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00章:真凶另有其人
    强势的人也会有倒下的时候,也会有脆弱的一面。水玉柔这么泼辣狠厉的人,前一刻还在发火,而现在已经躺在了床上,邵擎叫来了家庭医生为水玉柔诊断。

    初步得出的结果就是水玉柔气急攻心所致。

    医生还一再地叮嘱说不要刺激水玉柔的情绪,她的身体并非如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实际上她当了几年的植物人,才不过醒来几个月,她需要的是一个轻松愉悦的环境来静养,如果总是这么受刺激,情绪起伏太大,她心里的郁结会更深,严重就会导致抑郁成疾。

    医生的话,让水菡和邵擎都感到有些沉重,还有挥之不去的心疼。

    水菡从不知道母亲心里有郁结,她只以为母亲现在过得很幸福,很开心,每天有父亲的陪伴和呵护,事业上风生水起,晏家的仇也算报了一半,母亲还有什么郁结可言呢?

    邵擎说,这郁结的根源就是水菡。

    水菡心里不好受,守在母亲床边,默默地听父亲说话。说着那些她不曾知道的种种。

    很久没有仔细看过母亲了,水菡现在才发觉,母亲脸上的皱纹更明显了,嘴角的法令纹也深了些,面颊半点血色都没有,手更是冰冷冰冷的……这样有着病态柔弱的母亲,相比起那个只会用强硬的态度来约束人的母亲,仿佛是两个人。

    水菡的心,无可抑制地揪紧,发疼……终究是血亲啊,水菡怎能不为之牵动着心神。哪怕是母亲再怎么强烈地反对她和晏季匀在一起,她都没办法去恨母亲,平时的疏离与隔阂,也只是赌气的成分居多,不是真的对母亲有恨意的,更不是真想将母亲气得病倒。

    邵擎坐在床的另一半,凝视着水菡脸上的复杂神情,知道她正处于内心的挣扎中,他不想责备女儿,可有些话,他必须要说。

    “菡菡,你心里在想什么,爸爸全都知道,可你也要明白,你母亲当年亲身经历那场火,她的惨痛,是你无法想象的,尤其是……我们的大女儿,也就是你那个可怜的姐姐,只比你大一岁而已,也在那场大火中丧生,这是我们活着的人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伤痛,仇恨太深,你母亲不允许你和晏季匀在一起,这也是人之常情。你或许觉得你母亲太固执,太不懂得为你着想,但是,女儿啊,你有没有站在你母亲的立场想过?有没有体会过她对你有多伤心失望?”邵擎深沉的目光里隐含着点点晶莹,他心疼妻子,也心疼女儿,不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都是过不去的坎儿。

    水菡呼吸一紧,胸口的位置猛地跳了跳,被父亲的话惊醒了几分……确实,母亲的态度她接受不了,但她对母亲的态度难道又没错吗?那是自己的母亲啊,不是外人,难道就因为母亲的不理解,她就要跟母亲疏远,孤立?她回想这段时间,自己竟然因为赌气而不肯跟母亲做一次深入的长谈和交流,母女之间没有沟通,何来的共识?

    “我……我……”水菡心里酸胀得要命,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忽略了跟妈妈沟通,才使得我跟妈妈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僵,我也有错的……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即是对邵擎说,也是对熟睡的母亲说。

    邵擎看到水菡这么一点就透,他也是很欣慰的,他从不认为矛盾和波折是坏事,瞧,他的女儿不就在一步一步的成长成熟吗,他相信,水菡会越来越有人格魅力,她的人生只会越来越精彩。

    ======呆萌分割线======

    离开了水菡的住处,晏季匀马不停蹄地赶往目的地。为了不暴露身份,他没有换衣服,脸上粘的假胡子还是留着。

    除夕夜,谁不想跟家人一起团聚呢,那种温暖和幸福,晏季匀做梦都想,可现实却暂时不允许,他此刻最应该做的事,就是根据自己得到的新线索去找人。

    车子在冷清的路上飞奔,晏季匀握着方向盘,沉静而锐利的眼眸就像是随时都准备出击的猎豹。

    孤独和寂寞,让他有了一颗冷静清醒的心,只有这样,他才能理智地思考。

    首先他要假设当年放火的真凶还活着,没死。因为魏礼忠曾说有人在追杀他。假设追杀魏礼忠的人就是凶手,那对方必定也不是简单的角色,手段非同一般,绝不是普通人。再分析当年凶手的目的,是什么?为何要对沈家下那么狠的手?动机是什么?会否是沈家的熟人?仇人?亦或是其他原因?

    这种潜在暗处的危机才最让人感到不安,因为不知道对方是谁,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仿佛一颗炸弹埋在自己周围,却还要小心翼翼地找出来,在爆炸之前。

    晏季匀在大宅陪爷爷吃过饭之后就离开了,他本来应该明天再出发的,但想到这除夕夜正是大多数人回家团聚的时候,最利于找人,他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晏鸿章理解,他也支持晏季匀的做法。只是,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对着电视,难免是有些寂寥冷清的。幸好还有陈嫂陪着,否则更是凄凉。

    晏家,今时不同往日了。以前每次过年都热热闹闹,各房的人,无论是在本市还是外地,甚至是国外留学工作的,都会到大宅吃团圆饭。可如今,他们都有各自推脱的理由,有的说是去外地过年了,有的说太忙……总之就是他们不再想回到这个地方。

    晏鸿章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心中无比凄凉,更清醒地认识到,以前之所以晏家的人会对他唯命是从,会因为家族的势力和财力摆在那里,他是一家之主,大权在握,晏家的人将这当成是凝聚力的核心,一旦不复存在,他们的心就散了,怎么还会想回来陪一个孤老头子,既不是董事长也不是商会主席了,连股份都交出去了,他们还有什么可图的?

    人情冷暖。在任何时候,任何人身上都有可能体会到。

    晏鸿章默不作声地看着电视,里边放的什么,他其实并不在意,心里空空的,冷冷的……他何尝不希望儿女们带着自家孩子回来过年,但等待他的只有失望。

    越是凄苦,越是强烈地渴盼着晏季匀能将放火的事早点查出来,若能解开两家的血仇,水菡和小柠檬就可能回到这个家。

    没有欢声笑语,没有孩子可爱的身影,没有儿孙承欢膝下,这还叫家吗?而如果晏季匀夫妻俩和小柠檬回来,这个家,对晏鸿章来说,就会变得很温暖了。

    除夕夜,不管是快乐还是遗憾,都会很快过去了。水菡等母亲精神好些之后,打算抽空和母亲谈谈。

    水玉柔因为晏季匀来送花的事儿耿耿于怀,这几天都没笑过,大多数时候都是躺在床上休息,很少跟水菡打照面。她这么做是为什么,很显然是要让水菡“认错”。

    今晚的晚餐是水菡做的,特意为水玉柔熬了红枣花生粥端进她房里来。

    水玉柔披着睡衣靠在床头看书,见水菡进来了,她也不吱声,继续埋头看。

    水菡心里暗叹……女人啊,不分年龄多大,都需要人去哄吧,母亲那天都被她气得晕过去了,她还怎么能跟母亲呕气呢,先哄哄再说。

    “妈……该吃饭了。给您熬了红枣花生粥。”水菡甜甜地笑着,将一张四角的长方形小桌子放在床上,然后将粥和菜摆上去。都是水玉柔喜欢吃的,却又很清淡的菜式,是水菡亲手做的。

    水玉柔见到这菜和粥,知道是水菡在有意哄她,她心里也是高兴的,脸色也没那么冷了。

    水菡见母亲吃饭了,总算是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饮食攻略还是挺好用的。能让母亲的心情好转,彼此之间不那么僵硬了,才可能谈心事,讲沟通。

    水玉柔很快将粥喝完,菜也吃了一半,心情显然舒服多了,对水菡的态度也不那么生硬,在水菡收拾走桌子之后,水玉柔叫住了她。

    “是不是有话跟我说,坐下吧。”水玉柔指了指床边的位置。

    水菡心里一动,点点头,软糯地唤了声:“妈……”

    这一声妈,含着浓浓的亲情和几分小女儿的委屈,深深地触动了水玉柔的心,不由得越发感到一阵疼惜,轻叹一声,握住了水菡的手:“你呀,明知道妈妈有多爱你,你还舍得让妈妈气成这样……”

    这声音又软又暖,目光更是慈爱无比,怎能让人不为之所动呢。本就是母女连心,应该互相关爱才对,是如何会落得那么生疏了,此刻这亲昵的一幕,多久没有过了?

    “妈……”水菡软软地靠在水玉柔的肩头,柔声说:“妈妈爱我,我也爱妈妈呀……我不是故意想气妈妈,只是有件事我想说……妈妈,您会那么反对我和晏季匀在一起,主要因为那场大火,可是,妈妈有没有想过,当年的火,有可能不是晏鸿章干的,真凶其实另有其人,而我们这么仇恨晏家,放过了真正的凶手,岂不是更对不起死去的家人吗?”【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