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299章:爸爸是来接我们的吗
    水菡的疑惑只是短短几秒,当想到晏季匀时,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了……一定是他派人送来的。

    水菡喝了酒之后头有点晕,但还没有太醉,只是两个脸颊红彤彤的,看起来十分可爱,牵着宝宝往外走,嘴里还碎碎念着:“不知道是什么花……他都没送过花给我呢……嘻嘻……”

    水玉柔的脸色很难看,就在她开口想要拦住水菡的时候,邵擎却拉着她的手,微微摇头,深情的某光里含着她才懂的一点示意。

    水玉柔明白邵擎的意思,那是让她别在这个时候做得太过,不要阻止水菡收花。别看水玉柔平时想做什么都会受到邵擎的支持,但实际上,邵擎才是她的主心骨。

    水菡正走到了门口,水玉柔沉声问佣人:“送花来的是个年轻男子吗?”

    “是一个中年男人。”佣人回答。

    闻言,水玉柔稍稍松了口气,既然不是晏季匀,她也就不拦着水菡了。好歹今天是除夕,不能把家里的气氛弄得太糟糕。只是收花而已,不是晏季匀亲自来,她就让水菡去,至少可以缓解一下水菡心里的怨气也好。

    水玉柔朝佣人使个眼色,佣人立即心领神会地下去了,跟着水菡出去。

    “老公,菡菡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总忘不了晏季匀,她怎么能开始新的生活呢……”水玉柔依偎在邵擎身边,轻轻地叹息。

    邵擎很淡定,一手拿着酒杯,慢慢地抿上一口,精深的眸子里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复杂。妻子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明白呢,只是女儿的情绪也要照顾,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有难处,要协调好这两个角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直到现在,水菡都没亲口叫他一声爸爸,就是因为这孩子与父母之间有一道看不见的鸿沟啊……

    水菡牵着宝宝走出客厅,没几步就停下了,回头斜睨着身后的佣人,冷冷地说:“你这是把我当犯人一样监视吗?我只是去门口收花,又不会跑,你有必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

    水菡平时在家是很少用这样冷漠的态度对佣人的。

    佣人脸一僵,下意识地止住了脚步,讪讪地笑笑,恭敬地说:“小姐别生气,我不跟去就是。”

    果然,佣人站在门口不动了,但还是在看着水菡。不跟去,可还是远远地监视着。

    高耸的大门口,站着一个穿大衣戴着绒帽的男人,正手捧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

    小柠檬望着这一大捧鲜花,亮亮的大眼眨巴眨巴,兴奋地叫嚷:“好漂亮啊,是送给菡菡的。”

    这束花实在有点多,将送花的人大半个脸都挡住了,只露出两只眼睛。

    水菡没有立即伸手去接,而是先问:“是一个姓晏的男人让你送来的吗?”

    眼前这人不说话,只是从花束中拿出一张卡片交到水菡手里。

    水菡低头一看……

    “唔……光线太暗,看不清楚,这写的什么啊。”水菡自言自语,嘟着嘴小声嘀咕的样子真是让人又爱又怜。

    就在水菡猝不及防的时候,那人将花往她怀里一塞,下一秒,她的下巴被勾起,熟悉的热吻落了下来……

    “唔……”水菡惊慌失措地往后退了一步,却被男人给紧紧钳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扣住她的后脑勺,霸道粗鲁而又饱含温情的吻,除了晏季匀还能是谁?

    “是我……是我……”晏季匀含糊地低语,贪婪地汲取着这令他魂牵梦萦的甘甜。

    水菡在惊喜之余,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情不自禁地回应了……花束起了作用,挡住了远处佣人的视线,灯光昏暗,她看不到水菡被男人吻着,只是觉得奇怪,怎么小姐收了花还站在那不动?

    原来这送花的人就是晏季匀假扮的,他故意穿得很老气,还将嘴上和下巴都粘上一圈浅浅的胡渣……难怪佣人会对水玉柔说是个中年男人来送花了。

    水菡被他抱着吻着,自然知道是他,但小柠檬就傻眼儿了,呆呆地看着一个大叔在吻妈妈,小家伙愤怒地攥起拳头锤在晏季匀的身上:“坏人,放开我妈妈!”

    晏季匀哭笑不得,他现在这装扮,骗过了水菡家的佣人,也让儿子没能认出他啊。

    水菡慌了,赶紧地低头搂着宝宝的身子说:“嘘……这是你爸爸呀,儿子,你仔细看看。”

    小柠檬惊呆了,瞪大眼睛瞧着眼前的大叔。

    晏季匀激动地将小柠檬抱起来,颤抖地唤着:“儿子,是爸爸来看你和妈妈了,快来亲一个。”他说得很小声,不想惊动了里边的水玉柔和邵擎。有花束挡着,佣人看不到小柠檬现在正被晏季匀抱在怀里。

    小柠檬这下听出是爸爸的声音了,开心地抱着晏季匀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又一下。

    晏季匀此刻的心情简直都能飞上天去了,苦苦的思念终于是在这一刻得到了满足,只有在水菡和孩子面前,他整个人才是充实的,才会感觉自己真的存在。

    “爸爸……我好想爸爸啊……爸爸是不是来接我和妈妈走的?”小柠檬稚嫩的声音有些哽咽,眼眶红红的,抱着晏季匀不放,生怕一放手就会失去了爸爸的踪影。

    晏季匀和水菡都同时沉默了,感到胸口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捶打着,锥心的疼痛令人难以呼吸……以前小柠檬跟晏季匀不亲,但经过后来的相处,在晏季匀的呵护和疼爱下,小柠檬越来越依赖他,爱他,天天都在盼着爸爸能将他和妈妈接走,但偏偏此刻晏季匀还不能这么做。

    水菡鼻子发酸,小手抓着晏季匀的腰,强忍着眼泪说:“老公,我们不是想逼你,只是……太想你了,太想我们一家三口能生活在一起。”

    晏季匀心如刀割,身体里汹涌着一股冲动很想不顾一切的现在就将水菡和小柠檬带走……天知道他是怎么熬过一个又一个孤寂的夜晚,水菡还有小柠檬陪着,他却只有一个人。

    “我都知道的……我也是盼着那一天,每时每刻都没松懈过。我知道今天如果我不出现,你一定会很难过,会睡不着,所以我才假冒是送花的过来。我一会儿就要走了,最近都不会在城里,你和孩子要保重。如果你打我的电话不通,你也不要着急,我会给你打的。”晏季匀的温柔细语,充满了不舍,爱怜地在小柠檬脸蛋上亲了一口,诱哄到:“儿子,相信爸爸吗?”

    “嗯嗯,信。”小柠檬毫不犹豫的回答。

    “真乖……既然相信爸爸,那就更要听妈妈的话,你是男子汉,爸爸不在身边,你要代替爸爸照顾妈妈。再等等爸爸,过不了多久我们一家人就能在一起了。”18700627

    小柠檬虽然失望不能立刻跟爸爸走,但还是乖乖地点头,奶声奶气地说:“我是男子汉,我会保护妈妈的。”

    小家伙说这话就像是大人一般严肃的语气,很是慎重。晏季匀和水菡都感到很欣慰……保护宝宝,是他们的责任,但宝宝有那份想要保护妈妈的念头,却也是难得的孝心,这么小就知道疼人,做父母的自然有种骄傲和幸福感。

    晏季匀瞥见远处的灯光中出现了水玉柔的身影,知道不能再待下去了,只能急匆匆对水菡说:“我发现了新线索,只要我这次去能找到那个人,当年那场火的真相就会水落石出了。你安心工作,照顾好孩子,等我……”

    说着,在水菡唇上啄了一口便退开,放下小柠檬,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临别那一眼,万般不舍都尽在不言中了。

    水菡抱着花束在发呆,小柠檬牵着她的手,望着黑乎乎的大门,小家伙心里好难过,才跟爸爸说几句话呢……1gsT1。

    就在这时,水玉柔已经走近了。她也不是傻的,见水菡收花耽搁这么久都不进去,自然会感到异常,不亲自出来看看都不放心。此刻见水菡和小柠檬都好好地站在这,水玉柔心里一块石头才落地了。

    “菡菡,这外边风大,你收了花怎么还不进来?饭菜都要凉了。”水玉柔看似温柔的询问,却是隐约带着命令式的。

    水菡紧紧咬着唇,心里堵得发慌……是啊,桌上的饭菜那么丰盛,电视里还播着春晚,这是除夕夜啊,可晏季匀刚才说什么来着?他发现了新的线索,马上就要去其他地方查。她坐在家里吃着年夜饭,他却要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四处奔波,为了能找到某个人,为了查出当年那场火的真相,为了用真相来说服她的父母,为了能早日跟她与孩子团聚。

    菡时他分菡。她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他却一个人背负着重任,他难道不苦吗,难道不累吗?她心疼他,恨不得能冲出去将他拉回来……可眼前还有座大山呢,她的母亲。

    水菡异样的神色终于是引起了水玉柔的怀疑,她冷冷地瞄着漆黑的门口,像是想到了什么,心头一震:“刚才送花的人,是不是晏季匀打扮的?你们见过面了?”

    水菡不说话,无惧无畏地迎着母亲的目光。

    水菡的沉默就是默认,水玉柔一下子气冲脑门儿,呼吸猛地一窒:“好啊,你们……你们竟然联合起来耍这种手段!你……你是想气死我啊!”

    水玉柔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两眼一翻,身子一歪,向地上倒去……【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