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2章:老公,我等你
    深情款款的男人注视着她,满怀着真正与期待,而病床上的老人也正用他颤抖的手握住她的手……老人的手很冰,让她的心里涌上阵阵难以抑制的心疼,再看看半跪着的晏季匀,灼灼的目光柔和地将她的心包围……善良的水菡哪里做得到狠心置之不理。

    情待握将情。“我……我……”水菡哆嗦着嘴唇,却又不知该怎么表达。

    晏鸿章急了,艰难地抓住水菡的手腕,他的力气很小,但也更让人揪心,嘴里发出嘶哑而微弱的声音:“你还是不信我……我……咳咳……咳咳咳咳……”

    还没说完就剧烈咳嗽起来,两眼直翻,可把水菡给吓得心惊肉跳,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爷爷!我信,我信!您别激动,别激动啊……”水菡狠狠地拽了拽地上的男人,杏眸里尽是焦急:“你还愣着做什么,快叫医生啊!”

    水菡是真的慌了,生怕晏鸿章一口气上不来,现在这情况,面对一个快要死去的老人,她已经提不起恨了,何况,晏季匀说的话也让她内心动摇……或许当年的那场火真的另有隐情。如果晏鸿章死都不能瞑目,她也会不忍心的。

    水菡急得两眼通红,看着晏鸿章惨白的脸,终于是忍不住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心底最真实的感情汹涌而出:“爷爷……别走……不要走……您不是说要看着小柠檬长大吗……您还要看着他健健康康地区上学,长大以后结婚生孩子……爷爷,别走,别走……”

    水菡泣不成声,慌乱和悲伤充斥着大脑,她不知道该怎样才能留住即将逝去的生命,深深地恐惧着。她没发现晏鸿章在听到这些话时,眼底那异常的精光。还有晏季匀,更是欣喜万分,如释重负……菡菡终于肯信了。

    晏季匀是从地上起来了,但人却没动,只是弯腰搂着水菡,心疼地为她擦着眼泪。18700627

    “你先别管啊,你快去叫医生啊,快去!”水菡一个劲催促晏季匀,可就是不见他照做。

    晏季匀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望了望病床上的老人,转身去倒了杯水走过来……

    “爷爷,您累了,喝点水。”晏季匀将晏鸿章扶起来,小心翼翼的。

    晏季匀怎么不紧张,不去喊医生?水菡呆了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小脸上浮现出愤懑的神情:“你们……你们……爷爷没事?不是要死了?”

    说出那个死字时,水菡也感觉特不舒服,赶紧地住嘴了,但一双清澈的眸子还死死瞪着晏季匀:“你说话啊,你在电话里不是还哭吗?还说爷爷……”

    “我没说爷爷不行啊,我也没哭,是你以为我在哭。”晏季匀很无辜的眼神看着水菡。

    “你……你……你竟敢忽悠我?你害我死了多少脑细胞啊,把我吓成那样,我……我饶不了你!”水菡气愤地冲上去掐晏季匀的脖子,牙齿咬得紧紧的,美目圆瞪,生气的样子都可爱得紧。

    晏鸿章现在也不咳嗽了,好似精神好了些,慈爱地看着水菡:“你别怪季匀,是我……是我想见你,才利用这个机会,出此下策,让你误以为我快不行了,你才会抛开顾虑,来医院……”

    晏季匀温柔如水的眼神凝视着水菡:“难道你真希望爷爷有事?”

    水菡一怔,她当然不是了,知道晏鸿章原来没事,不会死,她心里更多的是庆幸和欣喜,可她没好意思表现出来而已。

    “哼,晏季匀,你给我记住,回头再找你算账!”水菡冲着他呲牙,但她天生就不是凶狠的人,怎么装都只会让人感觉可爱的成分居多。

    “行行行,你想怎样都行,我一定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晏季匀轻笑着,将脖子上那只不怎么用力的小手抓在手里,再不松开。

    病房里阴沉悲伤的气氛一下子散开来,有了笑声,仿佛空气都变得暖和一些了,老人苍白的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因为水菡相信他不是放火的人,他心情大好,感觉虚弱的身体又有了些许力量。

    “菡菡,爷爷昨晚被送来医院的时候确实情况挺危险的,医生也说这次是侥幸,说爷爷不能再受刺激……”晏季匀的语气沉重了几分,他没提水玉柔去了晏家的事。

    水菡刚刚落地的心又被提了起来,看了看晏鸿章,低下头去,小声嗫嚅:“那你……你要小心一点,不要再动气,好好养身体。”

    看她又变成鸵鸟似的,晏鸿章无奈地叹息道:“水菡啊,是不是只有我真的要死了你才会叫我爷爷?刚才不是叫得挺顺口的吗?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我这心啊,哎……”

    水菡一惊,急忙抬眸:“爷爷,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这还差不多,叫爷爷,多好听啊……呵呵……”晏鸿章长长地吁了口气,慈祥的面容上透出歉意的表情,低沉嘶哑的声音很苍老,听着有点心酸:“孩子……你是不是还在埋怨当初我让季匀娶你的事?怨我对你撒谎了,怨我利用了你,对吗?”

    水菡的沉默正是默认了晏鸿章所说,确实她还在意着。

    能不在意吗?她将晏鸿章当成亲爷爷看待,但后来却知道他要让晏季匀娶她进门的原因,她如何能承受得了呢,感觉被欺骗了,她会难过。

    “爷爷是对不起你,水菡,爷爷跟你认错,最开始我确实是想着利用你……因为知道你是玉莲的后代,考虑到将你娶进门了,以后若是配方的事被揭发出来,我们晏家还可以狡辩说沈家当年跟我们是世交,你嫁进晏家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后来,你跟季匀分居,你搬进大宅来住,慢慢的相处下来,我才发现你比我想象的更好。你就跟你外婆一样的善良……你有你的倔犟和坚持,你是个好孩子,比晏家那几个要好太多了……我渐渐地将你当成是亲孙女看待,再也没有了利用的心思,否则我怎会想到把股份转让给你?虽然最后股份没能回到晏家,你成为了炎月的董事长,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初把股份交给你的决定。水菡啊,别折磨自己,也别折磨我这老头子了,你要是不认我,我真的死了都不安心……”

    晏鸿章还没完全恢复,连续说了这么些话,他也有点吃力了,但他还是在看着水菡的反应,紧张地期待着。

    水菡鼻子酸酸的,心里涨得要命,晏鸿章的解释,就是她期待已久的。她一直都在等着这一天,等晏鸿章亲口对她说这样的话。她要的就是一个让自己可以再次接受晏鸿章的理由而已……

    水菡在床边坐下来,颤抖着双唇,哽咽地说:“爷爷,您一辈子都是我的爷爷……”

    晏鸿章闻言,浑身一震,眼眶里流出两滴清泪,激动之余也说不出话来,只能抚摸着水菡的小脑袋,一遍一遍的,将心中的疼爱传达。

    晏季匀也被这一幕感染了,喉咙发哽,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只觉得这一刻的宁静美好真是太珍贵了,在那些痛彻心扉之后。

    晏鸿章的两只手一边拉着晏季匀,一边拉着水菡,将两人的手重叠在一起,语重心长地说:“水菡啊,你得答应爷爷一件事……不能跟季匀离婚,不管遇到多大的阻碍,你们都要坚持下去……只有你才适合当季匀的妻子,而他也不能没有你和孩子,你们……不可以分开的。”

    她的手冷,但被晏季匀温热的大手包裹住,他的体温传来,不只是有暖意,还有一种安全感,很舒服。

    水菡布满泪痕的脸蛋上浮现出两朵红晕,看向晏季匀,而他也正好在看她,那灼灼的眼神像是能将她融化了一样。

    “爷爷,您放心,我不会离开的,我的丈夫只有这一个,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不管多久,我都会等……等两家的仇恨解开那一天。”

    晏季匀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低沉但又坚定地说:“不会等太久的,最近我都在查当年放火的事,已经有眉目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将凶手找出来,让你的父母知道,不是我爷爷做的……两家的仇恨必须要解开,否则我们就算勉强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晏家也背不起那么多条人命的包袱,不只是爷爷被冤枉,我也不好受。”1gsT1。

    “什么,你有眉目了?找到线索啦?”水菡惊喜,像是一下子看到曙光一样。

    晏季匀很干脆地说:“是的,我已经找到当年的一个证人,但只是这样还不够,我需要找出更多的线索和证据,不仅要为爷爷洗脱罪名,更重要的是找出真凶。”

    水菡此刻的心情激动得难以平息,想到那场可怕的大火,想到沈家那无辜的生命,她的心在滴血,灵魂都在悲鸣:“老公,你放手去查吧,我会安心等你的。一定要找到凶手,把真正的恶魔揪出来!”【求点月票!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