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81章:人去楼空
    沈云姿在相亲的时候突然跑了,这事儿怎么能瞒得过水玉柔呢,虽然男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陈述事实,并且还表示他对沈云姿很有好感,希望下次还能再见面,可水玉柔认为沈云姿的做法让她在男方家长面前很尴尬,当然得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

    在接到水玉柔的电话时,沈云姿还在医院里,她崴了脚,又红又肿的,需要擦药才行。

    沈云姿心情低落,还在为今天遇到晏季匀的事而伤心,刚好水玉柔质问她相亲的事,她也索性不隐瞒,直接说自己看到一个老朋友,却没说名字。

    水玉柔何等精明,她知道沈云姿不是那么不顾大局的人,如非特殊情况,是不会那么做的。能让沈云姿重视的人不多,朋友更是少……

    “云姿,你跟姑妈说实话,你是不是看到晏季匀了?”水玉柔疑惑的语气里透着几分薄怒,她上次派人跟踪水菡时就知道水菡在小镇上与晏季匀见了面,之后没多久她就收到消息说他已经不在小镇,因此她可以大胆字假设晏季匀是回来了。

    沈云姿沉默,这就等于是默认了水玉柔的猜测。

    “姑妈,您别生气,我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就走了,没有别的。”沈云姿略显焦急,她不敢惹怒水玉柔,明知水玉柔恨透了晏家的人,她哪里还敢多言。

    但这次,聪明的沈云姿却猜错了水玉柔的心思。

    只听水玉柔低声轻笑,先前的怒气转为亲切温和:“云姿,你不用这么紧张,姑妈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如果姑妈没猜错,你还爱着晏季匀,还想要接近他,是么?”

    电话那端忽地没声音了,沈云姿被戳中心事,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她如今所拥有的一切都跟水玉柔有直接的关系,要是水玉柔因这件事而迁怒于她,她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沈云姿有点心烦意乱,趁水玉柔沉默之际,她也在极力琢磨着一套说辞。

    “姑妈……没有的事,我对晏季匀没有那种想法了,真的……我觉得今天相亲那个梁先生还不错,我走的时候有说下次联络,要不然我明天就约他出来吃饭,顺便也为今天的事道歉。”沈云姿急着向水玉柔解释,果真是有些诚惶诚恐了。

    沈云姿恭敬的态度,让水玉柔十分满意,心里不由得感叹,沈云姿可真比水菡要圆滑多了。

    “梁先生的事,可以以后再说,不过嘛,云姿……姑妈也是过来人,感情上的事,你还想姑妈打马虎眼儿吗?你对梁先生最多也是不讨厌而已,否则你怎么会丢下他一个人在那……你是怕姑妈不高兴,所以才不敢承认吧。姑妈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你如果对晏季匀还念念不忘,姑妈不会勉强你的,但是能不能跟晏季匀重新开始,那就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了,你明白姑妈的意思了么?”

    沈云姿愣了愣,美目里露出惊讶,她确实想不到,水玉柔竟然会鼓励她去追晏季匀?

    这……这太奇怪了,完全让人难以置信。

    “姑妈……您……”

    “云姿,你是个聪明人,你会明白的。”

    沈云姿虽是聪明,但也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挂了电话之后好一阵子,她才恍然大悟……水玉柔之所以会有这么反常的举动,是因为她希望水菡能和晏季匀分开,离婚。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她什么都做得出来,甚至不惜鼓励自己女儿的情敌去追晏季匀,原因只有一个……她与晏家势不两立,她无法忍受自己的女婿是晏家人。

    水玉柔的这种想法,等于是让沈云姿捡到一个大便宜,给了她一个太大的惊喜。

    沈云姿原本为今天晏季匀说的那番话而充满了绝望,认为两人之间再无可能了,但是现在没有了水玉柔这层顾虑,沈云姿又开始重新审视一些问题,感觉像是多了一点助力似的,隐约仿佛看到前路的迷雾中透出一丝希望的光……

    =======呆萌分割线======

    晏家大宅。

    云怎方面云。这座城堡似的住宅,看上去跟以前一样的没有什么变化,景色依旧,只是气氛却显得格外冷清萧条。每个人脸上都死气沉沉的,就连佣人们都不如以前精神了。

    晏季匀的姑妈以及晏鸿瑞的女儿,她们从前是多么尊贵,总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傲气逼人,如今,一个个都像是被褪去了神光一样,嚣张不起来了。不但如此,她们还很怕出门,怕见到熟人……

    因为出门就容易遇到记者,或是遇到相识的豪门阔太太千金小姐们,她们现在是避之唯恐不及,就怕人家会追问关于炎月集团易主和口服液停产的事,就怕亲耳听到那些讽刺挖苦的声音。她们也不喜欢逛街了……以前逛街不只是在本市,国外的时装秀也常去扫货,有时还会请知名设计师亲自为她们设计服装,但现在,她们没了那个资本,经济上大大缩水,哪里还能像以前那样挥霍。

    晏家这几房在炎月还是有股份的,但加起来都很少,以前她们可以随意挥霍,是因为有家底,即使钱花出去了可家里每个月都有用度份额的,大笔的开销都是仪仗家里,现在让她们自己掏腰包买名牌,那可就手软了。没了大树做依靠,一切都变得小心翼翼,银根紧缩,不敢乱花钱了。

    晏家变成这样,沈蓉竟没有太多的悲伤,她甚至在心里偷偷地窃喜着……现在没人管制着她了,晏家一落千丈,门槛自然就低了吧?是不是意味着即使她再嫁,也是可以的?

    沈蓉对廖辉还有着一点牵挂,可就是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是死是活,她现在是自由了,但也再次失去了方向感,同时她也在心痛着自己的儿子,晏锥。

    沈蓉记得儿子曾说过,如果他当家作主的一天,一定会让母亲可以进入晏家宗祠去祭拜,她说自己或许到死都进不了那个地方,儿子说,将来一定要让她的排位被安放在晏家宗祠……

    这些话,沈蓉没有忘记过,可是如今在经历了种种波折之后,她的心态变了,不再看重利益和虚名,她只想能自由自在地活着,想再嫁人,想离开晏家。但她一个人,往哪儿去呢?除非是晏锥肯和她一起离开……

    沈蓉憔悴了很多,吃什么都没胃口,喝了半碗粥就不吃了。

    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儿子很久没回来了,儿媳妇又已经离婚……这个家,还像是个家吗?

    沈蓉坐在床边黯然伤神,忽听外边传来开门声,沈蓉立刻来了精神,忙不迭地冲出去……

    “儿子!”沈蓉激动得热泪盈眶,

    晏锥瘦了,下巴变得有点尖,但这让他的脸显得比以前更好看。依旧是那个眉目温润的男人,只是眼底多了些稳重与成熟。

    “妈,对不起,我现在才来接您。”晏锥自责地说。1gsT1。

    沈蓉止住了哭声,转为惊喜地笑:“接我?我们离开这里吗?是真的吗?”

    晏锥郑重地点头:“妈,我们以后都不住这里了,你就跟我一起搬到公司附近的公寓去住,虽然那里比这儿小,但那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小家,妈,您愿意吗?”

    “傻孩子,你以为妈妈还会眷恋这里吗?妈妈早就想通了,以前逼你要去争夺晏季匀的位置,实在是害了你……现在什么都不用争了,我们离开这里反而会过得踏实些。只要咱们娘俩能在一起就好,不管是住大屋还是住哪里,妈妈都开心。”沈蓉声音哽咽,泪中带笑。

    晏锥真不知该哭还是喜,心里又苦又涩……以前母亲总是会时时刻刻提醒他要去争,他做事也总会担心母亲会失望,所以他的心理压力很大,可现在,晏家衰落了,母亲反而让他不要再争,这就好比是彻底解放了晏锥的心理枷锁,他才得以真正地轻松了下来。

    母亲对儿女的熏陶很重要,晏锥的本质是好的,只是以前在母亲的教育之下迷失了自己,现在既然母亲能放得下那些心结,晏锥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他早就厌倦了争来争去的生活,就等母亲这句话了。

    “妈……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就走吧。”

    “好……好!”

    一缕执念,若放不下就会感到无比沉重,可如果能放下,泰山也可轻如鸿毛。18700627

    晏锥和沈蓉在决定离开晏家的时候,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踏实……

    其实不只是他们离开了,其余几房也都越来越少出现在这栋大宅里。原本各自都在外边有别墅,现在大宅没有晏鸿章和乔菊住在这里了,子女们也就觉得不必在这守着。

    人来人去,有人走就有人来,这回,不只是来了人,还是一个想要买下这栋宅子的人。

    陈嫂还留在大宅里打理,听闻有人来访,说是如果主人不在,就请传个话也行。

    如今晏家成了空城,没人坐镇,陈嫂只好出去看看来访者到底是有何贵干。

    站在大门口的是个相貌平平的年轻人,但是态度十分傲慢,见陈嫂出来,他竟直接开门见山地说让陈嫂问问晏家能做主的人,这栋房子要多少钱才会卖掉?

    陈嫂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晏家虽然是大不如前了,但还没有沦落到要麦房子的地步啊![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