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74章:晏少的桃花
    炎月集团失去了原来的主人,如今虽是水菡的董事长,但却是水玉柔在掌控着。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难道只是这样就满足了她内心的仇恨吗?

    水玉柔在成功掌握炎月之后,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将炎月口服液全面停产,同时也撤销了关于口服液的全部广告,终止了与多家合作药商的合约。

    这种做法给公司早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引起公司内部产生强烈震动,各股东甚至跑到水玉柔住的地方去围堵她……媒体更是像疯了一样的挖掘消息。

    与此同时,在保健品市场上涌现出了一种新品牌——“养颜汤”口服液。

    这种口服液和炎月口服液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包括口感也是。如果不看小瓶子上的商标,只是凭着喝下去的感觉,分辨不出自己喝的究竟是“养颜汤”还是炎月口服液。

    并且,新品牌为了打开销路,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广告覆盖到了电视网络等各种渠道,强势的宣传策略,无论你是打开电视电脑还是走在大街上,随处可见“养颜汤”的广告铺天盖地而来,想不关注都不行。

    一直以来,国内保健品市场都是炎月口服液一枝独大,其他的产品从服用效果和口碑以及销量,处处都不如炎月,可是,养颜汤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固有的格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恰好又是炎月口服液停产退出市场之时,这绝妙的契机,使得养颜汤在短短三个多月,名声大噪,迅速占领了惊人的市场份额,并且营造出了极好的口碑,俨然成为了炎月口服液最好的代替品。

    一个经典品牌的消失,人们固然会惋惜,但只要有相同的东西代替,用过之后还觉得比自己的期待值更好,这么一来,新产品就会取得巨大的成功,趁虚而入地攻陷了那块阵地。

    由于两种口服液难分伯仲,有人难免会猜测,两者之间有什么奇妙的联系吗?

    人们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这是因为两家之间的仇恨所造成的结果,媒体记者最近天天都在水玉柔的住处附近埋伏,还有炎月总部楼下也是时常潜伏着记者。谁都想获得第一手新闻资料,但是,邵擎的对家人的保护措施是强悍到让外人感到无力的……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总之,在这样的情况持续几天之后,家和公司附近再也没有记者了。

    其实想想也能猜到,邵擎所拥有的财富惊人,有钱能使鬼推磨,他想要用点手段向各大媒体施压,免去家人的困扰,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件难事。早在策划布局时他就有所准备了。

    显然的,养颜汤的幕后老板就是水玉柔,而她却利用在炎月集团中的便利,强行将炎月口服液停产,这对企业来说就是自杀式的行为,但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金钱,不是她的目的,她要的是看着晏家一步一步衰败得更彻底。

    原以为水菡会闹,但时间一天天过去,水菡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不但不质问水玉柔,甚至连一句都没提这个事,不闻不问的,这反而让水玉柔感到奇怪……依照水菡的性格,那么善良正直,怎会是这个态度?

    水玉柔不知道的是,她如今所做的一切,炎月的走向,全都在晏季匀的预料之中。圣诞节那天,他已经叮嘱过水菡,不管发生天大的事,都不要再去激怒水玉柔,不管炎月将来怎样,水菡都不要过问,就让水玉柔去折腾,随她狠狠地用她自己的方式来报复晏家。

    如果晏家人知道晏季匀的想法,一定会指着鼻子骂他,可是,唯有晏鸿章是理解晏季匀的。

    反其道而行之。这就是晏季匀的策略。水玉柔越是认为他会想办法拯救或是夺回炎月,他就越是置之不理。这并非因为他真的不心痛,而是,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面对一个被仇恨蒙蔽的女人,不管他如何去对付,最终的结果都只会激起这个女人的争斗之心,只要他回应,只要他展开反报复行动,这个女人会比现在更加疯狂……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在于这个女人是水菡的母亲,他如果打击得太狠,以后势必与水菡无法再团聚,即使勉强在一起也会有心结解不开。

    冤冤相报,不是解决仇恨的最佳办法,在他办好某些事之前,他什么都不会做,哪怕是眼睁睁看着炎月衰落,他也只能忍耐。

    所谓的仇恨,是要有对手来对抗,才会越演越烈,像晏季匀现在这样对水玉柔不理不睬,她一个人唱独角戏,随意折腾公司,任由她发泄,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感到无趣。因为……没有对手,一个人玩这场报复的游戏,是会很无聊的。

    人性就是如此,好在晏季匀对于人性这东西,看得比很多人都要透彻。他现在的做法看似是太窝囊太废物了,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还有什么比现在更能让水玉柔感到报复的块感?她的仇恨不发泄出来,这辈子她都不会不善罢甘休的。

    晏季匀的话,水菡会听,所以她才会忍耐,对于炎月口服液被停产的事,她不做出任何回应,也不过问。口服液的配方是晏沈两家世仇的根源,水玉柔这么做,是必然的结果。

    无论城里如何动荡,无论股市怎样翻天覆地,对于乡下小镇都产生不了太大的影响。这里是一处能让心灵得到放松的栖息地,这里的人们几乎都不炒股,娱乐和财经杂志在这里的销量少得可怜,这里也没有记者拿着相机跟着你跑,这里没有豪车,没有高楼大厦,这里的空气很清新,这里的人们很淳朴,这里的炒米粉只要六块钱一碗,而城里最少得十块……

    “魏勇美发屋”这店面的后边还有两间屋子,其中一间是老板魏勇住的,另外一间就是晏季匀在这小镇上的住所。

    房间很简陋,墙壁都是白色,还是那种一摸就沾一手的……除了一张单人床,还有一个布柜,一个小小的电脑桌。没有窗户,好在屋子不是密封的,墙壁与天花板之间隔着半米的距离,可以通风,却也使得这冬天更冷了。

    晏季匀每天早上8点钟起床,晚上11点睡觉,生活很规律,但他每天在这发廊里为人理发的时间却只有五个小时。除去这五个小时,他的时间很自由。

    他在别人眼中是个很安静的人,酷酷的,不爱说话,不修边幅,更不会主动与人搭讪。很多人都觉得他性格有点孤僻,但老板不在乎这些,只要能为他店里带来红火的生意就行。

    也只有晏季匀才可以每天只工作五个小时老板却丝毫没有怨言,像供财神似的将他供着,说话也挺客气的。这种特殊待遇,发廊里工作的其他人也很羡慕,可也没人会说什么,还都挺感激晏季匀的。因为他的出现,发廊的生意比以前好了几倍不止……生意好了顾客多了,大家的提成就拿得多,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一个月多几百块收入那是十分开心的事了。

    晏季匀在这儿生活了几个月,最大的感触就是……简单的愿望,能获得最大的幸福。

    就像店里的小李,一个性格憨厚的小伙子,在这儿工作一年了,上个月突然多了四百块的收入提成,他很开心,说终于能在过年的时候给爸爸买瓶好酒,给妈妈买件新衣服……

    看着小李那种兴奋又激动的表情,听着他简单的愿望,晏季匀感慨万千……多四百块收入就能让一个人高兴成这样么?四百块能做什么,够他的豪车加多少油么?够他从前带着水菡出去吃顿饭么?他,包括他认识的很多人,都不会拿四百块当回事,莫说是四百块了,就是四万四十万甚至更多,他们眼都不会眨一下。然而,四百块在这小镇上,可不是个小数目。18700627

    人类的烦恼为什么越来越多,那是因为,人类的贪念越来越重,人心越来越不足。

    晏季匀在这里的日子可说是他活到现在为止过得最清苦的,但他还是适应了,并在这个地方细细体味着从前没体验过的人生,看到了平时他不知道的人间百态。

    月水着之月。可不管怎样,他始终只是小镇的过客,他有暂时留下的理由,但他更渴望着能快些与城里的妻儿团聚。

    晏季匀走在路上,认识他的人会主动跟他打招呼,他只是淡淡地点点头,不多话。这儿的人也习惯了他酷酷的,不以为意,依旧是只要见到他就会亲切的问候。1gsT1。

    其实不是晏季匀故作姿态,而是这些向他打招呼的几乎都是女人……他可不想惹桃花,为了避免麻烦,干脆就恢复到他认识水菡之前那种冷冰冰的样子。

    晏季匀实在是太低估女人们的好奇心了,哪怕是他一副“生人勿近”,可还是阻止不了某些内心强大的女孩子。

    “季师傅,给我剪一下头发吧!”一个穿着粉红防寒服的年轻女孩子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看上去不过才十七八岁而已,居然……居然也对晏季匀如今这大叔形象上心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