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7章:脉脉柔情
    小小的面馆顿时陷入可怕的寂静,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目露凶光,虎视眈眈地望着小颖和豆子俩姐弟,那架势,活像是要吞了她俩似的。

    其实要不是于美凤喝醉了发飙,或许事情不会演变到这样的地步,但偏偏……已经发生了,覆水难收啊,又是小颖来收拾残局了。

    “你们……活腻了。”

    “TM的,大过年的想老子拆了你这店?”

    两个男人就像两尊凶神,其中穿黑色皮衣的那个还下意识地摸摸自己腰上,似是有什么东西……如果是有眼力的人就会想到这两个男人身上或许有枪。

    小颖十分无辜,只得满脸赔笑,一边护着弟弟,一边往前挪着步子:“呵呵……两位请稍等,马上就给你们煮面,马上就去啊……稍等……”

    小颖蹲下身子使劲将于美凤拽到了角落的椅子上,这才急急忙忙去了厨房。

    煮了两大碗面,还放了很多肉在里边……两人来者不善,一看就不是好人,小颖不得不小心一点,放多点肉起码让对方吃得爽,或许就消气了。

    深冬的夜晚,能吃上两碗热汤面那是十分暖和的。这两个男人虽是很凶,可跟他们的处境也有些关系。除夕夜不能在家过,要来这小镇上奔波劳累,熬到现在才吃上一碗面,火气自然是很大了。以他们的行事风格,刚才于美凤那么做,他们没动手揍人已经是很难得了……因为太饿,想着在这儿要吃东西,把人全都揍趴了谁煮面呢。

    于美凤醉过去了,睡在椅子上打呼噜,她不知道自己一时的鲁莽而导致两个孩子差点陷入危险。

    两个男人有了热汤面吃,注意力很快就转移了,埋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送,一边吃一边还不停点头,说这面的味道真好。

    一碗不够,小颖又去煮了两碗。她是尽量在小心地应付着这两个男人,别无所求,只要两人快点吃完快点走。

    可这第二碗,两男人就吃得比较慢了,时不时还发发牢骚吐槽一下自己这趟的任务。

    穿皮衣的男人长得肥头大耳的,喝了一口汤,咂咂嘴说:“MD,这要是在家该多好啊,我老妈做的腊肠特好吃……”

    另外一个小胡子男人也是一脸的愤懑:“我们出来这趟是为挣钱,可TM的那魏老头儿竟然不出现,连他老婆都不见了……害咱哥俩白跑一趟,真晦气!”

    “那老兔崽子真能折腾,过年都不回家,这次我们失算了,回城里可不好交差,说好的钱也只能拿一般,老子真是不甘心!”皮衣男说着还狠狠地戳了戳碗里的面。

    他们两个在此时此刻出现在小镇,本就是挺怪异的事情,不速之客来此是何目的?他们口中的魏老头儿是谁?

    这些都不是小颖该关心的事,她感觉这俩不是好人,目光都不敢往那边瞧,只能和豆子坐在一旁。

    豆子毕竟才十岁,有时按捺不住好奇心,抱着姐姐的胳膊,可小脑袋还忍不住往旁边桌子瞧。小颖将豆子搂在怀里低声凑到他耳边说:“别看了,惹毛了他们就麻烦了……乖,你先上楼去,一会儿姐姐叫你再下来。”

    小颖最担心的就是弟弟,年纪小,但是又特别护着她,如果真有什么事,弟弟冲出来,会很容易受伤的。

    如果于美凤是醒着的,看到这一切,真该庆幸自己生了一对这么善良懂事的儿女。

    豆子不愿意上楼去,但姐姐的话他又不能不听,只得乖乖地上去了。但这小家伙可不是那么笨的,他不会真的丢下姐姐不管,他只是搬救兵去。

    对豆子来说,梵狄就是救兵。前两天梵狄在出手阻止继父时,豆子就觉得梵狄特别地威风凛凛,尽管他腿受伤了,但豆子却依旧认准了梵狄一定能帮他和姐姐的。

    在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童年就早早地有了危机意识了。

    楼下店铺里,小颖还在焦急地等待着两个男人的离开。

    皮衣男和小胡子各自都吃了两碗面,饱了,正拿着桌上的牙签在剔牙,皮衣男的手机这时响了。

    皮衣男露出十分烦闷的表情,但接电话的语气却是十分卑微的,可以想象电话那端的人定是在他面前很有威性。

    被一顿痛骂之后,皮衣男挂了电话。小胡子紧张地问:“怎么样,老板怎么说?”

    “MD,还能怎么说,把老子骂得狗血淋头的,回城里还得挨骂,总之,这次没找到魏老头儿,我们回去别想有好日子过。”

    “他***老兔崽子,要是被咱哥俩给逮着,先剁了他两只脚再说!”

    “剁个P”皮衣男啐了一口痰在地上:“直接做了扔海里喂鱼,省事儿!”

    “……”

    两个男人的对话,让小颖花容失色,心惊肉跳……不是没见过开玩笑时说狠话的人,但眼前这两个,小颖却直觉他们真的不是说说而已,兴许真是凶徒。

    小颖脸色泛白,但还是勉强笑笑,壮着胆子问:“两位……一共是32块钱……”

    话音刚落,只听皮衣男猛地一拍桌子,凶相毕露地冲小颖吼:“你TM找死啊?敢问老子要钱?”

    小颖被吼得心惊肉跳,她哪里是想找死,可这大过年的,既然做了生意就该收钱啊,否则兆头不好……况且,明天夏志强回来如果知道这事儿,一定又会大发雷霆。横竖都是没她的好果子吃,她也只能硬着头皮要对方付账了。

    小颖狠狠地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迫使自己清醒过来,素净的俏脸堆起了笑容,压下那股恐惧:“我们做的只是小本生意,还请两位老板体谅体谅,32块钱嘛,对您来说只是……”

    如此低声下气小心翼翼,只为讨到32块钱,小颖心里的苦别提多艰涩了,只是她想到继父发火的样子就不得不逼着自己。

    小胡子不屑地瞄了瞄小颖,拉着皮衣男:“赏她几个钱也无所谓。”说着,顺手丢下一团皱巴巴的零散钞票在地上……

    “钱给你了,不止32块呢,可别说咱哥俩是吃霸王餐的,哈哈哈哈……”小胡子和皮衣男同时笑起来,嚣张得让人很想上去打掉他们的满口黄呀。

    钱是付了,可却是用这样侮辱的方式。

    小颖低头望着地上的钞票,两只手攥得紧紧的,心里有股子火苗在乱窜……为什么会这样?只不过是素不相识的人而已,她小心翼翼地为他们煮面,伺候着,对方临走了却要怎么羞辱一顿?

    小颖还不会知道,这世上就是有种人,会以欺负别人为乐趣,喜欢持强凌弱,一时心血来潮了,哪怕是不认识的人,也可以欺负对方来获得一点BT的块感。

    说不出的辛酸在心头,小颖几番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咽下去……除了忍,还能做什么?眼下这形势是她能斗得过的么?

    小颖终于是去捡钱了……

    角落的楼梯处,一双犀利异常的眸子瞧着这一切,却是没有任何动作,还按着豆子的肩膀,示意他也别乱动,别出声。

    没人知道梵狄子在想什么,他看起来很淡定,像是在看一出电视剧那样。但在他看到小颖接下来的举动时,他眼底的神采便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小颖是捡钱了,但她是用扫帚将钱扫进簸箕里再端起来放在椅子上。如此一来,她不用弯腰蹲身,这既保住了自己的尊严,又能将钱收到。连梵狄都忍不住要在心里暗暗赞一句:好个小颖!

    皮衣男和小胡子见状也是露出诧异的神情,没见到预料中的情景,他们觉得很扫兴,嘴里唠唠叨叨地就离开了。

    总算是送走了这两个男人,小颖长长地吁了口气,瘫坐在椅子上,这时才感觉自己背心都是凉的。

    她只是一个人而已,妈妈醉了在睡觉,继父又不在,弟弟又年幼……面对危机时,她只能靠自己了。刚才要不是她够隐忍,她一定会招来祸端的。

    小颖的直觉没错,幸好她选择了忍气吞声,因为这两个男人不是普通的混混,他们是某人派来这里寻找魏礼忠的,接到的命令是……要魏礼忠死。

    两人身上都有枪,谁惹谁倒霉。小颖的做法看起来虽是有些软弱,但实际上却是一种明智而坚强的做法。

    “姐姐……”豆子飞奔过来,一头扎进姐姐怀里,小脑袋一拱一拱的,身子还颤抖得厉害,他刚才真是怕极了,担心姐姐出事。

    小颖自己也是后怕,轻轻拍着弟弟的后背,安抚着,她自己却也说不出话来。

    小颖不经意一回头就看见梵狄正一瘸一拐地走过来。

    对了,梵狄……他什么时候下来的?他是站在那里看了很久吗?他都看见了却躲着不出来,任由两个男人那么欺辱她,将钱丢地上让她捡,而梵狄就当没看到吗?

    小颖心里堵得发慌,说不出是为什么堵,反正就是不舒服,酸酸的……

    瞄了一眼梵狄,小颖别过头去不再看他,无视他的存在。

    梵狄微微一愣……稀奇了,小颖每次看到他都是很热情地招呼,现在却不理不睬的,甩脸色给谁看呢?

    “咳咳……那个……我……”

    小颖不等梵狄说完就牵着弟弟的手,站起来,板着脸从梵狄身前经过,把装着钱的簸箕拿着,坐在那数钱。

    都是一块五块的散钱,被捏得很皱,小颖和豆子一张一张地展开再放好。

    “姐姐,一共是38块,嘻嘻……比32块多了4块呢。”

    “嗯,是多了四块。”

    “那我可以把多余的四块钱存起来吗?存着给姐姐买围巾好不好啊?”豆子亮晶晶的眼眸里充满了希冀,让人不忍。

    小颖鼻头一酸,心里的酸胀感又一次涌起来,亲昵地摸着弟弟的头发说:“好,这多余的四块钱就给你存着,不过不用给姐姐买围巾了,留着你买点零食吃……”

    4块钱能什么样的零食?能买多少?可对于豆子来说却是很珍贵的。生活在这个家里,有时别说是四块钱,遇到夏志强犯混的时候,他甚至可以将小颖和豆子身上的零钱搜刮去给他自己买烟抽……

    这个除夕夜,这个家里,没有半点喜庆的气氛,他们背负着许多人都不会体会的艰辛,活在阳光下,却生在灰暗中。

    梵狄自认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但此刻也不由得心情沉重,像是有什么压着不舒服……很多年没见到像小颖姐弟俩这么凄凉的事了。尤其是小颖,她受的委屈和痛苦更多,可她始终都用自己一颗善良的心在维护着弟弟和母亲,苦就自己尝,尝过之后还能用笑脸来面对生活,这份意志力,连梵狄都要刮目相看了。

    姐弟俩在忙着收拾桌子,梵狄被冷落了。小颖愣是没跟他讲一句话,装作没看到他。

    梵狄黑着脸看小颖在眼前晃来晃去,好半晌才说:“刚才那两个男人身上有枪的,我现在伤还没好。”

    两句没头没脑的话,小颖居然听懂了。

    “枪?”小颖惊骇地瞪大了眼睛,随即又露出欣喜的神色,俏脸生辉,莹白的肌肤隐隐泛着粉红,灼热的眸子含情脉脉地看着梵狄:“那你刚才是因为看出他们有枪,所以才没站出来帮我?你不是那么冷血的人,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再吃点?”

    先前还苦着脸,现在却满面春风,笑得好甜。小颖没察觉自己的情绪完全被梵狄影响了。

    她不察觉,但梵狄看出来了。心里暗暗叫糟,俊脸微微一热,在桌子边缓缓坐下,犹豫了几秒之后还是开口了:“小颖,有件事我得提醒你。我过几天就要走了,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所以你……你千万别对我……对我……”

    想说“别对我动心”,可最后那俩字硬是卡在喉咙没出来。这货竟是在想,如果这么直接地告诉小颖,她会不会接受不了?会不会对她太残忍了?

    小颖眸光中的亮彩渐渐暗淡了下去……她虽然不是冰雪聪明,可她隐约感觉到梵狄要说什么。他的话还没说完,她的心就已经在开始抽搐了……【已更9千字,稍后还有一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