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78章:见到老婆孩子
    寒冷的冬夜里,万籁俱静,冻得人浑身发抖,这样的天气,谁不想窝在室内取暖呢,但却有个男人在你家门外放烟花,冒着刺骨的寒风,只为博你一笑。这种难以言喻的感动,足以让人瞬间鼻酸,流下幸福的泪水。

    水菡太意外太惊喜了,怎么都想不到晏季匀此刻竟从小镇回来了?堆积在心头的思念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她多想跑下楼去,跑出那道大门……

    “烟花好看吗?”晏季匀的声音在电话里温柔地响起。

    水菡哽咽着,颤抖地从喉咙里挤出几个音节:“好看……可是……我最想看到的是你。”

    烟花有光亮,绽放时能看到,但晏季匀站在别墅外边,他周围没有灯光,并且距离水菡的阳台有一定的距离,她只能从烟花燃起的位置去猜测他在那里,可就是看不到他的脸,这揪心的折磨,让水菡的心如绞痛。

    晏季匀凝望着水菡站立的地方,仿佛那里就是世界的中心,黑夜里的光明源泉。唯有她才能体会到他此刻那种迫切却又不得不隐忍的心情,明明是恨不得能飞过去,但残留的一丝理智却在提醒着,为了大局,不可以。

    这就好比是现实版的牛郎织女,看得见彼此,却就是摸不到亲不着,只能远远相望。

    “菡菡,再忍耐一下,我向你保证,不会太久的……我在那个小镇的事已经办完,但是这还不够,我必须要有十足的把握才可以去你父母面前摊牌。在这之前,我们都要忍,如果你的父母现在发现我来见你,他们只会把你逼得更紧,而你越是反抗他们,他们就会对晏家更仇视,我们都要小心,千万不能再加剧晏沈两家的怨恨,为了将来我们能一家团聚,这点苦不算什么,你说是吗,菡菡?”晏季匀的目光一刻都没离开过那阳台,他在竭力克制着自己,但说到最后,他也是忍不住会有一点哽咽,声音变得特别嘶哑。

    水菡重重地点头,像是宣誓一样地说:“我明白的……老公……只要你心里有我和孩子,我就不会觉得苦。”

    “菡菡,你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渴望拥有一件东西……那就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真的变成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你还会愿意跟着我吗?”

    水菡想都没想就回答说:“这个嘛……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们就想办法开个理发店,凭你的手艺,加上你这顶级造型师的头衔,生意不火都不行啊。”

    晏季匀不由得莞尔一笑,心情顿时暖了起来:“你现在可是学会算计你老公了?”

    “哼哼,谁让你要说刚才那种话的?是想考验我吗?你现在也比穷光蛋好不了多少,可我不还是照样爱着你?我要是那种嫌贫爱富的女人,在小镇遇到你的时候我就不会追着你跑了……还有啊,最近我爸妈都在想着给我介绍对象,全都是高富帅啊,只不过我没答应而已。”

    听到这里,晏季匀只觉得心脏的位置陡然一紧,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什么高富帅,有我好吗?我跟你是合法夫妻,你父母忙着介绍对象,不是在教唆女儿出轨吗?真是瞎扯淡!”

    水菡噗嗤一笑,她就是喜欢被他紧张的样子,喜欢逗他,而他听到她的笑声也是一愣,佯装生气:“你还笑,害我紧张得晚上都睡不好,你就高兴了?你真狠心。”

    “嘻嘻……老公,好啦好啦,不逗你了,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向他们坚决表态,我不会去相亲的,我有老公,我的老公只会是晏季匀。这样总行了吧,晚上你不会失眠。”

    “嗯,这还差不多,这才是我的乖老婆。”晏季匀的语气又变得轻快起来,心情舒畅了许多,听到水菡的话,觉得很有满足感。

    两人在电话里低声细语倾诉衷肠,浑然没觉得双方现在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打电话哪有这么缠绵呢,肉麻的话层出不穷,说得很顺口,一点不觉得别扭和腻歪,反而是越听越舒服,越甜蜜。

    虽然水菡看不清楚晏季匀的身影,但她知道在前边那一团黑乎乎的地方,有她的爱人在,正看着她呢……她的心被满满的情意包裹着,暖暖的,甜甜的,好像他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爱情就是如此神奇,可以跨越时间和距离,可以把两颗心融为一体。

    忽地,水菡听到屋子里传来小柠檬的声音……

    “老公,我进去看看儿子。”水菡急急忙忙进去,电话却没有挂断。

    小柠檬醒了,习惯地依偎在水菡怀里,小声嘟哝:“妈妈刚才去哪里了……”

    水菡心里一动,用厚厚的小毛毯裹住小柠檬的身子,然后将他抱起来,在这粉嘟嘟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柔声说:“儿子,妈妈带你去阳台上见一个人,但是你要先答应妈妈,一会儿不能大声叫,蓕钼说话要很小声很小声,免得被外公外婆听到,记住了吗?”

    小柠檬亮晶晶的大眼好奇地眨巴眨巴,乖巧地点头,一脸的希冀。

    水菡另一只手又拿起了手机,走向阳台,面朝着晏季匀所在的方向,她将手机凑到小柠檬的耳边……

    隐藏在黑暗中的晏季匀见到这一幕,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了,眼眶酸胀得厉害,高大的身躯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不是因为冷,而是因见到小柠檬,他太激动太开心了。哪怕是隔着百米远,能这么看上一眼,对他来说都是无比珍贵的。

    “儿子,是爸爸……我是爸爸呀……”

    小柠檬惊得差点大叫,但这小家伙想起了妈妈刚才的叮嘱,立刻又把叫声吞了回去,很小声地对着手机说:“爸爸……爸爸我想你……爸爸你在哪儿……”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伫立在寒风中的男人在听到儿子这一声声稚嫩但又饱含爱意的呼唤时,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湿意,可他不想让儿子听到他的异常,只能捂着嘴,用力咬着唇,不让哭声传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种时候都还能忍住不哭的人,不是坚强,而是没人性。

    晏季匀的目光定格了,落在阳台上那一大一小的身影上,再也移不开……身体里有无数的情绪在汹涌,如海啸那样带着摧枯拉朽的力量在一寸一寸摧毁着他的理智!

    他可以现在就闯进去见老婆和孩子,甚至可以做出更疯狂的举动达到将人带走的目的,这似乎也是爱的表现,但他依旧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冲动地释放出内心的狂热,固然是爱的表现,可是能将这股狂热死死压抑住,变成隐忍的痛,更是爱到极致的感情升华。一时的占有,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要做的是彻底化解两家的怨仇,在跟水菡和孩子幸福的同时也要让水菡拥有完整的父爱母爱。假如他现在带走老婆孩子,水菡跟水玉柔夫妇的关系就会破裂,她有了老公却得不到父母的祝福和接纳,她怎会过得开心?

    晏季匀考虑得很多,但他考虑的都是重点,是关键。为了水菡和孩子,他没有什么不可以忍的。

    “一定要尽快揪出当年那个放火的元凶!”晏季匀心里在狂喊,一遍一遍。

    “儿子,爸爸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做,等完成之后就可以接你和妈妈了,到时候爸爸每天都给你跳骑马舞,每天都陪你玩游戏,给你讲故事……宝贝儿,你想爸爸的时候就抱着玩具熊睡,那个很暖和,就像爸爸抱着你一样。”晏季匀极力稳住声音,艰难地牵动着嘴唇,一颗心已是痛到无法呼吸。

    小柠檬确实是个贴心小棉袄,听爸爸这么说,他也不闹,不多问,只是乖乖地点头说:“爸爸好聪明啊,知道我每天都抱着玩具熊睡吗?嘻嘻……外公外婆买了好多玩具,可是我不喜欢,我只喜欢爸爸妈妈给我买的……”

    这小家伙还不忘说点甜言蜜语来让晏季匀开心。

    儿子这么乖,当父母的自然是高兴,晏季匀更是希望能多瞧瞧孩子,可是,他没有忘记小柠檬身子弱,不能在外边吹风太久的。

    水菡也很小心,不一会儿就抱着小柠檬进屋去了,尽管万分不舍,但手机通话总会有结束的时候啊。

    “老公,这天寒地冻的,你快回住的地方去吧,别感冒了。”水菡心疼地说。

    晏季匀哪里舍得走,可不走不行,他明早还得起来办事,必须要抓紧时间,只有真相大白了,才能一家团聚。

    晏季匀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没有在电话里向水菡透露关于魏礼忠的事,也没说自己正在调查当年放火的元凶。原本他是打算告诉水菡的,可是仔细一想,还是暂时不说更好。不是他不信水菡,而是他知道水菡的脾气很直,面对她那两位狡猾异常的父母,万一她不小心说漏嘴,消息泄露出去了,只会打草惊蛇。所以这件事,等他有了更多的线索之后再告诉水菡也不迟,相信那时她一定会很惊喜的……他不用问也不知道,水菡心里其实很希望当年放火的不是晏鸿章,而他要做的就是让她这个愿望得以实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