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6章:触电的感觉
    梵狄精冷的目光落在小颖的背部,他的瞳孔在收缩,透出一股森森的寒意……这是一个女孩子的背?梵狄觉得这真是自己见过的最丑陋的背了,这是一个花季少女所拥有的么?

    小颖的背,有数条明显的红痕,显然是先前被皮带抽过留下的。而在这些痕迹下,还密密麻麻横七竖八的分布着一些淡淡的青色或紫色的痕迹,使得她原本白希娇嫩的肌肤失去了美感,就仿佛在上好的陶瓷表面硬生生用钝器划出了触目惊心的痕迹。

    梵狄是混黑道出身的,见过数不清的血腥,他的一颗心炼就了超越常人的坚硬,但此刻,这男人却禁不住呼吸一紧,心头蔓上一缕沉重。虽不是血淋淋的伤口,却可以看出是时常受到虐待才会呈现出这样的,小颖这些年这该是被继父抽了多少次才会有这么不堪入目的背。每一道伤痕,无论深浅,都在无声地控诉着,让人不得不去想象,当她在受到虐待时是怎样的痛苦与折磨,她是有多隐忍和坚强才能让自己熬到今天?

    如果不是因这些伤痕,他看到的应该是一个诱人的美背,如果不是因这些伤痕,小颖的青春也不会有阴影……背上是如此,想必身上的其他地方还有伤痕。

    小颖全身紧绷,她好像感到梵狄的不对劲,不由得在想……他是觉得她的背很恶心吗?

    小颖忽然间有点自卑了,低下头,小声地说:“算了,还是我自己擦吧。”

    自己擦……就她这伤痕,自己擦药根本不起作用。药油是需要擦上去之后再揉散,让药油化开浸透入皮肤,需要有人帮忙才行的。

    梵狄拧着眉头,瞳眸里酝酿出点点复杂的光芒,将药油倒了几滴在她背上。

    小颖浑身一颤,触电似的感觉从背部传来,心跳加速,脸红耳涨,连忙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从来没有成年男子为她擦药,以前挨打也是弟弟或妈妈为她擦药,但现在是梵狄……

    小颖不自觉地浑身紧绷,毛孔都像是闭得紧紧的,小手攥成一团……看得出来她紧张得很,她自己也纳闷,先前说让梵狄帮忙擦药,她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擦药能让伤好的快点,但现在她才发觉,原来被他触摸着是这么的……奇怪。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他的手指触到她肌肤时,感觉背部像要烧起来了,全身都在发麻……

    小颖从小在这镇上长大,这里不比城里那么开放,乡里乡亲的人们都比较淳朴,加上地方又小,人们都不会像城里有些人那样开放,思想还是偏于保守的,特别是像小颖这么老实的女孩子,还没交男朋友呢,不会与男人有亲昵的接触。让梵狄擦药已经是小颖的极限了。

    “这伤,只是用这个药擦,以后会留下疤痕的,影响美观。除非是用更高级的药……”梵狄随口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小颖说。

    小颖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泛起了点点波澜……哪个女孩儿不爱美呢,怎么可能不介意自己的身体某部分留下伤痕,但小颖最终还是摇摇头,小声嗫嚅:“我看过电视上有打广告说有种药挺好的……不过,很贵,要四百多块钱一瓶。我……我买不起。不过我以后会努力存钱的,买一瓶给我弟弟擦,他身上也跟我差不多,他还小,皮肤嫩,比我更容易留疤。”

    小颖有话直说,可没想到自己的几句话会让梵狄感觉到呼吸窒闷,心头的沉重又多了几分……四百块,对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对小颖姐弟俩来说却太重要了。并且小颖还先想到弟弟,而不是先为她自己考虑,想着有四百块钱了得先买那种药给弟弟擦。这种纯纯的无私的感情,正是当今的社会逐渐流失的东西,但却又是最纯碎最美好的情感,哪怕是冷酷如梵狄,也不禁会为之微微动容。

    “怎么你在面馆里做事都没有报酬的吗?”

    “报酬?”小颖愣了愣,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我继父说我和弟弟是拖油瓶,说我们不能白吃白喝,要为他做事,所以……我没有报酬,只是有时妈妈会给我一点零用钱,上个月就给了我一百块,可我……我去理发店三次,花了四十块钱,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很浪费……”

    梵狄一听这话,只差没爆粗口了……夏志强真TM不是人啊!利用小颖和她弟弟当免费劳工,还一分钱都不给,结果小颖也没丝毫抱怨,反而觉得是自己该做的,以至于妈妈给的零花钱,一百块她花去了四十块都认为是浪费,这是什么观念?

    梵狄只觉得小颖是长期在继父的压迫下生活,被继父成天挂在嘴边说白吃白喝的说法给洗脑了,所以才没有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的劳动应该获得相应的报酬。她的思想被禁锢了,太老实了……这本该是一个充满激情和精彩的青春年华,却被人抹上灰色,扼杀了她年轻的心。

    不但如此,先前他听到夏志强骂小颖那些话,分明是那禽兽对小颖起了邪念,想要将这花骨朵儿给摘了,真是无耻到了极点。

    梵狄脸色不好看,眉头皱得很紧,却是沉默着不说话了。他不会安慰人,他也知道,对于这种事,安慰的话都是苍白无力的,于事无补的。现状还是由小颖和她弟弟在承受,以及她母亲。

    他的手揉得很慢,小颖忍着痛,身子在瑟瑟发抖,她明白擦药油是这样的了,擦的时候需要用点力。

    小颖感到背上一阵阵火辣夹杂着清凉,他的手指所过之处,好像春风吹遍了沙漠。他擦得很认真,整个背部都被一一擦了个遍。

    小颖在忍着痛,也在忍着泪,她对梵狄的感激越发深刻了……他没有被她的伤痕吓到,这么耐心地为她擦药,他真是好人啊。

    “你身上其他地方还有伤。”

    其他地方?小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胸前,脸更红了,耳根发热,羞赧地转身,从梵狄手中拿过药油,说了声“谢谢,其他的我可以自己擦了。”然后一溜烟儿就往外跑……

    梵狄嘴角抽了抽,喃喃自语说:“当然是你自己擦了,我只是问问,我又不会给你擦其他地方,真是的……”

    这一晚,梵狄也没睡得安宁,小颖的母亲回来之后知道家里两个孩子又被夏志强抽了,她当然会跟夏志强吵架,两口子吵吵嚷嚷了很久才消停。

    梵狄经过今天的事之后也更加低调了,很少下楼去。夏志强酒醒后没有去找梵狄的麻烦,他不敢。时常在赌场进出的人,虽是令人不耻,但看人还是有点眼力的。夏志强总感觉梵狄不是一般人,所以他很聪明地不去招惹梵狄。

    小颖的弟弟,豆子,跟她一样的对梵狄很是感激,频繁地往梵狄房里跑,跟他很亲近。

    梵狄闲来无事会画画解闷。坐在窗户前,打开窗,望着外边的风景,看到什么就画什么,想到什么就画什么。不会刻意去规划构图,不会苦苦思索,他只是随意地画画,有时是人物,有时是景色,有时是建筑,看似杂乱,但却显示出梵狄的心境比较淡然平和。至少现在是这样的,他要在离开之前好好享受这里的宁静,因为他很清楚,一旦离开,就意味着他要回到原有的身份,不再是阿凡,而是梵狄。

    梵狄在这儿养伤,知道的人唯一只有他的父亲,梵顶天。就连山鹰和贺雨燕都不知道梵狄的真实情况。为了安全起见,梵狄连自己的两大亲信都不能信了……他那晚乘坐的快艇是不是被动了手脚,山鹰是不是故意说错方位,这些都有待查明。在查清楚之前,他不能暴露自己的位置,否则如果真是有人要害他,找到这里,那后果不堪设想。

    这儿可没有像样的画笔,梵狄只能用普通的签字笔来画,但即使这样,画出来的东西也是能让人惊叹的。

    “阿凡,你画的是鞭炮吗?”豆子凑上来好奇地问。

    “嗯,鞭炮……过年了……”梵狄嘴上说着,手上的笔可没停,不急不慢地勾勒着,很快,纸上就出现了一个孩子的轮廓。

    豆子的那双眼睛越来越亮,看向梵狄的眼神更加崇拜了:“哇……阿凡还厉害,这是画的我吗?是不是我啊?”

    豆子可兴奋了,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被人画上去。

    梵狄勾唇一笑,点点头,收笔,将画好的交给豆子。

    画上是一个孩童在挂着灯笼的门前放鞭炮……很传神,寥寥几笔就勾勒出豆子的脸颊和他的活泼机灵,画活了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

    豆子太开心了,兴奋地抱着梵狄的脖子,凑上小嘴吧唧一口,脆生生地说:“谢谢阿凡!”

    小家伙说完就拿着画跑开了,他要拿去给姐姐看。

    梵狄愣愣地待在原地,好一会儿才用手抚摸着刚才被豆子亲了一口的脸,仿佛还留着微微的湿润呢。这似曾相识的情景,让梵狄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又被牵动……他想起了小柠檬,那个让人心疼的孩子,现在还好吗?身体有没有调养好些?每次那小家伙亲他脸的时候他都感到特别幸福和温暖,可那好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自从他将自己放逐到海上,已经多久没见水菡和小柠檬了?

    梵狄虽然前段时间几乎都在金虹一号上呆着,但他对于C市发生的很多事还是了如指掌的。炎月易主,水玉柔回来,跟水菡的亲生父亲一起,水菡成了炎月的董事长……这些,梵狄都知道。他甚至还知道晏沈两家的仇恨,可他却始终没有露面,只因,他明白,有些事,他插手了比不插手更麻烦。不管怎样,水菡和小柠檬目前是安全的,那个叫邵擎的男人将她和孩子保护得很好,而晏季匀,应该是在忙着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吧。

    梵狄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躺下,点上一支烟,又让自己陷入了回忆……当现实太过冷酷,他能做的就是在回忆中汲取一点温暖。

    不是梵狄不愿出手帮水菡,而是他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知道她和晏季匀在那样艰难的阻碍下还是依旧在一起,相爱着,他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即使他现在比晏季匀富有,比他有地位,可水菡爱的依旧是晏季匀。在她看来,只有晏季匀是她的归宿,哪怕他真变得很穷。

    水菡说过她在一次外出拍摄时来到某个小镇,遇到了晏季匀,或许就是这里吧?梵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只觉得命运太奇妙,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水菡不久之前来过的,而那时晏季匀也在这儿……

    正想得入神,梵狄听到了敲门声。

    “阿凡,下去吃饭吧,都做好了。”小颖穿着红色的衣服,一身喜庆。

    梵狄眼皮都没抬,淡淡地应到:“我不下去了,就在房间里吃。我不想看到夏志强那张倒胃口的脸。”

    “噗嗤……”小颖忍不住笑出声,听到梵狄这么损夏志强,她感到舒坦啊。

    “那好,我把饭菜给你端上来,等着啊。”小颖爽快地出去了。

    不一会儿,小颖和豆子都端着碗筷上来,今天的饭菜比平时更丰富一点点,因为……今天是除夕。

    大过年的,镇上家家户户吃着团圆饭,但小颖家里却是不同。这顿饭因为有夏志强在骂骂咧咧的,其他人也吃得不开心,直到他吃完走了,小颖和弟弟才能松口气,才敢随意去夹桌子上的菜。

    这个家里过年十分冷清,夏志强说没钱就不用过年,所以连买鞭炮的钱也不会给,而他自己则吃晚饭就匆匆去了几十里外的赌场,今晚是不会回来的。

    这家里就只剩下一个母亲和俩孩子,桌上四菜一汤,算是丰盛的了。夏志强拿着钱去赌,却水果都舍不得买几个给家人吃……但这些都不重要,即使是物质上很欠缺,可至少夏志强不在家,小颖他们可以过得安心点。

    面馆楼上就是一家人住的地方,吃饭是在面馆里,不过由于是除夕,店铺没有营业,大门关着的,外边风大,几乎是没有人迹了,都在家吃年夜饭看联欢晚会呢。

    小颖的母亲于美凤是个命苦的女人,在前夫死了之后就带着孩子嫁给了夏志强,她也是颇多无奈与苦闷,又逢除夕夜,她的心情很糟糕,想起前夫生前种种温柔体贴,再看看如今自己现任丈夫夏志强又是多么的混蛋。

    于美凤一杯一杯地喝着白酒,杯子虽小,几杯下肚也是有些醉意了。

    “妈,别光喝醉,吃点菜吧。”小颖说着就夹了一块红烧肉在母亲碗里。

    豆子也乖巧,坐在母亲身边,小手拿起一块腊肠喂给母亲吃。

    于美凤也是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穿得是很普通,但气韵还在,这喝酒之后也越发有骨子徐娘半老的风情了,见两个孩子这么体贴懂事,她内心的苦楚不由得减轻了些,很是欣慰,一高兴就搂着一双儿女大发感叹……

    “小颖啊……妈真希望你将来能嫁个好男人,嫁个高富帅……可别像妈妈一样嫁个混账东西!还有……小豆子,你要好好读书,知道吗……你姐姐都辍学了,家里就你一个人还在念书,你小子将来必须上大学,去城里找个好工作……给你老妈我养老……嗝……嗝……”于美凤满口酒气,说着说着还两眼泛红。

    “妈妈,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的!”豆子发誓一样响亮地说。这小家伙才十岁,可是已经比同龄的孩子懂事,他的目标不是上个初中或高中,他只想上大学。在这儿的人大部分都是觉得上了大学之后就有出息了。

    小颖就囧了,妈妈每次喝酒之后就会提到她嫁人的事,可她才十八岁呢……确切地说,是下个月才十八。况且,那啥高富帅的也太不实际了,小颖可没想过那么多。不过为了安慰母亲,小颖只能点头答应着。

    这顿饭在于美凤的碎碎念中快要吃完了,忽地听到门口传来异响……关着的玻璃门竟然被人推开,走进两个穿黑衣服的陌生男人。

    “喂,煮两碗面!”其中一个穿皮衣的男人说。

    两人就要坐下,却听于美凤吼了一声:“今天不营业,没看到门上贴的红纸吗?没有面,你们走吧!”

    于美凤这话可把两个男人给僵住了,但只过了几秒之后,两人均是阴冷地一笑,眸中露出凶光,往小颖那张桌旁边一坐……

    “少TM废话,不管你们有什么吃的,面也好饭也好,都给老子端上来,否则……呵呵……”后边的话,男人没接下去,可那凶恶的眼神足以说明了。

    小颖和豆子紧张地望着母亲,小声说:“妈妈……他们好像不是什么好人啊,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

    于美凤耳边还回响着小颖的话,但她的举动却是大大出乎了小颖的预料……

    下一刻,只见于美凤在两个孩子惊悚的目光中,随手操起了一根手臂粗的木棍往旁边桌子一砸!

    “老娘不是吓大的,滚出去!”于美凤一通怒吼,这架势确实有几分骇人,一时间将那俩男人给震住了,似是想不到小店会有这么彪悍的女人,可是……

    于美凤在吼完之后,身子一倒……醉过去了。

    小颖和豆子瞬间石化,呆住了……妈呀,您把人惹毛了就醉过去了吗?【求月票,下午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