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4章:恐怖杀神
    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喝醉了发酒疯的男人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狠狠打在小男孩儿的背上,小颖看到弟弟被打,激愤地冲上去阻止继父。她的尖叫声里充满了愤怒和不顾一切都要保护弟弟的决心,但是,这男人的蛮力实在太大,小颖哪里是对手,不但没救到弟弟,反而激起了男人骨子里更深的邪恶……

    “妈的,滚开!”男人一脚将小男孩儿踢开,目标转为小颖,皮带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小颖身上。

    “姐姐……不要打我姐姐!啊——!”小男孩儿瘦弱的身体里爆发出一声冲天而起的怒嚎,像一头发怒的小狮子一般冲向那个挥舞着皮带的魔鬼。

    一个是年仅十岁的孩童,一个是十八岁的女孩子,都是属于体力弱的一方,即使是联合起来也不够继父一个人的力气大。结果就是姐弟俩都被皮带抽了……原本如果是穿着厚厚的外套就没这么痛的,但继父进来时正好是小颖和弟弟打算睡觉的时候,都只穿着薄薄的棉衫,怎经得起皮带的抽打,痛得浑身哆嗦,惨叫声在静谧的夜里传得很远……

    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个名叫夏志强的男人不仅是个赌鬼酒鬼,更有家暴倾向,老婆和两个孩子时常都会被当成出气筒,可这个家里没人治得了他,

    小颖和弟弟最终是没能逃过夏志强的毒手,就像以往那许多次一样的,姐弟俩开始还能挣扎反抗,但随着皮带密密麻麻地抽打在身,两人也失去了反抗的体力了,那种疼痛让人恨不得能瞬间晕死过去才好。

    连绵不绝的剧痛接踵而来,没有喘息的机会,仿佛整个人唯一的知觉就是痛,再也感受不到其他。小颖与弟弟缩在墙角,她的头发被夏志强揪住,无法用身体护住弟弟……她倔犟地咬着下唇不肯让自己哭出声,只因为她很清楚,继父是个极度凶残的人,听到她越喊痛越哭得凶他就会抽得更狠。

    夏志强狰狞的笑声和表情十分恶心,活像个BT杀手一般,皮带抽在人身体上的闷响更像是黑夜里催命的咒语……

    “抽死你们两个贱种!”

    “老子想跟你睡觉,是你的福气,你TM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活该!”

    “老子养你一场还不能睡你,不能睡你老子就抽死你!”

    “……”

    夏志强嘴里冒出些不堪入耳的话,毫不掩饰自己肮脏龌龊的心理。原来刚才是他闯进来企图对小颖用强,对遭到了小颖的激烈反抗,盛怒之下的夏志强就开始发狂了。

    小颖长得那么水灵,青春活泼,夏志强早就对她上心了,一直想要将这朵花儿采下,好几次想下手都没成功,今晚喝醉了又一次意欲强上,依旧是没能如愿,他怎能不火呢。

    面对着禽兽继父,发起疯来真能让人丢掉半条命。

    “老子白养你几年,居然敢不让老子上,抽死你践货!”随着夏志强这一声骂,他的皮带高高举起,对准的正是小颖如花似玉的脸……太可怕了,这一抽下去会是什么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小颖的头发被揪住,根本无处可躲,惊恐之余只能绝望地闭上了眼睛……这是一个无助的人在濒临绝境时无声的恸哭。

    呆了几秒,预期中脸上的剧痛却没有降临,皮带没有落下,而是被一只男人的大手稳稳握住了。下一秒,只听小男孩像看到救星似的大叫一声,窜起来在夏志强拽住小颖的那只手上狠狠地咬一口,痛得夏志强立刻撒手,小颖解脱了。

    睁开眼,小颖看到的是惊人的一幕……继父拿着皮带的手,被那个叫阿凡的男人抓住,而继父哀嚎着要挣脱,却似乎丝毫不起作用,阿凡犹如从天而降的神明,以绝对压倒性的力量制住了夏志强的暴力。

    这一瞬间,小颖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呆呆的,傻傻的,一双泛红的眸子噙满了泪水却就是不曾流下一滴……不会让夏志强这个禽兽看到她掉一滴眼泪,这是小颖从几年前就对自己发过的誓。

    夏志强喝大了,模糊的意识被手上传来的疼痛惊醒了几分:“好痛……你放手啊……老子教训自家孩子关你什么事!”

    “是不关我的事,但是你们太吵,打扰到我看电视了。”一声冷呵,听不出什么火气,但却让人感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和威慑。梵狄此刻身上完全没有了痞子的气息,只有凛冽的杀气和堪比冬雪的森冷。

    夏志强被梵狄这气势所摄,略微怔忡了一下,但随即又开骂了:“你TM的……”

    才刚一骂出口,手腕又是更剧烈的一阵痛,好像要断了一样,骂声立刻变成了惨叫。

    而梵狄脸上的表情也是越发恐怖,冰刀似的目光戳在夏志强身上:“再骂一次的话,我保证你的手腕会废掉,信吗?”

    并不见梵狄有多么使劲,但他那只铁手却让夏志强吃尽了苦头……在赌场里可没少挨过打,可还没有人能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让夏志强服软的,抓手腕而已,但真的痛得他想死!

    夏志强本就是个吃软怕硬的人,现在被梵狄制住,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哪里还敢再嘴硬,尽管一百个不甘心也只能赔笑到:“不敢了不敢了……呵呵……贵人,您就当放了个P一样把我也放了吧,我这人就是嘴贱,刚刚没认出是您……”

    梵狄嗤笑着,一脸冷冽地睥睨着夏志强,淡淡地说:“放了你可以,不过你记住,我是在这里养伤的,不希望有人打扰到我的清静,而你刚才就已经严重影响到我听音乐的兴致。”

    “是是是……是我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夏志强僵硬的舌头还知道说这些话,只因为梵狄的气场太过强硬,天生上位者的气势,岂是夏志强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所能抗衡的?巨大的压迫感足以令人从心底里产生畏惧。

    “下不为例。”梵狄短短的几个字,带着浓浓的警告,放开了夏志强的手。

    夏志强这才松了口气,感觉好像是从地狱边缘回来了一样,背上早就被汗水打湿了……他心里不由得在猜测,阿凡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只是捏他的手腕就能让他痛不欲生,这种力量也太强横了。

    小颖和弟弟抱成一团,又惊又喜地看着梵狄,简直不敢相信,一场劫难就这么被化解了吗?原本她以为自己会被打得晕死过去的……

    夏志强一边向梵狄点头哈腰,一边恶狠狠地瞪着小颖,目露凶光。可想而知,他并不是真的打算就这么放过两个孩子,他只是暂时在梵狄的威势下服软,只要梵狄离开这里,他就会加倍地报复!

    梵狄是何等精明的人,只一看夏志强的眼神就知道这个邪恶的男人在想什么,但那又如何呢,他走之后这里会发生什么,与他无关,小颖和她弟弟将会面临什么,也不是他会管的。他只是需要再清静几天,仅此而已。

    梵狄虽然是这么想,但他的举动在小颖姐弟俩看来就是好比救命恩人一样的,他不会知道自己的形象在他们眼中变得怎样的高大起来。对他来说,一次出手不过是件芝麻绿豆的小事,可在长期处于弱势的人心目中,就是无比重要的大事了。

    夏志强出去了,这房间里只剩下姐弟俩和梵狄。

    直到房门被夏志强关上,梵狄站得笔直的身子忽地就软了下去,踉跄栽倒在床。

    “阿凡!”小颖紧张地跑过去,焦急地将他扶起来……不用想也知道是他腿伤被牵动了。这才第三天,伤口没这么快愈合,他要救人就会自己受痛。

    梵狄额头上冷汗直冒,刚才面对夏志强时,梵狄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并且他当时还只是一只脚站在地上的,而另一只是因急着上楼而牵动了伤口。

    “豆子,快把门打开,我扶他回房间换药。”小颖吩咐弟弟去开门,她自己忍着身上的痛,硬是将梵狄这魁梧的身体给扶了起来。

    小颖吃力地扶着梵狄,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着,好一会儿才将梵狄移到了隔壁房间……这是小颖自己的房间,由于现在是梵狄住,小颖就跟弟弟睡的一个房间。

    梵狄咬着牙,暗暗痛恨自己这腿伤怎么愈合得那么慢,堂堂一个黑帮老大居然沦落到要依靠女人搀扶才行?梵狄觉得真是……真是郁闷透顶了。但奇妙的是,这么近距离地与小颖接触,他几乎是半个身子靠在她肩膀,下巴不可避免的触到她的头发,鼻息间传来一缕淡淡的清香混合着少女特有的体香,除了好闻,还有一种近似于宁神焚香的作用,梵狄恍恍惚惚的,被放到床上之后他已经是浑身无力了。

    梵狄终究是有伤在身,强悍得了一时之后整个人近乎虚脱,痛得他全身僵硬……床边一个小小的身影在晃动,小颖在为他换药了。前两次是梵狄自己换的,这次,他也依旧坚持不让小颖换,但小颖也有自己的坚持,不顾梵狄的挣扎,硬是将他的裤子除下,露出他大腿上那一处白色的纱布……果然伤口裂开了,血迹从纱布透出来,触目惊心……【求月票,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