女儿,不但不听我的话,还要跟我对着干!气死我了!”一顿怒吼,水玉柔怒气汹汹地转身冲进屋子去,她是找邵擎寻求安慰去了。

    水菡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母亲的背影,水菡心里不好受,又酸又疼的,像是有钝器在割着一般。以前她不明白,现在总算是体验到了被人逼婚的滋味。不但如此,她又一次地被限制了人身自由。

    这真是自己的母亲吗?水菡只觉得母亲的世界距离她越来越远了,模糊不清。

    “妈妈……我不是有意要气您……如果您愿意接受晏季匀,我怎会不听话呢?妈妈……为什么不可以像小时候那样疼我了?为什么妈妈心里只有仇恨,连我和小柠檬都可以牺牲吗?妈妈……我该那什么去爱您……”水菡心痛不已,手扶着旁边的大树,全身都没了力气,对晏季匀的思念越发深刻了。

    水玉柔的逼迫还不至于让水菡抓狂,她最难过的是为晏季匀感到不值。他没有做过伤害沈家的事,可仇恨却降临到他身上。他不是总裁了,这也不要紧,但她怎能与他离婚呢,绝对不可以的。她只想跟他在一起,带着小柠檬,一家三口简简单单的生活。那些仇恨不会忘记,但不代表着要牺牲这一代甚至下一代的人生。死者已矣,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最应该珍惜,不是吗?

    水菡尽管心乱如麻,可她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理智,因为昨天晏季匀曾说过,她回家之后或许会遭到父母的责骂和逼迫。有了心理准备,水菡的心就没那么乱……她知道,无论家里怎么逼她,她都会坚守着,不会妥协。她更知道,晏季匀一定会说到做到,不久之后会来接她和宝宝离开。

    再多的苦痛,相思的折磨,想他想得快要疯了,但她坚信,这一切都会熬过去的。

    这样的信心,是晏季匀给她的。说不出是为什么,从前晏季匀风风光光的时候,水菡在他身上获得的安全感很薄弱,现在晏家一落千丈,并且还得知了晏沈两家的世仇,她却反而觉得自己和晏季匀的距离更近了,感情更密不可分,即使他不在身边,她仿佛都能听到他的心在呼唤着她。这种灵魂的共鸣,是精神上心灵上的巨大满足,是以前任何时候都没有过的。

    因为知道自己爱的那个人也同样在爱着你,想着你,苦苦思念着你,你的心就会变得格外柔软。

    “菡菡……”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小柠檬跑过来抱住水菡的腿。

    小柠檬带着毛绒绒的帽子,萌呆了,就像个粉雕玉琢的小精灵,水菡忍不住亲上一口:“宝贝儿,我们进屋去,这外头太冷了。”

    “可是……可是我想在花园玩一下……就一下,可不可以啊,菡菡……”小柠檬撅着嘴,可怜巴巴的,纯净的大眼睛露出祈求的目光。

    水菡心里一疼,她也无奈,小柠檬身子弱,昨天有下过雪,这天气连大人都冷得难受,何况是小柠檬呢。但孩子在屋里憋久了也会闷啊,水菡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孩子这么可怜的表情。

    “好吧,我们就玩一会儿……十分钟。”

    “嘻嘻……菡菡最好啦!”小柠檬开心地拍手,讨好地在水菡掌心里蹭蹭,太惹人怜爱了。

    水菡看着孩子皱巴巴的小脸舒展开来,她也跟着心情大好,方才的不快,暂时跑到脑后,现在她最重要的事实陪小柠檬玩。

    哪怕是十分钟也好……这可怜的孩子,不知道何时才能把身体养得健健康康的,何时才能像其他孩子那般去上幼儿园,随时去户外活动,玩耍……

    过完年不久之后就该是小柠檬四岁的生日了,水菡心底有个小小的愿望就是……到时候送小柠檬去上幼儿园。她比谁都知道这小家伙有多渴望跟同龄的孩子玩耍。大人会孤独,小孩子也会的。小柠檬虽然不缺爱,但他缺一个感受集体生活的环境……

    不远处的一间卧室,邵擎和水玉柔都站在窗前望着花园里的一大一小身影,两人表情各异。

    水玉柔靠在邵擎怀里,有气无力的,先前那股凌厉的架势早没了,取而代之是身为一个母亲的忧虑之色。

    邵擎却跟她不同,刚毅的脸部轮廓绷得有点紧,可神色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眼底还有一丝淡淡的喜色。

    “老公,你怎么回事啊,菡菡她不愿意跟晏季匀离婚,也不愿意听从我们的安排去相亲,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水玉柔的语气温和,却隐含着责备之意。

    邵擎莞尔一笑,目光没离开花园里的身影,只是沉声说:“玉柔,你难道不觉得水菡的心理素质越来越强了吗?明知道你最忌讳的是什么,却还敢说她要跟晏季匀在一起,这份胆量,试问,几个人有?假如你是水菡,你敢对你的父母那么说嘛?”

    水玉柔一愣,沉默了……她也在扪心自问。

    邵擎眼里赞许的目光更浓:“水菡外柔内刚,认准的事情就会坚定不移,并且,她的心性就像明镜一样,不会被权势和财富所迷惑。无论外界环境如何变化,始终不变的,是她的一颗本心。说实话,就算是我,自认为意志力够强大了,但是在某些方面,我不一定能跟水菡比。她有多好,她自己都不知道。我们身为父母,应该感到骄傲,不必为她现在的反抗而烦恼。在我看来,不管是什么方式,不管是通过什么事情,只要是能锤炼她的心智和毅力,那都是值得的。等着看吧,总有一天,我们的女儿会让惊艳四方……”

    水玉柔是个异常精明的女人,听邵擎这么说,她很快就想通了,心里的不痛快也随之淡去。想起在花园里,水菡面对她时的态度和气势,她也不禁暗暗点头……确实,在那一刻,她有种错觉,好像自己面对的不是女儿,而是一个……强者。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