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86章:能把他气到内伤的女人
    未经梵狄允许就随意触碰他的身体,这简直就是在找死的举动。尽管他有伤在身,可他刚喝下一碗鱼粥,稍微有了一点力气,才能在女孩儿不防备的情况下将她推到在地。

    女孩儿怔怔地呆滞了几秒,然后从地上站起来,不哭不闹,只是随手拍拍自己屁股上的灰尘,两眼瞪得溜圆,哼哼哧哧地说:“早知道这么凶,我就不救你了……真是的,白眼儿狼!”

    说着,还毫不掩饰地鄙视了梵狄一眼。

    梵狄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气,还是压不下心头那股火……他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鄙视了,并且还说他是白眼儿狼?

    打架拼命的事都不会让梵狄眨一下眼睛,但他的尊严不容挑衅……白眼儿狼啊,直接是被梵狄视为侮辱的字眼。

    女孩儿也知道梵狄现在是纸老虎,伤不了人的,她不会再被吓到了。将旁边的一个小盒子拿过来,坐到梵狄身边,手又伸了过去……

    “你昏迷的时候是我给你换的衣服,伤口也是我给你包扎的,又什么可紧张的……”女孩儿嘴里小声嘀咕着,无视梵狄那杀人似的目光。

    “别碰我!”梵狄涨红的俊脸不知是尴尬还是给气的,及时抓住了女孩的手腕,不准她碰他的伤口。

    也难怪梵狄会怒火中烧,这伤口在他大腿根部,那么敏感的地方怎么能随便碰,但想起自己昏迷时就是这个女孩儿给包扎和换衣服,他真是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这货一脸死灰,活像是受辱的小媳妇一样,可那女孩儿才没他这么别扭,坦荡的目光里露出不解:“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确定要自己换药吗?很疼的……”

    在她心里,没去多想关于男女有别的事,她只当他是个需要人救助的伤者,虽然脾气怪了点,但毕竟他一个人流落到这里也挺可怜的嘛,她就不跟他计较了,只是想不通他干嘛这副表情?

    梵狄才不管她是装的还是真的有这么单纯,他是打死都不肯再让她换药的。

    “你把药箱放下,我自己换。”

    女孩儿见他这么固执,她也不多说了,将药箱放下,端起空碗就出去了,在不多看梵狄一眼。

    梵老大就是牛,都伤成这样了还要自己换药,那个痛啊,简直不是人受的。看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梵狄硬是手不抖心不颤,熟练又利索的换药。受伤嘛,又不是第一次了,在道上混的人哪有不受伤的,包扎伤口,他太有经验了。

    才刚包扎好,房间门又被推开,竟是那女孩又端着皱进来。

    “你还没吃饱吧,再来一碗。”

    “……”梵狄有点纳闷儿,怎么这小姑娘不怕他?刚才还将她推倒在地,她一点都不记仇?

    这回还真是梵狄想多了,人家小姑娘可真没记仇。或许跟生长环境有关系,她乐观开朗,不高兴的事儿一会儿就会忘记,并且她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梵狄也确实是还没吃饱,一碗粥只能让他的肚子垫垫底而已。

    先前没好好品尝,现在这次他吃得没那么快了,稍慢些,方能吃出这粥的鲜美。

    果真是很好吃,没有腥味,有着淡淡的甘甜,鱼肉鲜嫩,米粥很滑,不咸不淡的,恰到好处。

    女孩儿黑亮的眸子打量着梵狄,好奇地说:“你叫什么名字啊?”

    “梵……”梵狄话到嘴边立刻改口:“阿凡。”

    “你叫阿凡?我叫徐颖欣,你可以叫我小颖。”

    梵狄没说话,继续埋头喝粥。

    “大家都叫我小颖,知道为什么不叫我小欣吗?因为我表姐叫小馨,温馨的馨,为了区分开来,所以大家都叫我小颖。”女孩儿自问自答,全然没有因为梵狄的淡漠而尴尬。

    这也幸好是她救了梵狄,否则梵狄是不会听人说废话的……至少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事,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女孩儿又嘀嘀咕咕说了几句,发现梵狄的碗空了,顺口又问了一句:“还要吗?”

    梵狄这样长期居于高位的男人,骨子里是高傲而自恋的,他就算是还没吃饱也不会表露出来……多没面子啊,所以干脆闭口不语。

    小颖眉头一皱,又露出那种让梵狄抓狂的同情的眼神:“阿凡啊,你到底还要不要吃呢?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你干脆点说不就行了吗?”

    梵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咬咬牙:“我……”

    后边的话还没说出来,只听门口砰的一声……

    “死丫头你又在偷懒!不用干活了吗?”随着这凶恶的吼声,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人站在小颖身后抬手往她后脑勺一抓……

    “哎哟,疼……”小颖呼痛,却是不敢乱动,她的头发被人抓着呢。

    中年男人放开了小颖,语气却是更加不善,嫌恶地瞄了瞄梵狄;“你还真能吃,都喝两碗粥了还不够?我们家这丫头是挺傻的,所以才会把你这个不明来历的外人救回来,可这儿不是慈善机构,你醒了就快走吧,咱家没一个人是闲着的,没空伺候你!”

    梵狄放在被单里的那只手紧紧攥着,心头一股火苗在乱窜……被人像赶乞丐一般地赶走,这是莫大的侮辱,但有句话说得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该低调的时候就别强装,否则只会害了自己。梵狄此刻异常冷静,他很清楚,他必须要借助这里养伤,眼下这情况,他连山鹰都不能相信了,他怎能贸然暴露自己的位置?

    梵狄还没说话,小颖到是先急了,上前一步站在梵狄床前,面朝着中年男人,焦急地说:“叔,他才刚醒,连下床都不行,怎么能走路呢,让他多留几天吧。”

    中年男人牛铃般的眼睛里迸射出凶光,恶狠狠地说:“多留几天?说得轻巧,家里多个人吃饭就是多了个负担,你跟你弟弟都快把老子给吃穷了,现在又要多个人?不行!少废话,快点叫他走!”

    中年男人不耐的拽了拽小颖,以示警告。

    小颖扭头望望梵狄,亮晶晶的眼眸里闪过一抹决然的光芒,即刻又回头冲着中年男人的背影说:“叔,我这几天少吃点饭,我把我的分给他一些,这样就不会给家里增加负担了,行吗?”

    梵狄的身子微微晃了晃,不是因为体力不支,而是他被小颖的话给震撼到了……她自己的处境看上去也不好,竟然还愿意少吃点饭,省出一些给他吃?这个家庭该是有多么困难?他不过是个陌生人,她却能这样尽心尽力地为他?这是一种怎样的善心,他实在难以理解,可他能清晰地感应到,冷硬的心,不受控制地颤了颤,虽然是轻微的一点,却是那么不可忽视的触动。

    中年男人停下脚步,那张好似被砂石磨过的脸上尽是狠厉:“你TM少废话!我……”

    “够了,你不用为难她。”梵狄冷冷地冒出这句,声音不大,但蕴含着一种天生的威势,使得那中年男人不由得愣了愣,正待发作,忽地,他瞪大了双眼,死死瞪着梵狄手里的发着亮光的东西。

    “这个你拿去,当作是我在这里养伤付给你们的报酬。”梵狄掌心里的,正是他戴的那一枚耳钉。

    “呵呵……不就是颗装饰的玻璃球么,又不值钱……”中年男人嘴上这么说,但那只手可不怠慢,一把抓过那颗耳钉,他眼里已经露出了贪婪的光芒。

    早在梵狄昏迷在床时,这男人就看到了小颖替梵狄换下来的衣服,都是名牌儿,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他年轻时也是在外边混迹过的,自然懂得从一个人的穿着来猜测点什么……连皮带都是价值上万的,那么这个受伤的人所戴的耳钉会是便宜货么?

    中年男人此刻真是心花怒放,掩饰不住的兴奋,握着耳钉的手在发抖……太激动所致。

    梵狄冷然嗤笑:“这颗黑钻够了么?”

    丢下这句,梵狄缩回被子里,懒得再看那男人一眼,闭目养神。梵狄知道,中年男人再也不会急着将他赶走了,接下来他可以安心养伤。

    诚如梵狄所料,中年男人的态度立刻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笑得合不拢嘴,点头哈腰地说:“是是是……您真是咱家的贵人啊,我马上叫小颖给您端饭来,您尽管吃,要吃什么尽管说,咱家一定会照顾周到的。”

    这……这是她的叔叔吗?一下就变得这么慈爱亲切?小颖人还处于呆滞中,中年男人狠狠掐了她一把:“还不快去给贵客盛饭!”

    小颖一溜烟儿跑下楼去了,只是心里难免会迷惑……那颗小小的耳钉就能让叔叔改变主意,真神奇啊。

    小颖生活在这个朴实无华的小镇,没见过多少世面,眼界很小,她只知道有钻石,那种亮亮的透明的,可她不知道还有比那种钻石更珍贵的黑色钻石。而梵狄拿出来的耳钉就是一颗价格昂贵的黑钻。

    中年男人拿着黑钻就出门去了,迫不及待地找人鉴定……这小镇上不比城里,要鉴定这种高级货,他只能离开这个地方,去到几十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城镇上的地下赌场,找那里的人鉴定,如果是真的,他会卖掉,在赌场里好好玩几把,假如赢了,就能还清他所欠下的债务了……

    这是小颖的继父,一个刻薄又嗜赌成性的男人,在家对女人孩子又打又骂,去了赌场就跟个孙子似的。这个家本身经济条件不算差,但自从小颖的继父迷上赌博之后,家里的处境每况日下,虽是能靠着一间小小的面馆度日,但赚的钱都得拿去填赌债。

    还好这是靠海的小镇,居民们想吃海产很容易,鱼虾都是很平常的食物了,所以今天梵狄才能吃上鱼粥。

    小颖的耐心很好,这已经是第三次给梵狄送饭来了,还是鱼粥,只不过除此之外又端来了些肉。

    白菜炒肉片,菜多肉少,可先前因为继父在,小颖没敢端肉进来,梵狄只有粥喝。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和她甜润的嗓音,梵狄睁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没有立刻动筷子,而是审视地望着眼前这张小小的脸蛋,他首次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为什么宁愿每天少吃饭也要留下我?就因为我这张脸还算不错?”

    梵狄此刻柔弱得像个病西施,但他眼中的两点寒芒却是能直刺进人的心里。他记得在迷迷糊糊中听闻小颖在自言自语,说他长得很好看,他当然会认为她是因发花痴才想留下他的。

    小颖一听,俏脸浮现出几分忧伤的神情:“前些日子我救过一条受伤的狗狗,当时我叔叔……就是我继父,他也是不同意我把狗狗养在家里,非要将狗狗赶出去,结果没过几天我就在路边发现狗狗已经……已经……死了,我很自责,假如我当时坚持要留下狗狗,它就不会有事,所以这次叔叔要赶你走,我不能再由着他了,我……”

    小颖发现梵狄的脸色不对劲,人也好像在发抖,她以为是他受不了伤口的痛苦所致,不由得略显紧张地说:“你没事吧?药箱里有止疼药,你没用吗?”

    “我……不疼……”梵狄牙齿缝儿里挤出这几个字,一张俊脸涨成绛紫色。他这么痛苦是因为他快被小颖说的话给气得想吐血……居然将他跟一条狗放在一起比较?这个小颖真有本事,他醒来之后已经被她气到不止一次了!

    看来,在这里养伤,最大的难题就是小颖,梵狄觉得自己真的很容易被她气得内伤……

    小颖不知梵狄的内心这么煎熬,她的思维模式很简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嘿嘿……阿凡,刚才你给我叔叔的那颗黑黑的亮亮的东西是什么啊?你说够你在这儿休养几天的稿酬,那是值多少钱啊?有五百块吧?”

    在小颖的认知里,几天的费用有五百块,那都算比较多了,可梵狄又一次被小颖的话给呛到,没好气地说:“那是黑钻,比普通的钻石还值得,那一颗最少值十万块。”

    “十万块?十万块?!”小颖震惊了,瞬间呼吸急促,几秒之后猛地转身拔腿就跑,嘴里还嚷着:“我要告诉叔叔让他把钻石还给你,十万块太贵重了!”

    梵狄顿时嘴角抽筋……这个小颖,急着跑什么!她手里还拿着筷子,而他面前放着一盘白菜炒肉,没筷子,让他怎么吃!【今天一万字更新已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