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77章:晏少回来了
    魏礼忠绝不会怀疑晏季匀所说的话,他知道自己今天如果不把底牌交出来,只怕是难逃一劫了。另外,这魏礼忠也不是傻子,假如晏家不是追杀他的人,那么,他就该借助晏家来为自己寻求庇护。

    “大少爷……您息怒,听我说,听我说……咳咳咳咳咳……”魏礼忠脖子被扼住,说话吃力,眼里尽是焦急和惊恐之色。

    晏季匀也不是真想要把魏礼忠怎样,只是吓唬吓唬这个不老实的人罢了。晏季匀可不会认为魏礼忠把实话都说了,肯定他还有所隐瞒的,如果晏季匀连这点洞察力都没有,他还用混么。

    魏礼忠的脖子一松,呼吸是自由了,可在晏季匀那两道凌冽如刀的眼神注视下,仍然是忍不住心惊胆战:“大少爷……我……我真没说谎,那个劫持我的人一定就是放火的人……是个男人,戴着口罩,看不到长相,可是我记得他穿的短裤,小腿肚上露出了一点伤疤,像是被狗咬过的那种……大少爷,这,这好歹也算是那个人的特征吧?”

    “腿上有伤疤的人不少,你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分别?”晏季匀冷眼睥睨着魏礼忠,不为所动。

    魏礼忠心里那个急呀,揖让噗通一声给跪下了,抱住晏季匀的腿一阵哭嚎:“大少爷,我真的没放火……大少爷,您和晏老爷子行行好,饶了我吧……我当年鬼迷心窍,我贪生怕死,受人威胁之后没有及时向老爷子汇报沈玉莲家着火的事,是我错了,我这些年来也很自责,可是大少爷,我真的没放火啊,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做那种事的……我跟沈家无怨无仇,我没有害人的动机啊!”

    动机。对,这才是晏季匀看重的,他当然知道魏礼忠没动机,否则怎会在这儿听魏礼忠说这么久?他其实并非真的认为眼前的老人就是放火的凶手,他痛恨的是魏礼忠当年的懦弱,明知道沈玉莲家起火了还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若是魏礼忠当初早点将这件事告诉晏鸿章,说不定早就抓到凶手了。如今事隔多年,要查起来谈何容易?

    魏礼忠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忏悔,认错,求饶,晏季匀也是大敢头疼。

    “你起来。”晏季匀脸色稍有一丝缓和。

    魏礼忠一听,还以为晏季匀这是不肯放过他,更加惊慌了:“大少爷……”

    “我叫你先起来说话!”晏季匀加重了语气,凤眸中精光一闪,吓得魏礼忠赶紧地站了起来,不敢再继续闹腾了。

    “你想要为自己洗脱嫌疑,你就想想,关于那个放火的人,还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说有人想要杀你,你跟对方有交过手吗?看到过杀手的长相吗?”

    魏礼忠的情绪稍冷静了一点,只要不被晏季匀当成是凶手,他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了。

    魏礼忠那双小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他在回想某些事。晏季匀也不打扰他,只希望他能想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对了,我想起来了!”魏礼忠猛地一拍脑门儿,颇有几分兴奋地说:“我还记得那个人是个近视眼,他戴着一副眼镜……听声音很年轻,不过现在都过去二十多年了,要是还活着,最起码也是四五十岁了……”

    其实,说实话,魏礼忠能想起这些就算是不错了,毕竟那是二十二年前发生的事,他能记起哪怕是一点点的特征也总好过于一问三不知。

    晏季匀蹙了蹙眉头:“关于杀手呢?”

    “杀手……哎,我有几次遇险都是在晚上,看不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再说了,现在的杀手谁还会让人看到真面目啊,肯定会乔装打扮一番再出来执行任务的。”魏礼忠一脸的愤恨,同时也是心心有余悸。

    晏季匀沉默了一会儿,抬眸望了望厨房的方向,眼里闪过一抹决然的光芒:“魏礼忠,在那个人被找出来之前,你这条命还是很危险的,你自己应该比我清楚。”

    魏礼忠顿时又哭丧着脸,布满了恐惧:“大少爷,请您看在我也曾是炎月的员工,帮我一次吧……只要我能活着就行,其他的,我别无所求。”

    老人浑浊的眼里泛起点点泪光,声音哽咽,希冀的目光里尽是乞求。他也挺可怜的,为了当年那件事,差点被人灭口,这几年东躲西臧,连家都不敢回,在外边没少受罪。

    晏季匀今天能找到魏礼忠,指不定他前脚走,魏礼忠就会命丧黄泉。

    不管怎样,魏礼忠始终沈家那场火的证人,起码能为晏鸿章作证,让水菡知道当年并非爷爷下令要放火的。

    晏季匀讳莫如深的眸子里折射出睿智的光芒,神色依旧清冷,语气更是崇重了::“魏礼忠,我给你五分钟时间,带上你的妻子一起,跟我走。你不要问去哪儿,也别问我什么时候会送你回来。我只能告诉你,除非是抓到那个放火的元凶,否则,你可能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小镇。”

    魏礼忠浑蓕钼身一震,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凝视着眼前这张满是胡渣的脸,他内心在挣扎,可只是几秒之后就立刻做出了决定……他要活着就必须跟晏季匀走,不然,今天家里的动静只怕传出去之后会让他死得很难看。无论晏家现在的情况如何,魏礼忠都有种直觉,跟着晏季匀走,这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魏礼忠重重地点头,忙不迭地喊老婆出来。

    魏母从里屋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小包包,两眼含泪地走过来,拉着魏礼忠的手说:“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需要收拾,我们现在就走。”

    魏礼忠一时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妻子,感慨万千。他亏欠妻子太多了,但她在这种时候却毫不犹豫地跟着他逃命去,连什么时候能再回来都不知道,她就这么义无反顾地跟着他了。

    “你真是的……不害臊……这儿还有季师傅在看着呢。”魏母蜡黄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薄薄的红晕,这就是农村人的腼腆,从未跟自己的丈夫在外人面前这么亲昵过。

    魏礼忠被妻子这么一提醒,赶紧地放开,急急忙忙地往外走:“大少爷,我们快走吧,事不宜迟!”

    晏季匀的脚步更快,他当然知道越快离开这越好,魏礼忠的安全更重要。

    洪战在村头已经等候多时,见晏季匀带着人出来了,洪战心里也是十分激动……因为他知道,大少爷来这里三个多月,目的就是为了等魏礼忠的出现。大少爷料事如神,果真将魏礼忠带走了,也就是说,他不用再继续留在小镇,可以回城里去见水菡和孩子了!

    晏季匀将魏礼忠夫妇安排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除了他和洪战,谁都不知道魏礼忠夫妇去了哪里,就连魏勇都被瞒着。

    魏勇只接到母亲的电话说是要去一个远亲家里暂住,过年也在那边,不回家来了。

    魏勇对此虽然有点不解,可他也没多想,这人原本就对家人疏于照顾,不重视,现在既然母亲说要去远亲家过年,他反而觉得自己可以轻松许多了……

    就是这一夜,小镇上的季师傅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第二天不少人前去理发时才被告知,季师傅不再是这里的理发师,他辞职了。

    晏季匀对小镇来说是个过客,但他的存在却给这里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还是会想起那个不修边幅的,酷酷的,理发技术超好的季师傅。

    虽是有目的而来,但晏季匀也当作这是一段心的历程,他在这里所得到的感悟,一点都不比他当总裁的时候少。三个多月的沉淀,潜移默化地在改变着晏季匀。这种变化不是坏的,而是他人格魅力的一种升华和完善。

    人生就是这么难以预测,处处有惊险,但也可能处处有惊喜。晏家遭逢巨变,可晏季匀却觉得自己并没有失去什么,反而让他更看清楚了自己的心,还有水菡对他坚定不移的爱。从前的他,只会在乎自己有没有将公司运作好,成天忙着赚钱,而现在,他想得最多的是……如何才能与家人团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水菡抱着小柠檬入睡了,可不知怎的,她却久久无法入眠,总觉得今夜心绪不宁。

    是啊,还没给晏季匀打电话呢,她怎么能睡得着?

    水菡悄悄地下床,披着厚厚的睡袍。孩子睡得正香,她不想惊醒他,只得去洗手间里打电话了。

    静谧的夜晚,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水菡的心一下子就暖和了起来。

    “老婆,还没睡啊?是不是想我了?”他低沉浑厚的嗓音格外温柔,如一缕春风拂过。

    “嗯……很想很想你。”水菡低声呢喃,小脸皱成了一块儿。

    “有多想呢?”

    “我感觉想你都快想疯了,恨不得能马上见到你,抱着你……”

    晏季匀轻笑,语气越发柔得滴水:“你现在走到阳台上去看看,说不定有惊喜哦。”

    “呃?阳台?”水菡脑子在呆滞中 脚步却是一点不怠慢,跑向了卧室的阳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