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5章:非分之想
    简陋而窄小的房间里,只听见男人粗重的呼吸声……压抑痛苦所致。伤口裂开了,换药的过程相当折磨人,也就梵狄这样经历过几番生死的人才能以强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不叫出声。

    小颖蹲在床边,低着头,小心翼翼却又十分熟练地为梵狄换药。她柔顺的黑发垂在胸前,如瀑布般美丽,在灯光下隐隐泛着黑亮的光泽,她白玉莹润的脸颊上,一双眸子里噙着满满的水汽,可以看出她忍得很辛苦,呼吸都不均匀了,并非只是因为看到梵狄这血腥的伤口,更多的是她对梵狄的感激。

    梵狄看着眼前这张正值青春年华的脸,本该是充满了欢乐的,但此刻却苍白得近乎透明,半点血色都没有,令人忍不住心疼……

    心疼么?他怎会去心疼除了水菡之外的女人?梵狄倏然皱起了眉头,心底那一丝丝隐约的触动消失不见,他很清楚自己等伤好就离开,这里的一切都与他不会再有交集,哪怕是交朋友都是多余的,他又何必多事?先前出手替小颖姐弟解围,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罢了。

    小颖一言不发,默默的换药,她的小手微微颤抖,为梵狄将纱布再重新包好时……

    “吧嗒……”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到梵狄腿上的肌肤,紧接着,两滴,三滴……终于,小颖隐忍多时的泪水就这么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下来,明明是这么冷的天,但梵狄却能感觉这液体格外的灼烫。

    梵狄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哭……只除了某个特殊的人之外。现在见到小颖哭了,他顿时感觉一阵烦躁,冷冰冰地说:“回隔壁哭去,我要睡了。”

    这实在是件很残酷的事,一个妙龄少女在男人面前哭泣,对方却连一个字安慰的话都没有,反而说出这么冷漠无情的话,不得不说,梵狄那颗心已经修炼到比以前更加冷酷了。

    但小颖却一点不生气,怔怔地点头,很老实地应了一声,收拾好药箱就走。

    “等等……”梵狄蓦地叫住了她,他眉宇间含着一点不解的神色:“你继父用皮带抽你都没哭,现在怎么又要哭?”

    确实,梵狄不理解这点,随口问问也只是因为感觉女人的心思真复杂,并无其他的意思。

    小颖手里提着药箱,背对着他,身子明显地颤了颤,吸吸鼻子,哽咽着说:“我哭,是因为你……你是唯一一个肯对我和弟弟伸出援手的人。自从我妈妈嫁给夏志强之后,我和弟弟就没少挨打挨骂,我妈妈为此跟夏志强闹得很凶,但是也拿他没办法,只能叮嘱我们在夏志强喝醉酒的时候不要招惹他……我们挨打的时候,即使邻居看见了都不敢上来劝阻,没人能帮得了我们,每次挨打就感觉是死过一回了……只有今天,你阻止了他,才让我和弟弟不至于被打得更惨。我……我和弟弟会感激你一辈子的。你好好休息吧,我一会儿给你煮点宵夜去,你需要吃点营养的东西才能让伤好得快些。”

    小颖低哑的声音在空气中蔓延出一缕淡淡的忧伤,很轻很轻却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梵狄这冷硬的心肠都不禁有一点微微地触动了,真难想象一个女孩子和一个小男孩在几年的时间里是怎样从家暴中熬过来的?最重要的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长大,小颖却还能保持着乐观开朗的性格,没有屈服于继父的邪恶。在她身上,能感到到的是纯净和温暖,友善,这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梵狄陷入了沉默,小颖出去之后,好半晌梵狄才反应过来……小颖刚才还一直没穿外套的,只是穿着薄薄的棉衫在为他换药,而她,竟一声都没叫过冷。

    梵狄浑身哆嗦了一下……想象自己要是只穿一件棉衫在这样的天气,也会很冷啊,小颖能坚持那么久,难道只是感激他吗?该不会是除了感激之外还对他有点别的意思吧?

    “哎……哥就算脚受伤也还是那么英明神武,在这种小镇长大的女孩子当然会被哥的风采给迷住了”梵狄这货又开始自恋了,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该为了小颖好,早点暗示她别对他动非分之想?

    半个多小时之后。

    小颖再次进来了,端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猪骨汤。她脸上的泪水已经擦干,精神看起来比先前好了很多,至少又有甜甜的笑容了。

    梵狄也不推辞,他确实需要营养来补充体力……这里的物质条件不好,他流了那么多血,但只能喝点鱼汤肉汤,用的药也是最普通的,可这对于伤者来说是不够的,要换做是在梵氏公馆的话,他的伤都会好得快些。

    小颖已经穿上外套,笑米米地捧着汤进来了,看向梵狄的目光也稍有不同,多了点异样的光芒,火辣辣的。

    梵狄老脸一热,心里暗暗摇头……哎,哥的直觉没错,这小姑娘真的因为他一时兴起的解围而对他上了心,瞧这眼神,简直就是赤果果地在说:我看上你了!

    “该不会说要怎么谢谢我报答我之类的话吧?”梵狄心里嘀咕,表面上不动声色,埋头喝汤。

    可这人啊,有时就是想什么来什么……

    小颖眸光灼灼地盯着梵狄,俏脸飞上两朵可爱的红晕,轻轻地说:“阿凡,你今天救了我和弟弟,你是好人……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我……”

    “咳咳……”梵狄一下子就被呛到了,不住地咳嗽,小颖急忙伸手拍拍他的后背:“你别急,慢慢喝,不够的话锅里还有。”

    梵狄咳嗽得更厉害了。他哪里是喝汤急,他是听到小颖说他是好人,还说要报答他,所以才……

    “小颖……我只是……只是……一时……”梵狄忽然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小颖眼巴巴地望着他,目光里犹如星光万点,纯澈,灿亮,让他话到嘴边都卡住了,想说自己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才出手,但她的眼神分明让人感觉如果他那么说,她会很失望。

    梵狄心头没来由地感到一丝烦闷,咕咚咕咚将汤喝下,不再看小颖,只是不耐地说:“总之就是不用你报答,听明白了吗?”

    小颖愕然,不解地看着他,随即又释然地说点头,笑容越发感激了:“阿凡,你帮了我们还不求回报,你真是太好啦,我把你从海边救起来,是我做得最明智的事情。”

    梵狄头大……这小颖的脑子也太简单了吧,居然还更认为他好了。

    “对,你也救过我,我们就算扯平了,谁也不欠谁,OK?”

    “这……”小颖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摇头:“我救的是你一个人,可你救的是我和弟弟两个,说起来还是我应该要报答你的……”

    梵狄彻底无语了,翻了翻白眼,只能认了,谁让他遇到一个这么实诚又认死理的人呢。

    “算了算了,随你怎么想。”梵狄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小颖出去。

    小颖乖乖地应声,在收拾桌子的时候不小心扯到后背的痛处,紧紧皱了皱眉头还是忍住了,装作若无其事地冲梵狄笑笑,然后转身……

    “回来。”梵狄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深眸一眯:“你没擦药吗?你弟弟也没擦?”

    小颖一愣:“你怎么知道?”

    梵狄没好气地扁扁嘴,不答反问:“我问你呢,不是你问我。”

    梵狄是想起来了,小颖在将他送回房之后就在为他换药,出去之后没多久就端着汤进来了,她应该是还没时间擦药的。

    “我……我给弟弟擦药了,他已经睡下,我自己的还没……没擦。”

    梵狄心里动了动……她都没擦药就急着给他端汤进来,这小姑娘也太好心了吧。

    “没事了,你擦药去吧。”

    “嗯……”

    梵狄已经蒙上了被子,换药又喝了一碗猪骨汤之后,疼痛好似稍微减轻一点点,他也该睡觉了。

    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点异声,梵狄猛地从被子里探出头,只见小颖正在药箱里翻东西。

    “你不是擦药去了,怎么还没走?”

    小颖抬起头,无辜地眨眼:“隔壁房间那瓶药油已经用完了,我记得这药箱里还有的,我找出来擦。”

    原来是这样,梵狄翻个身,继续闭眼睡觉。

    可没过多会儿,又听到小颖说:“阿凡……阿凡……你睡着了吗?”

    梵狄沉默了几秒,侧头瞄着小颖,冷冷的目光像是在说,你在这打扰到我,我怎么睡得着?

    小颖可没那么敏感,读不懂他眼里那种赶人的意思,她手里握着药油,请求地说:“阿凡,请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擦擦药行吗?平时挨打之后都是我和弟弟互相为对方擦,但是我弟弟已经睡着了,你帮我擦一下可以吗,谢啦。”

    小颖说完,将药油往梵狄手里一塞,迅速背过身去,将外套一脱,衣服掀起,露出了整个后背……

    这……这也忒猛了吧,为女人擦药?梵狄眼角在抽搐,真想一脚将她踹开,但下一秒,他的视线却黏在她光光的后背上不动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