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02章:又被捅一刀
    静谧的办公室里气氛陷入短暂的沉寂,水菡笑不出来,皱着小脸,巴巴地望着邱健,心里酸胀酸胀的,即是感激邱健,也是不舍。

    “邱老师……没有您在我旁边提点着,我怕自己不行,我……我舍不得您,我还想一直都跟您一起工作,向您学习……”

    邱健哑然失笑,深感欣慰,水菡听到他要走,不是先为她自己得到升职而高兴,而是更舍不得他这个老师,有此学生,他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邱健爱怜地看着水菡:“傻丫头,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啊,你要真是把我当老师看,就别说你自己不行。我邱健的徒弟怎么可能是庸才?我说你行你就行,只管做好自己的本份,尽到最大的努力就行了,你还年轻,摄影这一行,要学的东西很多,慢慢以后在工作中你才会越来越精进。只有实现,才是你最好的帮助。我大概年底就跟女儿一家人一起回国了,到时候,你常来我家玩,不也是能经常看到吗,我还能做几道拿手好菜给你吃……这次去我女儿那里之前,我可是恶补了几道菜,味道还不错,哈哈……”

    听邱健这么一说,水菡心里也开朗了许多,不再那么难过了……想想也是,邱老师带着女儿一家回国之后,她只要有空就可以去看老师,这不挺好的么?至于工作,今后没有老师时刻在身边,她必须要学会独立去完成,独当一面,成为老师的骄傲,这才是她应该努力的方向。

    “嘻嘻……邱老师,您该不会是吹牛吧?您不是只会做炒米粉么?”水菡调皮的挤挤眼睛。

    邱健老脸一热,佯装板着脸说:“我从来不吹牛,炒米粉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能做家常菜!”

    “咳咳……那是不是在家经过十几次的试验之后才……”

    “哪才只十几次,有道菜我做了二十一次才勉强能入口了!”邱健一不小心就说漏嘴,惹得水菡哈哈大笑。

    一屋子的欢声笑语,最重要的是水菡为邱健感到高兴,而邱健也是一改平日的严肃,为水菡讲了许多他在国外的见闻,当然还免不了拿出自己拍摄的照片给水菡欣赏。

    邱健本来就是摄影界的大师,国内国外都曾获奖,他拍的照片当然是令人惊叹的美,水菡很喜欢,嚷着要留下做纪念,邱健对水菡是看成自己的半个女儿,这点要求自然会答应,不止如此,想到自己即将离开公司,邱健还将一些宝贵的资料和器材都留给了水菡。

    最让水菡感慨的是……今后,这间办公室就属于她了。接替了邱健的位子,连带着邱健的办公室也是水菡的,她将在这熟悉的地方继续工作下去,带着邱健的期望和鼓励,一步一步走出属于她的一条路。

    水菡为美玉颜公司拍摄的平面广告海报,在春节过后很快就出现在了本市最繁华的商业街最显眼的几处广告位,还有各大商场,街道,专卖店……以最快的速度占据了人们的视线,新一轮的视觉冲击又一次蔓延开来。

    走在街上,每当水菡看到自己拍的海报时,都会忍不住放慢了脚步驻足欣赏,这种自豪感满足感,是新鲜的体验,是让她身心都愉悦的。想起刚进公司时被人轻视,被人议论,想起那时的自己时常都会去做些又脏又累的活儿,除了邱健,几乎每个同事都给过她白眼,都曾对她不屑一顾,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这是她在参加摄影大赛遭遇挫折时没有预料到的一天。

    事业有了大的起色,家里最近也不逼迫她了,水菡的日子过得比较轻松,但心里时刻都惦记着晏季匀,只盼着他能快点出现,带来令人振奋的消息。

    一时的风平浪静让人感到终于能喘气了,或许今后会慢慢地更好吧?

    但往往在最放松的时候,总会有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人生不止处处有惊喜,也处处潜伏着不可知的危机。

    就在晏季匀离开的第十天……1gsT1。

    水菡正从摄影棚赶往公司,在车上,闲来无事上着微信跟童菲还有兰芷芯聊天,忽地收到了一则微信新闻消息,刚开始水菡并没有注意,但是童菲却在微信语音里叫了起来。水菡一听到这语音的内容立刻脸色大变,急忙点开了先前那一则新闻,仔细一看……

    《炎月口服液停产内幕,偷盗者的覆灭》这是新闻标题,内容竟是抖出了当年晏鸿章如何从沈家偷走配方,炎月口服液是如何问世,配方的主人,沈家的老爷子是怎样被晏家这背信弃义的做法给气得病死,多年后晏鸿章又是怎样丧心病狂地一把大火烧了沈家的房子,吞了数条人命……而如今美玉颜公司就是当年的受害者沈家的后代……

    水菡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坚持把这一则新闻看完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快要爆开,意识濒临崩溃,背上冷汗直冒,呼吸都几乎窒闷……

    陆伟良现在正式成为了水菡的助理,此刻也一同在车上,见水菡表情不对劲,陆伟良不由得小声问:“水菡,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不会是晕车了吧?”

    水菡怔怔地摇头,她已经不能思考了,满脑子浆糊,愣了几秒之后猛地抬头冲着司机大喊:“停车……快停车!我要下去!”

    司机一惊,为难地说:“这儿不能停车,去前边吧。”

    “快,开快点!”水菡一阵催促,心都乱了。

    陆伟良见状不对,料想是发生什么了,看水菡这焦急的样子,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水菡你别急,等司机停稳了再下车!”陆伟良好意提醒着,正好司机也刚踩刹车。

    水菡匆匆地丢下一句:“你们先回去,我请半天假!”

    “……”

    一则突如其来的新闻,犹如炸弹将整个商界都震动了。晏家,再一次被抛到了风口浪尖。之前的公司易主,跟现在的事件比起来简直就是小擦一碟了。

    无数抨击的骂声指向了晏家,网络上随意点开财经新闻都是这条最显眼,看网民的评论更是让人头皮发麻,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将晏家踩到了深渊!

    网络上的传播速度太惊人了,一石激起千层浪。可真是应了某句话……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曾经的晏家如日中天,风头很劲,太多人羡慕嫉妒恨了,现在爆出的新闻等于是让这些人幸灾乐祸到了极点,又有了吐槽的对象,怎么还不趁着机会将晏家给往死里踩。看着晏家从以前的声名赫赫变成现在人人喊打,某些人心里充满了BT的块感,嘴都要笑歪了。

    水菡一边焦急地赶往晏家大宅,一边拨着水玉柔的电话,但就是反复地只听到对方不在服务区。

    这种紧要关头,母亲的电话竟然不通?水菡迫切地想问母亲,是不是她将这些消息透露给记者,让记者发布在媒体的?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可能么?水菡越想越是气愤,心痛!

    母亲不是说会等着晏家拿出证据吗?为什么还要这么咄咄逼人?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就把晏鸿章给定罪了,整个晏家都会陷入可怕的漩涡,先不说法律会怎么审判晏鸿章,就是舆.论也能把晏家人给喷个半死,那比上法院接受审判还更加恐怖,晏家以后还怎么能翻身立足?18700627

    母亲……母亲,你怎能如此绝情绝义?连女儿也骗吗?水菡心里难过极了,有种被亲人给捅了一刀的感觉。

    晏季匀的电话也不通,直接显示关机状态。水菡心急如焚,想着上次晏鸿章就是因为动气了才被送去医院急救,这一次,要是看到新闻,晏鸿章还不得直接背过气去了?

    最无辜的是晏季匀。他在竭尽全力寻找凶手,查当年的真相,可人还没回来,就发生了这天大的震动,他会怎么想?他知道之后,还有动力再继续调查吗?

    母亲这是要把晏家被逼向绝境啊!如此一来,晏沈两家的仇恨岂不是更加纠缠不清,何时是个头!

    水菡叫得出租车很快就到了大宅门口,但是……水菡见到有不少陌生的面孔出现,那些人手里拿着相机摄影机,胸前挂着工作牌儿……

    糟糕,记者这么快就来了?水菡心里砰砰直跳,脑子里灵机一动,吩咐司机别停下,直接往前开。

    水菡这回机灵了,如果真在门口下车,保证她会被记者包围的……晏家大宅是独栋别墅,占地宽,自家大门距离别人家的大门还比较远,谁要是在这门口停下,不就是代表着与晏家有关系么,记者们当然不会放过的。

    水菡绕到了背后,靠近菜园子那地方,然后给大宅打电话,让陈嫂搬个梯子出来……没办法,又一次,不能走正门,要翻墙。上次为了摆脱保镖,她是爬窗……

    陈嫂和秦川很快搬了梯子出来,很结实的木梯,让水菡攀上去。

    水菡警惕地望望四周没记者的影子,这才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陈嫂很久没见到水菡了,这一见,就跟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激动得握住水菡的手,眼眶都红了:“大少奶奶,您可算是来了,老爷他……”

    “陈嫂别急,爷爷他怎么样了?还好吧?”

    陈嫂点点头,但又忧心忡忡地说:“老爷子虽然没像上次那么晕倒,但是我看得出来,他很伤心。”

    秦川在一边也是摇头自责:“都怪我,不该让老爷子看到今天的报纸,哪知道会爆出那样的新闻,实在是太过分了,根本就不是老爷子做的事,沈家的人这是欲加之罪!”

    水菡默然,她无从辩解,因为连她自己都感到汗颜,母亲做这件事之前根本没有透露一点风声,她满以为那次与母亲沟通之后真的会得到暂时的宁静,可谁知道……

    秦川见水菡脸色有异,继而解释说:“大少奶奶,我不是指责您,我只是说那个向媒体爆料的人,您别生气。”

    水菡摆摆手:“我没事,其实我也很意外,刚才我看到新闻的时候还正在赶回公司的路上,可我担心爷爷,等不及来看看。”

    秦川和陈嫂相视一望,均露出几分苦笑:“还是大少奶奶最孝顺,出了这种事,老爷的儿女们都没来看望,恐怕是躲还来不及呢,只有大好奶奶爬墙也要来看老爷子。”

    水菡一听,越发地急了,加快了脚步,脸上尽是愤懑的表情……晏家那几房的人也太可恶了,一群势利眼,没人性的东西!

    晏鸿章在菜园子里,正在给他种的蔬菜除虫。

    水菡远远地就看到老人蹲在地里,那一刹,她又想起了自己曾经为晏鸿章拍的照片,那时,晏家是何等的风光,晏鸿章的儿女们谁不是巴巴地想要得到老爷子的青睐,可现在呢,一个个都不见踪影,只丢下这孤寡的老人一个。

    水菡轻轻地走过去,轻轻地唤着“爷爷。”

    晏鸿章身子一僵,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儿才回过头来,看到熟悉的身影,熟悉的笑容,老人一下子就哽得说不出话……外界的一片骂声中,连他的子女们,亲人们,都没敢前来探望,而水菡却来了。她裤子上鞋子上还有灰,再看看她身后的陈嫂和秦川还拿着木梯……她竟然是爬墙进来的,怎能不叫晏鸿章感动。

    水菡扶着晏鸿章站起来,见老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气色也很差,她心里又是一阵酸涩,软糯地嘟哝:“爷爷……今天的新闻……我……我不知道妈妈会那么做,真的不知道……爷爷,您相信我吗?”

    晏鸿章削瘦的脸颊上露出慈爱的笑,眼眸里却是闪烁着睿智的精光:“傻孩子,爷爷可不是老糊涂,有些事,即使不是亲眼所见,我也能知道个大概。我对你的信任,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么?呵呵……”

    水菡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心里却是释然了。谧菡邱还谧。

    “菡菡你来得正好,有件事,想拜托你。你转告你父亲,我想见他一面。”

    “啊?”水菡惊愕,爷爷要见她父亲?【已更7千字,5点之前还有一章,求月票啊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