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75章:我喜欢你
    晏季匀面部抽筋,一听这声音顿时感到头疼……又是这小姑娘!

    能让晏少头疼的人不多,但眼前就有一个。隔三岔五就往这店里跑,每次都拉着晏季匀问长问短,谁都看得出来这小姑娘喜欢这位大叔了,晏季匀又怎会不知?

    小姑娘白白嫩嫩的,肌肤莹润如玉,俏颊生辉,往这一站,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青春气息,让人忍不住想多瞧上两眼,但这小姑娘的眼睛只盯着晏季匀,浑然没注意到其他人。

    晏季匀不动声色,放下手里的报纸,站起身来,拍拍大衣上的烟灰,漫不经心地说:“我今天已经下班了,马上要出去办事。”

    这言下之意就是不会为小姑娘剪头发了。

    其实不是晏季匀故意推脱,他确实已经下班,并且确有要事。

    小姑娘顿时愣在当场,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说:“季师傅……不可以给我剪了再下班吗?”

    毕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率真可爱,在这如花的年纪,对异性有幻想,也是人之常情,晏季匀不忍将人伤得太深,只得淡淡地回应:“真的不行,我赶着出去,改天再剪吧。”

    晏季匀说着,脚下不停,人已经出了店门。

    小姑娘很失落,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晏季匀离去,她心里不是滋味,苦恼地咬着唇,站在门口发呆。

    小李是负责给顾客洗头的,见这小姑娘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他不忍心,凑过去小声提醒她:“别浪费时间了,告诉你吧,咱们的季师傅有钟意的女人了,你还是早点死心吧,何必自讨没趣?你是想让季师傅讨厌你吗?”

    小姑娘惊愕,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随即猛地转身往外跑去……她是去追晏季匀了。

    晏季匀还是那一身打扮……黑色大衣,灯芯绒裤子,再配一双蓝白相间的球鞋。胡渣更深了,头发也有些乱,这形象很符合小镇的环境,在普通不过了,就算是记者站在他面前,都不会认出他是谁。18700627

    晏季匀自己却很悠闲地走在路上,垂着眸子,看上去就一路人甲,但他睿智清澈的眼神却始终没变过。

    “季师傅……季大叔……季大叔……等等我……”身后传来清脆而急促的呼唤,正是刚才那位小姑娘。

    晏季匀倏地皱起眉头,脸色微变,心里一阵叹息……不是吧,用得着这么夸张吗?他都说了今天不剪头发了,她还追上来?这也忒执着了。

    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拦住晏季匀的去路,像是十分焦急的样子。

    “季师傅……我……我……我是想问你……是不是你已经有钟意的女人了?是不是啊?刚才小李说的。”小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晏季匀,认真而紧张的表情,就像高考时等公布分数的学生。

    晏季匀往旁边退了半步,望望四周没人注意这边,他才冲小姑娘点点头:“是,小李说得没错。怎么你就是为了问这个?”

    “嗯嗯,是啊,我就是想听你亲口说……因为,我喜欢你,可是你已经有女人了,我就不可以再喜欢你。”小姑娘回答得很干脆,亮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细微的痛楚。

    这下可是轮到晏季匀哑口无言了,不由得暗叫惭愧……竟是他小题大做了,想不到这看似普通的小姑娘,居然这么直率,爽快,说喜欢他,却因她有女人了而立刻斩断了念头。如此理智,如此干脆,确实有些出人意料。她这么坦荡,单纯,让晏季匀无法对这样一个女孩子产生反感,到是有一点欣赏她的性格。

    晏季匀的语气温和了许多,深眸里隐含赞许之意:“你……好像是叫小颖,对吗?”

    “季师傅你知道我的名字?嘻嘻……没错,我叫小颖。”

    “嗯……谢谢你对我的喜欢,也谢谢你说不会再喜欢我了,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位置再装下其他人,你拿得起放得下,果断干脆,我很感谢你,也佩服你。”晏季匀语出真诚,他很大方地告诉小颖这些,也是对她的一种尊重。

    如果换做是从前的晏季匀,哪里会这么耐心地对一个倾慕他的女孩子说这些,他只会用最狠的方式去打消对方的念头,或是直接无视,走人。

    现在的表现,是他在小镇生活一段时间以来,心态有所变化,脾气不再那样冷酷了,心也变得更加温暖,对于真心喜欢自己的人,他即使拒绝,也会想尽量婉转一点。总之,他不再那么自私了,他开始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了。

    小颖眼里泛起点点晶莹,但俏脸上还是笑盈盈的,很是真诚地说:“季师傅,你不会在这里呆很久的是吗?虽然我不知道你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但我还是要祝福你们幸福快乐。”

    “谢谢你,小颖。”

    “季师傅再见!”小颖笑着挥挥手,一溜烟儿跑开了。

    晏季匀的心情轻松了不少,嘴角不由得微微扬起……原本以为会是很头疼的事,现在解决了,要是水菡知道的话,也不会讨厌小颖的,说不定还会赞赏几句呢。

    想起水菡,晏季匀就想起了小柠檬,想起他对水菡的承诺……

    晏季匀收拾起心情,加快了脚步往前走,他要去魏勇家。

    魏勇自从开起理发店之后就很少回家去了,家中只有一个母亲和一条老黄狗。晏季匀跟魏勇来过一次,深得魏母的喜爱,当成自家人一样的看待,那之后,魏勇时常都会拜托晏季匀来这边走动走动,代替他看望母亲。

    一座院子,绿色大门,上边还有一副对联,这就是魏勇的家了。晏季匀刚一敲门就响起了狗叫声。魏母听到是晏季匀的声音,急忙来开门将他迎进去。

    魏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可不像城里的人保养那么好,她才五十岁,可看起来就像是六十岁一样的,头发白了一半,脸上的皱纹也一条条很明显,皮肤蜡黄,嘴唇苍白,精神状态不佳。

    老黄狗见识晏季匀,它也不叫了,摇着尾巴过来示好,围着他转。

    魏母不禁笑骂:“你这畜生到是机灵,知道每次季师傅来你就有口福了!”

    晏季匀蹲下身子,摸摸老黄狗皮毛,就像是对小孩子那样轻声说:“别急,有你吃的。”

    老黄狗嗷嗷叫两声,表示自己正等着呢。1gsT1。

    晏季匀将给黄狗带的口粮放在地上那只缺角的碗里,人就坐在一边跟魏母聊起来。

    “伯母,会不会觉得太冷?要不要添点什么,可以告诉我,我给魏勇传话就是。”晏季匀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打算往屋里走。

    魏母见状,赶紧地跟上去,热情地招呼他坐下,倒来一杯热乎乎的白开水:“季师傅啊,你真是个好人,我们家魏勇都没你这么细心……其实,就我一个人在家,有啥好添置的啊。”

    “一个人?”晏季匀浓眉轻挑,视线打量了一圈这屋里,略显好奇地说:“怎么这都快春节了,难道伯父他不回家过年?”

    季头不出季。魏母一听,脸色顿时一僵,苦笑道:“那个死鬼……我都好几年没见着他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城里遇到别的女人,反正,他这些年一分钱都没寄回来,也没打过电话,更没回家看过我们,他一走就是几年没音讯,只怕是早把我们给忘了……”

    晏季匀面色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等魏母说完之后,他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伯母,您别这么说,兴许是伯父有什么难处呢,这里是他的家,总会回来的。这过年嘛,要是您不嫌弃,我就跟魏勇一起来这儿陪您吃个年夜饭。”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魏母除了高兴之外,竟然都不开口留晏季匀在这里吃晚饭,这也有点太稀奇了。

    晏季匀前几次来,魏母都会很热情地款待他,假如那天刚好家里没有菜,她都会去外边买点凉拌菜回来的……可是今天就不是这样了。

    晏季匀先前刚进院子就看到一个椅子上放着青菜,地上有摘下来的菜叶,而且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是晚饭的时候了。

    “伯母,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好好好,天快黑了,你路上注意安全啊,村口那条路这几天在修,不好走。”魏母尽管已经极力掩饰了,但她眼中那一丝不正常的紧张和窃喜又怎能逃过晏季匀的法眼?

    主人不留他,他也没必要再继续待着,但是,在他离开之后没多久,他又从另一条小路悄悄地潜了回来。

    先前是光明正大地来,这次却是偷偷摸摸的,晏季匀在搞什么?

    如果他猜得没错,魏家此刻绝不止魏母一个人,而她见着他这么快就走,连客套的挽留都没有,反而是有点高兴,这只能说明,假如她屋里有第二个人在,这个人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人,否则怎会需要藏起来?

    还有,晏季匀在刚踏进屋里时,观察到桌子上的烟灰缸冒起一丝丝青烟,很细很细……虽然这白烟消失得很快,魏母没有及时察觉,但这已经足够让晏季匀知道,在他进去之前,有人正坐在那个位置抽烟。魏母是不会抽烟的人,并且,烟灰缸里的残留,不是纸烟,而是……旱烟。

    魏家,晏季匀曾听魏勇说过,他的父亲魏礼忠,就是手旱烟的……

    晏季匀屈就在一个小小的发廊里当理发师,为的什么?就是为找到魏家这位失踪已久的男主人,魏礼忠!【白天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