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0章:老公,你在哭?
    静谧的花园里,一个是迟暮之年的老人,一个是正处在人生巅峰状态的中年女人。老人精神欠佳,看起来很憔悴,原本犀利的眼神也变得暗淡了许多。女人则是满目的愤恨和激动,那种见到仇人的心情是怎样的怒火中烧,恨不得能将对方碎尸万段才好。

    “晏鸿章,老天爷让你活到现在,不是因为你真有那个命,是为了让你亲眼看着晏家是怎么衰败,让你感受到身败名裂的痛苦,让你从高峰跌下来,让你摔得粉身碎骨,然后在痛不欲生中死去……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能偿还血债了吗?你就算是死上十次百次都不够还,你死了都该下地狱!”水玉柔的声音因激动而变的撕裂,那张美艳的脸上此刻只剩下狰狞,仿佛她就是地狱的使者。

    晏鸿章坐着没动,他的镇定与水玉柔的激烈相比,就像是冰与火的差别,但实际上他的心在滴血,在粉碎……这是沈玉莲的孩子,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所生的女儿啊,就算不是他亲生的,但水玉柔身上流着沈玉莲的血,这张充满仇恨与控诉的脸,瞬间让晏鸿章产生错觉,好像这就是沈玉莲附身,在向他讨债的。

    晏鸿章的心脏是装了三个支架的,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毕竟是一个垂暮的老人了,如果时常受刺激,他依旧是承受不住的。但水玉柔可不管这么多,她只要泄愤,晏鸿章气得越凶越好,她乐于见到。

    晏鸿章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也在极力地克制着不要激动,此刻他正捂着胸口,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只是他那双饱经风霜的眼中却是含着点点晶莹,这是他对沈玉莲的愧疚……

    “孩子……”晏鸿章干涩的喉咙里艰难地发出声音,看向水玉柔的眼神里没有仇恨,只有歉意和慈爱:“请你相信我,孩子,我没有放火……我承认配方是我年轻时鬼迷心窍才会偷走的,但后来放火的事,真的与我无关。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说……我对玉莲的感情从来没有变过,在我心里,只有她才是我的妻子,我怎会想要她的命?我这么跟你说,不是怕你的报复,我只是不想玉莲的孩子错将我当成是放火的凶手……”

    “你住口!”水玉柔一声呵斥,眸光一狠,冲上来抓住晏鸿章的两只胳膊,愤怒地低吼:“我不准你叫我母亲的名字!不准叫玉莲!我母亲就算在九泉之下都不会原谅你这个魔鬼!别以为你不承认放火就没事了,人在做天在看,你一定会有比现在更惨的报应!”

    仇恨,化成犹如实质的光芒从水玉柔眼里迸射出来,仿佛千万根针深深地扎进了晏鸿章的血肉。

    “那是人命啊,我的父母,我的哥哥嫂嫂,还有水菡的那个可怜的姐姐……数条人命都被那场火给吞了,要不是我和水菡命大,侥幸跑了出来,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人揭穿你的罪行,但是,你别忘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掉的,晏鸿章,我等你出现,就是为了让你承受我接下来要做的那些事情……夺走炎月,只不过是游戏的开始而已,你最好是多吃点补品补药,好好保重,别病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水玉柔忽地仰天大笑起来,但这笑声,任何人听了都会感到头皮发麻。

    晏鸿章除了心痛就是惋惜……水玉柔已经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她宁愿活在那张让人喘不过气的大网里,她在寻求报复的块感,觉得那就能治愈她内心的伤痛,但她却不知道自己根本恨错了人!

    晏鸿章幽幽地叹口气,脸色越发苍白了,痛惜之色更浓:“孩子……你恨我,最主要的原因是那场火,可你真的错了,你寻仇的方向大错特错,你这样只会让真正的仇人逍遥自在!我也想为玉莲和她的家人报仇,在这一点上,你不觉得我们是同类吗?我们不该联手起来吗?真正放火的元凶,或许正在一旁高兴地看着我们自相残杀,你觉得这样值得吗?”

    水玉柔的笑声忽地停顿,呆了两秒之后又更加疯狂地笑起来:“哈哈哈哈……晏鸿章,你怕了?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相信你?呵呵……你搞清楚,我跟你是势不两立的仇人,我们永远不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不只是我,包括水菡,小柠檬,都会恨你的,你永远别想再蛊惑我的女儿和外孙,我会让你见他们的,还有晏季匀,我一定会让水菡跟他离婚!”

    最后一个字音一落,水玉柔更是感觉畅快淋漓,她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微笑,狰狞中又饱含得意,一步一步地后退,望着晏鸿章那张震惊又愤怒的脸,她就感觉心里特舒坦,看着他痛苦的眼神,她就好像是在夏天喝了冰水一般清凉。

    水玉柔慢慢地走远了,最后笑着转身向大门的方向走去……1gsT1。

    晏鸿章干瘦的手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青筋都显出来了,虚弱的身子在瑟瑟发抖,压抑在心底的激动渐渐地控制不住了……水玉柔说水菡和小柠檬会恨他,说会让晏季匀和水菡离婚,这些话,对晏鸿章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仇恨的延续,让下一代,下下一代都不得安宁、这才是晏鸿章最大的恐惧!

    “水玉柔……你……你怎么可以让水菡和小柠檬成为你报复的棋子……你……你不可以这么做……”晏鸿章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只是水玉柔听不到了。

    “爷爷!”一声急促的呼唤,晏季匀跑了过来,速度异常的快。

    晏鸿章倒在晏季匀的怀里,气息微弱,断断续续地说:“季匀……爷爷真的好……好……好后悔啊……要是这次我真的去了,就把我葬在玉莲的墓碑旁边……”

    晏季匀心头狂跳,眼睁睁看着爷爷闭上眼,他的灵魂也好似飞走了一样……心痛,恐慌!

    晏鸿章这是被水玉柔活活给气晕过去的……

    很快,晏家大宅里驶出了一辆车,里边载着晏鸿章,直奔医院而去。

    就在车子开走之后不到三分钟,从大宅不远处的路口出现了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探头探脑,四顾无人之后才摸出了电话……这人正是前几天来大宅询问是否要卖房子的年轻人。

    ======呆萌分割线======

    第二天。

    水菡早早地上班去了,今天的工作不好,主要还是关于美玉颜公司的平面广告,拍摄完之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干,水菡当然不能偷懒。

    看着一张张美轮美奂的照片,水菡的心情有点复杂,即高兴又感慨,还有那么一点心酸……回想起自己在摄影大赛时被误认为是盗用照片的人,那时她有多难受啊,委屈那么多,甚至怀疑自己参赛是否错了,一次一次人生的波折不断,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特倒霉呢?

    而现在,她已走出事业的低谷,在邱老师和晏季匀的鼓励下,她能独立完成大型广告的平面拍摄部分,这是她迈出的一大步,至关重要的一步,让她看到了前路的光明。或许摄影大赛上她没有得到应有的名次和认同,但在人生的舞台上,她却站得更稳了。公司的其他同事都在称赞她这次的表现很好,那个平时很拽很高傲的老板也把水菡叫去办公室,大大方方地表扬了一番,称赞她敢于坚持己见的精神,把董缤那么难伺候的明星都应付得妥妥帖帖的,拍出来的效果简直惊为天人,这又是公司里一个年轻有为的摄影师在成长啊。

    有得有失,这就是人生。

    谧处佳动谧。水菡的嘴角微微上扬着,一边在电脑上做着后期修复一边忍不住在想……如果晏季匀在身边,一定会为她高兴的。她已经迫不接待要想跟他分享喜悦了,不只是电话里,她想要面对面地看到他的表情和笑容,她太想念他了……

    水菡终于还是拨通了晏季匀的手机。响了很多声才接起来的,听出他声音很沙哑,有气无力的,带着点哽咽,这可把水菡给急坏了……

    “老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一会儿,似是在犹豫该不该说,最后还是颤抖着声音哽咽道:“老婆……爷爷他……他……他……在医院……他……”

    听起来是晏季匀说不下去了,只剩下压抑的疑似是哭泣的声音。18700627

    水菡的心陡然间被揪了起来,惊恐万分地说:“老公,你在哭?爷爷他……他不行了吗?”

    晏季匀仍然没再说话,水菡越发慌张,呆滞了一会儿之后立刻关掉电脑抓起了自己的包包冲出了办公室!

    晏鸿章快要死了!这就是水菡从晏季匀的反应力读到的讯息。此刻的她,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她只想去医院见晏鸿章最后一面。

    一直都刻意去逃避这个问题,明知道晏鸿章回来了,水菡都没去见他,但现在他快要死了,再不见就没有机会了!无论是什么恩仇,眼下都变得那么模糊,只剩下一个念头——去医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