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8章:原来她喜欢别的男人
    小颖此刻的心情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记得曾面对季师傅时,对方亲口说已经有心爱的妻子了。当时,小颖的心也隐隐作痛,但很快就没事了,她反而还会祝福季师傅跟他妻子能够幸福,可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她感觉到的痛苦比那时更强烈得多?

    几分酸涩,几分痛楚,还有说不清的心慌意乱,汇聚成小颖此时的感受,使得她端着盘子的手禁不住抖了抖,看着梵狄的嘴唇又动了,小颖赶紧地哈哈一笑:“阿凡,你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像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哦,嘻嘻……”

    嗯?梵狄愕然,这下轮到他呆住了……原来小颖有喜欢的男人了?这么说,是他感觉出错,她不是对他有意思?

    梵狄这张迷死人不偿命的俊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对小颖来说却是格外地刺痛。

    小颖端着盘子进去厨房了,仓惶的背影有些急促……她怕在梵狄面前泄露心事秘密,不赶紧逃开的话,她说不定会露出破绽的。

    他分明是不喜欢她,如果被他知道了心事,她还怎么面对他呢?小颖先前说梵狄笑起来像她喜欢的男人,纯属是情急之下胡乱说出口的,其实并不像。只不过为了给自己留点最后的尊严,小颖只得在梵狄说出那句话之前,先一步说了。

    小颖对季师傅,两人交集很少,也就只有她去理发店才见过几次,她认为的喜欢,其实更多的是少女时期对异性的好奇和憧憬,是青春期的萌动,谈不上是真正意义的喜欢,所以她才能在听到晏季匀亲口说自己有妻子时,还能洒脱地祝福他。

    可现在对梵狄却是不同。小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男人时常在她脑子里冒出来。看到他,她就会感到开心,总是忍不住去嘘寒问暖,心疼他的伤,想知道他是从哪里来,做什么的,有没有老婆……想知道关于他的很多事。

    小颖觉得梵狄身上有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吸引着她,或许是从将他救起来开始,或许是他帮她解围开始,或许是他为她擦药时开始……

    无论是怎样的伊始,都不能否定一个事实……小颖喜欢上了梵狄。虽然这情感在小颖的认知里不够清晰,她还没意识自己有多喜欢他,她满以为即使这次她又“失恋”,大不了就像上次季师傅那样,难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她还是会回到原来那个小颖。

    没恋爱过的小颖,想法是天真而美好的。每个人或许都会有在某个时刻自信满满地以为可以轻松地忘掉某个人,而到后来我们才发现,所谓的轻松忘掉,原来竟是要花上一年两年甚至是一生的时间……

    ======呆萌分割线======

    除夕,是团圆的日子,是该充满温馨的日子,是该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围坐在饭桌旁,电视里放着春晚,一边吃着家人做的可口饭菜,一边谈笑风生地聊着些轻松惬意的话题,说着互相祝愿的话……

    这样的除夕才是许多人渴望的。有家人在,有父母,有爱人,有孩子……有浓浓的家庭氛围,有温情在流淌,有暖意在将你包围。

    能有这么一个除夕夜,无疑是幸福美满的。但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幻梦。

    偌大的豪华别墅俨然是座瑰丽的城堡,隔开了外界,圈住了里面的人。

    客厅里,灿烂的水晶灯美轮美奂,犹如万千星光被收了进来。窗边和门口都挂着中国结,鲜艳的“福”字一看就特喜庆。欧式中世纪宫廷风格的沙发面前是一张长方形的矮茶几,摆放着各种年货,全是平时在市面上很少见到的品种,大都是进口的……

    颖得已幸颖。华丽奢侈的装潢让人有种错觉像是进了宫殿一样,而这些昂贵的年货则是能稍微窥见主人的财力非同一般。

    餐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浓郁的酒香飘散在空气里,只是闻着都相当陶醉了……这是邵擎最喜欢的绍兴老黄酒的味道。

    冬天喝黄酒,首先得温一温。最传统的绍兴酒饮法是隔水加热至摄氏45度左右。这么做,可以更大限度地提出酒香,也能增加酒的甘度,最重要的是饮用不致伤胃。

    邵擎是很懂享受的人,他用来温酒的杯子是从某拍卖会上拍下的一套古董……宋代青花瓷酒杯。

    古董青花瓷是这类收藏界的神器,其拍卖价格屡创新高,高得离谱,高得连富豪都要望洋兴叹。并且这套酒杯保存得近乎完好,是不可多得的珍品,其价值不会比这栋房子低多少。这不是普通人能想象和理解的,也就是邵擎这种土豪中的超级土豪才能花那么大手笔买套宋代青花瓷的酒杯回来温酒……

    邵擎的财富连他自己都不好估算,其他的都不说,光是文莱国王送给邵擎的某处油田,那就够得他傲视群豪了。

    这个家的除夕夜还真是过得舒坦又奢侈。

    舒坦的只是邵擎和水玉柔,水菡和小柠檬就显得心不在焉了。

    水菡埋头吃菜,机械式地动着筷子往嘴里塞,什么时候碗里空了都不知道,还用筷子在空碗里戳啊戳……她的心思根本不在这里,即使这样一顿丰盛的菜肴摆在面前,她还是觉得索然无味。

    除夕是团圆的日子,吃什么不重要,喝什么也不重要,最关键是能跟谁一起过。

    父母,水菡的血亲,是这个家的支柱,这也是水菡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能跟父母在一起过年。她该高兴的,她该开心的,可谁都看得出来她的眼里没有光泽,笑容也不是由衷的。

    如果这桌上能坐着晏季匀和晏鸿章,那该多好啊,不就是圆满了么?而现在,好比是圆圆的月亮缺了那么一角……

    小柠檬今天穿的红衣服,小皮靴,都是水菡给他买的,用自己的工资买的,不是家里的钱,虽不算很贵,小柠檬穿着却很合身,很好看。像个萌版红孩儿。

    “菡菡……来陪爸爸妈妈喝一杯。”水玉柔将一杯酒放到水菡面前,温和的目光看着她,尽显慈母的风范。

    水菡呆了呆才抬眸,见爸爸妈妈正含笑看着她,她也没拒绝,直接端起杯子,与水玉柔和邵擎的杯子轻轻一碰:“新年快乐,干杯!”

    水菡将这杯老黄酒一饮而尽,她也不懂品酒,只是感到喉咙里有点火辣辣的,嘴里香喷喷的……可她的心里却是苦涩的。

    晏季匀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大宅里跟晏鸿章一起吃年夜饭?他一定也在想着她和孩子,就像她和孩子想他一样的。1gsT1。

    邵擎眉心的刀疤微微动了动,夹起汤碗里的一只鸡翅膀放到水菡碗里,水玉柔也同时夹了一块腊肠给水菡。这是水玉柔亲手做的腊肠,味道比外边市场卖的要好吃得多,水菡小时候很爱吃。18700627

    “菡菡,喜欢这酒就多喝两杯,没关系,温过的,不伤胃。”邵擎低沉而温柔的语气里透出淡淡的关爱,他是身为父亲,爱女儿的表现或许不像孩子母亲那般容易看透,他更多的是隐忍,爱得很厚重。

    邵擎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敞亮,他知道水菡在想什么,而他更知道,今天这样的日子,水玉柔更加不可能让水菡去见晏季匀的。水菡心中苦闷,让她喝点酒,一会儿早点休息,睡着了就不会难过。

    水菡也是在琢磨着,母亲不让她出门,她见不到晏季匀,这相思之苦怎么排解?喝吧,多喝几杯之后抱着宝宝上楼睡觉。只有睡着了才好过些,否则,这一晚她会失眠。

    “妈,我敬你一杯!”水菡举起杯子,不等水玉柔说什么,自己先喝光了,然后吃了两口菜,不一会儿又拿起了一杯。

    说也奇怪,水菡的酒量其实很差,今天却能超常发挥,喝了好几杯都没事。越想喝醉就越是不醉,这什么道理?

    水菡十分郁闷,见酒又温好了,仰头又一杯下肚。

    小柠檬睁着纯净的大眼望着妈妈,粉红的小嘴嘟哝:“妈妈……是不是很好喝呀?妈妈都喝不醉吗,那我也要喝?”

    水菡被小柠檬这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亲昵地捏捏孩子的小脸蛋:“这可是酒,你现在还小,不……不能喝,以后长大了就可以喝了,就像你爸爸那样,嘻嘻……你爸爸喝酒的姿势都好帅的,你……你是……我们……是我们的儿子,将来长大了更帅!”

    水菡的舌头在打结,头也有点晕,是真的开始有醉意了,否则不会当着父母的面提到晏季匀的,还赞他帅。

    水玉柔的脸色一瞬间就垮下来,那双狐媚妖娆的眼眸里温情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凌厉的怒意,拿着杯子的手停顿在半空,正待发作,却听有佣人跑来说:“小姐,有人送花来了,请小姐去签收。”

    送花?水菡打了个酒嗝,甩甩头让自己清醒点,她没听错吧?除夕夜居然有人来给她送花?【今天更新了一万二可月票就涨得好龟速,也不敢奢望大家把手里的全投给我,但好歹几个人里投个一张行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