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89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沈云姿的出现,让董缤有了仪仗,因为签合约的时候是沈云姿在场的,并且她知道美玉颜公司对她的重视,自然会得意起来了。但水菡呢?她不动声色地坐在椅子上,看出来董缤似乎与沈云姿关系不错,可她并不慌张,依旧是淡定如常……水菡很清楚,要临时换摄影师必定会耽误今天的拍摄,并且,她没有做错,何惧之有?就算真的要被换掉,大不了也是失去这次机会而已,但她绝不会因此而妥协去拍些不符合产品广告创意的作品。这不只是对客户负责,也是她的职业道德。

    沈云姿淡淡地跟董缤打招呼,那双犀利逼人的眼眸却是在留意着水菡,见水菡这么镇定,她微微皱了皱眉头,问董缤:“到底是怎么回事?”

    摄影棚里因为有了这三个女人而形成了一种奇妙的气场。三个女人各有不同,各有特点。董缤是性感女神,火辣妖娆;沈云姿精明干练,有女强人的气势;而水菡则是冷静淡然,外表看上去她没有凌厉的气势,可就是有种让人难以忽视的淡定从容,即使面对董缤和沈云姿两个强势的女人,她也能不卑不亢。

    董缤添油加醋地说着刚才发生的事,她当然是为自己说话了,明明是她不对在先,可是从她嘴里说出来就成了是水菡在故意刁难。沈云姿是客户方的代表,她有权利要求更换摄影师。她会怎么做,全在她一念之差。

    陆伟良见势不妙,不由得为水菡担心起来……假如真的被换掉,那就等于是打水菡的脸,她这才第一次接这么重要的工作,被替换将会是对她的一种打击。

    陆伟良这小伙子刚进公司不久,性子比较憨厚,见这气氛不对了,赶紧地上去打圆场,赔笑着说:“董小姐,沈经理……其实这事儿是个误会,摄影师只是想把照片拍好,这也是对客户负责嘛……”

    “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谁啊?一边儿去!”董缤的助理脸色不善地吼了陆伟良一句。

    水菡看到陆伟良想为她说话却被人这么呵斥,心里不是个滋味,毕竟这是她的助理,临时调来帮她,却要跟着她受气,这是她不能容忍的。

    水菡清澈的眸子横着那位大婶,以同样的语气说:“又有你说话的份儿吗?他是我的助理,你不过也是别人的助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教训人?”

    “你……”助理大婶一时语塞,却又找不到合适的言辞来应对,因为是她自己将话题上升到身份的级别,活该别人用同样的话堵她的嘴。

    陆伟良感激地望了望水菡,却也没再吱声了,默默站在她身后,这是一种无声的支持。

    董缤见自己的助理被呛声,感觉就像是在扫自己的面子一样,嫌恶地瞄了水菡一眼,话却是对沈云姿说:“沈经理,你到是说个话啊。”

    董缤对自己很有自信,她是一线明星,一向都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很多人都要给她面子的,现在的情况也不会例外。

    包括其他工作人员也都纷纷以同情的目光看着水菡。

    沈云姿沉默了几秒,打量着眼前的董缤,美目里变换着复杂的神色,好一会儿才缓缓抬眸,语气柔和地对董缤说:“去把裙子换了吧,那条白色的其实也不错,化个清淡一点的妆。”

    董缤这张妖娆娇媚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她想不到脸沈云姿也这么说,她就不明白了,她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至少她自己就十分喜欢这造型。18700627

    “沈经理,你们当初在找我代言的时候就该知道我的个人风格定位是什么,我走的是成熟女人的路线,性感神秘,风情万种,这才是我带给大众的形象,难道你们不是看中这个才签约的?为什么要我改变形象?你怎么跟那个摄影师一个鼻孔出气啊,真是的……”董缤露出认真的表情,她是真的不解,想不通。

    水菡也有点意外,没想到沈云姿这次竟然没刁难她,而是跟她意见一致,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拍摄能按原计划进行。

    “董小姐……”水菡站了起来,清冷的水眸直视着董缤:“你是具备成熟女人的魅力,这应该是美玉颜公司找你代言的主要原因,因为美颜汤这种专门针对女性保健的口服液,很大一部分消费群体都是25岁到40岁的女人,你想想,一个女人随着年龄增长而日趋成熟的同时,难道她心里不想要留住青春吗?熟透了的苹果真的好吃吗?这次的平面广告所要展示的就是一个成熟女人内心那种向往怀念青春,健康快乐的积极心态,要让消费者感受到,年龄并不是界定你的最终标准,年轻不应该只停留在容貌,更重要的是内心的健康,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自然美,自信美,才是女人最大的魅力。而你现在的造型,只会让人联想到矫揉造作,何来的自然美自信美?你懂了吗?”

    一番话,侃侃而谈,却让在场的人都暗暗惊异……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摄影范畴了,水菡说的话已经触碰到了一个产品的核心理念,足以见得她不只是做了摄影的功夫,她对客户产品的了解和深入思考,也是十分到位的,否则怎会说得这么贴切?身为她的临时助理,陆伟良简直有种想要拍手称快的冲动。

    这下,轮到董缤沉默了,对视着水菡这双清澈而坚定的眼睛,回想着她说的话,董缤似乎是有所触动,竟没有再强词夺理,默然拉着助理走向了后边的化妆间。

    董缤能当上一线红星也是具有相当实力的,并非真的是草包,况且水菡刚才所说,正好戳中了董缤的内心深处……她已经是二十八岁了,在娱乐圈打滚多年,她的精力和青春早就透支过度,有时卸妆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好憔悴,那种对青春流逝的感伤时刻都困扰着她,但水菡那番话就像是醍醐灌顶,董缤的困扰一下就豁然开朗了……没错,女人的青春太短暂了,无论多美都会有色衰的一天,唯有内心充实了自信了,随时随地,都会发光发热。

    青春,从来都是让人易感触的话题,沈云姿也不例外。见董缤进去了,她也坐在一旁不说话,与水菡根本是零交流。

    没人知道沈云姿此刻有多震惊,她自己就是搞摄影的,当然知道水菡所说的其实都有道理,董缤刚才的造型师真的不适合这次的主题,而水菡表现出来对美颜汤的理解,也让沈云姿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或许她一开始就小看水菡了,总以为她这个表妹处处不如她,可事实却是水菡能拍出让专业评审都赞不绝口的照片,如今水菡还能独挑大梁拍广告,水菡的见解还展现出了她的商业头脑……虽然跟沈云姿在商场上的表现比起来实在很微小,可沈云姿因此而有了危机感。她现在是美玉颜公司的总经理,但水菡却是水玉柔夫妇的亲生女儿啊,如果水菡在商场上成长起来,以后沈云姿的位置还坐得稳吗?

    沈云姿独自一人在沉思,她想要保住现在的地位,只能升不能降,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啊……

    总算是解决了董缤的问题,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很快董缤就换好了服装出来了,这一次,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同时一呆……

    董缤脸色不太好,她觉得肯定是这身造型不好看,所以大家才这样的眼神。

    “拍吧,快些,我还要赶着去电视台录影。”董缤没精打采地说。

    水菡和沈云姿不由得对望了一眼,两人虽是对立的,但此刻却有了一种奇特的默契……她们都看出来了,董缤状态不好,因为没信心。

    水菡咬了咬唇,水润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滴溜溜一转,忽地提高了声音说:“五分钟以后开拍!”

    水菡说完,也不顾其余人惊讶的目光,径直往旁边的小门走去,那是洗手间的方向。

    董缤一怔,下意识地皱纹,但是有几个工作人员立刻跑过来向她索要签名,一下就将她围在中间。

    “董小姐真漂亮,比刚才还美!”

    “董小姐你现在的造型好像仙女下凡,请给我签个名吧?”

    “还有我呢!董小姐先给我签!”

    云合美上云。“……”

    董缤先是呆了呆,然后开心地笑了,心情大好,自信油然而生。1gsT1。

    听过太多人说她性感漂亮,可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赞她像仙女,她当然高兴了,最主要的是,她知道了,原来这造型真的好看。

    水菡在角落里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捂嘴偷笑……她不是真的想上洗手间,她只是故意说五分钟后开拍,好让董缤感受一下别人对她这造型的赞美,这样董缤就不会没自信了。

    模特儿如果像木偶,拍出来的照片是不会有灵魂的。水菡要调动董缤的积极心态,刚才这招很管用。

    沈云姿都不得不佩服,越发地意外了,想不到水菡还有这样的心思,她以前确实小看水菡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董缤站在镜头前,摆出各种姿势,这次她很顺从水菡的安排,叫她怎么做她就怎么做,越拍还越有感觉,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一身宛如仙女的造型之下仿佛心也跟着轻快起来。因为没有浓妆艳抹,董缤精致的五官和细腻的肌肤都能呈现出来,加上这白裙飘飘,果真是有几分出尘脱俗的味道。没有了那些低胸暴露的衣服,董缤的心境也开始变化,笑容和动作都不由自主地变得自然,畅快,随心所欲。

    人们看到的是一个既有熟女风韵又蕴含清纯活泼的董缤,她身上散发着朝气,不再是只有皮相的漂亮女人,她的美,活了。

    董缤果然天生就是吃这一行饭的,进入佳境之后,与水菡配合得很好,而水菡也是沉浸在愉快的情绪里,兴奋又谨慎地完成了拍摄。

    董缤看着相机里的照片,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原来她还有这么纯美动人的一面。健康,青春,自然,自信……这些,她都能在照片中感受到,这真的是自己吗?有多久没展现过那一面了,她都不记得了。原来曾经那个刚进娱乐圈时单纯美好的女孩儿还在,一直都活在她心里……

    董缤对水菡是彻底服气了,临走时还拉着水菡的手,请水菡在照片整理出来之后一定要给她发过去几张最好的。

    水菡不是个小气的人,先前与董缤的不愉快,早就不介意了,听她这么要求,水菡也欣然答应,两人道别的样子,看上去真像对年老友。

    陆伟良只得感叹,女人的心思变得真快呀,不过这样也好,水菡和董缤互相配合完成拍摄,并且水菡的表现很令人惊喜,技术上也是没话说,他都要佩服。

    假如水菡以后能升职,这就是值得庆祝的喜事啊。

    同事们忙着收拾这里,水菡也在帮忙,听着同事们的夸赞之词,水菡都只是礼貌地笑笑,她现在虽然是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开心兴奋也有,可她内心也极度地渴望跟人分享成功的喜悦……

    水菡蹲着身子在收拾东西,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晏季匀的身影,她的动作慢了下来,微微失神了。

    一只女人的手拍在水菡肩膀上,拉回了她的心神。

    “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沈云姿的声音从后边传来,很小声很低,兴许是不想引起人的注意。

    “有事吗?我现在很忙。”水菡瞄了沈云姿一眼就不再打理,一是因为她确实忙着,另外个原因是她和沈云姿之间的矛盾太多了,层层叠叠的,她们尽管是表姐妹,但却不是可以谈心的关系。

    沈云姿不悦地蹙眉,弯腰凑近水菡耳边说:“怎么晏季匀都回来了你们还没在一起?是怕姑妈知道吗?”

    水菡一惊,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过来!”水菡冷冷地瞥了沈云姿一眼,率先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沈云姿跟在她身后。

    来到这无人的角落,水菡也不跟她废话,直截了当地问:“沈云姿,你想什么说么?”

    沈云姿神色倨傲,一副优越感爆棚的架势:“晏季匀现在已经回到晏家大宅了,还有晏鸿章也一起回来,不知道他们将会有什么行动,好歹你现在是炎月的董事长,虽然你的实权交给了你母亲,可是如果晏家想要报复,首先第一个就是你这董事长了……我是不想看着姑妈姑父烦心,所以才提醒你几句。”

    提醒?水菡一听这话就浑身不舒服,这个女人还是那么虚伪,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呢?就算不明白沈云姿的目的,可水菡不会笨到相信沈云姿真的在好心提醒她。

    “沈云姿,我的事,不用你费心了,你所谓的晏家的报复,不会发生在我身上。”水菡淡漠的语气,让沈云姿脸色一僵:“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人啊。”

    沈云姿嘴里叨念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走得很潇洒,再不废话,水菡也没多想,懒得去揣测沈云姿在想什么,不想与这个女人有牵扯。

    沈云姿看似不痛不痒的几句话,实际上是有特别用意的。她是在试探水菡和晏季匀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了。水菡这么肯定地说晏家不会报复她,在她脸上找不到一点惊讶而紧张,这只能说明,水菡有持无恐,她凭什么那么有把握?除了是晏季匀给她的信心,还能是谁?

    由此可以推断出,水菡和晏季匀的关系其实很好,一直暗中有来往,并非像表面那么平静。这就是沈云姿得到的讯息。原本沈云姿是对晏季匀不抱希望了,可水玉柔知道沈云姿相亲那天遇到晏季匀,她就鼓励沈云姿不要放弃,这无疑是使得沈云姿那颗心死灰复燃了,她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觉得自己对晏季匀还是有爱的……自始至终,她最大的障碍都是水菡,只有水菡。

    =======呆萌分割线=======

    外界对晏家的诸多猜测传得满天飞,记者们又蠢蠢欲动了,但无论外界怎样变化,晏季匀现在有最要紧的一件事——找到当年放火的人。他和晏鸿章都不会回应外界任何话题,行事低调,拒绝采访,平时出门都十分小心翼翼,每次都需要甩开记者才能去做他自己的事。

    他不公开露面,但有人却是按捺不住了。水玉柔一直都在等晏鸿章出现,现在终于等到,她怎么可能不做点什么来报复呢?她最想看到的不是炎月的归属权,而是想看到晏家身败名裂,想看看晏鸿章在被揭穿当年行径之后的表情……

    晏鸿章在晏家大宅里深居简出,依旧是继续在养身体,不见有何特别的动作,但他的回归却让那些想要买房子的人暂时消停了,只除了某些个别的之外。

    很快就是春节,以往这个时候,晏家都是热热闹闹喜气洋洋,充满了大人和小孩儿的欢笑声,可今年,灯笼也不挂了,对联也不写了,热闹不再,繁华不再,只有满园的寂静和冷清。

    唯有那一片菜园子才是整个大宅里最有生机的地方,晏鸿章在浇水。

    还是这菜地,还是那个人,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是老人眼中的神采吗?是他脸上的笑容不再?是他的腰身更加佝偻?是他的步履更加缓慢?

    绿油油的蔬菜长势喜人,晏鸿章慢悠悠地浇水,可这孤单的背影就是让人感到一股落寞。

    以前,水菡和小柠檬都很爱来这菜地,有了这母子俩的陪伴,晏鸿章才不会感觉太无聊,有了亲情的温暖。现在,依旧还是菜园子,却没有了水菡和小柠檬的身影,没有了银铃般的笑声……晏鸿章还记得,就是在这里,他曾鼓励过水菡,那时的她因为受到晏家人的压力,要她从成人用品店辞职,她来向老爷子寻求支援,是老爷子的支持给予了她信心和力量,那时的她,笑得多甜多开心呢……

    晏鸿章叹了口气,苍白而布满皱纹的脸上尽是惋惜和无奈……水菡现在一定是很恨他,她不会再当他是爷爷了。就算查到当年的火不是他放的,可配方的事呢?还有他曾瞒了她很久,谎称自己是沈玉莲的朋友……水菡的性子是容不下欺骗的,晏鸿章知道这点,所以他越发感到心酸,难过。他想要在水菡面前忏悔,只怕她都不会给机会了。

    晏鸿章对水菡,或许当初还比较虚假,但后来慢慢的却是真的投入了,比对自己的子女还亲,他是真的当水菡是自己人,才会想到要将股份交给她。哪怕是晏家到今天这地步,晏鸿章都没后悔过那个决定。

    老人绕着菜地在浇水,步子很慢很慢,动作也有些显得乏力了。

    陈嫂急匆匆地走过来,将水杯递给晏鸿章:“老爷,有个女人要见您,她说她叫……水玉柔。”

    晏鸿章拿着杯子的手微微颤了颤,略显浑浊的双眸里闪过一道精光,吩咐陈嫂:“让她进来吧。”

    该来的始终要来,他与沈家人的正面交锋,是不可避免的。到这一刻,晏鸿章不但不紧张,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他可以当面对沈家人说出他的忏悔。

    晏鸿章坐在花园里的草坪上,戴着绒帽围着围巾,浑身都裹得很厚,面容消瘦,时不时咳嗽几声……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的老人,水玉柔有些错愕,怎么晏鸿章的身体真有这么差?她简直难以相信,这是那个只要跺跺脚就能让商界震动的晏鸿章吗?昔日的雄风,如今只剩下苍老的容颜,毫无半分斗志可言了。

    水玉柔站在晏鸿章身前两米的地方,凝视了很久都不曾动过,她要好好看看这个让沈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是他偷走了配方,是他放了火!

    “呵呵……真好,你还活着。”水玉柔好半晌才冒出这一句,眼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之火,她是在庆幸晏鸿章没死,能活着承受她的报复……【这章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